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淡定一路
淡定一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43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品:夫妻哨所

(2007-08-12 09:20:22)
标签:

原创

夫妻哨所

李浦松

军旅小品

分类: 军旅情感
 

这是前两天写的一篇小品,第一篇小品处女作,没想到竟在领导那里通过了。目前正在排练,现发出来,请各位博友多指点,多完善。

夫妻哨所

★李浦松

 

时间:某天早晨

地点:某大山深处哨所

人物:文峰――27岁,二级士官,简称峰

小玲――25岁,文峰妻,简称玲

 

[舞台上一“夫妻哨所”牌,桌椅,电话,电脑,照片,幕启,电闪雷鸣,雨声风声,玲穿一件明显过时的裙子提着旅行包上]

玲(放下行李包,巡视四周,摸摸牌子,看看照片,喜悦而留恋的神情,拿抹布)再见啦!中午我们就要下山回家了!(哼着《常回家看看》的歌曲给哨所的牌子擦拭,不时停下焦急而担忧向外张望)文峰怎么还没回来,马上就下山回家了,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呀。

峰(手拿电筒披着雨衣巡视回来上,边走边抖着雨衣上的雨水,双手翻下雨帽):哎呀,今天的雨真是大呀,雨水打得我眼都睁不开。

玲(赶紧放下正在收拾的行李,跑过去,帮峰脱雨衣):没事吧?衣服都湿了,快,脱下来。

峰(开玩笑):报告夫人,平安无事!

玲(拿毛巾帮峰擦头发,边带着心疼和埋怨的语气,温柔地说):这雷把房子震得直摇晃,你还在山上呆这么久,我真的好担心!

峰:你又不是不知道,越是这种天气,越不能放松巡库,万一山体滑坡没及时发现怎么办?万一油管被闪电击到没有及时处理怎么办?万一……

玲:好啦,我和你在这山上都呆了三年了,还有什么不知道,人家不就是担心你嘛! (看到峰的手有伤,急)你看,都出血了。来,快擦点药。

峰:哎呀,轻点!

玲: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你就知道油库平安无事,就不想想自己的安全。

峰(温柔扶着玲的肩膀):知道了。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

玲(调皮地一扬脸):那是。(玲转身放药水)

峰(突然、笑)你,你怎么今天一大早这身打扮?

玲(回头):怎么啦?不漂亮吗?这是我为了来这和你结婚时特地买的,是至今买的最贵的一件衣服,当年可是最新款的哟!可谁想到哨所蚊虫这么多,一次也没机会穿。

峰(大叫):别动!

玲(吓):啊!(不敢动,峰慢慢走过去打玲脚上的几个蚊子)

峰(摊开双手):你看,好大的蚊子!

玲:哦,吓死我了,我以为又是眼镜蛇进来了呢!

峰:蚊子这么多,你还敢穿裙子?快换下来! 你看都被咬起了5个疙瘩啦!

玲(撒娇):我不管,等一下不是要下山了嘛,你知道我在哨所都三年没穿过裙子了,就算今天蚊子把我抬走了我也要穿着回家。(语调变低,深情)文峰,我的心已经飞回了家,飞到了孩子的身边!(眼望远方)

峰:明天我们一家就可以团聚啦! 就可以见到可爱的小宝贝咯!

峰:小玲,这三年你一直陪我在这深山老林里守哨所,回家后我一定好好陪你和孩子!陪你逛街,给你买最时髦最漂亮的衣服,陪你去美容,去买化妆品,带着孩子去买玩具、去娱乐园、去吃肯德基。把这三年欠你和孩子的都补回来。

玲(深情地):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两人偎依一起,望着远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这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两人分开,峰跑过去接电话,玲走回床边继续收拾行李。)

峰:喂!你好!什么?好!请首长放心!一定服从组织安排!是,再见!(缓缓放下电话,神情有点低落)

玲:谁的电话?是不是仓库领导带着小李夫妻上来了?

峰(欲言又止):小玲……

玲:怎么啦?

峰(还是欲言又止):小玲,是主任的电话,咱们……

玲(着急地跺脚):到底什么事呀?快说呀!

峰:我们暂时回不了家了。

玲(急):什么?不是说,今天下山就马上安排我们休假回家的吗?

峰:小李爱人刚检查出怀孕了,仓库要重新考虑人选,领导说让我们再坚持一下。

玲:呀?怀孕了?怎么会这么巧?那我们不是回不了家了?可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车票、行李。现在又说回不去了。我不!我要回家!我想家!我想孩子!(语调逐渐低沉,语速越来越慢,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带着哽咽。无力地坐回床边,低着头,沉默,拿着小拔浪鼓久久地看着。)

峰(走过去,坐在玲的身边扶着玲肩膀):小玲……对不起!

玲(抬起头来,眼眶含着泪,看着峰的眼睛):上级的安排我能理解,可是我们已经整整守了三年了!三年呀,1千多个日日夜夜,在这寥无人烟的山沟里,我们是怎么过来的?这里的生活永远都是那么单调枯燥、简单重复。白天,我们带着狼狗一遍遍地巡山,连哨所周围的蜘蛛网都数清楚了;晚上,你去巡库了,陪伴我的只有呼呼狂叫的风声和无边无际的黑夜。我总是说“我不怕我不怕,你放心去吧”,可是你知道吗?我心里有多害怕!

峰:玲,是我让你受苦了!

玲: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这里恐怖的毒蛇和蜈蚣。每天都有两三米长的眼镜蛇在窗外虎视眈眈,一看到它们“吁吁”地吐着蛇信子我就双腿发软。你忘了?那天半夜你被蜈蚣咬得晕厥过去,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打电话到仓库,把你送到医院急救,说不定你我已经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了。

峰:小玲,这些我都知道。可我是一名军人呀!就得以职责为重。咱们在这里是很艰苦很寂寞,但我们守卫的是油库,这是战车、飞机、舰艇的“血液”,是战场的“血液”啊!

玲(由失落到生气):可军人也是人呀!我们都已经两次推迟下山了。我生孩子时一时找不到接班人,你推迟下山;孩子在这里没有条件哺养,我说要下山,你说再等等,等有了合适的接班人就下山,最后我依了你,只好把出生不到5个月的孩子送回老家,她现在长得怎么样,我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啊。这一次,我一定要下山!(站起来,走过去拿起电话)我这就给领导打电话,要他们想办法让我们回家!

峰(跑过去,按下电话,抢电话):你!这不是给领导出难题吗。不行,不能打!

玲:怎么不能打?我要打。给我,给我。(抢电话拿到电话拔号,被峰夺下)

峰:不能打,不能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呀?

玲(生气):我怎么不懂事了?今天这个电话我非打不可。(又开始拔电话)

峰(拍桌子,大声):够了,别使小性子了!要走你一个人走。

玲(被惊呆了,拿着电话忘了放下,只痴痴望着峰):好呀!你、你说什么?难道我三年的付出,换来的就是你这样对我? (放下电话,赌气)好。好。你不走,我走,我一个人走!(拉行李包欲走)

峰(急忙拦):你去哪里?回来!你不能走!(抱着玲)

玲:不用你管,让我走!让我走!(被峰拉回,玲委屈)

峰:玲,领导说了,顶多再多守一个月,一找到合适的夫妻人选马上就让咱们下山。现在,不能说走就走,哨所可不能没有人守呀。希望你能理解我,支持我!

玲(抬起来,泪脸)我不理解你?不支持你?为了支持你,我放弃工作,只身一人从繁华都市来到这深山老林,提前和你结婚;

为了支持你,我把一个女人所有的梦想和憧憬都深藏在这深山老林里;为了支持你,我怀孩子、生孩子都没有回去,而是把我妈叫到山上带孩子;为了支持你,孩子才5个月大就送回老家去了。与他同龄的孩子哪个不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呀,可她呢,连父母的面都见不到!所有的这些,你知道吗?你理解我吗?

峰(安慰):我知道,你跟我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 是我亏欠了你!

玲(委屈、情绪激动):你知道我受委屈还对我凶巴巴的?你知道亏欠我还让我继续守下去?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呀。当我妈告诉我,女儿会说话了第一声喊的“妈妈”却不是我,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心酸吗?多少次,我整夜整夜想孩子想得睡不着,你知道吗?

峰:玲,你的苦我都懂。如果只为自己,谁会愿意到这种地方来,过这种枯燥无味的生活,承担这么大的责任,让自己心爱的妻子跟着受苦受累,让自己幼小的孩子远离父母。但我是一名军人,从入伍的那一天起,我就把自己交给了部队;从上山的那一天起,我就把自己交给了哨所。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走,我不该走……

玲(情绪逐渐平静):我就知道这个时候,以你的性格你不会走!

峰:小玲,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向你发火。看到你身上到处都是虫咬的伤疤,看到你穿着已经过时的衣服,看到你半夜偷偷地流泪,我的心也很痛。小玲,你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这样,今天,你先回家,等有人接我的班我就马上回去看你。

玲:我先走?这合适吗?

峰:只能你一个人先走,我不能回。平时,部队首长这么关心我们,我不能辜负他们的重托。(拉着玲过去看照片)你看,多少将军上山来看我们呀!分部和仓库领导生活上对我们无微不至地关怀,冰箱彩电微波炉样样齐全;还怕我们生活枯燥,给我们配发了学习电脑。去年,联勤部首长还专门安排我们到桂林疗养,那是一次多么浪漫的蜜月之旅呀!

玲(点头):嗯。

(电话响,回过神来)

峰:喂!妈!我今天暂时不回去了,小玲一个人先回。我什么时候回?哦,刚才接到部队通知,我还要再守一个月。妈,您等一下,小玲要跟你说话。

玲(接过电话):妈,您身体好吗?您带孩子辛苦了! 妈,让我听听孩子的声音。宝贝,叫妈妈。妈妈想你!妈妈再过一个月就会回去看你了,你要乖呀!妈,你在听吗?对,我也不回了,这是夫妻哨所,文峰不走我也不能走。妈,我们对不起您!对不起孩子!(玲想流泪,有点鼻音,怕妈担心,使劲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我没事,就是有点鼻塞。妈,您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妈,再见!

峰:小玲,你也不走了?

玲:我回去了,你巡库回来谁给你煮饭,谁陪你说话?我回去了,如果你被毒蛇咬到没人发现怎么办?我回去了,这就不叫夫妻哨所了!文峰,我只是刚才太难受了。好啦,现在我的怨气也发完了,心里也想通了,谁让我嫁给一个军人呢。我不走了,别说是再多一个月,就算是一辈子我也陪着你---即使有一天你需要上战场,我仍然会支持你,哪怕陪着你上战场!(把头靠在峰的肩膀上)

峰(感动地抱住玲):小玲! (《妻子》音乐起,向玲敬礼,灯光渐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