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琚宾专栏】三更不见雨之愿

转载 2015-08-14 17:36:03
标签: 专栏 设计生活

       记忆总是有时效性,不然终会归于印象。

       早上醒来时,脑子里循环放着何训田的那首《春歌》,词比曲清晰。第三天的记忆总是没多清晰的,特别是还间隔着两千多公里的空间距离及几个没记住但特安稳的梦。那天的《三更雨·愿》早已消融了部分,成了片段,变得真幻不分了。

返场,谢幕

       当天我其实看的有点出戏,特别是蚊子在单杠上飘的那段,恍恍然像睡着了,但又分明幕幕在眼前。“比花未开风吹雨打,忍着气吞着声枉自嗟呀”,我看着他或着是她将头低下,再抬眼时的深情, 看到那忍着泪的呼吸起伏和纷飞着荡的发尾。着红舞鞋的脚步慢慢、手势也慢,说不得、求不得,爱无能,不自主,离无力……

(借图自ADCC学院)

       花儿哭那段,我在研究其起伏的背。我甚至有点感谢那并不舒坦让我全程更换着姿势与靠枕位置但无果的“纯”中式椅子,并在一瞬间念起自己刚打好样的系列作品。当然还有那被高艳津子形容是呲牙裂缝漏着光的长帘子,让我全程依旧能记得起我的背我的腿,于是思维方式还能自主未能全忘。全身心投入在这样的演出中,总是会短时间小迷,然后至有“失”的。未三更尚天明,雨声也因为座位席正中漏出一缕的阳光变的分量轻了太多没能入心,识神怎敢轻易让位给元神,谁又敢在众人在旁时轻易出离了去?

(借图自ADCC学院)

       拂尘长到一定程度,拂的便不再是尘,也不止是牵绊了。是触手,亦是武器,掠过八方,处处缠着尘世间。那是草的道具及身份象征,在这,将那远古祭司巫女的形象定义为草。我已经模糊了那段带着痛楚又夹杂着欢愉的女声是在她之前出现还是之后。只记得其腿上的红纹和终于辨认了清楚但这会儿只剩轮廓了的面孔。衣土黄,发蓬乱,眼神清澈。入世最深是她,最出世也是她。六道轮回本来定义为有情众生之流转,草木原不在其中。喜怒忧思悲恐惊,它们本来是不必受这等沾染的。洁净、空灵,不必出离,不入众生却取天地而滋养着众生。似无情,却一直在化无情为有情。见着这草,为着世间有情众生之规度,不复为其独欲有私,以其无私而成其私。的的确确是应当将其定为六道轮回中的一环节的。爱情,本是普世大爱中极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草最终还是出离了去。于是那纳西族的哭歌才哭出了喜乐,迎新生送过往,天道循环,生生不息。

(借图自ADCC学院)

       鱼的记忆是否只有七秒,反正传着传着大家也就都信了。很美艳的造型,翩翩穿梭时,我竟还为其纷飞的红黑衣袖躲了下脖子,湿漉漉的感觉,产生不了太多亲近感。鱼没有脚后跟,于是再深吸入的气,也不会如“真人之息”一般。红色的唇张着,在场上往来跳跃无声寻觅。

       鸟的舞者很“舞者”。肌肉线条明显,白衣,白靠旗,红色及膝长髯口,在那昂然立着、明显着。“力拔山兮气盖世”是种气概,这过程必然是需要徘徊退却左右维艰挣扎反复的。“可奈何”和“奈若何”之间,是种气性,于是结局是以坠落的姿态轰然式地倒地,然后灯光暗去。某美女同学问,道德与爱情之间的冲突该怎样抉择。那位“鸟”在前突后冲、与红髯口共舞,与被限定了的双翅相存的过程中,其实也回答了部分。在我看来,爱情,远远大于道德。如果是真正的话。于是问题变成了如何判断是否是真爱(此处应有《沉睡魔咒》的即视感)。束缚与挣扎,是对成正比的关系,有些东西越是用力,越显得无可奈何。道德的存在是束缚,同时又是只存在于最初的防护罩。

       找到了程琳的《迷失的季节》来听,于是“花”又浮现在了眼前。我想起那涂满了红色的手,继而又想起他在挣扎中,拍满胸口的红色不完全掌印,还有无声呐喊时脖子后的青筋。“太可惜”“我刚刚见到你”,待到蓝色覆着黑色的纱裙将头脸层层包裹起,歌还在唱,“你说你不愿意”。若真知“我”何为我,真的超脱族类,有灵,在漫长无言无语无风不能自动的岁月中,将对万物只能旁观的心态和对“情”的渴望被浓缩至小小的花朵内,该是怎样的一种绝望?看他凄美的脸,和眉眼间的红妆,看他翻滚,无声地哭……“花”的五官其实是印象最深刻的一位,但很奇怪一开始竟然忘记了。这世上有太多“刚刚见到”便要归为“冬天的花朵”的事物,或人或情,不管是否有“开在我心里”。

       记起“花”同样也是红色的脚板随着此时我正循环播放着音乐伸出,然后迟疑,最后退却。曾经一瞬间我恍惚为是最初楼上那垂下的红绸带遗留下的色。是了,红绸带,那盛装的新娘,即使她在我只要一抬手便能触及到的位置,也始终未能窥见其容貌。嫁衣终归还是喜庆的,从心、炎上、重生,代表着开始、希望和种种可能性。无名不知貌的新娘随着无门禅师的诗偈循环往复,用红绸携了虫鱼鸟草花归去,又或者是再来。至此,终于是种解脱后的欢愉感了。

       人身难得,正法难遇,闲情自是可以有的。百花秋月、凉风冬雪,得遇总是要赏的。真心对己、对人对万物而无差别,身心内外真如不二。如此这般,若趁愿再来是花鸟鱼虫,那就安静祥和地当我的虫鱼鸟花便是。

琚宾 15.08.04于深圳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鐞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02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