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3年 4张照片——一个摄影老师的无奈

(2007-04-25 10:10:25)
 

    自从达盖尔发明摄影技术,至今近170年,2007年的今天,当数码科技普及,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数码相机,或“傻瓜”或“专业”,在这个都市,我们有太多的孩子从呱呱坠地起,父母用钟爱的眼睛和忠实的相机一一记录——哭泣、微笑、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自己吃饭、第一次理发……太多太多美好瞬间被记录下来。

那么,你知道,一个云南山村的孩子,她的13年的人生里有几张照片呢——4张,一个摊开手可以数得清楚的数字。

 

    小菜鸟的自卑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字记者,一个没有经历过任何正规摄影训练的,经验太过不足的人,而当我拿到课表的时候,却发现,我教授的课程是——摄影。

 

    顿时眼前一黑,像我这样的三脚猫,是不是太误人子弟了?我端详着手里的志愿者伙伴的名单,有劳动报名摄影陈丹路老师,也有北京晚报拿到了摄影资质的高手记者,我怯怯地问陈老师——怎么办,我怕!

 

    风度翩翩的白发陈老师鼓励我说:“不要紧,就是因为这样,你才会有新鲜的视角,你才会真正贴近这些完全不懂的孩子们。”

 

    好吧,菜鸟我稍微不那么自卑一点。

 

    找到家藏的纽约摄影学院教程好好消化反刍,在上课之前赶着撰写了两千字的教案,用我所知最简明的语言表达,无法在几个课里教会原理、取景、构图,却希望能教会他们,发现美的愿望和能力。

 

    亮晶晶的受宠

 

    你知道么?给山村的孩子们上课,最大的“工资”是什么?是那一双双亮得眩目的眼睛,无论你在讲台上瞎掰什么(当然我也没全在瞎掰),他们都认真记录,直勾勾地注目着老师。著名主持人杨蕾姑娘在晚自修时分,用她最擅长的“讲故事的方法”给孩子们说“狮子王”、说“卖火柴的小女孩”,听得孩子们如痴如醉,几个女孩,几乎随着情节发展,时而紧张握紧拳头,时而低落含泪。

 

    云南的孩子眉目清秀,尤其是女孩,水当当地自小就很美,我喜欢每顿饭,就着腌杠豆拌饭,坐在那大树底下,学生们三三两两席地坐着,有时围绕在我们身旁,那一个个可爱的孩子经过,用最精神的声音打招呼:“老师好!”

 

   “你好你好。”我们每次都一样高声回答,含笑。

 

   “老师我帮你洗碗。”

 

   “老师我帮你拿包。”

 

   “老师我帮你开门。”

 

    我,一个在都市里的再平凡不过的小八腊子,成为学生心目中,如此尊敬爱戴的“珍宝”,受宠若惊。

 

    40度的汗水

 

    云南天气,闷热难当,正午时分,近40度的高温直晒,我拿着志愿者义务“捐献”的4个相机,自己又在脖子上挂着一个大相机一个小摄录机,扛着60页纸的自写教材,顺手驮一个笔记本,再委屈杨蕾美女拎一个打印机,浩浩荡荡地走进教室。讲了十分钟理论课后,又带着一个班近50个同学,来到校园——“这里,山上,你们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地方,作为你们的摄影基地,在这节课里,每个人拍摄一张照片。”

 

   “哗”的一声,孩子们呼啸着散开,我近乎慈祥地看着他们,直到——超大无边的校园里,每个角落此起彼伏地响起尖叫:“老师,你来帮我看一下!”“老师,屏幕怎么黑了?”“老师,你帮我们照一张集体照好吗?”

 

    这群可爱的孩子们,认为我是闪电超人吗?

 

    我和“助教”杨蕾美女随声浪奔波来去,帽子歪了,头发散了,满头满脸湿漉漉了,手上脚上都是蚊虫叮咬的“红包”水泡了……

 

    可这汗湿春衫襟,却是一场快乐的运动,每个人都在笑,孩子们推搡着:“我们拍老师呀!”“老师跟我们合影呀!”

 

    于是,稚嫩的手指,稚嫩的镜头,留下我与杨蕾一张张乌七八糟的小脏脸,和大家一起开怀大笑。

 

     4张照片的遗憾

 

    快乐,是弹指转瞬的,我教授的任务有十个班级的摄影课,每个班级不过区区四十几分钟,我们的“外拍”只能以迅猛的速度开始、结束,然后就是找小鸡般把每个意犹未尽的孩子再度找回教室。

 

    这次的教学,主办方借了我一台彩色打印机,配置里,我可以有打印50-100张照片的权利,也就是说,每个班级,我都能为他们打印几张照片,“送个人情” 。

 

打印机缓慢地显现出照片来,一张、一张、一张……

 

    “老师,为什么没有我?

 

    “老师,我也想要一张自己的照片。”

 

    太多太多的孩子,热切地问着同样的问题,提着同样的要求。

 

    他们围上来,甚至为一张我本用来作教学示范的风景照“短兵交接”,热烈地争夺归属权。

 

    “你们以前拍过照么?”

    “没有~~~”齐刷刷的回答。

    “你们几张自己的照片?”

    “三张”,“四张”,“六张”,“一张也没有!”

 

     每一个数得出来的数字,都一次次如一把大手,揪住我的内心。

 

   “老师很对不起,这次我们不能打印太多的照片给你们,老师答应你们,回上海了,把你们所有人的照片打印出来,送给你们,好不好?”

 

    “好!!!”这一声答应,响彻云霄。

13年 <wbr>4张照片——一个摄影老师的无奈

?/P>

     以下都是同学自己拍的……

13年 <wbr>4张照片——一个摄影老师的无奈

 

13年 <wbr>4张照片——一个摄影老师的无奈

13年 <wbr>4张照片——一个摄影老师的无奈

 

13年 <wbr>4张照片——一个摄影老师的无奈

 

(注:作者为志愿者谢正宜)

 

“为明天”支教博客首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候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候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