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ang_dazhao
wang_dazha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09,202
  • 关注人气:5,3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悼高殿民

(2016-11-20 02:12:33)
标签:

杂谈

体育

分类: 体育杂记

  从八宝山送别高殿民回来,又翻开了他的遗作,不知是不是他留给人们的最后一篇,题目是《一个体育记者的圣火情结》,完稿于2016723日,刊发在今年第八期《新体育》杂志上。

 

  得知他收到国际奥委会邀请,第四次出任火炬手,并以自由撰稿人身份取得里约奥运会正式采访名额,便有了请老朋友撰文的想法。但是,一直没有落实。22日午夜,发微信给他,恳请老弟“讲述几度参加火炬传递中的段子和感受”,言明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一天。高殿民回复说:“人在外,手里只有一个破手机,可以通过微信提问”。我要他用语音发稿,“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一段接一段就行”。高说:“你真难为我。好吧,负责任到底!”随即,他在手机微信中口述,传来48段音频,总长33分钟,经整理,形成3000多字的文章。

悼高殿民  第二天,其实也就是几个小时后,我将理出的文字稿传给他过目。又是一个凌晨,高殿民回复说:“事实没有问题,你若有时间就挥动大笔,精炼一些,是不是有点啰嗦呀。多谢了!”他还传给我张在里约火炬传递中的图片。

 

  稿子就这样上版刊出了。一个老记者对事业的热情和对朋友的帮助就是这样实实在。手机里的音频和图片一直舍不得删掉,那是一次十分特殊的记录,音容笑貌永存。

 

  我等着他回到北京,好将杂志寄给他。很快,他的微信又来了,要我先把页面拍下来,说是“给IOC发邮件用”。我遵嘱拍好传出,一次宣传奥林匹克事业的合作至此圆满完成。

 

  虽是小事一段,我还是觉得给退休赋闲的高殿民添了挺大麻烦,可他一点不介意。他在文章结尾处说,“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再当火炬手”。多好的愿望啊,谁知上天无情,如此不容。

 

  1017日,高殿民再发微信,传递的信息是中国羽毛球公开赛迎来30周年,附上三张1986年我们一起在福州采访首届中国羽毛球公开赛时的照片。记得那次比赛正值世界杯足球赛在墨西哥举行,我们白天一起采访羽毛球赛,半夜聚在一起收看世界杯足球赛直播,喝茶聊球,很是兴奋,都是三十几岁的人,精神头可大了。他在微信中说:“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时光过得真快,我想,配得上这个说法的只有不肯虚度之人。

悼高殿民  
殿民担任新华社体育部主任多年,写稿并非主要工作,他也不是时下所谓的名记,在体育事业与奥林匹克运动宣传中所做的默默奉献甚至不都为人所知。他从不肯接受任何高帽子,更不愿提及自己是采访奥运会次数最多的中国体育记者。他在业内口碑极好,凭的是做人正派,做事认真,热情助人,从无抱怨,总把别人的事情放在心上,几十年一直这样走过。岂料如今竟受心脏疾患之虐一别无回,怎不令人心痛!

  

新华社和其他新闻单位众多老友赶来送行,国际友人亦给予高度评价,其中多有鹤发长者。这几年,我曾先后送别了几位同行,中国体育报的张小鸰、新民晚报的王亦君、解放军报的马越舟,都不到50岁。高殿民,平时我们以“小高”相称,以好兄弟相待。好兄弟怎么能这样匆匆而去!

 

  高殿民无愧于事业和岗位,无愧于家人和亲朋,他已经把一份深深的爱留给了大家,尽可安息。痛悼之际,言不及义,惟愿曾与殿民共生共事的各位多多保重,珍惜生活,以不负逝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