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远人
远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0,738
  • 关注人气:14,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就这样爱上光明

(2017-04-22 16:22:52)
标签:

《打工文学》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散文
卷首语
 
我就这样爱上光明

◎王国华

       作为一份立足宝安、面向深圳和珠三角的文学周刊,我们似乎早就应该给远人先生推出一个诗歌小辑了。但我们在等。等待一位诗人与这片土地的融合之作。于是有了本期这个小辑。
      远人是国内诗坛的一个重要坐标。他的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去年获得广东省有为文学奖诗歌金奖。这是他个人的荣誉,也是深圳的荣誉。更重要的是,远人先生就任光明新区作家协会主席以来,除了举办各类活动,培养本土文学新人以外,更把大量精力用在了解他生活的这片土地,了解这片土地上的人,了解这片土地的过去与未来的发展,并通过自己的笔将其展示出来。
       一个真正的作家,他的文字一定是有温度的,并拒绝那些表面的、简单的讴歌。通过本期的《兴发路》《红花山公园》《人间烟火》等诗作可以看出,远人已经深深沉浸于生活了几年的这方热土,把自己的血液和光明新区的毛细血管连接起来。“我有时会突然惊讶,我和他们/都在生活里活着,或许都还/会在某个交叉的时刻发现自己/当我从这里起身,天色/已经更晚,兴发路外的大街/明亮了很多,我继续走过/街上一个一个店铺,走过/那里面一个一个交谈的人/一个一个抽烟的人,我还是/走得很慢,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
      或因有过习画的经历,远人的诗作画面感很强,几个简单的字词就把一个场景生动勾勒了出来;同时他的诗歌又有着非常朴实的一面,我称之为“老实”。老老实实地描述,老老实实地感受,成为越品越有味道的文本。不故弄玄虚,并不等于不遵守诗歌规律,比如语言的提炼,文字的延展性,个性化的想象等等,这些诗歌的本质都在远人老老实实的表达中得以呈现。一个作家和一个地域的关系,便在这种理解和热爱中升华了。
      本期我们还选发了深圳诗人憩园和惠州诗人吴子璇的组诗,其文本都可圈可点。
.
.
我就这样爱上光明

远 人
       
       转眼到光明好几年了。每次回湖南时,当地朋友总会问,你哪天再回深圳?我听了总是有种很特别的感受。深圳?每次我都老老实实地回答,过几天我回光明。不说深圳,只说光明。光明是深圳的一个区,我就在这个区里。我之所以心里有特别的感受,是因为光明和外人眼里的深圳非常不一样。记得我决定过来时,光明的朋友就告诉我,你千万别以为这里是你想象中的繁华城市。我当时很奇怪,难道深圳不是一个高速发展的现代化城市吗?光明是它的一个区,它理所当然也就是深圳。
       到光明的第一天我就不这么想了。
       好多年前,我来深圳旅游过几次,深圳的繁荣给我印象深刻。到光明之后,我很惊讶这里的旧城区模样,尤其我身在的公明,难得看见几幢商品房,更难看见市内林立的现代化写字楼和购物楼。沿公明街道走过几圈,最强烈的感受竟然是,它和上世纪90年代的湖南省城极为相似。除了我办公的文化馆建筑有种现代感外,公明的大多数地方还是楼区陈旧,街道也不像市内那么干净。我还去过李松蓢的菜市场,竟然和我童年时见过的无异。我当时非常吃惊,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它与我见过的深圳划上等号。
       但这里的确是深圳。
       几年下来,我甚至愿意说,光明才是真正的深圳。在上世纪80年代,深圳刚刚列为特区之时,我不可能见识它的发展和变化。我现在庆幸我在光明,因为这里在发展和变化。对我这样的写作者来说,没什么地方比得上一个正处发展和变化的地方更好的了。光明给我提供的最大感受是,这里可以改变一个人。不仅改变他的看法、改变他的想法,还能改变他原有的格局。光明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每个人在这里以实力竞争。我惊讶在这里聚餐时,围桌的十人可以来自十个地方。这其实就是深圳的特点。四面八方的人聚集于此,就在于这里给你起码的公平。这些年我们总是听到一句近似反讽的话,什么是公平?不错,绝对的公平当然没有,但深圳有起码的公平,它体现在你的才能在这里能得到释放,尤其在光明,深入下去之后,我更吃惊于它貌不惊人的表面之下,隐藏着数不清的艺术人,他们或者写作、或者书法、或者绘画、或者摄影、或者歌舞,一个弹丸之地能够聚集如此多的艺术人,不能不说是光明所蕴含的魅力所致。
       魅力来自独特。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投身艺术的人,光明显得特别集中。是它小吗?光明其实不小,我的答案是,不论小不小,在这里,艺术能得到尊重。这是很不一样的感受。不是哪里都尊重艺术。光明尊重,因为不仅艺术,它还尊重自己的变化,尊重自己的视野,尤其尊重自己的记忆。在我所处的“光明新区文化艺术发展中心”,已经定期做“寻找光明记忆”好些年了。记忆是种沉淀。外省人总有深圳是无记忆的新型城市之感,实际上它有完全属于自己的记忆。光明的记忆不仅多,而且特殊。光明是一代侨民的汇聚地,这里蕴含整整一代人的独特记忆。记忆是文化的元素构成,所以,光明的文化有它特殊的底蕴。从这里可以生长出无数艺术范围的题材,所以,光明是值得一写的地方。
       在光明的每天晚上,我总喜欢在窗前凝望它。几年来,我凝望的场景在慢慢变化,一些将落成的楼盘在一幢幢出现。我喜欢凝望远处闪烁的灯光。一些灯光整夜不灭,它们在照耀什么?有些答案需要寻找,有些答案却可以永不寻找,它可以展开你的想象。我在这些灯光下写了一些和光明有关的诗歌,一部长篇小说的构思也在趋于成熟,我想慢慢完成它,因为我知道,我已经从陌生光明到了爱上光明。 
.
2017年4月10日
.
我在光明(组诗)

.
兴发路
.
不知何时,这条路成为我每天的必经之路
从我暂居的中学宿舍出来
路过每天红绿灯控制的十字路口
路过连成一片的五金店
路过家具城、第1538家上岛咖啡分店
路过一个汽车广场
路过几辆铝材运达的货车
然后路过几处晴天也会积水的洼地
路过一扇卷闸门里
突然传出的犬吠
然后再路过一个私人牙科诊所
转弯就进入这条街
左右两边的房子
集中起将要拆除的氛围
铁制的售货亭里,一对夫妻
在里面生活了已经八年
我们偶尔用相同的口音交谈
(这点让我惊异)。在售货亭前面
是一堵临时砌到街尾的围墙
曾在墙后的生活已变成一片废墟
围墙对面,来自沙县和重庆的米粉
升腾起各自的固执气味
隆隆作响的挖土机挖开十米长的地面
堆起一处处坟墓样的泥土
屋顶都矮在自己的高度
我不认识的植物在上面攀爬
我每次都走得很慢,因为两边
都是背脊扭曲的树,落叶总是
成为人行道砖石上的地毯
穿橘色背心的环卫工
将落叶扫到树根下腐烂
变成好像永远不干的泥巴
日复一日,我很少走完整条街
这里看不见天空
两边的树冠在半空中抱在一起
我很少去听那些树叶的声音
直到昨天,我独自下班时天色已晚
我在一棵一棵树下走过
抱成一团的树叶围拢了整条街道
它们的声音,涌动得异常猛烈
仿佛在不断告诉我
——你永不可再回到家乡
.
2016年9月10日凌晨
.
.
红花山公园
 .
九月。下午的阳光还非常毒辣
此刻的公园里很少有人
几百个台阶,一级级垒到
一座塔的底部,最高的地方
今天我决定放弃。右边有条小路
铺满一块块长条形石头
我沿着石头散步,低矮的灌木
不知何时被何人修整
那么多阳光,在我体外肆虐
那么多诗歌,埋伏在不计其数的
未知时刻。谁知道这成百株棕榈
是何时开始栽种?它们一棵棵
升起到遮住天空的位置
仿佛在那里,它们制造了平静
我的脚步慢下来,沿着缓慢的弧度
沿着踮脚移过来的树影
每隔三十米一座的凉亭里
坐着仿佛睡去的情侣
当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棕榈林
忽然消失了,但还是有起伏的植物
不断向这里靠拢,终于
一条弯折过来的栏杆,结束这条石路
旁边的台阶,提醒我走到高一点的地方
我想了想,还是绕过栏杆
前面是没有人的树林和山坡
死去的落叶,一层层堆积了无数个年头
我不由惊异这些落叶
每走一步,就听见沙沙的声响
光线如蛛丝,从树叶间垂落
在每一层落叶上,制造出更大的平静
于是,提着偶然几声鸟鸣
我慢慢走到深处,在落叶上坐着
山坡呈现的弧度无与伦比
这里的四面八方,没有人到来
没有人离去,仿佛这里
终于让我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
 .
2016年9月24日
.
.
在高铁上读弗罗斯特
.
在高铁上,我一直在读
弗罗斯特的诗歌全集
我有三个半小时的时间
完全属于自己,但我发现
弗罗斯特占据了这些时间
我以前读过他,但没爱上他
现在他再次攻击我
用他的草垛、泉水、鸟鸣
用收割后的牧场,仿佛
他要带我去那里散步
用非常慢的语速和我说话
但我跟在他后面,不敢去并肩
我暗暗希望他能一直说下去
我惊奇地发现,他的年龄
一直停在他的理解成熟之时
他说的和知识无关,只和
一个人内心独自的渴望有关
譬如,我渴望走进一座森林
那里布满黑沉沉的引诱
穿过林中的路呈现很长的半圆
里面不要有人,但也可以有一个
他或许就是弗罗斯特,穿着
很久没洗过的衬衣,头发稀白
风吹来了,也不需要帽子
我就在他后面走,紧张地注视他
他会回头看我,然后停下来
我不知道会不会真有一个等我的人
告诉我石头的声音,告诉我
鸟在扭动脖子时的念头,或许那些
恰恰是生活的智慧,但我知道
我不可能去到那里
弗罗斯特死了很久,我只能一页页
翻开他到过的地方
翻开他每天对真理进行的思索
当我偶然抬头,窗外
一样掠过原野和树木
一样掠过远处起伏的山脉
但它们都有了变化,很少有人
再住在那里写诗,或许诗歌
并不重要,因为它什么也不能阻挡
但它奇妙地让弗罗斯特在深夜里倾听
让我在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中
渴望着能慢下来
.
2016年10月17日
.
.
雨中小酌
——给G和Y
.
今晚和国华兄喝酒
还有冰传。雨在外面下着
我们背对着雨,其实我很想
这些雨就下在酒里
下在我们说个不停的话里
因为它在唐朝下过
在宋朝下过,在明朝
和清朝下过,在我们
今晚读到的翻译诗里下过
但我们还是背对着它
它可以浸透我们的鞋子
浸透我们的头发和背包
再浸透一首诗歌。真的
每首诗歌,或缓或急
其实都在等待一场雨
每场雨都会停,就像每首诗
都会结束,奇怪的是
人生里总有不会结束的东西
它可以在没有开始的时候
走向开始,也可以
在没有结束的时候拒绝结束
此刻,雨一直下在我们外面
下在我们的交谈里
下在我们的酒杯里——难道
我们酒杯里真下起了雨吗
我想到我们前半生的经历
有一些类似,有一些完全不同
但是异乡存在,它把故乡
非常残忍地推到远处
在此刻的雨里,没有什么故乡
生活总会选择某个地方
化身一个帮助,它驱赶我们
来到这个夜晚,它显得漫长
但不会再显得凄凉。我喝下的
一杯一杯酒,只是告诉我
在雨里浮动的所有过往
会变成一个一个未来
或许未来,将有更大的雨
等到那时,我们会索性
直接走到雨里,那些车灯
树影、颓墙,那些因为雨
溅到身上的咒骂,都会变成
我们无可比拟的期待
然后我们再回来,再一次
背对那些雨,什么都不说
什么也不做,像背对我们的人生
碰一碰杯,一切都在雨里
一切又在雨外,只有一首
终于笑起来的诗,雨水样流淌
.
2016年10月20日凌晨
.
.
人间烟火
.
几乎每天,我离开办公室时
天色已经变黑,整幢大楼
只剩下我一个人最后起身
我摸黑走过走廊,又摸黑
走下楼梯,我的心情
有时会突然变得暗淡
外面的兴发路也不那么明亮
路灯的光像是要睡去
树影在地面摇晃,这使我
走得很慢,但我什么也没思索
几十米后,暗黄的灯光
轻手轻脚,从路边店里走出
我几乎都选择同一个店铺
来自柳州的一对夫妻
非常熟练地取粉拿碗,每晚
都很少人坐在他们店内
店外的四张桌子,总是
蒸腾起一碗碗热气。几乎每晚
我都习惯在这里落座
风不大,连落叶也不能吹起
那对夫妻的孩子,总在
桌子间跑来跑去,但还无法
跑进咫尺外的人生。靠街的树下
是那对夫妻的椅子,一个在
炉火前,另一个就在休息
或许除了我,他们每天
都接待不同的顾客。我不认识
那些人中的任何一个,有时
过来学生,有时过来打工者
我遇到过一对情侣在这里争吵
他们没吃完米粉就先后离开
在米粉店旁边,连着超市
连着一个幼儿园,前者将水果
一直摆到外面,后者已经
锁紧它的铁门。另外还有三个
米粉店同样将灯泡的电线
一直拉到外面,我在碗里搅动
一双一次性筷子,周围的声音
微微起伏,像压抑住的海水
告诉我每个人命里的漂泊
但我知道,这其实是我们
必须生活下去的人间。这对夫妻
肯定不知道下过多少碗米粉
很多人不会再来,不记得自己
曾在这里落座,我感觉一切
都如此真实,一切都在烟火里笼罩
我有时会突然惊讶,我和他们
都在生活里活着,或许都还
会在某个交叉的时刻发现自己
当我从这里起身,天色
已经更晚,兴发路外的大街
明亮了很多,我继续走过
街上一个一个店铺,走过
那里面一个一个交谈的人
一个一个抽烟的人,我还是
走得很慢,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
.
2016年10月25日凌晨
.
.
远远的总有灯火
.
远远的总有灯火
在夜的远处闪亮
我在很远的地方
凝视这些灯火,不知道
它们是什么人点起,不知道
它们是不是在等某个人
我远远地看着那些闪亮
像看一些生命中的温暖
但是我不能停下来
我还有很远的路要赶
它们始终在夜里闪亮
我忍不住久久凝视
它们如此温暖我
它们让我告诉自己
你在人世,不会永远孤单
.
2016年11月12日夜
.
.
异地的房间
.
在另一个城市
我居住的房间
很少有人来过
.
它有同样的墙壁
同样的窗户,同样的门
我还是陌生这里
.
我陌生里面的衣柜
陌生里面的床
陌生桌椅,陌生遮住阳台的窗帘
.
但我还是要适应这里
适应里面的气味
像离婚后适应另一个女人
.
适应她的身体
适应她的细节,最后
适应围绕我的陌生的孤独
.
2016年12月2日夜
.
.
燃烧的叶堆
.
年终,树叶被
扫成一堆。有人点燃它们
.
一股浓烟
在旷野上升起
.
他们将结束烧毁
只需短短几个钟头
.
落叶死去了
在浓烟里又死一次
.
我始终没看见火
就像,始终没看见杀戮现场
.
现场是一堆灰烬
掩盖了挣扎和真相
.
当熄灭来临,风
吹空旷野,什么也不留下
.
仿佛旷野被烧死过一次
腾出位置,给下一年就坐
.
2016年12月30日
.
--------------------
刊于2017年4月22日《打工文学》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