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禅猫丫头
禅猫丫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000
  • 关注人气:2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经的足迹

(2007-03-14 16:26:14)
分类: 说!事儿~
翻看了以前的一些文字,有个存货,拿到这里共享……

玛瑙湖

背景:

在流传着五千年传说的中国大地的西部,那个朴实而纯洁的地方,将要被掀去她神秘的面纱,而这一切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将乘着弥散着各种污染的交通工具到达那里,并以各种方式爱着并毁灭着西部这片土地——那未开发的神秘而又美丽的地方。而这片充满着热情而又矜持的热土也如同一个极具诱惑并狂野不羁的原始少女,高傲、神秘、纯洁、美丽,让人想得知她的一切,甚至她血液里流淌着的热情和无限的生命力……

尽管我们无心,我们只是太渴望美丽,太冲动于求知,于是带着原本不邪恶的原罪,堂而皇之的侵犯了她。在城市的喧嚣与大漠的孤寂无声碰撞的那一刻,不要让西部这片美丽的叫人怕的圣土呻吟……

西部内蒙古草原远方的那个胜地

——玛瑙湖就要消失了,而冥冥中仿佛能听到她哀怨的抽泣。

描述:

玛瑙湖位于内蒙古巴音戈壁苏木西北部沙漠中,面积6平方公里,是干涸的湖床,湖内玛瑙石裸露地表,因为这里的丰富的玛瑙资源,促使许多人来此采矿,一辆辆巨大无比的卡车呼啸着驶进了戈壁,然后拉着满车的玛瑙石消失在大漠的边境。

我们只有一个玛瑙湖,他消失了就永远的消失了,如同已经快要灭绝的美丽的动物——藏羚羊。我们只是希望在儿孙们的年代,还能够听到孩子们用稚气的声音问自己一些关于玛瑙湖的传说……

 
玛瑙湖
 
没有理由 除非是
    为了引诱你回头
    才以这最后的荒旱枯竭的结局
    向你显露出 那一直深藏在
    我胸怀间的美丽的记忆
现在也不能说是太迟 毕竟
    你终于知道了我的心事
 
    ——蒙古高原上一处人迹罕至的湖泊琪格诺尔

日突然干涸,才发现湖底铺满了玛瑙宝石。

Story:

玛瑙湖

第一次让我知道“玛瑙湖”这个名字是从三毛的游记中得到的,因为我的爱好与三毛相同——那就是旅行。她所提到的玛瑙湖正如她所写的,那是一个很神秘而美的叫人怕的地方。

第二次看到这个让我感兴趣的名字是在1997或1999年的内蒙古日报上,报上所提到的玛瑙湖,内容只占很小篇幅,但是就是这个如火柴盒大小般篇幅的文字让我对这个地方更加神往。其中提到,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被发现的最大的玛瑙矿……

从此后我也就再没有听到关于玛瑙湖的任何消息。怀着对玛瑙湖的向往,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已经按捺不住,于是我于1999年秋,和几个朋友一起,整装出发了。

但是她到底在哪呢?

我们开车到了包头,还没有任何玛瑙湖的线索。去找,到处打听,所有的人都问了,谁都不知道。直到遇到一位满脸写满沧桑的大爷,他说他曾经听一个村子里的人们提过玛瑙湖,那是一个特别闭塞的地方,没有公路,没有人群,连生物都很少见,她犹如一个真实的传说一样存在于戈壁的某一个角落……

收集所有知道关于玛瑙湖的当地人的一些零星的记忆,这些成了我们寻找玛瑙湖的一个线索,后来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地图上的一个小村落——当地人称之为“XX旗”。

可那里是否真的就是玛瑙湖,没有人知道,我们别无选择,还是义无返顾的去了。我们中午10点多从包头出发,下午2点多钟到了地图上的那个“XX旗”,我们在这儿稍作修整。便上路了,以后的路是一条夯土的路,四驱2020在这种最适合它不过的道路上奔驰,似乎车的灵魂也随着我们的情绪进一步的得到了升华。

从戈壁进入草原,又进入戈壁,车呼啸而过,车后拉着烟,车身起伏,风起云涌。直到正午,“边境禁止通行”一块大牌子横在路中间。我们知道这是边境了。旁边是边防派出所,没有人?我们便进到原子里。

出来几个人,我们说是游客,人们大惊。问为什么到这里旅游。

我们没有边防证,是不能过边境的,我们出事了身份证。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出一些军用的东西,派出所的人看了感到很亲切,就聊了起来。

“我们本想过去,但……”

在戈壁里不认路,迷路是很可怕的;边防巡逻队如果见到陌生人会怀疑越境,有时会开枪;如果被外蒙古的当地巡逻队抓住,那可惨了会伦为苦役!

(历史)当时的蒙古人对中国人原本是很亲切的,但由于被一些欺骗……

到最后,所长决定由副所长带路引我们进玛瑙湖。

派出所副所长带着他的妻子和我们一起上路了,到附近唯一的一家小卖部买了几包瓜子,那是当地仅有的零食。

“你们带的水和干粮够不够?”

“够了”

“好,带你们体验一次野外生存,开车。”

于是我们在软沙和硬石混杂的颠簸不平的地面上向着戈壁深处驶去。

“这个地方的路其实不是修出来的,而是车走出来的。你看,到处都是车辙。”

“这儿有这么多车吗?”

“都是那些来捡石头的人,他们开着大卡车到这里,一车车的往外拉石头,我们也管不了”。

“那不是都捡光了吗?”

他没说话。

“但到每年的春天这里就不能走了,因为会有大风暴,会把路吹没,而且什么都看不见……”

听着副所长讲述戈壁里的故事,感受着戈壁带给我的震撼。

“这里没有水,没有蔬菜也没有水果,牧民们是骑着骆驼到很远的地方把水背回来的。而且这里的水是土色的,还带一点咸味。”

不久,我们到了一个牧民家,为的是带上一名向导。他说我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有时也分不清路,找个向导塌实。

继续往前走,依然是茫茫的戈壁,午后,一丝风也没有,阳光毫不客气的蒸发掉身上的每一滴水,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遮拦,只能把更多的水灌进体内。就这样走了不知多久,大家似乎都有点疲倦了,没有了开始的欢声笑语,兴奋的心跳声也早变得寂静,唯有录音机在孤独地低吟着。天上看不到一只鸟,地上也没有一棵树,只看到远处的地平线忽上忽下,时有时无。就这样走着,不知她还有多远,不知她到底在哪,渐渐的我有些恍惚了,知觉仿佛已经被沙漠掩埋了,平静的在这茫茫的戈壁里,所有的生命似乎都停止了。

就这样,一直走着。太阳要去睡了,最后的余光斜落在一片不知名的沙漠上,地上忽然形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亮点,闪着光,它们仿佛在盯着我看,又好像在和我们说着什么!

是她们,是她们!我忽然被惊醒了。

五彩斑斓、形态各异、大的有一人多高,小的比米粒还小,每一个似乎都是传说,默默地讲述着她们的故事!

隐约地,我听到了车里传来的音乐,心跳开始加速并敲出了从未有过的最强的音符,所有人都兴奋地大叫着。有的捡石头,有的扬沙子,有的疯狂地拍照……

在这一刻,一切都是那么生动,所有的人都活了,所有的物体也活了,刚才经历的那死亡般的寂静被我们遗忘了,每个人都沉浸在兴奋和狂喜之中。

可是,只有副所长和老向导座在石头上始终沉默着。

怎么了?我放下手中的石头边想边向他们走去。

老向导还是沉默不语,只是轻轻地摇着头。我不懂,所长到是微笑着指着下面让我看。原来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深坑,我们慢慢摸索着爬了下去,坑底有些沙子,还有几只不知从哪来的骆驼,我们留下了永久的片段,拍了珍贵的照片。

等我们上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时候意识到要找到最进的牧民家过夜,等我们上了车,去到牧民家的路上,出现了险情!

我的车下坡时,只能看见光柱却看不到远处了,我意识到这是个大坑,停了车,仔细巡查,发现我们又回到了那个陨石坑。天呐,要是掉下去可是粉身碎骨呀,一身冷汗唰地阴透了我的衣服。老向导却轻松地说这条路不好走,走这边。在他指引下我们望东南方向走,他只是看了看星星,看看天……

漆黑的夜晚,无边的戈壁,除了前方的沙堆不停地变换着,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可对这里的陌生和无知又让我觉得她是那么神秘,那么博大。

我一路想着,她是从哪来的呢?天上坠落的陨石?地下迸发的火山?还是别的什么?“停车!”老向导突然喊住我。“到了。”

我还没回过味,疑惑地下了车。却看到在我车旁边有一间屋。太神奇了,他的智慧已超越了任何一个高科技的仪器。走出的人手里举着一只蜡烛,我们随着他走进了家。他用电瓶点亮了灯,做起了饭。是焖面,没有任何作料的就着沙漠里的野草的那种(以后的每顿反都是它)。我们吃得很香。后来听说他们很少用灯和照明工具,并且很偶然的发现他方才用的是一只新的蜡……

席间我们攀谈起来,听他讲玛瑙湖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和一个牧羊人深深的相爱着,可是忽然有一天出现了一个恶魔,他看上了这个美丽的姑娘,于是想方设法的要霸占她,但那个姑娘的心是属于牧羊人的,她决不会答应恶魔的要求,恶魔被激怒了,他要破坏掉这个草原,从天上扔下一块巨石砸死了这个牧羊人,那美丽的姑娘从此在他的身边哭泣,渐渐的泪水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玛瑙石……

深夜,我躺在平平的戈壁上望着那眩目的星空,如此的璀璨。可我的耳边不停地回响着牧民们说的那句话“这里没有大石头了。”他们很平静也很无奈,眼看着美丽的玛瑙石被人们一块块的拿走,这美丽的地方和那美丽的传说都将永远消失。我想起了我看到的骆驼,那是最顽强的生命,却走到了低谷,我们这些人在高叫着玛瑙湖的美丽,赞叹着死亡之地中的伊甸园,可正是我们这些人带着原本不邪恶的原罪,堂而皇之的侵犯了她,以至于谋杀。她就快要死了……我睁开双眼,一切都是火红的,天与地连成一片,我也变成了红色。这是最美的日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