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在右边
心在右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902
  • 关注人气:4,0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进记忆(三)

(2009-09-21 21:13:35)
标签:

走进记忆

收音机

单天芳

《杨家将》

小喇叭

麻花

小羊羔

休闲

分类: 随笔

 关于收音机的记忆 

走进记忆(三)

 

   大约是八十年代初期,我的父母总是频繁地调动,要么是当售货员的父亲调了,要么是当老师的母亲调了。在童年的记忆里,我们家总是颠簸在搬家的路上,一辆骡车,把我们家从一个村子搬到了另一个村子

  坐在堆满杂物的车子上,我怀里总是搂着我眼中最有价值的“宝贝”——收音机,怕它被磕坏。那时没有电视机,收音机便成了丰富人民群众业余文化生活唯一的载体。记忆里,每当从那方正的匣子里传出“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的声音,我的整个人都跟着兴奋起来,可以这么说,“小喇叭”的故事带给我的童年多大的乐趣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印象最深的还有中午十二点的评书连播,每天一进家门,便一头扎到收音机旁,对母亲喊我吃饭的的声音置之不理,直到那个单田芳用沙哑却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才恋恋不舍地去吃饭,而且,边吃边还在怪怨老单:正是火烧眉毛最关键的时候呀,哪怕你再多说上两句话,这个“后事”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不就清楚了,害的我心里痒痒地总是惦记一整天。而且,更让人着急的是,偏偏我们放学的时间也正好是十二点,还要集合排队,整整齐齐地走出校门,每天到家的时候,老单已经分解半天了。为了争取时间,我们往往是刚走出老师的视线,便一哄而散,飞奔着向家的方向跑去,恨不能插上一双翅膀。而我总是那个带头哄散的调皮鬼,没少让老师逮住臭骂。

  那时,为了每年过年的时候能吃上羊肉,我家在别人家里寄养了一只母羊,我的任务便是每天傍晚捧一小“半升”玉米去喂它。秋天的时候,母羊下了一只可爱的小羊羔,在刚出生的前几天,父亲让我每天拿一根麻花去喂小羊羔,补充奶水的欠缺。我先在嘴里嚼烂了,然后再喂给它。这可是个美差,那一大根麻花,小羊羔是吃不了的,父亲有意让我喂羊羔的同时也解解馋。可是那时,我正在收听评书《杨家将》,幸好每天村里的大喇叭也在播,我不至于因为去喂羊而误了收听。或许是麻花太好吃了,或许是《杨家将》太好听了,我只顾屏气凝神地听着,结果把麻花都咽到了自己的肚子里了,而小羊羔还在那里饿的“咩咩”直叫。我的心里充满歉意,狠不得把吃下肚的麻花再吐出来。没办法,只好对它说,小羊啊小羊,你要怪就怪杨六郎和寇老西儿吧,都是让他们分了我的神儿,吃了你的食儿。

  后来,家里买了电视,但中午的评书还是照听不误,直到去外地读书才算正式和收音机告别。那时的我们大多都是贫寒学子,吃饱饭,把书读下去就行了,哪有条件追求精神生活,那像现在的好多孩子,提着笔记本电脑去上学。

  进入九十年代,收音机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只有晨练的老头们手里还常常拿着,听新闻和大戏。

  二OO五年,我去北京参加一个培训班,新买了一个手机,竟是带收音机功能的,调好频率,每天能收听好几个台的播音,最喜欢听的便是《北京交通台》,两个主持人幽默诙谐的主持风格常常把思家的我逗乐,于是常常插上耳机,若无旁人地听的入了神儿。但两个月后,回到家里,这个功能便没用了,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开通广播信号。

  后来,据说县里也开通了广播,只是,现代人能获得信息的渠道太多了,每天电视、互联网上的新闻铺天盖地、应接不暇,除非有特别浓的怀旧情节的人才去听广播。

  唉,收音机真的已经成了一段历史了!

 

  注:①民间的一种量米容器,四棱柱形,装满为半升,故以“半升”为名。旧时粮食馈乏,须计划着过日子,每餐做饭先用“半升”量米下锅,以控制饭量,避免饭食过剩,寅吃卯粮。

 

走进记忆系列其它文章:

 

关于电视的记忆

关于自行车的记忆

关于供销社的记忆

关于露天电影的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