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茅岭需要眼泪吗?

(2007-04-17 22:50:27)

    417日,周二

    黄茅岭并不像原先想像中那么贫困、落后和闭塞,我们这群来自繁华都市而下定决心过一个星期艰苦生活的人,是松了一口气呢,还是稍稍感到失落?也许两者都有一点儿吧。

 

    曾经前来“探路”的同志对这个云南边境山村现状的描述,其良苦用心不难理解:先尽量降低大家的预期,打打“预防针”,当你身临其境发现情况并非那么糟糕时,心情自然会愉快许多。假如刚好倒过来的话,噢,那就难说了——现代都市人,某些时候心理其实是脆弱的,需要小心安抚。

 

    还有一点让我宽慰的是,虽然只有短短一两天的接触,谈不上有多少了解,但我发现这儿的学生,跟自己曾经朝夕相处两年时光的珠三角地区普通农村的学生,没有太大差别:同样是让阳光晒得黑黑的肤色,同样是普遍瘦削的身材,同样是在课堂上安静拘束到了操场上却活蹦乱跳,同样是头几次遇见时眼神羞涩好奇,而稍稍熟悉后又无比热情地“围追堵截”。唯一的不同,是这儿的女孩子们,大多会穿着各式各样本民族的衣裙,显露着一份特别的俏丽和灵动。

 

    当然,学校数百学生里家境贫寒的应该不在少数,比如说刚到的第二天,我们走访过丫勒傣族村里两户贫困学生家庭,那破旧的房子里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丫勒村离乡政府所在地步行不过20来分钟,相比之下,那些分布在周边大山上走路动不动就要四、五个小时的村寨,不用看什么统计数据,经济景况可想而知。

 

   但说实话,我依然感觉到大部分学生都是快乐的,并不像我们曾经以为的那样愁眉苦脸。尽管一天从早到晚八、九节安排得很紧凑,功课看来也不容易应付,几乎不见肉腥味的两顿饭城市里的孩子估计难以下咽,而旧教室改成的简陋宿舍里得挤上几十人。可这并不影响他们在难得的活动课及课余游戏时间里流露出少年人欢快活泼的天性。

 

    有位同行的支教者说得好,“穷并不代表人家不开心”。其实每个人都有童年,回想过去,小孩子的时候知道什么是愁苦呢?愁苦和压力都是大人们的事,某种程度上甚至是大人们带给他们的。我有些愧疚:我们这些衣着光鲜,谈吐入时,挎着数码相机,拎着笔记本电脑在校园里翩然而过的一群新“老师”们,会不会在不经意间,让小孩子们意识到彼此的巨大反差,而生出异样的想法?

 

    扪心自问,平时生活中谁喜欢跟那些不时流露出优越感的人真心交朋友呢?常识又告诉我,刻意的同情会让有自尊心的人感到压抑,感到不快乐。我希望而且也相信这群刚刚相识的小孩子,跟我们一样是有自尊、有个性的。如果学生们真心诚意地把你当作他们的老师(就算只是短短一周),咱们却一天到晚拿着相机在校园里猎奇式地拍来拍去,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地道了呢?

 

    我只有时刻提醒自己,这次来不是给予他们同情,也不是给他们带来快乐,我们是分享他们的快乐来了。

 

(注:作者为志愿者  谭洪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家乡来了亲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家乡来了亲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