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倪既新
倪既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869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蚂蚁在洞口

(2015-03-08 19:14:40)
标签:

蚂蚁

生态

自然

社会

文化

分类: 感悟情怀

  小小蚂蚁在洞口

                                                                        倪既新

 

    年节里在外地亲戚家聚餐,先到的主妇都去厨房帮忙,男士则聚拢敬烟点火,避烟的我便独自走向临阳台的桌子,那里,刚到的小女孩正警告小朋友“楼下有个蚂蚁洞!”而这是她急切推开大门就尖声报告的消息:“外公外婆,蚂蚁已经爬上墙壁了!快拿药水去喷呀!”两个男孩只管玩手机,头也不抬:“怎么去管蚂蚁这种小东西?没出息!”女孩辩说:“蚂蚁最坏呀,我们家三楼还爬上来喔!爬到厨房的糖罐里,恶心死了!最讨厌蚂蚁了,最好把它们全部消灭!”但跪在椅子上的幼小妹妹却试图挽救:“妈妈说小蚂蚁很团结的。”似乎为了证明,她唱起歌来:“小小蚂蚁在洞口……”女孩马上打断了反驳:“团结起来做坏事,蚂蚁不就更坏啦?”

    主人怕我落寞,特意过来,拍拍两个男孩:“你们不是怕写作文吗?……”我知道他要说什么,赶紧摇手阻止,因为我很想听孩子们议论蚂蚁呢。我也参与,说蚂蚁虽那么小,但非常聪明能干,许多高超本领我们人类远及不上,可惜我们对它们还了解不深,还学不到手。见四个孩子听得专注,我问他们,“长大了会不会有兴趣去研究蚂蚁?”才读小学的男孩顶真反问:“研究蚂蚁钱多吗?”将上初中的男孩捣他一下,扬扬手机:“研究这个才钱多!”

    正好这时大批客人到了,紧接着开饭,大厅里热闹欢腾一片。但在应对间歇,我的心里却浮起了对蚂蚁的片段记忆:我在顽童时代,有一次又对蚂蚁洞撒尿,把成团的蚁群冲得稀里哗啦,场面像洪水扫荡一般壮观。我正为这恶作剧喜不自胜时,被匆匆经过的父亲一把拖开了,他喝道:“别去伤害它们!”这是父亲少有的严厉。直到晚上,他才抚慰我:“别看蚂蚁小,它也是生命呀。今天我们人类即使集中全部智慧,也还造不出一个小蚂蚁来呢!”最后这句话,当时的我是一点不理解的,但却奇怪地永远记住了。好多年之后,采访一位著名昆虫学家,谈完正题,我们聊蚂蚁花了更长时间。他极有兴致,除了慨叹蚂蚁奇特的生理特点、生态习性、仿生学意义,还强调说,蚂蚁是具有“社会襟怀”和“高尚自制行为”的动物,懂得分享、关照,愿为同类倾其所有,甚至牺牲自己。那竟是另一层面的人文意味了。

    饭桌上,主妇们忧虑食品中常含农药化肥成分的话语轻轻滑过,本不会压抑气氛。但在座有一位从事农业科技的远亲,他客气地表示看过我发表的文章,注意到其中提及蜜蜂数量减少对人类影响的问题,说他完全相信爱因斯坦的断言:“如果蜜蜂从世界上灭绝,那么人类的生存也就只剩四年时间了”,因为地球上的生物链是不能断缺一环的。他举了几个人类过量活动影响整体物种生态的例子,感叹说,“我们平时真的应该实实在在地敬畏大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了,决不能自以为我们人是可以决定地球上的一切的。”他的语音不高,但突然三桌成人全安静下来,好几位停筷侧过脸来听。这种凝重气氛显然不是年节欢聚应该有的,主人马上转换话题频道,欢声笑语才迅速回复。

    阳台边,孩子们坐了整整一桌,始终唧唧喳喳嘻嘻哈哈,毫不受大人们影响,就不知道是在热闹些什么。远望他们,我突然希望他们还会谈到蚂蚁,甚至其中有人会对蚂蚁这小生灵感兴趣,长大后去研究它们,至少,不会只用杀虫剂去对付它们……

 

                                                                                                                   2015-2-23

                                                                     (本文刊载于2015-3-7《新民晚报》《夜光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