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惠兴
张惠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34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伟大〈地心说〉,白痴〈相对论〉

(2007-10-03 19:08:20)
标签:

知识/探索

    如果你是一位高级知识人、高级学者,你通晓近代五百年来自然哲学发展变化的历史进程,那么当我把地心说与相对论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你站在近代五百年科学发展史的高度,很可能你会说:白痴地心说,伟大相对论。但如果你能站在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的高度来看的话,你会得出:伟大地心说,伟大相对论。然而,如果你的思想和认知能突破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的框框局限,站得更高,甚至站在人类文明上下五千年的更高点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话,那你一定会得出:伟大地心说,白痴相对论。

    今天我之所以要把地心说和相对论这两个理论在一起比较,并不是它们之间存在什么内在的联系,而是因为它们都曾经或正在深深地改变和影响着人类对自然哲学的某些重大认识,从这个角度来讲,它们具有可比性。

    提起地心说和相对论,几乎所有受过一定正规学校教育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认为地心说是一个荒诞的、阻碍人类科学文明进步的谬论,而相对论是一个千真万确、革命性的伟大理论。人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实在是因为人们受学校教育的后果,并非是人们通过独立、理性的思考后对事物的真理与否做出的判断。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有必要通过归纳三条自然哲学真理定律来细细剖析。

    第一真理定律:当用一种理论去解释某种自然现象还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悖论时,不可断言该理论就是真理。

    第二真理定律:当两种以上理论同时用来解释某种自然现象时,出现悖论最少或不出现悖论的理论最接近真理。

    第三真理定律:当两种以上理论同时用来解释某种自然现象,又都不出现悖论时,最简洁的理论最接近真理。

    不用否认,人类社会发展至今,虽然也许没有人来归纳过这三条真理定律,但人类在向真理迈进的过程中,这三条最基本的真理判断定律实际上一直是潜意识地深藏在人们的思想中的,所以,人类才会有今天的文明进步。

    我今天为什么要把这三条人们虽然没有明说却早已默认的真理判断准则用定律的形式表达出来,是因为在各种奇谈怪论粉墨登场的当代,人们似乎正在忘却这样的最起码、最基本、最神圣、最不可冒犯的真理判断准则,在各种理论漫天飞的自然哲学界,人们已经难以分辨哪种理论正确,哪种理论错误了,而是一股脑儿地迷信着权威们的理论、学说,人类正在丧失对真理的判断能力,正在丧失寻求真理、为真理而献身的人类曾经拥有的那样一种可贵的精神。

    天文学理论的发展,从天圆地方说到地心说,再到日心说,当然现在早已证明日心说也是一个错误的学说,这其中每一次认识上的进步,无一不在验证着这样的基本真理判断准则的正确性,推翻天圆地方说而建立起来的地心说,认为地球处于宇宙中心静止不动,从地球向外,依次有月亮、水星、金星、太阳、火星、木星和土星,在各自的圆形轨道上绕地球转动,其中,行星的转动又要比月亮和太阳复杂一些,行星在自己的本轮上运动,而本轮又沿均轮绕地运行。在月球、太阳和行星之外,是镶嵌着恒星的天球——恒星天,再外面,是推动天体运动的原动天。这样的一套学说,放在今天的人们看来,简直就是荒诞不经的胡扯蛋。那么,人们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按照第一真理定律:当用一种理论去解释某种自然现象还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悖论时,不可断言该理论就是真理。这套学说,别说或多或少的悖论了,如果用它来解释今天观察到的宇宙天体运动现象及其深层次原因,就好比企图用鸡蛋砸开石头一样荒唐,哪有可能是什么真理,这就是现在的人们不接受它的根本原因。

    但是,如果按照第二真理定律:当两种以上理论同时用来解释某种自然现象时,出现悖论最少或不出现悖论的理论最接近真理。把地心说与天圆地方说作比较,地心说就是一个伟大的进步,因为它更能解释许多当时无法解释的天体运动现象,它的历史功绩和历史地位永远不会被抹杀。地心说最大的进步是:它承认地球是圆的,并把行星从恒星中区别开来,着眼于探索和揭示行星的运动规律,并最早运用数学计算行星的运动,它的主要创立者之一托勒密首次提出行星“运动轨道”的概念,设计出了一个本轮均轮模型,可以运用此模型比较准确地预测天象,因而在生产实践中起过很大的积极作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地心说向真理迈进了一大步,实际上,后来的日心说正是建立在地心说基础上的学说,如果没有地心说提出的“运动轨道”等的概念,没有地心说对行星运动的数学计算,要想在天圆地方学说的基础上直接建立起日心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地心说就没有日心说。

    地心说的本轮均轮模型,是托勒密根据实测资料和数据人为地建立起来的,没有任何基本的依据,他人为地规定了本轮均轮的存在、大小和行星运行速度,才使这个模型与实测结果保持一致。但是,到了十五世纪左右,人们通过仪器对行星的位置和运动观测数据越来越准确时,这个模型的计算结果同行星实际位置的偏差逐渐显露出来了。但是,信奉地心说的人们并没有认识到这是地心说本身的错误造成的,却用增加本轮的办法来补救地心说,当初这种办法还能勉强应付,但后来小本轮增加到80多个,仍不能准确地计算出行星的位置,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地心说的正确了,终于,到了十六世纪,哥白尼在总结前辈理论的基础上,创立了日心说:月球围绕地球运动,地球和其它行星一起围绕太阳运动,事情就这么简单,从此,地心说逐渐被人们抛弃了。

    日心说被人们普遍地接受,证实了这样一个不可动摇的真理判断准则——第三真理定律:当两种以上理论同时用来解释某种自然现象,又都不出现悖论时,最简洁的理论最接近真理。人们抛弃地心说接受日心说的理由就是日心说比地心说简洁。其实,那个时代的天体现象有什么不能用地心说来解释的,当采用80个小本轮补救地心说仍不能准确地计算出行星的位置时,完全可以再增加小本轮来缩小计算偏差,可以增加到800个、8000个甚至更多,如果采用现代计算机来进行计算,也不是不可能精确地计算的,但人们为什么就不接受这套理论了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有非常简洁的日心说完美地解决了这些复杂而头疼的问题。

    然而,自然哲学发展到二十世纪初,爱因斯坦相对论的问世,人们似乎忽然间忘却了这样的一条最起码、最基本、最不可动摇的真理判断准则,人们恰恰选择了弃简从繁而不是弃繁从简。如果拿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同托勒密的地心说相比,前者是把简单事情复杂化,是一套没有丝毫真理可言、没有任何历史功绩、历史地位、彻彻底底的一堆垃圾。对自然哲学的发展没有半点正贡献,而破坏力却不可低估;而后者虽然同样是一套错误的学说,但其历史功绩、历史地位任何人都不能抹杀,如果站在人类文明进步全部足迹的高度来看,它当之无愧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错误学说,托勒密作为一位伟大的自然哲学思想家已经永远载入人类文明发展的史册。

对照三大真理定律全方位地剖析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用其中的任何一条来判断和裁定,它都只能是一套莫须有的甚至是白痴式的理论。

    爱因斯坦相对论问世的理由——著名的迈克尔逊-莫雷实验,从实践上证明了从一个光源发出的光相对于该光源的光速,在任何一个方向上都是相同的,那么,在这个实验之前,人们不知道光与介质移动速度的关系,不知道光在真空中传播时有没有介质的存在,就是所谓的以太的存在,通过这样的一个实验,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存在着两种可能,假如宇宙中有以太存在,由于以太与光源很可能存在一个较大的相对运动速度,那么就证明了光速不受以太移动速度而改变,光波同一般的受介质移动速度而速度发生改变的机械波有本质的区别;第二种可能就是以太是不存在的,光的传播可以不需要介质。就是这么一个实验,得出的一个很简单的结果,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明了光速将不会受到介质的移动而改变,那么光速将肯定会随着光源移动速度而改变,而洛伦兹等人却非要拿它说事,莫名其妙地搞出一个洛伦兹变换,把基本物理量长度和时间都变成了一个变量,真让人摸不着头脑了。而在洛伦兹之后的爱因斯坦,更是登峰造极地把这种理论发展成了所谓的相对论,光速与参照物无关,真空中光速永远不变。而一大群相对论的拥护者,他们强烈拥护相对论的理由就是迈克尔逊-莫雷实验结果,莫名造谣说用传统时空观和传统的矢量叠加方法无法解释迈克尔逊-莫雷实验结果,给传统的人类共识强加上一个罪名,真不知道这有哪一点解释不通的,哪个地方出现了悖论?

    我在前面的文章《奇天笑话,爱因斯坦忽悠人类一百年》中,谈到了爱因斯坦推出的闪电与高速运行的火车的例子,明确指出了爱因斯坦借用闪电来蒙混光源移动速度的概念,把两道闪电改成了两盏灯这样概念清晰的光源实体重新对问题进行了剖析,我现在给出一些数据代入这个例子中,根据三大真理定律,再次有力揭露相对论的极端荒唐性。

    这样的话,这个例子就成了一道大家很容易接受的、有实实在在数据的、简单的数学应用题了:有一列火车,火车的中央站着一个人,火车以10万公里/秒的速度从一个很长的站台旁驶过(假设地球不是现在这般大小,它有足够的尺寸可以容纳很长的站台,并可以让火车在上面高速运行),站台中间站着一个人面向铁轨,在他的左右两侧各相距3万公里的铁轨旁分别固定着两盏灯,也就是说,这两盏灯之间的距离是6万公里,当火车中的人与站台上的人擦肩而过的瞬间,两盏灯同时点亮。假设灯光的速度为30万公里/秒,那么,两盏灯的灯光传到站台上的人的时间应该都为0.1秒,即3万公里除以光速30万公里/秒,即在两人擦肩而过后0.1秒站台上的人将看到两盏灯同时点亮,那么请问,火车中的那个人在两人擦肩而过后多长时间会看到火车前方的那盏灯点亮?又在多长时间后会看到火车后方的那盏灯点亮?他看到两盏灯不同时点亮的时间差是多少?

    这是一道不折不扣的小学生数学应用题,解题的方法就是利用简单的速度叠加,对于火车中的那个人来讲,火车前方的那盏灯相对于他的光速就是火车速度与光速之和,就是30万公里/秒加上10万公里/秒等于40万公里/秒,灯光传到他眼睛的时间就是当他与站台上的人擦肩而过时,他与灯之间的距离3万公里除以实际光速40万公里/秒,等于0.075秒;而火车后方的那盏灯相对于他的光速就是光速减去火车速度,就是30万公里/秒减去10万公里/秒等于20万公里/秒,灯光传到他眼睛的时间就是当他与站台上的人擦肩而过时,他与灯之间的距离3万公里除以实际光速20万公里/秒,等于0.15秒。从这个结果来看,也就是说,他将先看到前面那盏灯点亮,后看到后面的那盏灯点亮,两盏灯点亮的时间差为0.15秒减去0.075秒等于0.075秒。

大家看看,这是一个多么简单的计算方法,又计算出了一个多么正确的结果,这样一个计算结果即使让爱因斯坦和他的忠实拥护者来回答,他们也不敢说它不对。(如果有哪位相对论学得很好的、又敢于向我责问的朋友,请务必拿出你用相对论进行计算的方法,解开这道在爱因斯坦看来很高深的数学或物理题目,千万不要脱离这个问题的最根本点绕弯子,直接把计算结果算出来给大家看看,否则不要对我的观点妄加不实的评论。)

    而他们又凭什么理由说传统的时空观和传统的矢量叠加方法不适用于光速呢?凭什么理由说用传统的时空观和传统的矢量叠加方法去解释迈克尔逊-莫雷实验结果无法解释呢?它的悖论又在哪里呢?

    明明用相对论去计算这类极为简单的问题时悖论百出,把问题搞得极为繁琐和复杂,而且经常会出现两人计算同样的问题时采用不同的计算过程、得出不同的结果的现象,却反过来诬蔑传统的人类共识存在悖论。事实上,相对论不能被人们真正理解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了,几乎每个号称懂得相对论的人都有他自己对相对论的理解和解释,且都是滥用数学公式,好像是数学公式越多、越复杂就越是真理,根本就从来没有形成过完整的理论学说。

    所以说,相对论鼓吹的光速与参照物无关、相对时间、相对长度、相对的同时性等等是何等的荒谬,这样一套理论对照三大真理定律哪有半点真理含量可言。

再次重申一下第三真理定律:当两种以上理论同时用来解释某种自然现象,又都不出现悖论时,最简洁的理论最接近真理。我们就来假设一下,假设用相对论的计算方法,用一大串复杂的高等数学计算公式,可以不出悖论地计算出上面这道数学或物理题目,也就是计算出火车上的那个人看到两盏灯的点亮时间差是0.075秒的话,那么我们也决不应该提倡这种繁琐的解题方法,更不应该视这种理论为真理。当然,事实上企图用相对论的计算方法计算出火车上的那个人看到两盏灯的点亮时间差是0.075秒,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是一个明白人,当你看到洛伦兹变换的公式时,后面会发生什么你就非常清楚了,那就是无穷无尽的悖论、无法解决的矛盾、拐弯抹角的繁琐计算,所以你根本不会那么愚蠢、天真地用它来计算。

    用最基本的真理判断准则得出结论:相对论只能是一套莫须有的白痴式的理论,炮制者爱因斯坦必须受到严厉谴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