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为明天
为明天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308
  • 关注人气:4,1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彩云之南,有我最聪明的学生----新民晚报整版刊出

(2007-04-26 21:09:51)
标签:

支教

志愿者

 

在云南哀牢山下、红河岸边的元阳县,边疆山村平静而美丽。4月14日到21日,本报记者与北京、上海、广州、宁波的二十多名志愿者到此支教,留下多彩记忆——
彩云之南,有我最聪明的学生(附照片)

作者:黄惠  日期:2007.04.26  版次:A2-11


    在云南哀牢山下、红河岸边的元阳县,边疆山村平静而美丽。4月14日到21日,本报记者与北京、上海、广州、宁波的二十多名志愿者到此支教,留下多彩记忆——      彩云之南,有我最聪明的学生


    本报记者  黄惠  


    一星期很短,刚刚开始熟悉,就要分别;一星期很长,天天朝夕相处,一草一木都在脑海里刻下深深的印记。


    春天里,我有幸成为“为明天·凯德置地2007大型公益活动”的支教志愿者,和来自北京、上海、广州、宁波的二十多名伙伴一起,于4月14日来到云南省元阳县黄茅岭中心小学,给学生们上了一星期课。很多志愿者是初次执教,孩子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大城市来的老师。那一双双明眸、一次次牵手成了我们怎么也抹不去的牵挂。
    
每天她会抽空赶回家,挑水、做饭、煮菜


    刘红:最怕读不了书


    凌晨四五点钟,黄茅岭乡伸手不见五指。然而,猫山上的橡胶林中,已经隐隐约约透出点点亮光,那是村民们打着手电筒在割橡胶。刘红的妈妈罗桂英就是其中一个。


    刘红是黄茅岭中心小学六(2)班的女生,瘦小,白净,脸上难见笑容,和生人说话的时候视线朝下,答话简短却透出坚毅。


    刘红家的房子是前年“扶贫安居户”项目造起来的,政府和她家各出3000元,至今,家里还欠亲友2000多元建房款。刘家有2亩地,和周围村民的田一起,整体承包给一个老板种香蕉,为期6年,每年1800元的承包费就是刘家四口人一年口粮的来源。刘红有个弟弟,和她在同一所学校读二年级。姐弟俩的书本费一年大概是360元,全靠父母亲的打工收入。她家只有一张床,每晚她都要到叔叔家和奶奶一起睡。虽然买张床只要60元,可是,她爸爸刘正荣觉得,有这些钱,不如先用来给孩子们买书本。


    在昏暗的灯光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贴在砖墙上的两排奖状,奖状的主人就是刘红。上学期期末考试,她是全班第一名。每天早上6时45分左右,她空着肚子和同学结伴来到学校,21时才结束全天的课程。其间,她会抽空赶回家,挑水、做饭、煮菜、洗碗、喂鸡,偶尔她也会上山帮妈妈收胶。

彩云之南,有我最聪明的学生----新民晚报整版刊出

         
    每天要干这么多家务,刘红不觉得苦,她最怕的是读不了书。2005年暑假,家里拿不出足够的书费,只能让刘红晚几天去学校报到。她急了,就独自出去卖冰棍,每支赚5分钱,一个星期后,她赚到了40元。“有这样一个孩子,是我们的骄傲。”刘正荣说到这,脸上露出了笑容。
    
家里条件差,她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


    普美英:我想考元阳一中


    我给六年级的女生上青春期教育课,教室里坐着30几个女生。“今天有几位同学没吃早饭?”问题一提出,11人举了手。坐在靠门口第一排的普美英也举手了。


    “你为什么不吃早饭?”


    “我不饿。”


    “那午饭呢?”


    “也不吃。”


    “为什么?”


    “我不饿。”


    “真的不饿吗?”


    这时,她的眼眶红了,两行眼泪猛地流下来,她捂住嘴,轻声啜泣,递上的纸巾很快湿透。


    她还有个弟弟,8岁了还没读书,因为“妈妈说没有钱”。说起弟弟,普美英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她哽咽着说:“我弟弟不会再读书了,因为他很爱我,他就帮爸爸妈妈做家务。”


    提到近期目标,普美英毫不犹豫地说:“我想考元阳一中。”去年,整个黄茅岭中心小学有3名学生考进了这所当地最好的学校,语文、数学两门功课总分超过195分的学生才有希望入围。“我不怕,”她说,“只要努力学习,就会考得上。”


    学校总务主任马素英老师透露,一般来说,家里条件差的学生差不多天天饿一两顿,多数学生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普美英是住校生,虽然学费和住宿费全免,但学校规定,住校生必须每星期从家里背3.5公斤米到学校来,米背得少,就只能少吃。


    得知这一情况,全体支教老师每人捐出100元,凑了2800元,学校用其中的一半钱买了一只大肥猪,给全校学生吃了一顿肉。学校前所未有地烧了6大缸米饭,同学们排起了长队打饭菜,老师尽量把他们的饭碗塞得满满的。有学生说,这是他们今年第二次吃肉,上次是过年。
    
“如果喜欢一个女生,你会怎么表示?”


    六年级男生:我会送她玫瑰


    我们这些支教老师多少是带着思维“框框”来到黄茅岭小学的,本以为,一早坐车从省会昆明出发、傍晚才能抵达的地方一定是闭塞的,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一定是呆板的。然而,事实证明,我们错了。


    乍到黄茅岭,我们就去走访了两户贫困学生家庭,在闲聊中,两个学生报出心中偶像的名字:一个是周杰伦,一个是潘玮柏。杨罗发同学还和着志愿者手机的音乐节拍,唱起了周杰伦的歌,一脸满足。

彩云之南,有我最聪明的学生----新民晚报整版刊出


    我刚给一个班的学生上完英语课,隔壁班级的学生在课间很快就围着我大声招呼:“Hi!”“Hello!”


    北京来的荀涛老师才上了一天的课,就大呼“意外”。他给五六年级的男生上青春期教育课。从男生的生理变化谈到心理变化,荀老师引导男生们要有绅士风度,要尊重女生、爱护女生。他在课堂上提问:“如果喜欢一个女生,你会怎么表示呢?”


    一个六年级男生微笑着回答:“我会送她一朵玫瑰花。”


    “还有更绝的呢,”荀老师抬了抬眉毛,神采飞扬地说:“有个男孩说了三个字——‘用眼神’。”一言既出,立即引来会心的哄笑。


    在黄茅岭,支教老师们天天享受明星般的礼遇:不管教没教过,无论校内校外,学生们见了,都会主动敬队礼,招呼一声“老师好”;下课间隙,学生见我们手中有相机,就会围过来,轻轻地问:“老师,我们可以和你合影吗?”每天都有老师收到学生们送来的小纸条,折得小小的,里面写着心里话,有的还指明“先看蓝色的,再看红色的”,或者“回去以后再看”;黄婷婷、谢正宜、潘妮等“人气女教师”还收获了大量手链、挂件等小饰品。


    
告别联欢晚会上公认的最出彩表演


    陈光义:完全可能进中戏


    与孩子们告别的前一天晚上,学校组织了一场联欢晚会。在篮球场上挂起一块大大的红色幕布,在月光、星光和3个电灯泡的映衬下,晚会热闹开场了。


    支教老师黄婷婷接到上海来电,那是她的好友从张学友演唱会上打过来的。“本来,今天晚上我也会出现在那里,没想到,到这里做‘粉丝’来了!”她略带失落地打趣道。可是,这场联欢会特别精彩,傣族舞、民歌演唱、树叶“时装秀”一个比一个夺人眼球。黄婷婷猛按快门,一边大叫:“灵格!灵格!”


    晚会上公认的最出彩节目,要数五(1)班的陈光义主演的哑剧《拔牙》。剧情是,一个水平低劣的牙医摊前门可罗雀,一个不知就里的重病人托着腮帮子找上门来,牙医大拍胸脯。庸医先用硕大的老虎钳夹取,接着用绳子拼命拉,然后用榔头、凿子使劲敲,病牙纹丝不动,病人却多次倒地,以至昏厥过去。牙医慌了,又是做心脏按摩,又是做人工呼吸,最后,连泼3盆水,终于让病人苏醒过来。见病人已无大碍,牙医得意洋洋,狮子大开口,收了病人很多钱。

彩云之南,有我最聪明的学生----新民晚报整版刊出

 

    他们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可他们的表演让人心领神会,逗得老师、学生、乡亲们笑得前仰后合。


    来自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支教老师杨孟潇回忆起这个哑剧,立即兴奋起来:“陈光义上朗诵课时很活跃,动作、表情很丰富,太有灵气了。将来他完全有可能考上中戏!”
    
作文课上,害羞的孩子们敞开了心扉


    普玉:老师,我能抱你吗


    在这次支教中,有6位老师分别给三到六年级的学生上作文课,他们布置的题目各不相同,有的是《我的梦想》,有的是《给老师的一封信》《给北京(或上海、广州、宁波)小朋友的一封信》。平时羞于用语言表达的孩子们借此敞开了心扉。


    北京晚报的小伙子慈冰在出题后,请学生们一一罗列对支教老师的印象,并把要点写在黑板上。想不到,孩子们几乎动用了全部的感官来描绘自己眼中的老师,在作文中丝毫不吝惜“顶级”词汇。


    五(3)班的王宇形容郭轶婷老师“有一双迷人的眼睛”“您真是神仙下凡啊!”张文华同学对石南老师的美丽感叹不已:“你是世上最最美丽的一个人,特别是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怎么会放光呢,我一看到你的眼睛,就看得入神。”更浪漫的还有“如果有来生,我愿意成为空气,每时每刻包围着您”……


    五(4)班的普玉写道:“郭老师我喜欢您,因为您送给我一份我从小就想要的礼物……老师,星期三的那天晚上,我一直想庆祝(告诉)您一新(席)话,可是那先(些)四年级的和三年级的拉着您(的)手,所以我就说不出口……郭老师,我想送您一份礼物,今晚给您,虽然那份礼不贵,可是那份礼物是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卖(买)回来的,我什么人都舍不得给,这份礼物像宝贝一样保全(保存),可是现在我样(要)送给您,希望老师能喜欢……老师您要走的那天,我可以跟您约(拥)抱吗?”

彩云之南,有我最聪明的学生----新民晚报整版刊出


    朱妹同学给石南老师的信是这样写的:“如果以后我能考上北京大学的话,我一定会来找你,不管风雨多大,我一定会。”“你们离开了我们,我们就没有心情读书了,这就像刚生下来的小孩离开妈妈,无法活下去。”


    这份真诚深深打动了支教老师们,回到广州后,宋老师忍不住题诗:


    我想了想
    我给了他们什么
    配得这样的感情这
    初恋一般的感情
    比阿美妮戴的银手镯
    还要纯净

 

                                                         本文摄影:陈丹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