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64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2首届西峡诗会/网络诗歌高峰论坛

(2008-01-02 16:47:37)
标签:

西峡诗会

网络诗歌

高峰论坛

文化

分类: 结绳系事
 

2002第一届中国西峡诗会高峰论坛不完全纪要

A·网络诗歌高峰论坛

时间:2002年11月4日下午

地点:西峡宾馆

主持人:世中人

记录人: 飞沙

 

 

世中人:我觉得网络只是一个工具,一个平台。网络诗歌是在网络上传播的诗歌,但网络诗人是不是只到网上才创作,离开网络就不能创作,因此叫网络诗人,这是可疑的。

 

安琪:我曾在一段话中说,网络诗歌与纸本诗歌是对称而不是对抗关系。相对于传统诗歌的定义,网络诗歌的面目显得很模糊。其成员构成有两大块,一是在传统版面从不露面的;二是已露面而利用网络的,并从中得到了快乐、得到了甜头。原来没被人认识的,也许会相对弱一点,在网上碰撞后,得益很多;一些只在网上写作的,通过网络培训,也渐入佳境。我不断的想到金华诗会,那次诗会首先肯定了网络的作用,一些诗人从那里开始跑步前进,诗会的作用很明显。现在看来,传统与网络诗歌的界限很模糊,我个人还是注重在刊物上出现的东西,相信纸版的推广。康城给我提供了一份网络上的名单,说不可小看;我个人倾向于纸版上出现的,可能是偏见。网络确实很必要,对边远地区的人来说,更应该上网,不然,诗歌世界就封闭了。一上网,眼界马上打开了。新世纪的几个诗歌概念,都是网络推出的,如70后、中间代,都靠了网络的推广。还有约稿,也很方便。

 

简单:我在1998年4月上的网,算比较早的。首先认识的是《橄榄树》,后来是《界限》、《榕树下》等网站,这些网站支撑了早些年中国网站的视点。《诗中国》也集结了一批诗人。2000年4月后,出现了《八千里路》等。当时老诗人绿原也上网。《甜卡车》、《唐》、《扬子鳄》、《个》,更多的网站、论坛涌现出来,一批优秀的诗人上网,很热闹。网络使一些青年诗人的诗歌艺术在短时间内得到提高,它提供了一个开放的空中媒体,瓦解了一些权威,对话语权威是有效的消解。网络特别能保持个性,在这种情况下,优秀的诗人可以涌现,但学徒期的缩短,注定不能走得很远。弊端也正在这里,一个小蝌蚪一夜之间变成青蛙,生命周期短了。所以,需要沉下心来,进一步学习。

 

祁国:建议每个诗人都自我介绍一下。(诗人们作自我介绍,略)

 

诗琦:我上网两年时间。重庆这边有一个“界限沙龙”,周六下午诗人们定时聚会。《界限》1999年3月做成,12月我来到重庆,开始上《界限》,读诗贴诗,认识了一些诗人。网络给了人机会,可以很快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我说,要想成为诗人,上网去学就行,发自己的习作,可以很快成长起来。第二,网络是个大花园,有鲜花也有杂草,什么都有,我相信用一双雪亮的眼睛去看,纯正的心去看,一定能发现好东西。我认为,作为一个诗人,在论坛上发言,要负责任,要真诚。在我看来,诗是善、美、爱,是一种信仰,让人感到生活是美好的。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给世界带来美好,带来爱,但网络曾给我带来伤痛。我出了一本诗集,给了几个朋友,也到网上贴了一些。当时我生病,过些天我才看到网上对我的批评攻击,哇,心里不知什么味哪!有的很伤感情,我真的伤心了,流了很多眼泪,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伤痛。也许我的诗写得不好,但你也不必那么说人。作为一个热爱诗歌的人,有东西要表达,但与人的沟通是这么难哇。今天来开会,真的如飞沙所说,是回了家,觉得大家是兄弟姐妹,是真正的诗人,大家真诚相待,我想我会学到很多东西。

 

天乐:网络,构建了现代诗歌的平台,对诗歌是一种推动。网络诗歌、网络诗人的命名,是可疑的。网络只是一个平台,是一个交通工具,如自行车、茶杯一样,诗人使用它们,不会因此叫做自行车诗人,茶杯诗人。诗人在网上的动作,成为一种命名,不成立。网络……其中有可探讨的东西,上网对一个诗人的成长是快速的,在点击的兴奋中,可以吸收很多东西;很多信息、元素与自己碰撞后,可以激发自己,产生写作冲动。他表达后,急于看到人家的评价,他也就能很快看到。青年人自己找趣味相投的地方,自己的贴子得到认可和批评,他有一种自我修复的能力(当然,评论的好坏又是一个话题),使他继续写下去。网络在创作、发表、转载、灌水中,提供了与传统媒体不同的平台,大家都已认可这个话题,但网络最终只是一个平台。

 

安琪:网站太多了,看不过来,很乱,需要整合一下。(安琪的这个说法激起了一片反对之声,认为是话语权立重新建立的企图,回到老路上去了)

 

余怒:要上网,不要过多上网,玩物丧志。在上面时间花得太多,写作读书时间少了。网上相似性太多,阅读多了对自己没有好处。越写越相似,越写越简单,又不是返朴归真的那种,只是一种小感触,写了就发。上网的人要保持良好的心态,网站太多了。如民刊,很多,成百上千,推介了很多好诗人,网络也一样。我常去《灵石岛》,看一些译文。雪莱、拜伦、歌德的诗,不同的译文,可以有不同的感觉。如《神曲》,以前翻译的没法看,张曙光重译后,语言的节奏、气势上不同了,细微的地方都不一样了。我通过上网,学了很多东西。我地处僻地,买需要的书难。书市上大部分东西都在重复,写诗的人也在重复。一些人提倡回到传统,过分提倡传统,对创造力是一种扼杀。传统已经在血液里了。我说话,不是我在说话,是中国语言的惯性在说话。不看老庄,照样懂老庄,日常语言中就有。可以不谈传统,但不代表不看老书。怎么吸收?国外的其他民族的东西,到中国后,产生了偏离,既非原文,也非中文,是混杂过的东西。

 

王韵华:我也上网,在网上没发过诗。概念上我同意天乐的看法,本质应是诗,与纸版对称的,载体不同,在网上发表而已。网络诗歌产生的原因,一是网络这种媒体适应网络诗歌的发展;二是网络的广泛性、便利性、自由性为诗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三是纸版对诗歌的发表制约作用太明显,阵地太少,加上不同程度的有不同主张,新诗出土太慢,网络没制约;四,老诗人的加盟也为网络诗歌的发展增添了势力,形成了中坚力量。我以为网络诗歌产生的意义,首先是推动了诗坛多元化的发展,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起到巨大的作用;二,推动了当代诗歌的繁荣;三,培养了一批年轻的诗人,原来他们没有机会出场;四,也产生了广阔的社会影响,扩大了中国新诗的影响,不读纸版诗的社会阶层通过网络也读到了诗。局限性也是明显的,一,新生事物的初级阶段,缺少主体趋向引导,有点乱,芜杂;二,从作品看,泥沙俱下,对诗歌的发展有积极作用也有破坏性。说到前景,我以为网络诗歌将以其特殊的优势存在,成为诗坛的主流的传媒形式;网络诗歌与纸版诗歌并存现象长期存在,互相促进,共同繁荣;网络诗歌的自由性决定了其多元化将长期存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定会不断提高,不断发展。

 

世中人:我正在把网刊做成纸版,今年做十本,明年做二十本,便于随时阅读。而且我以为,诗歌失去了纸与墨,就丧失了一半。上网时心跳加速,不能潜心阅读,对眼睛有伤害,容易疲劳。

 

何拜伦:个人经验,也上网,但很少看诗歌,也没把诗贴到网上;只发E妹,看新闻。我并不特别看重网络诗歌,我的岁数大了,很难接受新事物。我来到西峡,很喜欢住处的洗手间,因为是蹲坑,比坐便器好。另外,我喜欢书、报纸的形式。对小时候没接触过的形式,不太能接受。“手倦抛书”是一种中国文化的享受,网络就做不到,感到特疲劳,没享受的感觉;读一本书就不一样了。

 

飞沙:以后可能出现书本式电脑,或者说电脑书本,比现在的手提电脑还小,点一下翻一页,那就方便多了。(议论:在网上看长篇,很不适合,只有下载了读,读得也很累)

 

何拜伦:很多朋友上网谈天,有的上诗歌网,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飞沙:有的就是不能不在网上现场写,写了发,发了后再改,再发。就这样,影响了他的思考和行为方式。

 

白连春:一个故事。一个小孩长得丑,父母也不喜欢他。他的一个同班同学长得很漂亮,他就老去摸那同学的脸,希望自己也长得漂亮一点,让大家都喜欢。写了一首诗,希望别人喜欢,看到了赞美的评论,很高兴,这是一种小孩子心理(天乐插话:应是成人心理)。今天来这里,很高兴看到一些我崇敬的诗人,如余怒,丛小桦。我还是用手写。来之前抄了几首诗,结果在火车上丢了。有一回我的20首诗被朋友贴到网上,他是一首一首收集的。有人看了告诉我,我乐坏了。网络,我越来越喜欢了。我写小说用电脑写,写诗还是用笔。一支笔,一张纸,在宁静的环境,特别能感受心灵的律动。《北京文学》明年开始发诗,希望做得比别人不一样,请大家把好稿子寄过来。

 

丛小桦:我还不会打字。电脑1997年买了,因为我的字打得臭,不好意思,买了电脑。结果没耐心练。上美国的《橄榄树》,每次写出诗后都是请人打字,再传到《橄榄树》上,可说是早期上网的人。1998年没上过网。网络对诗人没有根本性的东西。首先你是一个在写诗的人,写在黑板报上也是诗。诗人写作,在网上也要认真一点,别人看了有不同的评断,自己要认真对待。网络与传统,可以比为两种土壤,两种氛围。这与生活方式有关。网络上成长起来的诗人,容易浮躁;传统纸版成长起来的,比较有耐心,比较缓慢。处境相对孤独一些、宁静一些,这样成长起来的诗人,与在喧嚣中成长的诗人,肯定是不同的。一个人可以拒绝现代化,拒绝网络,但拒绝不了发展。有的人写了一生,从没发表过。自以为是诗的,那就是诗。几种形式都好,只要敢拿出来。

 

余怒:为什么说平台,不说工具?实际上与工具是一个意思。这种语言,有它的微妙之处。为什么说平台就新鲜?与诗歌认知有关。“平台”是建筑术语,拉到另一个术语体系中,产生了新鲜感。为什么提“与时俱进”?它与“跟上时代的步伐”是一样的,但后者已构不成审美,接受空间已经疲乏。我想,很多东西可以归结到语言。诗歌的关系可以归结到语言本身的关系。一个官司,原被告都有说词,常常无法判,法官只有找出条文来。一个男士看到女士,认为漂亮,并不是感受到漂亮,而是“认为”漂亮。比如有一回你感到她漂亮,人家说不好看,结果就越看越不好看,暴力的东西来了。什么是本初的?不知道。什么是强加的?是“意思”。一个段落一个主题,等等,强加进来。但也矛盾,只能通过语言。无法表达时是最接近感觉的。佛、道提倡不说话,“不能说”。行动也包含了语言。当人类第一个定义的时候,丹凤眼、鱼眼什么的,感觉就消失了……这个问题要由理论家来解决了(笑)。

 

飞沙:语言是有限的,但感觉无限。命名限制了感觉,把想象的空间压缩了。又不能不借助语言,所以我说,语言是一种“将就”,不得已而为之,如同用直线来描一个圆,只能越短越好,八条线描的圆肯定不如64条线描的接近圆形,但还不够。可能诗人就是要做800条8000条的努力,来描一个圆。

 

谷禾:有一次我去找人,人家说,写诗的谷禾,很有名的啦!我一听很乐。传达室的老头问我:你写新诗还是写古诗?我又乐不起来了。另一个例子是,一个80岁的老头,参加文学培训来的,他写了很多年,没发表过一首诗。他说自己很有信心,能写到100岁。如果他上网,状态就不一样了,他可以就上网发表,与人交流。100份来稿中,能找出一份象样的就不错了,大量是枪毙的。有时闲谈,说到谁的诗臭,说了又难受。大狗小狗都要叫,纸刊却是只让大狗叫、叫得好听的叫,不好听的就不让叫。

 

林童:余怒的一句话有问题。二十世纪出现了很多理论家,在中国却说不上有理论家。我评小说评诗,与球评家也没有什么两样。搞评论有一个问题,命名的问题。叫什么名字是为了区别人。在社会科学文学艺术领域,命名是缺乏科学性的,也不必要科学性。叫网络诗歌、网络诗人,叫久了,约定俗成,与其它语言一样。如平台、工具之辩,新名词起初不能接受,叫习惯就亲切了。文学艺术的命名,在中国外国都是,开始时,往往是贬义的,如印象主义,叫到后来就中性了。“朦胧诗”也是这样,《令人气愤的朦胧诗》是一篇否定文章。我更愿意以积极的态度来看待网络诗歌与网络诗人,它与传统的纸媒诗歌还是有区别,采取的手段不一样。从甲骨文以下,媒体方式改变多多,这符合科学主义进步的原理。不管怎么写,有的用笔写再打到电脑上,有的电脑上写了放几天再改、改了贴,有的现写现贴,这些都是写作方式不同,都是用语言表达出来。很多时候想的写不出来,语言与心理有差距,或说言语方式与内心情感方式有差距。说到浮躁,网络、纸本都可能造成浮躁。以前写了东西发不出,心里也浮躁。网上的浮躁与这种表现方式不一样,实际上是一样的。这种网络浮躁,也许正是与传统诗人的区别,它是优点;在传统角度看来是缺点,反之亦然。我们看一个事物时,往往要求十全十美,可能么?我看不可能。优点、特点在另一个角度看了,就是缺点。从批评角度看,说一首诗臭,这绝对是一首有特点的诗。让人崇高、善良的诗,是一首好诗;如能让人堕落,也是好诗。使人升华与堕落,是语言表达方式的不同,实质还是一样的。说臭,是标准不一样。中国都有十多种批评话语,针对一首诗一个小说,得出的结论不一样。朱子庆贴的《与恶俗的诗歌倾向作斗争》,他是从社会价值观念的角度去看问题,从他的角度,是对的。人家有不同的标准,得出的看法也不一样。前段,太行诗会搞了行为艺术,有人叫好,有人叫臭。我觉得它潜意识中是对女性生殖的崇拜,对性的赞美,他们在这个时候才真正长大。这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你自己怎样表达,才是最重要的。

天乐:开始命名、中期命名、最终命名,有一个成长的过程。照林童的说法,标准最后会消失。说臭,有时是综合的,可能说的是人,或以前作品的印象。

牧野:网络诗歌的命名是不是必需的?如果必需,那就应该。网络诗歌已不可否认,但命名有背离。命名也就是一个通道。我看是不是网络诗人、网络诗歌,没必要纠缠不清。

 

赵博:我才买电脑,是为企业运作着想。网络诗歌方面知道得少,昨天安琪为我打开了一些论坛,哇,不得了,原来有这么一个世界!我们信阳方面也在搞网站,以后会多多接触,也好向大家多学习。

 

也许都觉得谈累了、听烦了,接下来的节目是各人朗诵自己的作品,最精彩的大概是瓦兰的一句“假如生活没有欺骗你,请继续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