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夕阳下的芙蓉镇(外一篇)

(2017-11-13 17:01:15)
标签:

历史

情感

文化

分类: 散文游记


 夕阳下的芙蓉镇(外一篇)


湘西有一个县,叫做永顺县,是土家族的发源地。县内有一条河,叫做酉水河,两岸住着四十多万土家族后裔。河畔有一座古镇,叫做芙蓉镇西汉时期乃酉阳县治所。芙蓉镇有一把年纪了,超过了两千岁。芙蓉镇原王村1986年因为一部电影,名声鹊起,从此改名换姓,成旅游胜。

很多人来芙蓉镇,是想看看影片中熟悉的场景重温幸福时光里的美好记忆。2017年10月,一个秋阳暖暖的日子,带着十多个文友,在参观完吉首矮寨桥后,突然涌起一股怀旧情结,鼓动大家前往芙蓉镇。时近黄昏,芙蓉镇宛若古典的女子,躺在青山绿水的怀抱。夕阳洒在她的脸上,显得安详静谧漫步商业街,两边都是古旧的房屋。青石房基,青砖老墙,镂空窗棂,灰褐屋顶飞檐斗角,给人时空穿越之感。这就是古华笔下的芙蓉镇吗?卖米豆腐的老板娘,是否记得“芙蓉姐”胡玉音?坐在吊脚楼上数星星的时候,是否会想起胡玉音和秦书田的爱情?他们的孩子,是不是隐居在某个小巷,每到黄昏,手捧一本发黄的《芙蓉镇》发呆?这一切都是谜,缠绕着我。实际上,古华笔下的芙蓉镇,写的是他故乡嘉禾县唐村镇,不管是民族风情,还是山水风光,都刻下了湘南民风的淳朴踪迹。凤凰县有沈从文,有《边城》,成为著名景区。嘉禾县有古华,有《芙蓉镇》,却至今默默无闻。宿命也好,运气也罢,谁能说得清呢。

恍惚间,误入土王行宫土王行宫倚山濒水,浓荫掩映像是一处空中楼阁,又像是一座天界的殿堂。里是芙蓉镇最初的历史,储蓄了最古老的光阴。穿越历史的窄门,触摸“酉阳宫”的墙壁,余温还在。早在910年,土家族始皇帝彭仕愁就在这里建立土司王朝,统治溪州,辖湘、鄂、渝、黔四省边区20余县。公元1135年,土司王彭福石迁都老司城,“酉阳宫”沦落为休闲避暑的行宫。即使如此,到清末,小镇依然繁华如烟有客栈一百多户,商铺三百余家,客商往来熙熙攘攘,被誉为“小南京”。我突然醒悟,芙蓉镇最初为何叫做王村了!这名字普通得像一株狗尾巴草,却充满神秘的色彩。一条条小巷,有如古老的书库,盛不下35位土司王的历史。夕阳的余晖努力挤进紧闭的木门,只为了探寻久远的故事。偶尔,有驼背老人颤巍巍打开门,吱牙牙响动两下,又很快关了。所有沧桑旧宅在夹缝间顽强地挺立,发出低吟。站在屋檐下,我看见这些老屋不同时期的主人,笑吟吟走来。夕阳下显得格外迷人。他们的身份不同,秉性各异,爱好迥然。他们的额头,熠熠生辉。

穿过商业街,就闻到哗哗的瀑布声,天籁般传来,在山谷间回荡。凭栏而立,酉水河畔,一座座吊脚楼攀爬在瀑布的喧嚣之上吊脚楼由正屋、偏屋、木楼三部分组成檐角飞起,木栏上雕刻吉祥图案酉水悠悠,吊脚楼亦悠悠,晃荡夕阳余晖像是一只只白鹭,收起翅膀准备过夜。仰头见山,俯首望水不急不慢,与世无争,养育着此间的人们。桨声悠悠,水声清脆,有小船轻轻漂过来,仿佛一幅惟妙惟肖的水墨画,悬挂在家家户户的窗前。沿石台阶而下,来到谷底,瀑布声音变得更加激荡,成了大合唱。瀑布很高大,宛若洞开的历史之门,滔滔不绝,奔泻而下,把两千年的故事,注入酉水。

 穿过瀑布水帘洞,便到了对岸小径。两棵柚子树枝繁叶茂。树下,一个穿白色衣裙的女生,秀发飘飘,迎着晚风悠闲晃过,笑声清亮,撞痛了黄昏的空气。那清纯的样子,似曾相识。时间突然停留在二十多年前的刻度上,我暗恋过的那个十六岁的女孩,如今过得可好?在懵懂的岁月,她流星般在我青春的年轮划过,未曾留下半点痕迹。我眼角有些发热,但不敢落泪。夕阳下的泪水,会使声音变得清脆而任何一丝声响,都有可能撞碎这片刻的幻觉。青春是一张洁白的纸,岁月早在这张纸上,写满了沧桑。年轻时的错误是无可避免的,那是成长必然的阵痛。人生就像眼前这酉水河,一路蜿蜒,千回百转,每一段都是不同的风景。

爬上绵延而上的石阶,来到石板街,匆匆脚步声飞溅在夕阳的喘息中。秦汉以来,这条石板街,经历多少岁月的风云变幻,它依然健在,像是一部曲曲折折的古籍。踏着石板走进曲折幽深的街巷,被岁月熏得发黑的屋檐和墙体,显得更加凝重。时不时可见几缕青藤,不经意地沿墙落下,为古街注入生气。街两边商铺琳琅满目,烟熏腊肉,蓝色的蜡染花布,闪亮的苗银首饰火红的干辣椒牵住游人的脚步。土家族人称织锦为“西兰卡普”,意为土花铺盖。却是喜欢那些精巧的竹编制品。有位老伯正在编织玩具,竹条在手中缠来绕去,柔如灵蛇,或穿或插,或横或直,不到十分钟,一件精美的玩具水车脱颖而出。站在旁边等待的孩子欢天喜地,抱着玩具一溜烟跑了。

来芙蓉镇,别忘了吃米豆腐。芙蓉镇的米豆腐,是用大米淘洗浸泡后加水磨成米浆,大火熬制而成,模样有些像“豆腐”。在芙蓉镇,在秋天的黄昏,坐在一条长板凳上,守着一张长桌子,边吃米豆腐边晒夕阳,是一种幸福的享受。芙蓉镇的米豆腐吃起来滑溜溜,微微甜,放上香油和辣椒,更是味道十足。在电影《芙蓉镇》中刘晓庆扮演的胡玉音卖的就是米豆腐。因为这部电影,芙蓉镇的米豆腐,成了湘西著名小吃。如今,全镇有十几家米豆腐店,这就是名人效应。刘晓庆把米豆腐卖给了每个来往芙蓉镇的客人,把自己也卖给了芙蓉镇了镇上的荣誉市民。

走出长街,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天空的云朵黑压压的。我多想与一场小雨相遇。雨中的芙蓉镇,定然是一朵盛开的芙蓉花,楚楚动人。雨声中更多的是寂寞,思念滴成“滴嗒,滴嗒”的脚步声。我爱着小雨,爱这中的小巷,也极喜欢戴望舒的那首《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这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在哪里呢?披上霞光的芙蓉镇,寂然无声。只有山脚下的酉水河,清悠悠地在流淌,山间瀑布的回音,连绵不绝。

 夕阳下的芙蓉镇(外一篇)

【耒阳诗人曹小雨】

矮寨桥(散文诗)

 

你矮吗?

纵身一跃,就能扯下一朵云霞。

迈步一跨,莽莽峡谷便骑在了胯下。

你矮吗?峡谷两边青山,头低到了尘埃里。倘若在桥上谈恋爱,一不小心吻到了寨子的炊烟。

在风中,一件衣袖,一声感叹,一口呼吸,都能屹立。

弄雾于青云之上,弹奏一曲高山流水会知音。流云都会低下高傲的头颅。

在这里,只能谦虚,只有低调,只能小心翼翼。稍不留神,便跌入深渊,粉身碎骨。

矮寨矮吗?逼近它的身躯,便懂得什么是高大。接触它的灵魂,便领悟什么叫气质。

站在矮寨的高处,黝黑的屋顶,像一层一层翻滚的浪,喊出无与伦比的诗篇。所有的根都追随而至,我紧紧地抓住这些坚硬,这些延伸的手臂,保持着危险中的平安。

 有苗人的酒香传来。

 有大地的泥香传来。

 有山坡的花香传来。

 矮寨,你不矮。

 矮,不是忧伤,矮是一种喜悦。在巨大的空白之中,在危崖峭壁之间,我有我的留白,有我的欢喜,有我的呼唤。

 走在一根琴弦上,用脚丫弹唱着古老的歌谣,群山不会翩翩起舞,这些风声不会似曾相识。

我不想高调,也得高调。

我不想攀升,也得攀升。

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像瀑布一样,飞流直下。

站在矮寨桥,我只有梦想,只有敬畏,只有仰望。

青山在青着,白云在白着,只有我青丝中的白发,是看了不透的风景。

在这里,我保持着迂回的姿态,我也矮成了伟岸。

夕阳下的芙蓉镇(外一篇)

    

 [作者简介:朱文科,笔名残阳,七零后,湖南耒阳人,迄今在海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400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红枫之恋》、《血色野菊》、《血色幽兰》,散文集《煤油灯》、《七彩耒阳》、《向警营敬礼》《远方的橄榄树》,诗集《睫毛上的村庄》、《我在耒阳等你》。传记文学《湘南起义英雄传》即将出版。散文《想你,故乡的山溪》选入全国中职学校通用《语文》教材。根据长篇历史小说《血色幽兰》改编的同名电影正由八一电影制片厂筹拍之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