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倪既新
倪既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731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女考试逸事

(2011-10-22 07:43:58)
标签:

地理

语文

考试

教育

社会

分类: 感悟情怀

                               父女考试逸事

                                                           倪既新

    小学六年级时一次地理考试,填充题有一道是要求写出缅甸首都的地名,偏偏我忘记了,怎么也想不起来,而另外国家的首都却记得很多。这使我极不甘心。于是顺利做完其他题目而时间还大有宽余,我就在填充题的卷面边上,写了十个国家的首都地名。应该说,当时的心理深处,是有点顽童以恶作剧向老师“示威”的味道的。想不到,考卷批改后发下来,这道一共3分的题目,老师只扣了我1分。课堂评卷的时候,老师还不点名地举我的例子做特别分析:有个同学没有答出题目中的首都地名,但他写出了其他五大洲各两个国家的首都名字,而另外所有的题目他都答得相当好,这说明他只是记忆上有点遗漏,对地理这门课的总体知识掌握还是合格的,所以我给了他鼓励的分数。我那次的卷面成绩是99分。

    这意外和侥幸的遭遇,使我依稀懂得,原来读书并非死记硬背不可,考试成绩是应该灵活评判的!这宝贵的领悟就此影响了我的一生。

    所以,到我身为人父,女儿上学后周周测验月月小考时,我就决心将这个领悟提升为经验来造福后代了。我多次语重心长地向女儿传授应考秘诀:“记不起明确答案时千万别放弃,你就‘编’,把知道的全写上去。因为有了相关的要点和成分,老师就知道你是理解的,就会给你分数,至少不会全扣光了。”但女儿始终没有尝试。面对我的再三敦促,一天,她终于懊恼地反驳了:“全是选择题和填标准答案,多一个字少一个字都算错的,你要我到哪里去‘编’呀?”

     啊,“时代不同了”,我只好哑口无言。但看到女儿读书的精神压力和体能负担远比我们小时候沉重,我就想从另一个角度去帮助她,给她减点份量。

    记得女儿那年刚升初中,期终考门门功课都有特多的东西要背。见她整天捧着课本和笔记茶饭不思,人像蔫了一样,我很心疼,就毫不犹豫地主动介入了。仗着自己曾做过中专语文教师,认定语文学习应以理解应用为主,便很自信地先去指导她如何复习语文。

    女儿正在背“什么是童话”。我果断地告诉她:“这肯定不会考,不用背!”对我的判断她非常意外:“老师说要的。”在她眼里,老师当然比父亲更为权威。但我胸有成竹,也就坚持己见更晓之以理了:“要辨别什么文体是童话,谁都能一眼就看明白的;今后到了工作岗位,除非搞专业研究,哪会用到童话的定义?即使需要,也一查就知道了,哪需要你现在背呢?现在背出了到时候还会记住?这个,命题老师不会不清楚的。”

    可能女儿想想也有道理,可能她实在紧张得不容跟我分辨,或许她也巴不得有理由舍弃背枯燥的条文,反正是听话地跳过去了。我正为此信心倍增,拷机呼叫我立即去电视台,我就关照女儿:“以爸爸说的标准,你再判断选择吧。”

    不料几天后,女儿哭着将一张卷子甩到我面前:“都是你!叫我不要背!”我一看,有好几处被扣了分,其中之一就是“名词解释:什么是童话”。我不禁抚额长叹:幸亏那天有事把我叫走,否则女儿肯定失分更多……

    昨天,身在异国的女儿来越洋电话,我突然问她:“什么是童话?”她一愣,满怀疑惑:“爸爸,你怎么不在网上或词典里查?谁要这个定义啊?”我就笑说了正写着的这件往事。奇怪,她竟然丝毫印象也没有了!

                                                       2011-8-11

                                        (本文刊载于2011-10-20《新民晚报》《夜光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