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国
祁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440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2007-10-22 15:05:36)
标签:

人文/历史

荒诞派诗选

开光仪式

分类: 结绳系事
 

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日前在沪举行

 

 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由撒娇诗院、荒诞诗工厂主办。2007年8月9日晚于撒娇诗院举行。会议由默默主持。远村介绍此派产生缘由及发展历史。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章玲、谢湘南、远村、苏非舒、黄岩、卢丽娟在开光剪彩)

 

 参加此开光盛会的有:荒诞派诗人远村、祁国、伊有喜。另外应邀的嘉宾有沪外诗人艺术家嘉宾卢丽娟(安徽),牧野(北京)、苏非舒(北京)、袁杰(江苏)、谢湘南(深圳),伊灵(北京)、黄岩(北京),上海的张云华、郁郁、凡斯、郭吟、陈忠村、、周海明、许德祥、阿角、李西闽、子清、李天靖等30余人。

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的会标,以“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为主题词,会标上书写了入选此诗选诗人的名字:左边依次为远村、飞沙、小云、伊有喜;右边依次为祁国、佛手、刘川、飞熊,蔚蓝的宇宙作背景,显得庄重、宁静,又颇为大气。

 

 

 默默说,:“荒诞诗派与撒娇诗派应是姊妹诗派。在如今这个物质化的时代,因世人对于诗歌的怠慢,所以我们特别在《荒诞派诗选》清样完成即将开机印刷的时刻,举行这么一个开光仪式。用开光的形式,是为了表达对诗歌的一种敬意,并借以引起人们的重视。”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远村和苏非舒在开光)

 

 远村说:“地球自从被人类主宰后已不成样子,万物原生的共生共存的状态遭到了破坏,不仅使地其它物种的生存出现危机,人类自身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荒诞派的思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一种诗学探索;会上,也希望有一反方来诘问,甚至论辩。”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运村在朗诵)

 此刻,默默宣布开光仪式正式举行。

先由黄岩、谢湘南剪彩;远村、苏非舒手戴白色手套一起将手轻抚在一棕纯黑的宝盒上,打开上盖,仿佛即见盒内一道祥光闪现,然后众手从盒内取出一块金砖般《荒诞派诗选》,展示时博得一片掌声,随后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伊有喜在朗诵)

《荒诞派诗选》是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合集,主编远村。此诗集系荒诞派实验小组6年作品之精华,创造性地刷新了“荒诞”的美学概念。获当代“当代庄子”之美誉的远村,本名宋建华,1961年出生浙江金华。著有诗集《在旅途上》,曾与安琪、黄礼孩一起对“中间代”诗人创造性的诗学命名,并主编了《中间代诗全集》(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一同为中国诗坛做了一件公德无量的事。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亲自到场的荒诞派三蛋)

 

远村说,“搞这个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还是昨日晚上的创意。会标主题词中用“汇报”一词,主要是要显示诗歌,以诗歌的思考与写作的堂堂正正。荒诞派在2001年底,由我、祁国、飞沙发起,这个创意最初来自祁国诗歌创作中涉及到世界荒诞性的思考,我与飞沙认为这个角度不错,三人就开试成立了荒诞派实验小组自觉而全面地尝试这方面的写作,引起了越来越多的诗人、评论家颇感兴趣。后来加入荒诞诗派的诗人有小云、伊有喜、刘川、佛手、飞熊等。届时也常与牧野等一起探讨,后来他有其它了的思路,朝另一个方向走,与阿角开始了无聊派的写作;凡斯等人也曾热衷于荒诞,后开创了垃圾派的写作。由于对荒诞派美学意义认识的逐渐深入,文本也不断出现,荒诞派实验性小组创立一周年时曾想出荒诞诗选,即于2003年初开始组稿,因其他原因,这本书一直没出,今年才出版这个选本。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部分诗人合影)

 远村接着说,人们对“荒诞”这个词多少有点的误解,从语言学上理解较多一些,好像荒诞派写作倾向只强调语言学意义上的内涵,诸如荒唐的、离奇古怪的、不合逻辑的之类;其实,我们这里的荒诞是美学意义的。记得在当时,与我们当时诗学理想比较接近的,就是‘荒诞’这个词,我们就用了。当然美学范畴与语言学的词义是有重合的地方,但荒诞这个概念的美学意义更宽泛。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谢湘南、祁国和苏非舒)

 至于荒诞的观念,从认识观上看,我们以为非原生态的,由人类强行进入自然生物链的事与物,都是荒诞的;地球在人类意志没有主宰之前的自然原生态的生存链是完整的共生共存的,当人的意志越来越强烈,以至对各个领域的主宰,这种以人为中心的一种发展趋势下,除了人类以外的一切都成了人类的附庸,这对地球上的万物生存都是有害的,包括对人类自身。特别是在现代科技的高度发展,给人类带来了现实利益实惠的同时也对人类生存空间产生了挤压。如今的网络、手机的普遍使用,让人内心世界的感情趋向枯乏、平面、局促,让人越来越透明,失去了隐秘性;又譬如从我的家乡金华到上海如今交通之便捷,只两个多小时,如果像古代行走、坐船,甚至坐轿,一路行来的感觉经验呈立体式,情感也要丰富得多得多。因此,从许多方面可以发现,目前的生存境遇无疑对人类造成伤害。

远村最后说,荒诞派的鼻祖,我们推崇老庄。是因为老庄的无为,强调万物有道、自生自依,由此让人反过来认识什么叫荒诞。随着文明的进程,许多人为设定规矩,甚至法律条文,都不能克服人类与自然的悖谬,而人类本身却逐渐被异化,最后反倒荒诞即自然了。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醉了的三个大混蛋)

  默默插话,特别是世界工业化之后,世界的荒诞性更加明显。荒诞派发现世界的本质,撒娇派则提出怎么应对荒诞。人怎么活,即温柔地反抗。

会间不时穿插一些艺术家、诗人对诗学问题的探讨、问难;又不时有荒诞派诗人朗诵《荒诞派诗选》的作品,气氛热烈。远村朗诵了《清晨》《移植》《上海高架上》。祁国朗诵了《公元3000年》《大雪》。记得我第一次见到祁国,是两年多前撒娇诗院一次诗歌研讨会,他一彪形大汉,竟躺在地板上撒娇地朗诵他的一首《自白》:“我一生的理想/是砌一座三百层的大楼//大楼里空荡荡/只放着一粒芝麻”,黑色幽默,除了声音之外,还加上他的行为艺术,真的很酷!之后又听他朗诵一首《做爱》,大意是作爱作到一半,竟读起一张报纸,找起上面的错别字。此诗表达了人生无聊。性爱——本是自然之美,其当下意义的解构,甚至绝望,看似游戏,文字的背后的东西,却是诗人内心的严肃、冷竣,给人形而上的思考。

伊有喜,字正腔圆、极有韵味地朗诵了《那条路》《叫燕芳的女孩》《爱情至上主义者米杰》《米杰的春天》。

转李天靖/向宇宙汇报地球近况——《荒诞派诗选》开光仪式

(到会部分诗人合影)

 坐在椅上的远村,光头,白皙,着一身白衫、白裤,侃侃而谈,颇为儒雅。如今,他隐在杭州西面的金华,徜徉于自然山水之间,他说经诗坛近30年的撕杀争斗,已持一颗平常心了。

                                                               (李天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