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冰
流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891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斌先:迈着踉跄的脚步(流冰短篇小说二题评)

(2015-09-17 10:09:40)
标签:

流冰

六安

文化

评论

陈斌先

分类: 【鸡零狗碎】…………可明

陈斌先:迈着踉跄的脚步(流冰短篇小说二题评)   不久前到北京大学短训几天,几位作家、主编和评论家到校园看望我,大家说起小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感到有些失望,问及我读当下谁的小说居多的时候,我回答,基本好的小说都读,但是我喜欢毕飞宇的质感叙述,蒋韵的气息,贾平凹的厚实,陈忠实的凝重,等等不一。大家笑说,小说是个复杂的东西,不同的人,肯定能写出不同的气质。小说以小说大,从小里说出大世界才是真本色。这些简短的对话,或许有了这次短评的理由。

   流冰的两个短篇小说,说出一些质感,说出了“这一个”的感受。《尘缘》写小人物刘年与同桌同学殷桃的爱情故事,故事不复杂,种种可解释的原因,两个人天各一方,最后成功的殷桃回国,回到出发地,找到了同学刘年,想找回青葱时代的感觉,结果找到的只是破碎。小说需要塑造不同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才能解读出不同人的气质、味道和意义。刘年是个典型的小市民,他在菜市场卖牛肉,过着平凡人生,他怎么也想象不到初、高中同学殷桃会主动找他,他惶恐不定,紧张兮兮,期间既有美好的回忆,也有欲望的悸动,既有生活分化后的不平等心态,也有想入非非的期待,当然也有对老婆马红的愧疚。入世极深的刘年可能找不回当初爱情的真实感受,而殷桃的寻找多少有些失落味道,最后那叠美元的散落,也许就是一段美好感情的陷落,即便作者强加给人物一次性爱的过程,也许那个过程只能是个符号,可能伤害的不仅仅是两个人的情感,更是两个人的美好回忆。对待小说呈现出的故事,要透过表层看到作者没有说出的那个部分,即——刘年的真实,譬如刘年的生活情境描摹、举止形态等等,都深深打上凡夫俗子的印记。平凡的他,有了一场美好的爱情回味,那是他的初恋,内心最柔软和深埋的感情寄托,当时间、地点、情形合适的时候,那些美好就会生根发芽,有了最初人本的对应,最后散落而去,成了喟叹。刘年的真实都构建在他的平庸和繁琐中,他的爱恨情仇都很具体,都在细微处有了体现,从中我们可以透视出寻找和找回的苍凉、期待和破坏之后的毁灭,它揭示了普通人情感挣扎的复杂性,也写出了粗俗中的善良、悸动之后的美好、毁灭之后的叹息。

   而如出一辙的另一个短篇小说《挽歌》,写出小人物的孤独和苍凉。生活呈现出千姿百态的样式,总会出现一些不同的异己声响,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就是一次异己的举动,一个生活孤独、苦闷的都市人,想从陌生中找到温暖,找到人世间的美好。一个陷入广告策划苦海的广告人,焦头烂额之际,遇到了这次异己的清脆之声。故事就从这里发生,到故事结束,充斥其间的都是都市人的压抑、苦闷、挣扎、孤独的身影。作者使用了主观性叙述法,读来更加亲切可信,仿佛发生的一切,就是作者的一次亲历。“我”的苦思冥想、穷途末路般策划生活,因为遇到一次孤独的倾述,结果有了一次别样的际遇。“我”由开始的防范,最后的追崇,直到最后的期盼和人性的蠢蠢欲动,写出了很多外在的压力和内心对于人世间美好感情的渴望,这种渴望的导火索正是另一个孤独者——何姐的电话,何姐无意之间发现了同她生日一样的最后一组电话号码,或者说,她没有管前面的数字,按照常规打出前面的数字,加上她的生日数字,结果遇到了广告人“我”,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从此走进了渴望美好感情的探索。我很喜欢作者设计的一个细节,就是“我”送何姐回家,“我”说,晚了,晚了,我在底下望着你点灯,洗洗早点睡!这句话央视春晚用过一次,这里再用,没有显得生硬,而是显示出妥帖和滋味,情节推进到那,自然不显得凹凸。一系列细节和对话,写出的人性的美好,人世间的温情,这些感觉正是两个人迈着踉踉跄跄的脚步一直苦苦寻找的东西。

   看到这里,我真担心作者将其庸俗化,那将影响了小说的品质,好在流冰始终清醒,按照小说家的路数,写出一个富有温婉情怀和高贵品质的“我”的不一样之处。之后,流冰并未放弃人性复杂化的追述,写他路遇红尘滚滚的场所,他想放纵人性的丑陋和恶来,好释放出被现实生活和自我压抑住的那部分人性欲望,最后被象征传统和道义的电话召回,放弃了人性的挥霍。

   两个短篇小说,都陷入一个通义,那就是关于“找回”的话题,前者属于找回忘却的美好,后者属于寻找人间真情,二者之间看似没有关联,实者有了某些程度的关联性,给人的启示:千姿百态的生活,让芸芸众生的平凡之人,迈着踉踉跄跄的脚步,去寻找生活的真谛和美好。如果非要追问,这两个短篇小说与一般小说显示出何种不同来,就在于它的呈现和表达的迥异,它的呈现只是表象,作者的用力在表达的背后。当然,不可否认,就叙述而言,其小说还没达到流水无痕的境界,当然这是更高层面的要求,也是我们所有作家一辈子努力的方向,希望流冰状态越来越好,写出更加质感的小说来。

陈斌先:迈着踉跄的脚步(流冰短篇小说二题评)

                                   《映山红》2015年夏 “本期主打”短评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