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倪既新
倪既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869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女儿要我这样做

(2012-12-06 21:14:53)
标签:

旅行

感怀

社会

文化

分类: 感悟情怀

                               女儿要我这样做

                                                            倪既新

   

    那天我起得很早。第一次到这个中原小城,离约定外出有段时间,我想吃了早点独自去周围看看,拍些市井照片。

    自助餐厅里暗幽幽的。几个女孩吃力地端着硕大的不锈钢盆正在布菜,我迎面走去,她们自语似地惊讶:“这么早!”有人叫声“开灯”,厅内瞬间明亮,我才知道自己是当天的第一名食客。

    我取了几样素菜,再到热气腾腾的锅灶前点要了现做的馄饨和煎蛋。近旁敛手站着一高一矮两名女服务员,我话音刚落,她们马上齐声请我先去就座,说餐食烧好会送去的。发现自己如此异口同声,她们对视一下掩嘴笑了。

    我选个靠窗的桌子坐下,馄饨和煎蛋跟着送来了。“先生请慢用。”怯生生招呼的,是矮个子女孩,黝黑的圆脸留点稚气,左右手交换着托盘,好像不知道该收在身体哪侧才算妥当。“有咖啡吗?”我问她。“应该有。我去给您拿。”她解脱似地转身走了。

   “先生,咖啡。”这回是高个子女孩,她弯下腰,用两手四个手指拈着,小心地将一个玻璃茶杯端到桌面上。那是平平满满的一整杯咖啡。我这才意识到,刚才她是把托盘举到胸口,用脚跟脚尖相接的小步慢走送过来的。桌面上没见小奶杯与糖料盒,我再问她:“有牛奶吗?”“应该有。我去拿。”女孩温和回答,但我心中的不满已经升起:这号称四星宾馆,餐厅怎么没有起码的配备?服务员更是差劲,连喝咖啡用什么杯子、该倒多少都不知道!

    旋即,牛奶来了,又是平满的一大玻璃杯。高个子女孩照例用四个手指来搬。托盘边缘一绊,奶液晃荡出来,桌布濡湿了一大片。

   “干吗这么满呢?不用这么多牛奶呀,咖啡更不能倒这样满!你叫我怎么加奶加糖搅拌呢?唉!怎么连这个也不懂?”我虽想调侃,但责怪的语调是掩饰不住的。只见她微笑的脸突然僵住了,张大眼睛茫然地看着我,完全是学生课堂上受到老师训斥的模样。她突然转过身,两手反背,用托盘拍打着瘦削的肩背,快步逃走了。

    嚼着馄饨我抬眼望去,锅灶台边,高个女孩低头背对着我,矮个女孩正探脸朝这边张望。哈,不高兴啦,这些被娇惯坏的孩子!

    恰巧这时候女儿发来了短信,时差12小时的她正在下班回家的车上:“今天下午参加美术馆的特别活动,看画聊天喝咖啡听音乐,速写画了好多。感觉无与伦比,超级酷!”我回了她几则,告诉她爸爸身在何地,印象如何。她反应极快地接连提问,显然情绪好得对一切都感兴趣。我告诉她:“这里比较贫困和闭塞,女服务员连怎么倒咖啡也不懂。”这次她沉默了好一会,发来没头没脑的一句:“爸爸你对服务员要好一点!”我不由一惊:女儿难道能超距离遥感?

    其实,这句话女儿以前已对我说过好多遍了。她漂洋留学,我们希望她课余争取打工,为的不是挣钱而是了解社会体察人生。在国外名校攻读双学位,压力巨大时间紧张,但她还是听话地利用假期去做自助餐厅服务员。一段时间下来,她就在电话里严肃提醒我了:“爸爸,你在外面吃饭,一定要对服务员好一点!”我知道这正是打工生活对她的教导,因为无意中我看到过她与同学交流的网络日志:“爸爸妈妈一直说我没吃过苦。现在他们如果看到我每天端这么多盆子,就一定会舍不得的。”“今天来了个粗野的顾客,高声责怪我动作慢。虽然大家都帮我,说他不对,我还是躲在洗手间哭了好久。”“今天真开心!好几个来吃饭的人都说谢谢我!!”“看到碰歪的菜牌,我就把它扶正。一个老太太见了,夸我是好孩子。我开心了一天!”

    这时我猛然醒悟,这个女孩很可能也是长假里来打工的学生,或是刚被雇用的新员工。显然,她对城市现代生活还缺少了解。我让她受委屈了!

    餐厅里客人渐渐多起来了。矮个子女孩过来收空盆子,面孔尴尬地板着,眼睛躲着我。见她急于离开,我叫住她:“你们这里没有喝咖啡的小瓷杯吗?咖啡不能倒这么满,六七分就可以了,”我用手指比划给她看,“因为还要加牛奶,加糖。牛奶更不用这么多的……”我特别注意用和善的语调,看着她的眼睛说话。她羞涩地笑了,低声嚅嗫道:“我们刚来……我们村里给客人倒茶都是要满杯的,我们以为……我们没有见过咖啡,不知道……非常对不起啊!”她别扭地一弯腰,转身解脱似地走了。

    看上去她们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却还没见过咖啡!悲怆与自责立刻袭上我的心头。

    远望过去,她们俩头聚在一起,又在掩嘴笑了。一会儿,高个子女孩来收我用过的空盆,用很轻很柔的声音说:“谢谢您告诉我们!”我一愣,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哦,是我女儿要我这样做的。”说完自己都有些吃惊。

    伙伴们陆续来了,有一位坐在我对面,我忍不住说了刚才的感触。他很不以为然:“她们刚出来是老实的,等都懂了以后马上就变坏了。”我无法接口,提着相机站了起来。

    宾馆门外的街市,行人熙熙攘攘。走过一大群叽叽咋咋的本地女孩子,年龄都像那两个服务员。我推近景拍了一张逆光照,满幅是灿烂的纯真笑脸。我心里不由自问:等都懂了以后,她们也必然会变坏吗?……

                                                               2012-12-5

                          (本文刊载于2012-12-13《新民晚报》《夜光杯》,限于篇幅,有所删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