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冰
流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979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赵阳:朋友流冰和他的小说

(2015-09-17 09:54:35)
标签:

赵阳

流冰

六安

文化

小说

分类: 【鸡零狗碎】…………可明

   我在这边逗孙子玩,那边妻子把脸埋在一本书里,“嘿嘿”独自傻笑。我诧异,谁的书能让你沉浸其中?妻子抬起头,说,你这朋友真吊蛋,写的小说真好看!我抱着孙子走过去,翻出封面,原来是流冰新出的《杠打老虎鸡吃虫》。

   你看!就这书名,多有烟火味。你写得出来吗?

   我想了想,只好老老实实回答,不行。

   最近文坛出书热,承蒙朋友们看重,收到不少样书。但让妻子如饥似渴捧读并主动与我谈及的,这是唯一。这不能不引起我的注意,抽出时间,把这部小说集一口气看完,真的很为流冰高兴,很为他的才艺折服。

   首先是情节好。作为门外汉,我看小说的时间不多,偶尔翻翻而已。所以,每当人面场上有人谈起小说,因为一窍不通,所以不感兴趣,常常借故走开。既有怕影响别人谈兴之虞,最根本原因还是为了藏拙,保持内心可怜的自尊。听人说,写小说是一个成熟作家应有的能力,但我不具备,甚至不具备判别一篇小说或一个作家小说创作好坏的能力。我读小说,只有喜欢与不喜欢的感受。我喜欢的小说必须有情节,有故事,条理清晰,引人入胜,让人读得下去。流冰的小说让我们爱不释手,关键在于其能够在一篇篇有限的篇幅中,舒展地铺开一个个繁复有趣的故事,《泡澡》中苕子带着铜锤去洗浴中心按摩“打炮”,《酒局》中张三为生存和尊严而精心布局,《狗患》中薛大明为下岗补贴处心积虑的算计,《房事》中陈贵与洪瑶夫妻生活的无奈,《送礼》中老万在特定情景下的心路历程,《报丧》中周天周到、理性又不失礼节的丧事安排,《艳遇》中刘年对于初恋一往情深的留恋,故事讲得详尽流畅,又不显得枝蔓过多,“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符合当代大众阅读习惯。并且,我们都能在这些故事里找到自己,找到身边的人。有的故事,说的不正是作者自己!写身边人,说身边事,“用老百姓的思维来思维”,这既是“在苦难中挣扎了半辈子”的流冰的宿命,也是上天送给他“作为老百姓的写作”的人生大礼。

   其次是语言好。情节是需要叙事能力支撑的,这个能力就是语言的功夫。有的人可能会说,语言谁不懂,只要是没有病句都能写文章。这个我不抬杠,但我觉得写文章最好还是要写出自己的语言、自己的风格。流冰的小说,堪称皖西大地的一幅民情风俗画,乡村俚语信手拈来,且使用的水乳交融天衣无缝。“人嘴两张皮,说啥的都有(《艳遇》)”、“苕子偏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铜锤听得一愣一愣的(《泡澡》)”、“哪儿痒了有人挠,哪儿疼了有人捶。作为女人,还有啥比这幸福呢?(《大寒》)”本土化的语言艺术地彰显了皖西文化的本色。这种看似土得掉渣的叙述方式,既生动体现了皖西儿女的性情和风俗乡韵,又营造出原生态的生活质感,同时也反映出流冰对小说叙事艺术的孜孜追求。看他的小说,就像汴梁人看《清明上河图》,如身临其境,如耳闻其声,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方言常常让人发出会心的一笑。

   如果以为流冰的小说只是在情节和语言上炫技巧,那就大错特错了。要读懂流冰和他的小说看似简单,其实很难。“好比一个坚果,首先吃到的是外面的一层果肉,而最有价值的是由硬壳包裹在里面的果核(沈晓富《博弈人生》)。”流冰的小说读起来俏皮轻松,但在享受文字带来的美感后,主题的凝重,字里行间所渗透出的强烈的悲剧意识,以及流露出的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往往引发我们沉重的一声叹息。生活不易,生存艰难,岁月坎坷,人活世上不光需要操心米面油盐酱醋茶,还要考虑礼事房事酒事和情事。温饱解决了,又有更高层次的追求;走出家门了,心头却拥结起浓浓的乡愁。公厕不卫生窝火,卫生了同样窝火,“吃吧吃吧,反正吃来吃去都是你们自己屙的!(《有关公厕的故事》)”细柳十分向往山外城里的生活,跟随吉珂逊私奔了三十几里,最终还是回到老公黑马身边(《私奔》)。小文章,大主题;小篇幅,大容量。散文式的笔触,小品化的描绘,客观的态度,平静超脱的写作心理,勾勒出一群社会底层普通人物的生动嘴脸,呈现出一组皖西大地隐秘而庞大的文化镜像。必须承认,朋友流冰的《杠打老虎鸡吃虫》,是一部很成功、很厚重的文学作品。

   “时间,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流冰语)。”从一同参加省散文家协会成立大会算起,与流冰结识已超过十年。其间,我们通过行走淠河、畅游白马尖等采风活动,由身近到心近,由相识到相知,友情越来越深,可怎么就没注意他作品的品质?是不是正如常说的那样,身边的风景容易错过?还是因为好朋友更看重于品德,只关注够不够处?怎么看,我与流冰都不像同路人。虽都好酒,但他讲究生活品质,喝的是慢酒,不像我,牛饮,全凭一时心情。但我俩都爱交喝酒的朋友,“一句话、一辈子,一杯酒、一生情。”性格上,我俩也是两条道上跑的马,南辕北辙。流冰话少,与朋友一起时倾听为主,但坚持自己,有主见。平时很热心,为朋友两肋插刀,不开心了也插别人一刀;我却是个“话妈妈”,不分场合地爱开玩笑,常常把别人搞得下不来台,自己也下不来台。有人的时候玩疯了,没人时却享受不了孤独。现在回想起来,我跟流冰在一起时,是不是光顾着喝酒了?怎么就没发现他写出来这么好的小说?

   钱钟书说过,喜欢一只鸡蛋不一定非要认识那只鸡。但在这个知识爆炸的时代,很多人都是因为喜欢那只鸡才认识这只蛋的。认识了,且爱上了。这就是我对朋友流冰和他的小说的感受。

                                                              2015.9.16
             赵阳:朋友流冰和他的小说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