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昊旻
昊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5,145
  • 关注人气: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行吟山林感悟人生

(2018-11-24 21:45:01)
标签:

行吟山林

评论

张鹏博士

行吟山林   感悟人生

        —读薛梅《盛满光泽的山林》

张鹏(泰山学院副教授  上海大学文学博士)

 

初识薛梅女士,缘于2015年初秋泰安市作家协会组织的一次“春秋笔会”,会后参会者游览翦云山,她一直行走在登山队伍的先锋位置,那份饱览自然、忘情山水的神态,给与会者留下深刻印象。后来才知道,她的儿子与我的儿子竟然是同班同学,同在泰安一中读高三,而且他的儿子与我的儿子是很要好的同窗朋友。高考结束后,他们还一起组织了六位同学参加的“苏州远游”。“一辈同学三辈亲”,渐渐地,阅读薛梅女士的博客文字也就顺理成章起来。在泰安市中心医院工作的薛梅,对人极其热情,每有亲友求医治病,我总是第一个想起向她求助,她也总是伸出援手,让人感激之至。我对她以“昊旻”二字作为网名颇感好奇,询问之,才知道,她的父亲早年读大学时专攻天文学,她从小对天文情有独钟,因此她给自己取了一个带有“天文”二字的笔名。恰恰,我有夜晚仰望星空的雅好,于是,每逢遇到不明白的天文现象,就毫不客气地向她求教了。

薛梅女士的文字,是她倾心自然、感悟人生的结晶,给我留下极其深刻印象的是她书写二十四节气的文字。因为我非常尊崇的一位作家苇岸曾经在1999年写过“二十四节气系列散文”,可惜,仅仅写到谷雨,先生竟然撒手人寰,留下千古遗憾。在给学生上《散文细读与审美教育》的选修课时,我不止一次把薛梅女士的文章读给我的学生听,学生们都很吃惊,并非专业作家的薛梅女士何以如此才华横溢、文思精美、观察细致、引人入胜呢?其实,这个问题,同样也令我费解。多少以文学为专业,以写作为职业的人,他们所匮乏的文心和才情,却罕见的降临在薛梅女士的笔下。后来,我曾不止一次地把薛梅女士的文字转发到我的“博士同学群”、“文学评论家群”,同样获得了很多称赞。慢慢地,我理解了,薛梅女士是真心喜欢写作,而且把自己的业余生活诗化、散文化的人。她和她的丈夫,在周末和假期,常常带着书本到泰山的峰峦和树下阅读,既饱览自然风光,又开卷有益。她和她的丈夫都是我的微信好友,他们发的每一次朋友圈动态,都展示了泰山及其周边山水的钟灵毓秀,也展示他们拥抱自然的赤子之心,在自然的怀抱里,他们获得了灵魂的解放。她的文字,某种意义上说,简直就是浑然天成的自然赋予的,带有仰观俯察、游目骋怀的开阔,带有天人合一、纵身大化的舒展,带有道法自然、行云流水的质朴。

今年秋季,薛梅女士的随笔集《盛满光泽的山林》出版了,我系统阅读了她近些年的文字。薛梅女士的随笔语言绵实,地气充沛,叙事悠然,情感细腻而练达,写平凡生活而有情,格局宽阔,气象逶迤。随笔文气温柔敦厚,既得山林之趣,亦明生活之理,她本着对常世、常情的热爱,留心小事,不避琐屑,从日常叙事中发掘神韵,经营情趣,平实的描写之中蕴含灿烂,娓娓独语也常让人豁然开朗。她在户外活动中认领自然事物,神游物外,以通达豪放体悟人生世事无常,以谦卑平和分享凡人的喜怒哀乐,以雅语淡言书写世事沧桑,诗心辽远,境界从容。这是一部女性之书,也是自然之书。那种纤细、敏锐的多思与激情,智慧而又飘逸的语言,令人心仪的美,内心不断地走向澄明的同时,她也以文字深刻诠释了何为真正的文如其人。

对二十四节气的变化和过渡,薛梅女士的观察是细致入微的。在《雨水》中,薛梅女士写道:“雨水时节,农民开始嫁接果木,植树造林,对越冬作物田间管理,做好选种、施肥等春耕春播准备工作。二十岁的年纪在人生中相当于二十四节气中的雨水吧,对未来不仅有太多的期许和盼望,也开始对梦想的实现设定具体的目标,生命的序曲刚刚开始”。她对节气的观察,与对人生的思考密不可分,相辅相成。她本着散文家的诚恳和女性的的生命关怀,以文立意,目击自然风物的细微变化。一个人对自然和季令的牵挂显得无微不至,绵延在大自然与人世间的情愫与挂怀,以及她对文学安妥心灵之力量的张扬,使得这种绵密整洁的叙述,成了令人珍视的醒世清音。在《春分》中,薛梅女士写道:“天空中归来的雁阵在自由飞翔,经过的梅园里,人们的笑脸和盛开的花朵一样灿烂,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日中,无论季节还是人生的阶段,都应该在路上。 我喜欢在喧嚣中寻找宁静,所以会远远避开这些景致集中的地方,去少有人至的僻壤,哪里的花色,可以直接开到我的心里,即使只有一朵花,也能从中注视到大自然的神奇和美丽”。这样的句子有一种恬淡的柔和之美,心怀柔情似水的简朴书写,起源于对这个时代回望先民的生存环境的怅惘,也是对山水自然、花草树木、人间情怀的热爱和眷念。她的语言温馨清雅,襟抱平和宽展,对节气之美存着感念,对现世浮华不失警觉。在《处暑》中,薛梅女士写道:“ 新生的月亮是橘红色的,中间被一层蓝色的云彩环绕,以为是月桂树被风吹出了月亮之外。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它就隐进了云层里面,我却知道,没有什么比它们更接近终极存在。夜风清凉,看到雨水洇湿的街道,车灯如飘逸的流苏,道旁树的叶子被雨水洗出依旧浓绿青春的模样,虽然,我也记得白天树下已经一层的落叶。可这一刻,夜色是最美的衣服,我宁愿相信眼前的一切”。这样的文字闪动着一种诗意的光亮,是露珠的晶莹和星辰的光辉在熠熠生辉,读者的心境被这些明亮的色泽感动了。这种抚慰灵魂的文字,如流水般平静地在纸页间潺潺湲湲。 可以说,她对二十四节气的每一次书写,都是对岁月的无限钟爱和抚慰。

对山光水色和一草一木的挚爱,渗透在字里行间。比如,在《盛满光泽的山林》一文中,薛梅女士写道:“山林一如我心愿的合当如是,我和它们静静相对,一如和故友的愉悦相逢。阳光依旧洒满山林,山风和碧草依旧温柔,山花也依旧活泼烂漫的开满小径,千年的银杏树和千年的板栗也依旧用新绿来微笑迎我,还有从那久远年代就看着这一切的碑刻,是不是知道这一刻的我是属于它们,而我走后,也就是一个过客。”这样的文字,在该书中俯拾即是,恰应了那句古话——大抵山属爱山人,钟情于泰山,泰山也反哺了她灵感。光彩照人的景物描写,使得薛梅女士的文字散发着珠玑的光泽。山花烂漫、山风温柔,山草葳蕤,一切返朴归真,一切安然自得。在《冬的枝柯》一文中,面对寒冬的树枝,薛梅女士的笔下呈现出了这样的富有想象力的文句:“可是,站在冬天的树下,看着玉兰和杨树枝柯上的蓓蕾,看着枝桠间温暖的鸟巢,看着桃李杏树磊落的骨骼,看到它们褐色如岩石般嶙峋的样子,我是多么感恩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仿佛看到上苍在对我微笑,它唤醒我们心底的神性,一种伟大的爱意突然溢满心胸。没有了花的摄人心魄,没有了叶子的青碧喧哗,冬天的枝柯是沉静的,让树下的我凛然清醒,珍惜每一个怦然心动的相遇,相信大自然,是孕育了一切的子宫”。大自然,在薛梅女士的心目中,始终是美不胜收的,她拥有审美的眼光。 她的自然写作和精神返乡,是文人理想的个体实践。她的自然世界,不失生命的本真与素朴,而她的文字,却常常显露出自得其乐的表情。她把一个知识分子的生存信仰释放在广大的山野丛林之间,并用一种简单的自然美学为自我求证生命的意义。她的文字,也因接通了活跃敏锐的感官而变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满书充满声音、色彩、光线、味道和温度的生动描述洋溢着土地和花朵的新鲜气息。这种经由感官和心灵共同完成的写作,不仅是个人自然生活史的见证,更是精神朝向山野的一次扎根。在这个精神日益空疏的信息消费时代,薛梅女士的努力写作,为人生、自然、思想、审美的落实探索了新的路径和方法。

 作为一位医务工作者和公益组织“红烛”的发起人,薛梅女士的浓郁爱心和奉献精神也在本书中得到很好的呈现。在《敬畏生命》一文中,薛梅女士写道:“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知道死亡和病痛都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只能由死者和病者自己去面对,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量使生命延长及提高生命的质量,减轻他们的痛苦,有太多的疾病让医生也束手无策,但医者的职责也让我们敬畏生命。因为我们还懂得,一个生命的逝去,带走的远不只是一条生命”。这样的体悟,与史怀哲《敬畏生命》的精神内核息息相关。医生的职业水平和医疗能力有限,但是,悲天悯人和敬畏生命的医疗精神却不可或缺。在《永远的不安》一文中,薛梅女士写道:“我是多么希望我们的社会让每个公民都能有基本的看病的福利,有过一种有价值的生活的机会。不让我们感叹这些可怜的孩子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来体会这充满不幸和委屈的狭窄的人生,没有生老病死无着落的不安。但我也清醒的知道,我的这种不安在我的有生之年是永远存在的”。作为医疗工作者,她是同情病患的,她的心里,永远希望疾病远离患者。在《男孩的眼泪》一文中,薛梅女士写道:“我想我知道他流泪的原因了,骨髓移植毕竟是有风险的,他是担心自己会出现意外,而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亲情都还没有报答,已经花了这么多的钱,如果自己好不了家人会承受不了。我告诉他,他现在能做的事情是尽快好起来,就是对家人最好的报答。而他能想到这些,也是成熟的表现,假如没有这一份磨难,他可能永远不会想这么深刻”。在薛梅女士的笔下,医学、医生和医院不仅是医疗机构和医疗手段以及医疗职业,而且更应是富有人文关怀和终极关怀的,应成为人道主义的事业。因为,医疗面对的是血肉丰盈的个体生命,对生命本体的尊重是医疗精神的关键要义。薛梅女士关于医疗的文字诚恳、谨严、凝重。她的深思与执着,来自于对医生职业这一精神原点的长久凝视,她的爱与痛植根于在医院工作的心路历程,她对生命价值的追问,对个体身心健康的逼视亦从此出发。这既是对他人肉身痛苦和疾患绝望的观察与同情,也是对自我心灵的审视与内省。她对渺小人群之无奈与苦难的体认和书写,也为文学写作重新成为一种医学精神学、伦理学提供了可靠的路径和文本。

工作之余,薛梅女士的精神享受,除了观察自然,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就是展卷阅读。我多次注意到,在春季百花盛开的树下,她和她的丈夫,常常带着书,在树下开卷有益。因此,这本文集中,读书札记和书评,也占了相当大的篇幅。她对很多作家的文字都有自己切中肯綮地解读和剖析。她的阅读笔记,背景清晰、视野开阔、情怀舒展,她对文学的热忱真挚坚定,对人文理想的守护亦始终不渝。她的才气与个性,直觉丰盈,想象丰富,深谙人情事理。在娓娓而谈中运笔如风,笔墨温润、爽朗而不失旷达。那种冷静背后的热烈与清澈,总是显得秀中见奇。她用情于人心之美,用心于感受之微妙,持续洞察作家灵魂的纹理。

薛梅女士的散文,如东岳泰山的林间清风,流淌着诗意的光辉。她那貌似漫不经心的篇章,轻盈质朴,不蔓不枝,直抒胸臆,既是文人思绪和温润性情的完美结合,也是散文自由主义内核的生动外化。她那些并不渺远的人和事,情和景,时与空,通过内心的回访,洋溢出一种令人拍案惊奇的优雅和感伤;那些清晰可闻的细节,带着人文情怀的妙想,被精确地嵌合在作者个人的心路历程中,它使我们看到,一个地级市及其周边的风土人情和一种文学气质的养成有着丝丝入扣的联系,一种有感染力、洞察力、行动力的写作,也往往是对人生、命运、记忆的巡礼,对细小事物的专注与惊叹,对自然之道的温情和敬意,坚执地向我们重述了那些条分缕析的精神纽带对精神生活的微妙影响。

她就在医院办公楼间奔波,但她的心在远方、诗意和山水间徜徉;她就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驾车,但她能在红灯亮起的瞬间,思索一些关于文学、永恒、哲理的念头。薛梅女士的散文,不断提醒我们,文学不在别处,就在生活中最司空见惯的时空中。佩索阿说过,每一个有价值的灵魂都渴望过极致生活,最大限度地活出自己的生活。不得不说,薛梅女士的写作,实现了这种梦想。

 行吟山林感悟人生

行吟山林感悟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