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普金妹和N个……

(2007-04-24 14:40:06)
   
    联欢会的那个晚上,这个小女孩一直站在我的后面。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我教过的班上的学生。
    一个普金妹和N个……
     节目散了,她迟迟不肯走。一直跟在我身后。我问她的名字,她叫普金妹。她说,老师,那天是你和荀老师送我回家的。
 
     哦,天哪。那晚黑灯瞎火的,我和荀工都不记得送的是哪个孩子了。这个撒了善意的谎的孩子,这几天一直是我们谈论的话题。我们惊诧于她的懂事和聪明,却不曾想到,她竟然还长着一张如此清秀的脸。
 
    普金妹是学校鼓号队的乐手。我们走的那天,她穿着红色的鼓号队制服来送行。她折了一支紫色的三角梅给我。
 
    这个早上,每个志愿者都收到了紫色和红色的三角梅。孩子们清早起来,把校园里他们够得着的花全摘了下来,送给即将离去的我们。
 
    学校的管理者默许了这种“违规”行为。老师还砍下了自家地里成熟的芭蕉,塞到我们车上。
 
    我们被请上主席台,和全校孩子说一句告别的话。我脑子飞转,想着该说些什么,却是一片空白。
 
    以往,我们的课本上,或者老师说的,都是鼓励孩子们走出大山。在黄茅岭,我意识到,这里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是走不出大山的。黄茅岭小学的校长、副校长、甚至多数老师,都毕业于这所小学。他们生于此,长于此。也只有他们才能改变这里的面貌,我们这些外乡人,能做的其实太少,太少。
 
    一个普金妹或许永远不会离开黄茅岭,N个普金妹也不会离开。我和孩子们说:即使你们将来不离开黄茅岭,你们也要记得,每天和自己说,我是最棒的。
 
    我在第一时间“遛”出了校门。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受不了离别的眼泪。听到后面传来哭声一片,我加快脚步,逃上汽车。
 
    汽车停在学校后门。当天是赶集的日子,汽车必须在七点半前开到集市以外,就是学校后门的地方,否则道路上一摆起集市,就不能通车了。原本我们想从后门离开,校长说,还是走前门,走后门是不吉利的。所以,就让汽车在后门等我们,而我们步行从前门离开。
 
    已经有些老师赶到后门送我们。这些天一直为我们张罗后勤的马老师,从早上合影开始,眼睛就是红红的。有孩子发现我们的车停在后门,涌了过来。我看到几个小脑袋出现在菜地边的台阶上。很快就成了一排。然后,新教学楼二楼出现了几个小脑袋,很快也挤满了,之后是三楼……   
 
    司机放起了音乐,出来的第一句,竟然是“何不在离开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泪流”。歌里唱的是《十年》,我们支教只是短短十天。那一刻,眼泪终于还是掉下来。
 
    掏出相机,迷离的泪眼已无法清晰定焦。但这还是最真实的一幕。
 
一个普金妹和N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