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冰
流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903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继林:苦难又美好的水鬼世界

(2015-09-24 20:06:42)
标签:

评论

六安

流冰

文化

王继林

分类: 【鸡零狗碎】…………可明

               王继林:苦难又美好的水鬼世界
    读流冰小说《杠打老虎鸡吃虫》,最大感受是作家和知识分子处境的折射。写菜市场、卖牛肉,寻一个摊位要与管委会主任斗智斗勇,最后主任喝成烂泥被抬到肉案上。放大来看,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它是个小说情节,我们都是这篇小说的主角或配角,小说就是将混乱、杂处的生活捋出个层次和结构,从人性角度看,菜市场和社科院,卖牛肉和卖文凭,寻一个摊位与晋升一个职位,那是一样一样的,没有贵贱,不存在高与低。

    那就再说说流冰的际遇和处境,虽然不便明说,他一定是体制外的。我在想他到底有没有卖过牛肉,到底有没有在厂子里做过机修工,没有卖过牛肉不会有庖丁解牛般的条分缕析,大刀剖,小刀切,写得像真事一样。但从个人兴趣来说,我不喜欢这类的小说,我喜欢《水鬼》。    

    我喜欢《边城》,《大淖纪事》,喜欢对女性的描写以及那水系象征母性的东西,不喜欢魔幻,喜欢现实主义和浪漫情怀。我喜欢的小说家也不多,喜欢沈从文、汪曾祺、路遥,还有一个让人遗忘了的叶蔚林,而《水鬼》就是近年读到的我喜欢的那一类小说。《水鬼》里的小岛很美,姐姐蜻蜓很美,既然是岛必然是封闭的,年长点的竹子认为水鬼也不那样狰狞,也有了一种飘忽的美,竹子考上了大学即将离开家,对着床前的月光,“一片恍惚的月光,竹子看见那些石头和矮小的灌木,水面上白花花的,有个着粗蓝花布衣的女子踏浪而来”,还有一只叫咿呀的狗,狗在岛上是少不了的。叶蔚林的《割草的小梅》就是以大沼泽为背景,是一处类似于岛的封闭的环境,这里只有四个人,小梅和爸爸,一个叫旺古的叔叔和“我”,小梅割的是龙须草可以造纸,小梅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只见过来收草的陈姓爷俩,朦朦胧胧对小陈单相思,《黑谷白狐》也是一个封闭的“黑谷”,作为猎人女子菌儿信守猎狐“对眼穿”的承诺孤守黑谷。有了这样一个环境,就把外面热热烘烘的世界隔开了。

    竹子从掏出小鸡鸡对着淠河撒尿,到姐姐不再给自己洗澡,竹子对姐姐的感情是复杂的,难以表露。姐姐谈恋爱,他不高兴,戴胸罩他也不高兴。当然竹子对姐姐蜻蜓的情感并不是世俗意义上有损伦常的姐弟恋。我是一个认真的人,想从心理学的角度对它进行了解,无功而返。但这种情感在多子女的家庭是普遍存在的,作为社会现象,应该有此项研究。小说不是说理的载体,而是普遍关照人性的自由体,有必要解释,但不能面面俱到。还有一个疯哥哥金锁,这种安排能突出水鬼的“真实感”,“金锁安静下来,两眼直直地瞅着门外的河面,他一下子抓住娘的手,说,‘娘,水;娘,水……’”,“娘一下子全明白了,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金锁是想家了,儿哟’”。小说的结构好比弈棋,细节安排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流冰的小说细节照顾得非常好,小说里的人名都很考究,没有像“张来武”、“李家禾”一般的生硬,《艳遇》里的殷桃和刘年,还有菜市里的姜小蒜,都好!给人物起名如同给自己孩子起名,那是不能怠慢的。

    再说说我对流冰的印象,他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作家和编辑,有原则,有爱恨。做文艺没原则不行,不敢说真话不行,不敢坚持原则取舍不行,这些方面他很好,也是寿县这边大家公认的有良知的作家。我和流冰接触,只在《皖西日报·文化周刊》选稿上面,他的小说与报刊文字还是有区别的。从《水鬼》观察,内功深厚,对生活的体悟亦深,读到《水鬼》心有欣喜,也对苦难并美好着的淠河水系充满敬意。余华在《鳄鱼街》(布鲁诺•舒尔茨的作品)序中说,每个人都能通过阅读建构自己的文学史。而我愿意将《水鬼》作为我的文学史的现代代言。

                王继林:苦难又美好的水鬼世界
                                                             图片油画来源于网络,感谢画家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