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私塾筆記(二十一) 《晉靈公不君》

(2012-11-12 12:58:10)
标签:

古漢語學習

分类: 私塾筆記

私塾第十次課。

時間:20121023日,星期19:30 -- 21:00

 

【自言自語】

老師才識深厚,治學嚴謹。授課中,文思敏捷風趣幽默,重要文句和典故總是脫口而出,卻又不顯得那麽深奧晦澀,每堂課下來都有“勝讀十年書”的感受。這還不是全部,更大的樂趣和收穫還在於撰寫筆記的整個過程,這是我在立意爲每節課寫筆記時所始料不及的。

針對我的課後請教,博聞強記的老師常常“見縫插針”般地用十幾二十來分鍾的時間加以點撥和指導,爲我完善書寫思路和完成整個筆記起到了功不可沒的作用。本次筆記,對我來說就像在雕琢一件工藝品,寫畢,我都有不捨得發布的小心眼了。

 

【本篇背景】

本篇選自《左傳·宣公二年》,題目是後人根據文意擬加的

晉靈公是一個暴君。他濫殺無辜,生活奢侈無度。晉國大夫趙盾等人不顧個人安危,冒死強諫,期望靈公改弦更張,實行開明政治。但是他執迷不悟,一面聲稱知過必改,一面又暗下毒手,企圖除掉敢於直言的趙盾。結果自己卻遭到被殺的可悲下場。本文從一個側面寫了靈公的殘暴和晉大夫趙盾敢於直的精神

 

【習文雜識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看了本篇的標題(取自首句),很自然地會想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話來。此話源出《論語·顏淵》:“齊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孔子的意思即:作為國君,就要像個國君的樣子,發政以仁,施治以禮,這樣,做大臣的就會像個大臣的樣子,恭行敬業,恪忠盡職;作為父親,就要像個父親的樣子,慈撫嚴教,躬行表率,那么,做兒子的也就會盡到兒子的責任,孝順父母,身體力行。

對於君臣關系及其行為準則,孔子還說過:“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論語·子路》)“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論語·八佾》)這樣的觀念,到了孟子那里,又更加明確而直接了:“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孟子·離婁下》)可見,在孔子和孟子的思想內涵中,一以貫之地將君臣關系看作是雙向的、相互的,而且還把處於強勢地位的國君的行為作為前提,即只有當國君尊重臣下,依“禮”辦事,部下才會忠心耿耿,盡職盡責。

可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原意,到了西漢的儒學家董仲舒和宋朝的理學家朱熹那里,被演繹成了“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其涵義中便有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正是這樣的曲解,迎合了封建專制統治者的需要,從而使得後世儒學被抬到至高無上的地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就成了孔子和他創立的儒學維護封建專制統治的罪狀之一。這,大概是孔子他老人家所始料未及的吧。

 

春秋筆法,微言大義

早在中學時就知道“春秋筆法”這個詞。說到《春秋》,其“微言大義”一詞也是最先跳入腦海的。雖則知道,但並不明白它的真實含義,一直似是而非的。這次上課,老師做了比較詳細的解釋。

簡而言之,“春秋筆法”是指寓褒貶於曲折的文筆之中。

姑不論相傳的孔子編定“六經”是否屬實,僅就《春秋》而言,在司馬遷的《史記·孔子世家》中明確記載:“孔子在位聽訟,文辭有可與人共者,弗獨有也。至於為《春秋》,筆則筆,削則削,子夏之徒不能贊一詞。弟子受《春秋》,孔子曰:‘後世知丘者以《春秋》,而罪丘者亦以《春秋》。’”子夏,孔子的高足弟子,才思敏捷,以文學著稱,但對於孔子“筆削”而成的《春秋》,亦提不出一字一句的改動意見。可見,孔子對於《春秋》經書的形成至少是用心動筆細加潤飾過的。

“春秋筆法”本指《春秋》記述歷史事件和人物時的寫作手法,行文中往往不直接闡述作者的看法,而是通過諸如材料的揀擇、細節的描寫、詞語的運用等等方法,委婉而微妙地表達出作者的觀點。特別是其用語的簡煉,形成表面文意的隱晦深奧,一般人大多很難讀懂。於是便有後人為了闡明作者原意,撰寫了專門著作來解釋《春秋》的內在涵義,包括展開人物與事件的許多細節,從而使“春秋筆法”之下的“微言大義”昭然於世。

“微言大義”一語出自漢代劉歆的《移書讓太常博士書》:“及夫子歿而微言絕,七十子卒而大義乖。”班固在《漢書·藝文志》里也言及:“昔仲尼沒而微言絕,七十子喪而大義乖。”可見,漢代人都非常重視孔子的“微言大義”。微言,指精當而含義深遠的話;大義,指經書中的要義。後來其義引申,“微言大義”指包含在精微語言里的深刻的道理。比如本篇在《春秋》里僅記載一句話:“晉趙盾弒其君夷皋。”夷皋為晉靈公之名,稱國君以名實已暗寓其言行不合為君之道的貶義。又如之前學過的《鄭伯克段於鄢》,標題即《春秋》中原話,其潛隱之義在《左傳》中有一個解釋:“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意為:共叔段不像個做弟弟的,所以不稱為“弟”(或謂前一個“弟”通“悌”,“不弟”即不敬愛兄長,亦可);鄭莊公與共叔段之戰,好比兩國國君之間相戰,莊公戰勝,故用“克”字;莊公為兄,本有教弟之責,但莊公卻不加教誨,養成其惡,故不稱兄,而以爵位“伯”稱之,同時還寓指莊公本心,是故意養成其弟叔段之罪,意在最終誅之。

哇,短短的一句“鄭伯克段於鄢”,竟有這么多曲折的寓意呀!老師在之前講此篇時并沒有說明標題的“微言大義”,直到講本篇才連帶解說,看來在教學計劃中還是早有安排的哦。

本篇的主要人物趙盾并沒有殺君主,卻在《春秋》和《左傳》里都記為“弒其君”,其曲折隱晦之意唯有經《左傳》作者的解釋才煥然冰釋,故研讀本篇當對“春秋筆法”及其“微言大義”有所了解。

 

本篇人物

    本篇在人物刻畫上非常富有特色,往往是寥寥幾筆便使得人物形象呼之欲出,栩栩如生。讀了本篇,除孔子不計的涉事者八人,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晉靈公:晉文公重耳之孫,襄公之子。姬姓,名夷皋。西元前620年即位,其時年齡尚幼,即好聲色。後來漸長,寵任屠岸賈,不行君道,荒淫糜亂,以重稅來滿足其豪侈的生活,致使民不聊生。本篇以其典型的劣跡刻畫出這一昏君的形象:

厚斂彫墻,彈人取樂

這邊加重征收賦稅搜刮民財,那邊裝飾富麗華彩的王宮盡情享樂;閒極無聊之,站在高臺上用彈弓挾彈丸射人,看著被射之人奔走躲避彈丸,以此取樂。

濫殺宰夫,虛言拒諫

烹食熊掌已屬奢侈,更有甚者乃當廚子未將熊掌煮爛,便隨意殺之棄尸;面對前來進諫者故意視而不見,直到鯁直之臣“三進”來到眼前才無奈接見,然僅虛言假意,敷衍過後仍拒諫不改。

行刺忠良,伏甲嗾獒

因嫉恨趙盾屢次進諫,堂堂國君居然耍起小人伎倆,派刺客前往暗殺;當暗殺計謀破產後,又假意設宴請趙盾來喝酒,暗中埋伏下甲士,伺機除去眼中之釘。當詭計再次遇挫,竟使喚猛犬以期達到噬殺目的。

 

二、趙盾:春秋中期晉國卿大夫,史書中多稱為趙宣子、宣孟。晉襄公七年(前六二一)任中軍帥,執掌國政。晉靈公十四年(前六○七),因犯顏驟諫為靈公嫉恨追殺,出逃尚未出境,其堂弟趙穿殺死靈公。他回來擁立晉成公,繼續執政。他一生侍奉三朝,權傾朝野,被稱為“治世之能臣,亂世之雄才”。本篇中,著重描寫了其幾個感人的鏡頭:

直言驟諫,恭敬勤政

對於晉靈公的荒淫無道,趙盾堪稱盡了為臣之責,他不但與其他臣子先後直言進諫,而且面對晉靈公的不思悔改,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屢次進諫;即便遇上這么個昏君,但他堅持恭敬勤政,每天上朝之前,天還未亮就早早起身穿戴整齊,做好新的一天即將處理政事之前的準備工作,連前去暗殺他的刺客也被感動得嘆為“民之主也”!

體恤下情,得道多助

趙盾被視為“民之主”,當并非虛言,從他的家臣和普通平民對他挺身相助的情節中,可折射出其對下情的體恤和關懷。當晉靈公設宴暗中埋伏甲士要殺他時,正是其家臣——“車右”提彌明挺身相助,勇敢地搏殺犬獒并最終在與甲士搏斗中犧牲;緊接著又有甲士挺身倒戈,掩護趙盾成功逃離死地。原來此甲士正是當年趙盾在翳桑偶遇的貧民靈輒,見其正處於極度飢餓體弱之境況,及時授與食物挽救其性命并賑濟其母,才有日後當了甲士的靈輒知恩圖報。

毅然返國為法受惡

趙盾遭晉靈公伏甲攻殺而僥幸脫險,在晉國已無容身之地,於是本當流亡別國。但尚未越過靠近邊境之山,聽聞其堂弟趙穿殺了晉靈公,便毅然返回國都重新主政,扶立公子黑臀繼位,是為晉成公。但史官記錄此事卻寫成:“趙盾弒其君。”趙盾雖經辯解靈公并非自己所殺,但史官以“你是一國的正卿(最高的執政大臣和軍事指揮官),逃亡未越過邊境,回朝後又未懲治弒君者”的理由,仍將弒君的罪名強安在他頭上。於是趙盾除了感嘆“因為我懷念祖國,反給自己帶來了憂患”外,無奈之下只得服從史官記事的原則,為這樣的“書法”而蒙受“弒君”的惡名。

 

三、士會:字季,因封於隨、范,史書中又稱為隨會、范會。晉國大夫。趙盾死後,曾任晉國上軍將、中軍佐,西元前五九三年,任中軍將兼任太傅,執掌國政。本篇記錄其鯁直進諫晉靈公,給人留下學識廣博,擅長言辭的印象。

博引詩典,能言善諫

看到晉靈公荒淫奢糜、草菅人命的所作所為,士會和趙盾一樣憂心忡忡,為晉國大業他們也都有冒死強諫的勇氣。士會深知晉靈公劣性難改,向趙盾提出兩人分別進諫,其堅持不懈之精神可見一斑。面對晉靈公佯裝沒看見自己已“始進入門”、“再進入庭”,便鯁直地來了個“三進及溜”(溜,或寫作霤,順房檐滴下來的水,此指雨水從房檐落下的地方),徑自來到屋檐下馬上要進堂了,從而逼得晉靈公不得不正視自己,使對話得以開始進行。

其實,晉靈公早知士會前來進諫,用佯裝沒看見想使士會止步,不料這招失靈,便先發制人,搶先主動認錯,以此來堵住士會的嘴。但士會偏不罷休,仍然堅持表達其錚錚諫語,由此留下了千古名句:“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而且還博引《詩經》典故,運用經典的權威性理據,使諫詞充滿無可辯駁的力量,其能言善諫的形象躍然紙上,使讀者心生感佩。

 

四、鉏麑:晉國的武士。《呂氏春秋·過理》中記作沮麛,《漢書·古今人表》中作鉏麛,漢朝史學家劉向的《說苑·立節》中作鉏之彌。本篇中記錄其為晉靈公派遣前去刺殺趙盾,在《左傳》中出場僅此一次,事跡不足七字,但其形象卻讓人過目不忘。

忠信兩難,舍生取義

恐怖事件大多發生在凌晨,這是人們最倦怠而疏於防范的時段。鉏麑前去刺殺趙盾,自然也選擇在此時。當他潛入趙盾家,發現內室之門已然打開,趙盾正端坐屋中,早朝的服飾已穿戴整齊,因時辰尚早,在那兒閉目養神。看到對國家政事如此恭敬勤勉的形象,鉏麑的正義感不由得被激發出來:這是百姓的主心骨啊!我殺了百姓的好官,這是不忠;但違棄君命,又是不守信用。二者必居其一,不如死了痛快!於是一頭撞向槐樹自盡。對鉏麑陷入忠信兩難的境地,而毅然決然地選擇舍生取義,讀罷不禁讓人唏噓不已!

 

五、提彌明:複姓提彌,名明。《春秋公羊傳》作祈彌明。趙盾的家臣,擔任車右(相當於警衛員)。本篇主要刻畫他在晉靈公設伏欲殺趙盾的宴會上,為幫助趙盾脫險而表現出來的機智(言語)與勇敢(行為)。

智勇兼備,忠肝義膽

晉靈公設酒宴請來趙盾,暗伏甲士欲除卻此眼中釘。趙盾不知有詐,遵命侍君宴飲。堂下提彌明臨時察覺有異,快步登上堂去,機智地以臣侍君飲“過三爵非禮”的借口,扶趙盾退下堂來意欲離去。原來按照“小燕飲”的禮節,臣侍君飲酒超過三爵便不合於禮,由此可見提彌明既懂得禮法,又講究策略。但晉靈公豈肯放過此機會,一聲唿哨喚來一條犬獒撲向趙盾,提彌明勇敢迎上前去與四尺猛犬搏斗,殺死了那條犬獒。隨後掩護趙盾與晉靈公的甲士邊斗邊退,但終因寡不敵眾,力盡而死。一位忠肝義膽而又智勇兼備的英雄形象,雖著墨不多,但也力透紙背。

 

六、靈輒:本貧民而為人奴僕者。曾於極度飢餓瀕臨死亡之際,受食於趙盾而挽回性命,且得趙盾施食物與肉以遺母親。後成為晉靈公甲士,在晉靈公伏甲攻殺趙盾的關鍵時刻倒戈,最終成功抵御眾甲士而使趙盾逃離死地。本篇亦《左傳》對於靈輒的唯一記載,但這一形象卻成了千古流傳的文學典型。

雖貧猶孝,知恩圖報

一個人處於極度飢餓的情況下,古代稱之為“餓”,可能即將危及生命;若稱“飢”的話,那只是一般的餓。同樣,一個人身患嚴重疾病的情況下,古代稱之為“病”,可能即將失去生命;若稱“疾”的話,那只是一般的病(後引申將傷勢嚴重、勞累過度以及極度虛弱等情況亦都可稱“病”)。為人奴僕的靈輒因流離失所而困於翳桑,三天粒米未進幾至於奄奄一息,恰逢趙盾打獵路經此地,“見靈輒,問其”。當獲受趙盾所施之飯食,僅吃掉一半,留下一半準備帶給因三年在外而未見面的母親。如此身處貧賤而猶不忘孝道,足顯中華傳統美德淵源有自,令人引以為榮。

當晉靈公伏甲欲殺趙盾,提彌明勇敢搏斗壯烈犧牲之時,趙盾尚未脫離險境,而且孤身一人,怎能抵擋眾甲士的撲殺?就在這緊急關頭,甲士中一人突然掉轉長戟,反身抵御其他的甲士,掩護趙盾撤離。此人正是當年為趙盾所救性命的靈輒!因得趙盾救助并賑濟,靈輒日後謀得一份工作——充當晉靈公內廷的甲士。此刻正是在他的勇猛抵抗下,眾甲士無人能上前,使趙盾得免殺身之禍。當趙盾因已認不出此人為誰而問其緣何冒死相救時,一句“翳桑之餓人也”的回答,將一個是非分明、知恩圖報的典型形象頓然豎立,為後人廣為頌揚。例:

《樂府詩集·相和歌辭·善哉行》:“慚無靈輒,以報趙宣。”

《元雜劇·合汗衫》:“你則學那靈輒般報恩,休學那龐涓般雪恨。”

 

七、趙穿:晉國大夫,晉襄公女婿,趙盾的堂弟。曾封於邯鄲,亦稱邯鄲君。一位驕奢蠻橫的駙馬爺,胸無點墨,率性處事。本篇僅用一句話表明其殺了晉靈公,但卻符合其人物特點。

驕蠻武夫,襲殺靈公

趙穿自小跟隨趙盾的父親趙衰,與堂兄弟趙盾、趙同、趙括、趙嬰齊及大將韓厥等交厚。因趙衰、趙盾父子在晉國都權傾朝野,勢焰熏天,晉宗室為了進一步拉攏趙氏家族,將晉襄公之女許配給趙穿為妻,意在親上加親。這使本與趙盾血緣關系稍遠的趙穿又獲得一個新的身份——公婿穿。過著駙馬爺養尊處優生活的趙穿愈發顯露其驕奢的本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勢,反正天塌下來有我伯父(趙衰)和哥哥(趙盾)頂著。西元前六一五年,秦、晉兩國發生河曲之戰,即因隨軍從征的趙穿狂妄無腦而魯莽行事,使晉軍險遭不測無功而返。

趙盾遭晉靈公伏殺幸運逃脫,本想出國躲避風險,但晉國的趙氏家族豈能甘心失去這一頂梁支柱?於是最沉不住氣而迫不及待跳將出來干出驚天動地大事的,定然非趙穿莫屬了,這實在太符合這一人物的生性特點,以至於史家記事都不詳述其弒君的前因,因為此人對任何事都是想干就干,毫無事先縝密考慮、妥善謀劃之事理邏輯。幸得本篇用一句話點明“趙穿殺靈公於桃園”,要不然當時負責記錄史事的太史董狐,孔子精心“筆削”的《春秋》,都把這一弒君之罪名加在了趙盾頭上,後人豈不要信以為真了呢?

 

八、董狐:晉國的太史(負責記錄大事的史官),故亦稱史狐。周太史辛有的後裔,因董督典籍,故姓董氏。記事秉筆直書,開我國史學直筆傳統之先河,深受後世褒揚。

古之良史,書法不隱

“古之良史,書法不隱。”這是孔子對太史董狐的高度評價。春秋時代,史官記事的“書法”是依禮制定的,禮的核心在於維護君臣大義。趙盾逃亡沒有越過邊境,那還是晉靈公的臣子;返朝主政又沒有討伐弒君的亂臣,那就是沒有盡到“正卿”的職責。鑒於這兩點,按照春秋禮法,弒君的罪名應當由你趙盾承擔!趙盾被董狐說得啞口無言,只能感嘆:“我因懷念祖國,卻給自己帶來了憂患。”

董狐這一史筆,之所以得到了孔子的高度贊揚,那是因為在禮崩樂壞的春秋時期,權臣掌握國命,有著生殺予奪的大權,視禮義之違合的“書法”原則,早已失去了它的威嚴,堅持這一原則,往往會招來殺身之禍。例如春秋的齊國太史就因直筆寫了權臣崔杼的“弒君”之罪,結果任史官而堅持直筆的兄弟三人接連為崔杼所殺。董狐之直筆,自然也是冒著風險的,因此孔子贊揚他,正是表彰其堅持原則的剛直精神。“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這是南宋文天祥在其著名的《正氣歌》里,將堅持直筆的精神作為天地間正氣的表現之一,給予了極高的褒揚。

當然,隨著時代的發展,直筆的含義逐漸擺脫了以禮義違合為依據的“書法”局限,從司馬遷開始,賦予了它“不虛美,不隱惡”的實錄精神,為後世正直史學家所秉承發揚,成為我國史學傳統中最高尚的道德情操。其開啟之功,實源於太史董狐的不畏強權,秉筆直書的精神。本篇記錄這一人物言行及孔子的評語,頗有引人思考、啟迪慧想之功效。

 

【重要詞義】

一、贼:本義為傷害、毀壞,故字從戈。《論語·先進》: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

引申爲殺害。如本篇:公患之,使鉏麑賊之。

用作名詞,對社會造成危害的人。如《孟子·告子下》:今之所謂良臣,古之所謂民賊也。柳宗元《童區寄傳》:“賊二人得我,我幸皆殺之矣。”

特指犯上作亂者,如本篇:反不討賊。

應該注意,上古與現代義正好相反。今義所謂,上古稱;今義的強盜,上古稱。盜是偷竊,賊是搶劫殺害。上古盜竊不稱賊。另如日本的動畫片《海賊王》,完整了保留了古義。而用現代漢語來說,就是《海盜王》。

二、趨:快步走。如本篇:“其右提彌明知之,趨登。”“趨登”是快步登堂。按照古代的禮儀,在位尊者或長者面前,不能慢走,而要“趨”,即快步走。因此“趨”又成為一種表示恭敬的方式。如《戰國策·觸龍說趙太后》:“入而徐趨,至而致謝。”又《史記·蕭相國世家》:“賜帶劍履上殿,入朝不趨。”這個意義隨著現代禮儀的缺失而不再為人們普遍了解。另外在表示趨向、奔向方面的意義古今一致。如《論積貯疏》:“今背本而趨末,食者甚眾。”這裏的“趨末”是指趨向工商業。

三、餓:古今意義差別顯著,尤其要注意與“飢”的不同。古代“飢”和“餓”都可以表示飢餓。但“飢”是一般的餓,即感到肚子空,想吃東西。《荀子·榮辱》:“飢而欲食,寒而欲煖(暖)。”鼂错《論貴粟疏》:“飢之於食,不待甘旨。”“餓”是嚴重的餓,指根本沒有飯吃或長時間未進食,而受到死亡的威脅。《韓非子·飾邪》:“家有常業,雖飢不餓。”意謂家里有固定的產業,即或食糧不足,吃不飽,還不至於餓死。在上古漢語中,“飢”、“餓”的這種區別是比較嚴格的。《論貴粟疏》:“人情一日不再食则飢。”一天吃不上两頓飯,感到肚子空,想吃東西,这只能說“飢”,不能叫“餓”。而本篇:“見靈辄餓,問其病,曰:‘不食三日矣。’”三天未進食,餓得病倒了,这才是“餓”。又《論語·季氏》:“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首陽:山名。)这个“餓”實指餓死,更不能用“飢”來替換。

    同樣,本篇中“問其病”的“病”,不能理解為一般的疾病。古代“疾”和“病”的不同也很明顯,“疾”是指一般的病,而“病”則是指嚴重的病。“病”的詞義後來引申,凡傷勢嚴重、勞累過度以及極度虛弱等情況亦都可稱“病”。所以本篇中的“病”,當指靈輒因三天未進食的“餓”而導致的身體極度虛弱。

 

【原文全錄】

晉靈公不君。厚斂以1。從臺上彈2人,而觀其辟丸也3。宰夫胹熊蹯不孰4,殺之,寘諸畚5,使婦人載以過朝6。趙盾、士季見其手,問其故而患之。

1)           厚:重。厚斂,加重徵收賦稅。以:連詞,用法同“而”。彫墻,彩飾宮墻。

2)           彈:tán,這裏用作動詞,用彈弓射擊。

3)           辟:的古字,躲避。從古字字脫胎而來的今字有:闢,僻、避、嬖、譬。

4)           胹:燉,用溫火煮。熊蹯:熊掌。孰:的古字。

5)           寘諸畚。寘:放置,的通假字。諸:之於的合音字。

6)           載:用車裝載。一說通“戴”,意為頭頂著。以:連詞,同上。

將諫,士季曰:諫而不入7,則莫之繼也8。會請先,不入,則子繼之。三進及溜9,而後視之。曰:吾知過矣,將改之。稽首而對曰10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11。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12夫如是13,則能補過者鮮矣。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也,豈惟群臣賴之14。又曰: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15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袞不廢矣。16

7)入:納,指採納意見。

8)莫之繼:意同莫繼之。莫:否定性無定代詞,沒有誰。 之:前置賓語,這裡指趙盾。此例為否定句中代詞作賓語而前置。

9)三進:往前走進三次。及溜liù:到達屋簷下。及:到達。溜:又寫作,本指從房檐流下的雨水,這裡指雨水從房檐落下的地方按照君臣之禮,大夫見君要先伏地行禮,君要以目相接,然後才可諫奏士季入朝施禮,靈公意料到他是來進諫的,便故意不理,所以士季只好三進,直到屋簷之下。靈公再無回避餘地,才理士季。

10首:古人所行的一種表示最恭敬的跪拜禮行這種大禮時,要先拜,然後拱手按地,頭要伏在雙手前的地上並稍作停留

11人誰無過:此“過”為名詞,過錯過而能改:此“”為動詞,犯錯誤。句意為:犯了錯誤如能改正。善莫大焉:莫,否定性無定代詞,沒有什么(事物)。焉,相當於於是,意為比這個這句話直到今天仍被引用,其出處就來自此篇。

12)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意思是說,行善沒有誰沒有個開頭,但很少能堅持到底。靡:無定代詞,沒有誰。初:起始,開頭。 鮮:少。克:能。這兩句詩引自《詩經·大雅·蕩》。

13:句首語氣詞,表示要發表議論。如:動詞,象。如是,象這樣。

14)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也:您做善事能堅持到底,這就是國家的保障呵!社稷之固:名詞性詞組,充當判斷句的謂語 固:堅固,這裡有保障”的思。豈:哪裡。賴:依賴,依靠

15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思是說:周宣王治國有了過失,只有仲山甫來彌補。  ɡǔn職,子的職責袞:本指天子或上公穿的繡有捲曲的龍的花紋的禮服,這裡指穿龍袍的人,即周天子。闕:通“,缺失,過失仲山甫:周宣王的大夫。這兩句詩引自《詩經·大雅·烝民》。

16)君能補過,袞不廢矣您能彌補過失,您的袞袍就不會被廢棄了。意思是說君位得以保住。

猶不改。宣子驟17諫。公患之,使鉏麑賊18之。晨往,寢門辟矣19。盛服將朝,尚早,坐而假寐。麑退,歎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之主,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也。觸槐而死

17)驟:多次。

18)賊:殺害。

19寢門:內室的門。辟:開。參見註釋3)。

秋九月,晉侯飲趙盾酒20,伏甲將攻之。其右提彌明知之,趨登21,曰:臣侍君宴,過三爵,非禮也。22遂扶以下。公嗾夫獒焉23。明搏而殺之。盾曰:棄人用犬,雖猛何為24鬥且出25。提彌明死之。26

20)飲:動詞的使動用法,使……喝。飲趙盾酒,意為請趙盾來喝酒。

21)趨:快步走。登:指登堂。

22)古代君宴臣,其禮有二,一為正燕禮,一為小燕禮,即小飲酒禮。正燕禮飲酒不計量,可以不止三爵;小燕禮則飲酒不超過三爵,已飲三爵臣須退席,否則違禮。

23)嗾sǒu:動詞,嗾使。 :指示代詞,那áo:猛犬。《爾雅·釋畜》:“狗四尺曰獒。”

24何:疑問代詞的前置賓語。何為,做什么,這裏有 “頂得了什么”的意思。

25)鬥且出。且:連詞,連接兩個動作,可譯為“一邊……一邊……”。

26死之:為之而死。之:指趙盾。

初,宣子田27於首山,舍于翳桑28。見靈輒餓,問其病29,曰:不食三日矣。食之,舍其半30問之,曰:宦三年矣,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請以遺之。31使盡之32,而為之簞食與肉33,寘諸橐以與之。既而與為公介34,倒戟以禦公徒35,而免之。問何故,對曰:翳桑之餓人也。問其名居,不告而退。遂自亡也。

27)田:的古字,打獵。另见《公孫無知之亂》“遂田於貝丘”注釋。

28)舍:動詞,住宿一晚。另見《齊桓公伐楚》“次於陘”注釋。

29餓:,指嚴重的餓。病:病重,此指極度疲憊虛弱。

30)食之:給他東西吃。食,使動用法,給.……吃。舍:的古字,捨棄,這裡為留下的意思。

31以:介詞,把,後面省略賓語wèi給予

32使盡之:使(之)盡之的省略指靈輒。盡之:吃光這些肉。

33)為:動詞,給。 簞食與肉是动词的双宾语。

34)與yù:動詞,參與,參加。公:指晉靈公。介:甲士。

35)倒戟:即倒戈,掉轉兵器。徒:指眾甲士,皆為徒兵(非車兵)。

乙丑,趙穿36靈公於桃園。宣子未出山而復。大史書曰37趙盾弑其君。以示於朝。宣子曰:不然。對曰:子為正卿38,亡不越竟39,反不討賊40,非子而誰?宣子曰:烏呼!我之懷矣,自詒伊慼41,其我之謂矣42

36)殺:眾多版本皆為“攻”字,唯《金澤文庫》本作“煞”,煞即殺。清人王引之《經義述聞》詳論本作“殺”,《孔子家語·正論篇》引用《左傳》,亦作“趙穿殺靈公”,此據楊伯峻注改。

37大史:官名,掌管記錄國家大事的官吏。後寫作太史。這裏指太史董孤。

38正卿:卿當中地位最高的,相當於宰相。

39竟:的古字,國境。亡不越境,意為逃亡沒有越過晉國的境。

40)反:“返”的古字,返回,這裏指返回都城。賊:所謂大逆不道者,指趙穿。

41)因為我懷念祖國,反倒給自己找來了憂患。詒:通“貽”,給。伊:指示代詞,那個。慼:憂患。《詩經·小雅·小明》:“心之憂矣,自詒伊戚。”與此略有不同。

42其:語氣副詞,表示揣測語氣。我之謂:是前置賓語用來復指前置賓語的指示代詞。

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法不隱43趙盾,古之良大夫也,為法受惡44惜也,越竟乃免45

43)書法:指記錄史實的原則。隱:隱諱。

44)為法受惡:為了太史的記事原則受到惡名。法:即書法,指記事法則。惡:指惡名。

45)免:指免受惡名。孔子的看法:董狐堅持記事原則記錄靈公被弑事件趙盾負有責任,這是對的而趙盾也確實沒參與殺靈公,只是因為亡不越竟,反不討賊,如果他或越竟,或討賊,那么弑君的惡名就不會落到他的頭上了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