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冰
流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832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史云喜:“接地气”才有生命力

(2015-10-27 13:18:22)
标签:

流冰

六安

评论

文化

分类: 【鸡零狗碎】…………可明

               史云喜:“接地气”才有生命力


      相声大师马三立说的《逗你玩》,前面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说什么小虎家来了一个贼,这贼跟小虎玩起了游戏,对他说自己的名字叫“逗你玩”,经过很多的铺垫,三番四料,最后贼把小虎妈晾在外面的被单偷走了,小虎忙喊:“妈,衣服被人拿走了”,妈问谁,小虎答曰“逗你玩”……至此,达到让观众开怀大笑的效果,类似情节在相声、小品、二人转、独脚戏、山东快书等曲艺节目中叫着“抖包袱”。

      小说这东西表达方式和选材非常广泛,喜怒哀乐、险象环生的情节或隐或现,不一定非要达到令读者“捧腹”的境界,但有“抖包袱”的内容肯定比“流水账”式叙述要引人入胜。读流冰的小说,能发现其中“抖包袱”的地方不少;我读过不少名家精品小说,无论是伤感或快感,总体能让人体验到一种阅读地冲动。 窃以为,小说这东西非比朦胧诗,意境只有作者自己才能够做到最深层次的体会。而小说无论什么体裁,是武侠、言情、科幻或是悬疑也好……只要不是什么严谨的科普资料,写出来是供给大家看的,读者越多才越符合作者的心愿,通俗易懂才能让多数人受益。流冰的小说恰到好处,它给我的感觉,粗中显细,浅而不薄,有无文学功底都能轻松阅读。

     《杠打老虎鸡吃虫》多是些乡土体裁的小说,吸引人的关键因素是“接地气”。流冰现在的生活层次我不太清楚,是否有《送礼》等文中的经历,提着“不腥不臭的两瓶酒一条烟”,“走近张厂长家门口时,张厂长夫妇俩正在门外送客,寒暄了很长一段时间”,“老万很不耐烦。”;“周天在堂屋用两条凳支起门板,覆盖床被单,把老爷子抱过去躺好,哆哆嗦嗦地在老爷子的脸上蒙上一层黄裱纸”,“舅在里面吆喝:周天,你爸丢话没?”……,“舅,爸是火葬,活着时我们就商议过”,“这不行,其它可以听你的,这个必须这样办,要葬到老坟里去,跟你妈在一起”;“小姐的手一如既往、义无反顾地在铜锤的下腹位置摸索,这样循环往复,铜锤受不了,一咕隆从按摩床上翘起来,说一句‘我还是去大厅躺会吧’,说完几乎是小跑就出去了”……我认为流冰若不是“《送礼》的老万”,不是“《报丧》的周天”,不是“《泡澡》的铜锤”,起码与几位主人翁们都有过亲密的接触,和“三教九流”们促膝谈过心,听过他们绘声绘色的倾诉和描述,否则,单靠道听途说,是刻画不出各种不同身份人栩栩如生的心理活动的。

       短篇作品更多靠奇巧制胜,因此,是否拥有丰富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就显得尤为关键!流冰的文字不光是“接地气”,更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诸如:《大寒》中“生日那天,他问我(黄莲)给他什么礼物,我就趁他不注意时从他背后将他的裤子拉下来了。第二天,我穿着睡衣在阳台上浇花,他指着窗外说‘看美女看美女’,呼啦一下就将我的睡裤拨拉到大腿根”;《茶道弯弯》:“那一年的六月,贼热。爷光着膀子还嫌热燥,那件粗布大腰裤腿挽上去了,走走又掉下来,爷瞅瞅四周,荒山野岭,黑灯瞎火,连野狗都见不着,这便放心歇下担子,索性将蓝粗布大腰裤脱了去,顺手搭在茶箩上。旧时贫家爷们极少有穿内裤的习惯,爷当然也不例外,就这么光着腚继续赶路”;《艳遇》:“出了宾馆,刘年的脸仍旧烧烧的:在宾馆里做那事真好!改天也带马红(刘年老婆)开个房间住一晚”…… 我想:这些玩笑,这些想法,或许流冰兄有过。而让流冰黑夜光屁股体验一回“爷”走路的姿态,可想灌他斤把老烧酒也难以拽下来他的裤子…… 由此可见,发挥美妙的想象力才是流冰的拿手戏。

       流冰的小说还有一个特点,擅长用精辟方言、俗语或“荤段子”来扭转话题和活跃场景:譬如:《1990.圈》中,“病婆听不得鬼叫唤。穷怕了的妻哪里能听得这话……”;《懒得明白》里“人说大庄里的人,小村里的狗”;《公厕与马甲》里“咸吃萝卜淡操心”……都是方言俗语;《挽歌》中有个“荤段子”说:“这故事可不是我编的,是原作协主席王蒙讲的,有颜色那是他的事情哦。”“她就开始说了:‘公牛和母牛在草坪上吃草,母牛说饱了,我们回吧。公牛说,听说县上来了一群干部,正在酒店嚷着要吃牛鞭哩,我怕,还是你先回去吧。母牛就独自回去了。可是没过一会,母牛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公牛问怎么啦?母牛答,他们说吃了牛鞭还要吹牛B哩!”……类似的乡村“野味”在流冰的菜盘子里是不需要翻找的。

       常言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本土作家沈晓富先生用专业的眼光审视过流冰其人其书后说:“要读懂流冰和他的书看似简单,其实不然。好比一个坚果,首先吃到的是外面的一层果肉,而最有价值的是由硬壳包裹在里面的果核”…… 可见,一个“岸上人”是趟不出“流冰”的水深水浅,我读《杠打老虎鸡吃虫》也仅是尝到一层“果皮”的滋味而已!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