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泉:做音乐的人多少会有点任性

(2009-11-25 15:10:29)
标签:

对生活的感悟

制作人

存在感

事物

李泉

娱乐

分类: 文化
我有相同感受的那部分人内心深处的想法,事实上懂我音乐的人还挺多的。当自己创作的音乐可以有这种魔力向外界道出所思所想的时候,这种感觉会非常奇妙。 B:一般你创作音乐的灵感来自哪里呢,偶然映入脑海的事物、人物,还是其他什么? L:应该说是来自长久以来深思熟虑的对生活的感悟吧。我从小就是学音乐的,但我认为那时只是单方面对音乐的联系,而对音乐逐渐开始了解,并能够为之所用以后,自然会把感悟想做到音乐中去。像你说的这种偶然的灵感也会有,不过我觉得最后一部成型的作品还是要依托一个人的经历和他所思考的东西。 B:之前看到过你把头发染成白色,还染成过黄色,这种造型是否和当时的心情或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有关? L:可能和我学院派的出身有关,大家刚认识我的时候都觉得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其实我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人,有时还会喜欢一些有搞怪元素的东西。还有就是可能我“叛逆期”很长,现在还没有结束。因为我觉得在日常生活中,主流的东西充斥着你的实现,而且太乏味了,为什么不换个方法来表现呢?就像我小时候看电视剧时,就觉得主人公那种高、大、全的形象很乏味,反而是一些配角、甚至是反面角色突出的人性特点比较吸引我。 B: 在台上弹唱的时候,会留意下面观众的表情么?站在台上是什么感受? L:可能由于我从小就有很多机会在台上表演,从那时起我就很享受那种在舞台上的感觉,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们可能在各自的世界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由于欣赏你的音乐,特地来看你的演出而聚在一起,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这种感

我有相同感受的那部分人内心深处的想法,事实上懂我音乐的人还挺多的。当自己创作的音乐可以有这种魔力向外界道出所思所想的时候,这种感觉会非常奇妙。 B:一般你创作音乐的灵感来自哪里呢,偶然映入脑海的事物、人物,还是其他什么? L:应该说是来自长久以来深思熟虑的对生活的感悟吧。我从小就是学音乐的,但我认为那时只是单方面对音乐的联系,而对音乐逐渐开始了解,并能够为之所用以后,自然会把感悟想做到音乐中去。像你说的这种偶然的灵感也会有,不过我觉得最后一部成型的作品还是要依托一个人的经历和他所思考的东西。 B:之前看到过你把头发染成白色,还染成过黄色,这种造型是否和当时的心情或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有关? L:可能和我学院派的出身有关,大家刚认识我的时候都觉得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其实我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人,有时还会喜欢一些有搞怪元素的东西。还有就是可能我“叛逆期”很长,现在还没有结束。因为我觉得在日常生活中,主流的东西充斥着你的实现,而且太乏味了,为什么不换个方法来表现呢?就像我小时候看电视剧时,就觉得主人公那种高、大、全的形象很乏味,反而是一些配角、甚至是反面角色突出的人性特点比较吸引我。 B: 在台上弹唱的时候,会留意下面观众的表情么?站在台上是什么感受? L:可能由于我从小就有很多机会在台上表演,从那时起我就很享受那种在舞台上的感觉,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们可能在各自的世界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由于欣赏你的音乐,特地来看你的演出而聚在一起,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这种感李泉:做音乐的人多少会有点任性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李泉:做音乐的人多少会有点任性

我有相同感受的那部分人内心深处的想法,事实上懂我音乐的人还挺多的。当自己创作的音乐可以有这种魔力向外界道出所思所想的时候,这种感觉会非常奇妙。 B:一般你创作音乐的灵感来自哪里呢,偶然映入脑海的事物、人物,还是其他什么? L:应该说是来自长久以来深思熟虑的对生活的感悟吧。我从小就是学音乐的,但我认为那时只是单方面对音乐的联系,而对音乐逐渐开始了解,并能够为之所用以后,自然会把感悟想做到音乐中去。像你说的这种偶然的灵感也会有,不过我觉得最后一部成型的作品还是要依托一个人的经历和他所思考的东西。 B:之前看到过你把头发染成白色,还染成过黄色,这种造型是否和当时的心情或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有关? L:可能和我学院派的出身有关,大家刚认识我的时候都觉得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其实我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人,有时还会喜欢一些有搞怪元素的东西。还有就是可能我“叛逆期”很长,现在还没有结束。因为我觉得在日常生活中,主流的东西充斥着你的实现,而且太乏味了,为什么不换个方法来表现呢?就像我小时候看电视剧时,就觉得主人公那种高、大、全的形象很乏味,反而是一些配角、甚至是反面角色突出的人性特点比较吸引我。 B: 在台上弹唱的时候,会留意下面观众的表情么?站在台上是什么感受? L:可能由于我从小就有很多机会在台上表演,从那时起我就很享受那种在舞台上的感觉,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们可能在各自的世界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由于欣赏你的音乐,特地来看你的演出而聚在一起,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这种感

 

文/毛小溪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身边喜欢李泉的人,初识李泉的经历大多经历相似:偶然在电台中换了一个调频,或无意在某个寂静咖啡馆的午后听到他的音乐,富有磁性的低声弹唱会让你突然为之停下脑中所想的事物,进而不可控制的想去主动了解李泉和他的音乐。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虽然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但李泉在华人音乐圈有着不可替代的存在感,可能现在很多喜欢消费“快音乐”的90后小朋友可能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但就像李泉自己也说过的那样“小朋友不懂我的音乐没关系,长大了他们就会懂”。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印象中的李泉似乎一直走学院派路线:四岁学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钢琴、作曲系,这份履历李泉确认为不能完全代表他对音乐的把握。初中时,李泉就开始了自己第一首曲子的创作,不满意市场上的音乐,那就自己做好的音乐出来,这样宏伟的梦想不是每个学音乐的人都有,并且也有能力像李泉一样真正做出来。


采访的时候,李泉比较平淡地谈起,原本打算在今年年底召开的音乐会可能要推迟到明年了,因为面对市场“有很多东西需要妥协”,然后笑着说自己多了音乐制作人这个身份以后,“成熟”了很多,不过还是希望能呈现最纯粹,最贴近 初衷的好音乐给大家。


也许我们每个人也会经历这种不可缺少的“成熟”的经历,也许要做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坚持当初的梦想,这期间,好在一直能有李泉的音乐陪伴。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B=《外滩画报》
L= 李泉

 


B:看过一篇报道,上面说你希望别人通过您的音乐来懂你,到现在为止碰到这样的人多么?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李泉:做音乐的人多少会有点任性L:我是希望我的音乐可以表现我自己的,和我有相同感受的那部分人内心深处的想法,事实上懂我音乐的人还挺多的。当自己创作的音乐可以有这种魔力向外界道出所思所想的时候,这种感觉会非常奇妙。


B:一般你创作音乐的灵感来自哪里呢,偶然映入脑海的事物、人物,还是其他什么?

我有相同感受的那部分人内心深处的想法,事实上懂我音乐的人还挺多的。当自己创作的音乐可以有这种魔力向外界道出所思所想的时候,这种感觉会非常奇妙。 B:一般你创作音乐的灵感来自哪里呢,偶然映入脑海的事物、人物,还是其他什么? L:应该说是来自长久以来深思熟虑的对生活的感悟吧。我从小就是学音乐的,但我认为那时只是单方面对音乐的联系,而对音乐逐渐开始了解,并能够为之所用以后,自然会把感悟想做到音乐中去。像你说的这种偶然的灵感也会有,不过我觉得最后一部成型的作品还是要依托一个人的经历和他所思考的东西。 B:之前看到过你把头发染成白色,还染成过黄色,这种造型是否和当时的心情或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有关? L:可能和我学院派的出身有关,大家刚认识我的时候都觉得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其实我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人,有时还会喜欢一些有搞怪元素的东西。还有就是可能我“叛逆期”很长,现在还没有结束。因为我觉得在日常生活中,主流的东西充斥着你的实现,而且太乏味了,为什么不换个方法来表现呢?就像我小时候看电视剧时,就觉得主人公那种高、大、全的形象很乏味,反而是一些配角、甚至是反面角色突出的人性特点比较吸引我。 B: 在台上弹唱的时候,会留意下面观众的表情么?站在台上是什么感受? L:可能由于我从小就有很多机会在台上表演,从那时起我就很享受那种在舞台上的感觉,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们可能在各自的世界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由于欣赏你的音乐,特地来看你的演出而聚在一起,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这种感


L:应该说是来自长久以来深思熟虑的对生活的感悟吧。我从小就是学音乐的,但我认为那时只是单方面对音乐的联系,而对音乐逐渐开始了解,并能够为之所用以后,自然会把感悟想做到音乐中去。像你说的这种偶然的灵感也会有,不过我觉得最后一部成型的作品还是要依托一个人的经历和他所思考的东西。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B:之前看到过你把头发染成白色,还染成过黄色,这种造型是否和当时的心情或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有关?


L:可能和我学院派的出身有关,大家刚认识我的时候都觉得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其实我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人,有时还会喜欢一些有搞怪元素的东西。还有就是可能我“叛逆期”很长,现在还没有结束。因为我觉得在日常生活中,主流的东西充斥着你的实现,而且太乏味了,为什么不换个方法来表现呢?就像我小时候看电视剧时,就觉得主人公那种高、大、全的形象很乏味,反而是一些配角、甚至是反面角色突出的人性特点比较吸引我。


B: 在台上弹唱的时候,会留意下面观众的表情么?站在台上是什么感受?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L:可能由于我从小就有很多机会在台上表演,从那时起我就很享受那种在舞台上的感觉,直到现在我还觉得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们可能在各自的世界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由于欣赏你的音乐,特地来看你的演出而聚在一起,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这种感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觉非常陶醉。 B:个人觉得做音乐的人都会有些任性和挑剔,你属于这种么? L: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凡搞艺术的人都是任性和挑剔的,不仅对其他事物挑剔,对自己也很挑剔,这样才能把好的作品展现给大家。不过从几年前开始我有了一个担当制作人的新角色,这部分的工作要涉及到很多商业运行的东西在里面,现在的我也会适当考虑现实的因素,也会对现实稍微做一些妥协,你也可以认为这样的我更成熟一些吧。 B:你的音乐是写给一些有品位的“小众”听的么? L:我觉得所谓“大众”、“小众”和“主流”这些词汇是只有在媒体报道时才会出现,用来划分群体的一个定义,实际在做音乐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么多,比如我要做一个小众的音乐,我要写歌给主流的人听。对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做音乐主要就是跟从自己心灵的感受,只要有一部分人能理解你,喜欢你的音乐,就会觉得很好了。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5ad7e10100fdi3.html) - 李泉:做音乐的人多少会有点任性_外滩画报_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