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冰
流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869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雨薇:用文字对芳樽浅酌低歌——浅谈流冰小说

(2015-09-24 08:56:05)
标签:

六安

随感

流冰

评论

文化

分类: 【鸡零狗碎】…………可明

                    江雨薇:用文字对芳樽浅酌低歌——浅谈流冰小说

    读小说我喜欢类似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其叙述特点是心理刻画极为出色,通过人物悲剧性的内心冲突推动故事的进展,我对故事本身不感兴趣,也记不住,只喜欢体会阅读时文字本身带给我的快感。所以文友聚会畅谈起某些名著,许多人能复述出整篇小说的故事情节,我却一脸茫然,不知所云。流冰的小说语言精简,多以故事性和可读性取胜,显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有些篇章却令我过目不忘。
    初次在皖西文学网读流冰的小说《狗患》印象就特别深刻,至今记忆犹新。《狗患》写一个下岗的小人物薛大明,他精明会钻营,圈一个小院捡菜叶养一窝鸡,为了给儿子补充营养,鸡的蛋夫妻俩自己都舍不得吃。哪知这些下蛋的鸡不止一次被科长家的狗偷吃,薛既怕得罪科长,又想保一窝鸡的安全,使计害死科长家的狗。
小说情节本身既不波澜壮阔,也不算特别引人入胜,但却写出了小人物性格的本真,在细节的讲述中寥寥数行夫妻俩独具特色的方言对话,即轻描淡写地勾勒出小人物生动的嘴脸、性格、心理及为人处世之法。
    记得当初在网上有爱狗的读者指出作者设计的害死狗的手段太残忍,建议作者修改,附和者也不少,但我却恰恰认为这是《狗患》这篇小说出彩的部分。“作家所寻找的是真理,是一种排斥道德判断的真理。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不是控诉或者揭露,他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这里所说的高尚不是那种单纯的美好,而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与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苏珊·桑塔格说:真正好的作品是分泌出来的,而不是编造出来的。小说是作家内心的分泌,跟个人经历以及对人性的了解有关。流冰的小说不仅仅是在编故事,他是在用心地写。
  “编”是网罗社会普遍现象,确立一个主题,围绕主题,让人物粉墨登场。编出来的小说总是试图用一个故事阐述一个道理,升华主题。经过美化编出来的故事,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温暖、虚假、作秀、迷惘和痛苦等等,均没有活色生香的真实生活实味。尤其是短篇小说,很许多人都爱犯胡编乱造的毛病,还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是以小见大。“分泌”是擅于观察、思考,要具有比一般读者更精辟的洞察力,从人人熟悉的生活素材中甄选出写小说的元素,以旁观者的目光讲述生活,但不惘议人生,让读者自己在读的过程中感悟。
    如此的分泌在流冰的小说中随处可见,例如《泡澡》、《酒局》、《送礼》、《艳遇》等等作品均不是以一个简单的故事引出一个哲理,而是把笔伸到了生活和灵魂的暗处,让世间各种事情、人物建立在一种饱含生命质地的关系网里;让人们从貌似简单的故事透视繁杂、多义、混沌的生活和人性;让读者从他人的经历里感受到自己的命运,就像是在不同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各个侧面,这就是流冰小说的魅力。
    好的小说不在于长短,它是语言的艺术,利用语言对人类的复杂性和可能性进行一种终极性质的探索,读者既能读出文字里写到的事物,同时也能体会言外之意,流冰小说《娘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娘性》篇幅不长,短短的几百字,字面能读到的只是寡妇护犊之心、儿子想娘之意,但儿子说接娘进城享福,娘却说自己老了,不愿进城带小俩口怄气。然而女人更懂女人,媳妇很有信心对儿子保证自己能接到他娘进城。儿媳对娘说接她去照顾家、带孙子,娘欣然前往。合上书本,文字之外的婆媳斗法,即活灵活现地呈现在眼前,不禁频频点头,此短篇小说真乃言简意赅!
    女人活到做婆婆的年纪个个都成了精,精明如文中的娘,心里清楚儿子家的孩子还小,儿子接自己去,自己根本不可能坐享清福,而且婆媳也不可能和平共处,即使儿子说接娘去带孙子,做娘的也不会轻易答应,只有媳妇亲口说了,娘心里找到了平衡点,才觉得自己住到儿子家理直气壮,不至于又带孙子又干家务活,还落个在儿子家享福的口实让儿媳数落。这就是中国的娘性,她们对孩子的爱是无私的,也轻易不给孩子添负担,但心底也是斤斤计较的。可见,一位作家如果没有真正体悟生活,便不会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好的小说不需要铺垫,也不需要过多解释,亦可见作家隐藏在意识里想要表达的意思。
    人的一生窄如手掌,文字却可使其宽若大地。读完流冰的小说,别人若再问我什么是好小说?我就会说,有一种小说用笔打开一扇通透的窗,让人们透过这扇窗隔着一段距离回味、审视过往的生活,化碎了一地的烟火为“扬手是春,落手是秋”的轻描淡写,在这一扬一落之间,把生活的细节侵润在文字里留给自己,“对芳樽浅酌低歌”亦是一种境界。

 

2015年10月25日 《合肥晚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