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鬼子

(2010-10-12 00:20:01)
标签:

918

九一八

打鬼子

小日本

钓鱼岛

分类: 拍案惊奇

——写在“九一八”纪念日和钓岛事件之后

 打鬼子

    “曾记当年九一八,河山半壁泣昏鸦。蚕虫噬血残桑叶,小鬼乌心戏汉家。几个奸人供贼寇,一声佞笑换荣华。满江红里空留恨,正气歌魂斗夜叉。”这是“九一八”纪念日和钓岛事件之后的憋闷。

    说起打鬼子,忘记逸致闲情,只有咬牙切齿,搤腕瞋目。对于那个民族,那片土地我永远是闻之思辱、视之当钉!

    朋友将他读到的一段文字发给我:(抗战时期)妻子送郎上战场、父母送儿上前方的事例甚多。四川安县农民王者成,赠给儿子王建堂的竟是一面“死”字旗:白布旗正中写了个大大的“死”字,旗上写道:“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之前已经向我预告过:读后他不觉模糊了双眼。当时并不以为然。然而,当把旗子上的56字反复念过三遍,双眼已不自觉地模糊。

    这56个字可以划破历史的天空与“位卑未敢忘忧国”比忠诚,与《正气歌》比壮烈!

    重说这段历史,是因为健忘的历史总是让患了历史感的人难为情,同时也想告诉那些忘记历史特别是忘记历史耻辱的人不要再去寻找任何自慰和意淫的借口。

    自从国外游成了当今旅游的时尚,很多人都很踊跃于走进那个国度。回来以后,总会在国人面前滋滋有味地谈那边的精神,谈那边的人性,溢美之辞无以复加,说白了,就是一种炫耀和骄傲,仿佛开了眼界受了先进脱俗的洗礼。有一个从那边回来的人讲过,那边你想干什么就能找到干什么的地方,比方说你想非礼一个人,就有地方给你创造非礼人的条件,合法又自然。我突然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人性——他们崇尚的人性。

    然而,那条蚕虫并不是这么想的。它只是想:我主张“旅游立国”,用我的“狗屎”精神和我的变态人性吸引你,让你在自己的国家活得憋气,觉得压抑,向往着我找时候去改良你,给你面包,那时侯你就会佞兑于我,汉奸卖国贼多如牛毛。然后蚕虫固守着自己的大“狗屎”精神,让狗屎们能活得滋润然后热爱这种精神,鄙视其他民族,于是整个国家就可以一致对其他民族指手画脚,随时都能一呼百应地拿起枪炮去“改良”其他民族。

    醒醒吧,那是一片危险的国土,一个狼心纵横的民族,一条时时刻刻都做着“大国”美梦的蚕虫。历史总是记住这条蚕虫的野心:倭寇犯边、甲午风云、九一八、卢沟桥事变……而过去如此,现在何曾收敛:曾经六次拜鬼、2008年6月在钓鱼岛海域撞沉台湾渔船、这次是两次冲撞一艘中国渔船并扣留中国渔民。我们总是抗议,好象在国内还出现过抵制狗货焚烧狗店游行示威等等畅快,但是,之后中国的旅游团队却屡屡拥入这个危邦,这是悲哀的民族精神分裂。

    记住,“旅游立国”是他们当前的国策,那么,到那里旅游的人都在干什么?组织到那里旅游的行为又是什么行为?老祖宗曾经教示“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好象很多人也已经忘记。

    黄河的咆哮,长江的轰鸣,假如你也已经忘记的话,那么请听听半个多世纪前河山破碎时英雄们热血的沸腾吧——

    “每次飞机起飞的时候,我都当作是最后的飞行。与日本人作战,我从来没想着回来!”——陈怀民(1916~1938,江苏镇江人,时任第4航空大队第21中队飞行员),1938年武汉“4·29空战”中,陈怀民的战机在击落一架敌机后受到5架敌机围攻,他的飞机油箱着火。当时他本可跳伞求生,但他猛拉操纵杆,战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向上翻转了180度,撞向从后面扑来的敌机,与日本吹嘘的所谓“红武士”高桥宪一同归于尽;

    “我腿已断,不必管我。我决心殉国,以保全国格人格。”——寸性奇(1895~1941,云南腾冲人,时任第3军12师师长),中条山之战,鬼子集中重兵攻击12师,寸性奇师长在接受军长的命令率部突围后,发现军部未能突围,寸又率部冲入重围营救军部,后身中八弹,拔刀自杀,这是临终前的遗言。其父寸大进老先生恨自己已经88岁高龄,已经无力报国,遂绝食而亡,死后双目不瞑;

    “家仇国恨,等待何时!日机炸我同胞,向其讨还血债!”——高志航(1907~1937,吉林通化人,时任空军第四大队中校大队长),凇沪抗战爆发,日木更津航空队百架轰炸机开始轰炸江、浙,8月14日,敌机八架进入杭州市区上空轰炸。航委会当时命令不抵抗,而高志航主张“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于是他下令起飞,并首开第一炮,击落日领队机。此战击落敌机六架,两架负伤逃跑。后高被日空军炸死;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师部,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余程万(1902~1955,广东台山人,第57师师长),1943年常德会战最惨烈的时候,常德城区已成一片焦土,日机不分日夜狂投烧夷弹,城内大火蔽天,余程万师长仍率残部死据城西南一角,拉锯搏斗。余师长此时已知援军不可能如期抵达,决意全师战死常德。这是他给司令长官孙连仲的电文,孙当即泪如雨下;

    …………

    重温这腔热血,才能掂量“死”字旗上那56个字的重量:“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九一八”纪念日不觉过去近一个月,“钓鱼岛”事件据说也已经告一段落。每次挑衅,抗议之后总是会阿Q地看到其有所“收敛”,然后又重演,然后再抗议,再收敛。就象这次撞了船扣了渔民,然后释放,好象抗议又胜利了,但这种过家家的玩意已经趋于无聊,人们已经疲于再去期待这些熟悉的游戏最终熟悉的结局。

    (……为保博客安全,此处删去“家奴”一段)

    不必再去分析六次拜鬼时虫儿的心态,也不必去揣摩撞船事件后面隐藏的目的,更不必去拍大腿惜呼“回暖”不久的什么关系重新陷入低谷。其实,没有什么狗屁关系可以“回暖”,那是一条别家豢养的狗,中国永远不是它的主人,它随时会对你狂吠或者咬你一下!礼数已尽,还不如严正声明:“再不老实,揍你丫的!”

    “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

    “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

    “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

    再念三遍,不禁大喊一声:

    打鬼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人到中年
后一篇:游戏一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人到中年
    后一篇 >游戏一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