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回徽商
梦回徽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576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破落的社会---我眼中的农村现状(中)!

(2009-05-06 23:13:13)
标签:

杂谈

(此文四月份发表,不知何故被删除,现重新发表)
 
 
三、婚嫁
1、农村女孩子对结婚的攀比风严重
  皖南农村,男孩子结婚一般在22-26岁左右,女孩子在21-25岁左右,由于毗邻江苏宜兴、溧阳、高淳等地,婚嫁攀比风越来越严重,一般男孩子连盖房和娶老婆大约需要二十万左右,首先盖房子在家乡最起码是两层以上的小楼,需要十万以上,大部分房子是在公路边或者乡镇上,装修至少两三万以上;
  介绍女朋友,按照家乡习惯有以下程序:媒人介绍-男女见面-双方满意-由媒人和双方父母商定日期看家(定婚)-女方和父母及七大姑八大姨和一群小孩子等众亲戚到男方看家(实际是看人看房子看家庭贫富)-吃酒-双方商定男方给女方聘礼几万、三金还是五金(戒指、耳环、项链、手链、脚链)-谈定后决定结婚日期-当天女方和亲戚回家,必须包红包,一般给女孩子至少要包1088元,女方带来的小孩子们至少每人要包50元以上,形式上大人也要包的,但一般大人都不会要的。
  定好婚后,一年三大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女方父母生日、女孩子生日还有女方直系亲属等等人情往来,直到结婚,是一笔很大的费用。这样的婚嫁费用对于年轻的男孩子来说,家庭好的自不用说;家庭差点的,除了父母支持点外,就要借很多钱,债台高筑,婚后要干几年才能还清的。当然也有女孩子要求不那么高的,但在越演越烈的攀比风中,已经是风毛鳞角了。
  在家乡,一些女孩子一旦成了家,喜欢守在家里带小孩子,或者跟着老公去打工的地方。如果老公收入达到二三千左右的话,很多女孩子就不上班了,就带着小孩子。在她们眼里,老公月收入有个两三千块就知足了。
 
2、娶不到当地老婆的男人花钱买外地女子
  在当地有一句话:25加把油,26去了球(意思是男人25岁如果没结婚,到26岁很难娶到老婆),一个自然村五六个光棍,一个行政村几十个光棍很正常;其原因,家乡离长三角城市近,女孩子在江浙沪打工如果能嫁过去都嫁过去了,留在家乡的女孩子就往县城、乡镇上嫁,嫁到交通不便的农村越来越少,这样就造成农村很多大龄男青年因家庭条件一般,就娶不到老婆。娶不到老婆怎么办呢?于是就产生了很多买卖婚姻,一般有专门介绍云贵川等省份女孩子的媒人,媒人常说那边重男轻女思想太严重,家里孩子生的多,因为贫穷,父母对女孩子更不重视,也不给她们多读书,有的被媒人介绍到家乡,只需要男方付给女方父母一万多块彩礼钱就行了,然后再付给媒人几千块事情就成交了。
  在家乡,不少30多岁的男人买的老婆大概在十七八岁以上的女孩子,女孩子是不符合法宝年龄结婚的,就产生了假身份证,在村委会开假证明,到乡民政局登记送些礼就可以过关了。在皖南,女孩子下田干活比较少,一般都是男人在外干活挣钱,女人在家带孩子洗衣做饭等家务活。由于女孩子在皖南过日子不苦,往往很少有人逃走或被放鸽子的。
  而这些云贵川省份嫁过来的女孩子同时也会介绍其所在的女孩子过来给一些大龄男青年当老婆,那些所谓的收钱的人贩子在家乡活动广,公安局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放纵所造成的,无人过问这些买卖婚姻是否合法。而这些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还不知道人生青春如何度过,却因为无知、愚昧过早的当上小媳妇,生儿育女,跟着比着她大近一二十岁的男人过一辈子,因为没文化,当然她们也不知道也不会关心自己以后会怎么样,只是知道给人家做老婆生孩子这样的事,而这种情景每年都在家乡重复上演着。
   
四、计划生育
  提起计划生育,在我的记忆中,很容易想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超生户就会面临着房子被拆、财产、土地被没收、人被关押等悲惨境况。如今随着人们思想意识的开明及生活成本的提高,农村超生现象很少见。皖南计划生育政策:第一胎生男孩要结扎,第一胎生女孩上节育环过四年再生第二胎;但是对妇女进行结扎在文明社会里来说是一种很不人道的做法。
  过去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家乡早已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年青男女们常在长三角打工,可能受到那边的影响比较多,只生一胎的家庭越来越多,特别是对于家庭状况不太好的,都只想要一个女儿,说到底不是生不起,只是养不起,所以农民们也不愿意因为多生孩子而让自己活的太辛苦;至少计划生育方面,我认为是家乡农民思想最进步的表现。
 
五、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和火葬方式
  1、几年前家乡搞起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以前每人每年交十元钱,现在是二十元,规定在家乡住院治疗可报销50%,看起来实在是不错,美其名曰为农民着想,但实际上家乡的县医院稍微难点的病都治不好,而这些看不好病的医院往往让你隔三差五来检查来治疗,浪费你的钱,实在是治不好不能再拖的时候,医院才会建议病人们到南京、上海等发达城市的大医院就医,但在外省市治病的这些费用在家乡是无法报销的。
 在家乡一个行政村的小医疗所一年能赚个十来万也是很正常的事,乡村医生所住的小洋楼和拥有私家车就是最好的见证;发达地区的电视上经常报道给儿童接种疫苗是免费的,而在家乡就变成了几十元到二百元不等的费用,一个儿童有时一年在家乡光接种疫苗费用可能要近千元,在家乡光一个孩子接种的费用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每当我在上海的公司里,跟上海人讲起农村人的生存现状,作为生活在大都市中的同事们感觉那好象在遥远国度的一样不可想像,因为在他们眼里,有关医保、社保、养老保险等福利保障应该是这个歌颂世界上最美好制度的国家理所当然的为纳税人所提供的;当然也许这是地区差距所导致,其实我的家乡距离上海不到三百公里,距离南京、无锡、常州也只有百来公里,然而仅仅因为百来公里的距离,就成了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的差距;提到福利保障,去年国庆节,跟年过八旬的外公聊了很多,作为一个历经新旧社会沧桑老人的他,似乎还对某种思想充满着迷信,当跟他谈起他从1949年到2005年农业税取消,总共为共和国奉献50多年的农业赋税,如今到八十多岁了,连个养老金的影子都没有,更不用说其他了;而他50多年来辛勤为国家奉献的农业税都到哪里去了?国家可曾感谢过他吗?按照纳税人正常国家的体制,是否应该得到退休金的待遇呢?然而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就是因为是农民的身份,作为中国当今社会金字塔结构中的最底层,理所当然的是无产者。当我跟外公说完后,老人家似乎懂了些什么,嘴上喃喃自语道:还是过去的社会好,最起码人的思想没这么复杂。
 
  2、在农村通常是小病忍着,大病等死的情况。每一年春节回家的时候,都有一些老年人死去;去年底回家的时候,村上一个五十来岁的人死掉了,隔壁村上有个刚四十来岁就死掉了,死于癌症,死于无钱治疗。这样的情景每年都在农村上演着,对于农民来说,得了小病就忍忍吧,配点药吃吃,得了大病意味着判了死刑,因为农民们知道家里的钱是不够治病费用的,在没有任何福利保障下的家乡,只有干脆躺在床上等死。
 火葬推行已有十余年了,当时搞火葬是为了节约殡葬用地,革除丧葬陋俗,提倡文明节俭办丧事。然而现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过去死了人,装进棺材土葬;现在人死后必须送到县殡葬馆交给一定的费用进行火化,然后再买骨灰盒装起来,而家乡根本没有规划一块公墓集中埋葬骨灰盒的地方,死人火化后用骨灰盒装起来,还是放进棺材埋进地里,有的村庄,一大块农田中间的地方埋了一个大坟,是那么的刺眼而占用土地。当地政府从没想到去规划一个集中公墓的地方,当然也有干部们死去的先人同样埋葬在农田里,所以家乡所搞的火葬跟土葬是没什么区别的。
 
 六、村民选举和村干部们的工作
  关于选举,《宪法》规定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都可以是选举人或被选举人,但对于我和家乡的村民来说,几十年来,从来没投过票也没见过选票是什么样子的。村干部在家乡基本都是上级任命制和世袭制,能当上村书记和村长在当地都有一定的关系网,跟乡里的领导干部都混的熟关系好,往往能成为一个村的书记或者村长,这些人大都在四五十岁左右,思想封闭,不会电脑,也不会去接受新鲜事物,更不会带领群众想办法致富;有些村长、书记退下来,如果子女有感兴趣当村官的话也会培养接班,就出现了世袭制;
  实际上家乡有不少能干的青年人,多年来在外闯荡,知识面广,见识多,如果能参加公开公平的村民选举,是很容易当上村干部,带领群众致富,然而在盛行溜须拍马、任人唯亲、曲意逢迎的家乡,根本是不可能的。而网络上炒的十分火热的大学生下乡当村官,在现实中可能吗?一个村庄的天地虽不大,但那水很深很深,岂能是书生们所能徜徉的?
  我一直认为村民选举,让农民自己直接投票至少在家乡压根儿就没有普及的影子,当然在家乡,大批青壮年都在长三角打工,农村留守的大部分是“老、弱、病、残”,肉食者们从不把他们当一回事,所以根本不存在有农村选举;我在杭州出差的时候,一个台湾商人问起我:中国农村搞村民选举是否真实时?我跟说他道:电视上搞的村民选举往往都是做秀,而且中国人最善于搞表面工作,做给外人看的,在中国是对上负责而不是对民众负责的体制国家,你会相信那些表面化的东西吗?
  当然也听说到长三角搞村民选举,但是花钱贿选的比较多,因为在发达发区当上村干部意味着有更多的利益;就连号称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搞的也是世袭制:吴仁宝---吴协恩;任命制、贿选制、世袭制已经成了中国农村选举的三大特色
 
  农业税取消后,村干部们几乎没什么事可干了,当然他们也曾到过华西村取经学习,最终却成了免费旅游一趟,回来后江山依旧,麻将照打,小日子照过,不思进取;特别是农村水利设施都是吃过去的老本,现在没人带头管了,一些水利设施老化,河塘水坝无人管理,任其风吹雨淋;连个生产队的队长都无人愿意当,农村人心更是一盘散沙,农民种田兴趣也不大,灌溉不方便的田地里都被栽上树了。
  村干部们现在唯一管的事可能就是计划生育了,但家乡农民对生男生女都是一个样的思想开通,村干部们也没什么好烦心的。甚至连过去近年关时对一些五保户或者困难户的慰问和进行补助都见不到踪影了。在家乡,村干部们最盼望的是土地能被开发,开发后就意味着产生更多的利益。
 
七、农村的生活和农民之间的关系
  在农村有什么文化生活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初,腊月春节时期,农民们都会组织舞狮队、舞龙船、舞龙灯等娱乐节目,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由于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挣钱了,年老的玩不动了,也无人继承,失传了。
  农民们晚上的生活就守着电视过日子,过去电视只能收到家乡那个县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等几个电视台,家乡那个县的电视台除了一些官腔似的人物做报告外就是永无休止的虚假广告和电视剧,再无其他内容,造成了农民们消息的闭塞;现在情况好点,不少村庄安装上了有线电视,离公路远点的村庄,因安装有线电视费用高,农户们都自己安装卫星接收设施收看更多的电视节目,农民们经常收看到不少外省市的电视,不再像过去那么封闭,知识面也增长不少,在路边的一些茶馆里常常能看到他们对国家时事的评论,对一些高层领导的小道消息的传播,对官员们腐败的痛斥,甚至相互之间为谁的消息正确而争的面红耳赤;更让他们津津乐道的是说安徽这个地方是出大官的地方,中央里几位领导人都是来自安徽,只可惜没有任何一位官员能把安徽这片土地发展起来,这是乡亲们议论最黯然神伤的地方。而作为宣传走跨越式发展的家乡,电视台至今却无任何提供为当地经济发展的良方和鼓励人民群众建言献策的平台,就连那个号称省内最大的论坛动不动就封杀家乡群众批评的帖子和文章,在一片自我封闭的小圈子依然在沉睡、高歌,成了某些官员的马屁精;
 
  多年前,官场的吃喝风早已影响到民间,过重的人情往来送礼出钱是家乡的一大特色,比如一个人从生下来,最起码经历以下办酒席的程序:满月酒、一周岁、十周岁、结婚、三十六岁(不知何时流行起来,无从考证,但意喻着人生的一道坎,必须要办)、四十大寿、五十大寿等直到死亡;
  盖房子要办酒,房子装修好后搬进住要办酒,甚至盖个厨房也要办酒;更令人奇怪的是有人租房子住,一年搬几次家就要办几次酒,收礼钱,当兵考上大学要办酒。一个在当地混的脸很熟的人,一年人情往来可能要数千元,成了一笔十分沉重的人情债;
  另外赌博更是比较盛行于农村,农村一般是三个月种田、一个月过年、八个月闲,一些留守在家的老人、妇女们在家赌博,打麻将、推牌九、二八杠、炸金花、比鸡,到了腊月春节期间更是嗜赌如风;大人、小孩都赌;而那些留守在家的中青年妇女赌瘾也不含糊,赌注也大,推二八杠一把输嬴数千元都不手软,春节在家听说认识一个邻村刚四十岁的妇女输了十来万元,欠了人家不少债,她老公在上海做装潢的,一年也只能赚钱二三万块钱,就这样输掉了。更有甚者,也有年轻人专门到南京学赌博技术,玩抽老千,一年在家也能嬴到十数万之多,当然输的人多,嬴的人少。其中一个搞运输的亲戚一年也能赚个三四万块钱,跑了七八年的运输,连个楼房都没盖起来,据说他每年挣的一大半钱都输在赌场上。
  派出所抓赌也很是厉害,经常下到赌徒所在偏僻的地方抓,抓住后把赌桌上的钱全部没收,关几天就放出去了,至于越演越烈的赌博风气,公安局派出所也从没有下乡到农村宣传赌博对家庭的危害性,只是一味的抓赌搞创收赚钱,哪会管赌博引发的社会治安问题。不少赌徒之间因输赢吵嘴、打架斗殴之事经常发生,一些家庭夫妻俩都参与赌博,连小孩子学习都不闻不问,那些正在上中学的孩子们因没有父母管,经常逃学,上网聊天玩游戏,在街上瞎逛,成了无所事事的小混混,最后害了家庭害了孩子
 
  作为中国儒家文化传统观念影响下的农民,已经不再是纯洁、朴素的品德了,农民之间的关系再也看不到友爱、互助,而变成了自私、冷漠,甚至农民之间的关系比城里人更现实。农民们为何变成这样呢?老人们常说是市场经济惹的祸,是市场经济把农民变成这样。
  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初,农民之间友爱、互助,和睦相处,那时候,如果哪家盖房子或者办什么大事,可能全村人都来帮忙,农忙的时候,都是你帮我割麦,我帮你插秧,邻里之间一片协作;如果哪家杀猪杀羊时,就会请村邻们去吃,村民们晚上常聚在一起聊天、喝茶、讲故事,甚至敲锣打鼓自编些娱乐节目供大家观赏,那个时代真是个其乐融融的农村社会,村邻的关系都以早先传下来的辈份礼节相称。
  而如今,农民不再单纯,农民也更看重钱,邻里之间走动很少,相互见面打招呼也不多了,各管各的事,有时候盖房子做大事需要帮忙,如果没钱没烟的话,那人的脸拉的很长很长;如今有些村庄土地开发被征用,一家人为了征地的钱分的分多分少,往往会吵嘴、打架斗殴在农村里屡见不鲜;在村里,如果谁在外面混的好,不管他以前是坐过牢还是混过黑社会,只要他很有钱,回来时村里人对他很是称赞,可能被当作会赚钱的榜样;如果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在外多年,没赚多少钱,甚至连楼房盖不上,老婆娶不到,那么村民们会奚落的一钱不值。
  农民为何变成这么自私呢?是农民太现实还是老人常讲是市场经济改变他们的观念呢?总之农民也不再是纯洁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