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六郎的“官念”

(2009-01-22 22:14:43)
标签:

杂谈

杨六郎的“官念”

纪慎言

《辕门斩子》是为人们耳熟能详的一出传统戏,京剧、河北梆子等剧种都经常上演。京剧常演的是高派须生李和曾,而演河北梆子《辕门斩子》最著名的就是天津的女须生王玉磬。故事说的是北宋时期,辽邦南侵摆下天门阵,宋元帅杨延昭派其子杨宗保去穆家寨求取“降龙木”,却被穆桂英所擒,穆桂英因爱慕宗保的人品武艺,私自招亲。杨宗保回营后,杨延昭大怒,将亲生儿子宗保绑在辕门以阵前结亲违犯军规为罪名欲将其斩首。孟良、焦赞及佘太君、八贤王说情均不奏效;穆桂英为救自己所爱的人,投降大宋,并献上“降龙木”,加之佘太君、八贤王作保,杨延昭遂免除宗保死罪。随后宗保、桂英夫妻二人合力大破天门阵。

因为父亲曾在河北梆子剧团里工作过的缘故,所以我从小就经常看戏,并且很喜欢听河北梆子的“傻喊”。不过小时候看戏就是看热闹,最爱看的是猴戏,打仗的或者大花脸“哇呀呀呀”什么的,对唱腔、唱词什么的一概不懂,更甭说去在意去研究;所以有些剧情故事都是父亲说几次之后我才记住的。过去唱戏,一没有麦克风,二没有幻灯打字幕,许多大人们也是只听唱而根本听不清演员唱的词是什么。长大后的我也同大多数人们一样,并不清楚演员们在台上唱了些什么,可是渐渐看懂了一些故事的情节。因此在看《辕门斩子》的许多时候就常常在心里暗骂杨六郎是个天大的浑球儿。

我说,好你个样六郎,就算你是个好元帅,就算你是个忠良臣,就算你是个不徇私的清官,就算你是个不护犊子的严父,你也不能随随便便地就把自己的独生儿子给斩了啊!你杨家为扶保大宋之前死了多少人,那是你做不了主的事儿;可这回是你自己说了算啊!别人还没说什么,你自己却要断自己的后,这不是犯傻吗?再说了,孟良焦赞说情不行,可你老娘佘太君说情总该可以了吧,结果为了杀儿你连老娘的面子都给驳了。她老人家为国为家哪一点不如你?你这还算是孝子吗?!这也罢了。更可气的是你连八贤王的说情也给否了,放下八贤王是你舅爷不说,他可是大宋朝的二皇上啊!你把他不放在眼里,你还是忠臣吗?如此说来,杨六郎杨延昭,你已经是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了,你还逞什么能,耍什么威风?许多时候我就想,叫他个傻小子杀吧,看他杀了杨宗保哪个王八蛋后悔、心疼?!

最近,我们这里一个村子组织了一个河北梆子剧团,除了《王宝钏》以外,最常演的就是《辕门斩子》。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那个杨六郎其实也真够难的。在戏里他有这样一段唱词:“戴乌纱好一似愁人的帽,穿蟒袍好一似坐狱牢,穿朝靴好一似绊马索,系玉带好一似犯法绳,不做官我不受害,吃一日俸禄担一日惊……”这里咱们不说唱词的文学性和比拟得是否贴切,只是说通过这段唱词,能够让我们了解了杨六郎的为官理念。可以说,他一直是在战战兢兢的做官,他有发不完的愁,他有作不完的难,他有受不尽的害(害怕、折磨),他有担不尽的惊。但是,他可以大义灭亲杀掉自己的亲儿子,却没有在大敌当前的关键时刻弃官求安。在这里“吃一日俸禄担一日惊”就不仅仅是杨六郎对官场的忿怨,而更重要的是表明他的那份责任感。国家给了你这份俸禄,你就得要对得起它,就得替国家解愁、担忧。

环顾四周,如今能够有杨六郎这样“官念”的公仆们已经是弥足珍贵了。许多人争“乌纱”,抢“蟒袍”,不做官不甘心,吃“俸禄”乐逍遥;还杀自己的孩子?傻了?!真要有个什么事儿,早千方百计托关系、走后门给开脱掉了。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