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芦苇泉近作45首

转载 2016-06-30 14:28:59

   在山中 

月亮先是画出山脉的轮廓

山坡上几万棵树举起手

挣脱越来越浓的夜色

我在山路上行走

无数星辰跟着我

翻过七八座山头

那里有一眼山泉。我只是去提一桶水

煮茶待客

2016.2.4

  

铁匠

 

铁匠是一种声音

由村庄最深的巷子传出

在小学校

在蒙河岸

在南山

甚至在我去省城的火车上,都能听见

 

这种声音像铁制刀具一样锋利

再厚的岁月也能刺穿

有多少夜晚,我听见铁锤击打铁砧的声音

父亲一脸汗水

一手举锤,一手攥紧铁钳

站在窗外,背景星斗满天

2016.2.4

 

 

河流

 

有时,河流会飞在天上

风雨之夜,只是那么一闪

只是那么随意地看了一眼

千水万山就以雷霆回敬

 

河流,一条栖息在大地上的闪电

收缩翅膀,暂时睡去

2016.2.4

 

 

草原集:一匹白马风一样驰过

 

如果在深夜,你看见一匹白马

风一样驰过

没有嘶鸣,不留痕迹

一旦过去,再没有消息

那就是我重返草原

山岗起伏,月光覆盖着霜花

在你的呼吸和模糊的呓语里

我的身体稍微作了些倾斜

2016.2.4

 

 

春风是一支部队

 

春风起于遥远的江南,也许来自天上

似有似无。柔弱,细腻

就像少女的目光。手指

抚摸每一寸土地

顺便把天空擦亮

根系,枝条,种子,蝴蝶先后醒来

这支过于庞大的部队,由鲜花,叶芽

雨滴,笑声,汗水,小鸟的翅膀组成

潮水般漫过北方

所到之处,绿色覆盖荒凉

这支部队,战无不胜

一直向北

很快统治了世界

2016.2.5

 

 

在路上

 

打开行囊,晒在树枝上

穿过大片麦田,我找到了沟渠

西南角,一列火车慢慢爬行

剪开春色

燕子成群,耕牛在野

我洗干净手脚,抬头看看天上的云朵

没有风,周围的山峰排列出陌生的风景

在植物的拔节声里,田鼠们相互追逐

我坐下来写信

这些信要分别寄给南方的好友

不多不少,连你正好七封

2016.2.6

 

路过桃园

 

在山前,几万棵树铺展出一个国度

每一根枝条都在做开花的准备

成吨的胭脂

堆积如山的甜蜜

少女们为那个盛大仪式

彩排了一遍又一遍

蜜蜂刚刚醒来

第一件事是试试翅膀

我只是路过。无意间看了一眼桃园

发现里面住满神仙

2016.2.8

 

 

一列开往上海的火车         

 

在故乡,我看见一列开往上海的火车

就像一条爬虫,从一片大山里出来

踽踽独行在田野中

似乎过了很久,又钻入另一座山

列车靠近我的时候

带起一股无名大风,庄稼和树木不停地晃动

车窗后一张张脸越来越远

我常常乘坐这列火车从北京济南去上海

或从上海回到济南北京

只有这一次,我在车下看着它飞驰而过

列车过去了

却似乎有另一个我坐在车中

在我看他的时候,他也看了我一眼

2016.2.8

 

 

很想去南京

 

总以为来趟南京很容易

想来了就来

可已经过去了10

不是不想去,想了很多次

可临走又改变了主意

似乎没有原因

又似乎障碍重重

南大、新街口、玄武湖、紫金山……

黄梵、育邦、朱庆和

王彬彬、张光芒、付元峰……

这些地名和老师朋友

常常出现在心里

今年去南京,先到先锋书店转转

再和朋友们到青岛路喝茶聊天

就像从来也没有离去

从丹凤街出来

一个人慢慢走在汉口路上

看天色渐渐暗淡

灯火照亮一张张陌生的脸

2016.2.9

 

 

青岛路

 

青岛路北高南低

就像童年时父亲的脊背

很短。就像成年后的一支烟

去青岛路不是来了朋友吃饭

就是去半坡喝茶

偶尔遇上茶馆老板罗立

有一次他说生意不好

但茶馆一直按时开门

不知现在如何

在茶馆里时常遇上韩东和他的朋友

一群诗人撸串喝啤酒

一群走了,又来了一群

黄梵、赵刚、育邦

李子荣、朱庆和、马铃薯……

有时朗诵诗歌

有一次是讨论卡夫卡小说

从南大出来,转向汉口路

向西走到头左转就是

过了青岛路就是广州路

往西是上海路

那几年,我常常一个人走在这里

去书店,去朝天宫听昆曲

去新街口感受商业的潮涌

去江边,去车站

一段岁月的必经之路

离开南京已有10

在无数个深夜,我看见青岛路上

灯光暗淡

有一个人低着头,匆匆走过

2016.2.10

 

 

抬头看了一眼月亮

 

走在大街上,越过人群

树木,高楼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很快找到那轮月亮

高高在上

像一张很小的笑脸

在太阳的一旁

安静,平和

已经习惯了寂寞

 

就像你,在很远的地方

就像这轮月亮

低头,在心里

抬头,在天上

2016.2.16

 

 

遥望沂河对岸想起瓦刀

 

一只白鹭飞过了对岸

三只天鹅在河的上空盘旋

五千条鱼相互追赶

这时候我想起对岸的瓦刀

朗诵时的样子

就像在泥瓦匠的手里上下翩飞

在高楼大厦上抿平水泥石灰

但作为一块铁,常常是在角落里沉睡

只有朗诵的时候

像被炉火烧红,激情万丈

不可阻挡

瓦刀,一个好兄弟

朗诵诗歌的时候

自己做了自己的铁匠

2016.2.16

 

 

九溪离山东有多远

 

那年九溪下雪了

画家了尘在给我的短信中透露了这个消息

冬天的茶园先是被黑夜隐没

接着被一场大雪覆盖

我看见千里之外的山坡上几间老屋亮着灯火

我不知道九溪在杭州的哪个方向

也不知道它离杭州多远

但我告诉你那天夜晚我光顾了九溪

请你千万不要怀疑

梅花和纷纷扬扬的大雪站在山顶

迎接我

就像星辰,我看见天堂很远

山东很近

2016.2.18

 

 

行驶在运河的西岸

 

春节之后,我乘车路过运河西岸

河水在北风里掀起微澜

一些大船停靠岸边。七八艘或十几艘连在一起

仍沉醉在节日里

有些荒凉的河段,荒废着许多木船

小小的身子,像一些旧鞋

飘在水上,或遗弃在河边

一艘这样的小船,不会走得太远

伐几棵树做成,在水上飘荡几年

好多年后,几块木板抱在一起

不散开,不腐烂

不离开家园

2016.2.18

 

 

诸葛亮在阳城留下了什么

 

他走后,阳城空空荡荡了很多年

就像空城计,演了再演

汶河和沂河流淌的声音还和古时候一样

那天空和天空里的星月

那天边和天边的山峰

都还是老模样

那些树木和庄稼交替枯荣

结满苹果和麦穗

少年走后,没再回来

他留下了阳城,以及阳城的天空

风雨,黛色的山顶

河流弹响大地,留下回声

2016.2.18

 

 

发芽的土豆

 

上半年发芽,长大

开花

就像做了土地的主宰

疯狂的欲望长满垄沟

东张西歪,醉汉一样忘乎所以

 

下半年

土豆频繁出现在各种场合

就像结束了特殊任务

才能从地下走到地上

有许多条道路供它来去

发芽的土豆

宣布它要重新开始

如果一个发芽的土豆遇不上春天

就会被抛弃,甚至被扼杀

 

有一年,我和父亲把切好的土豆

一片片埋进土里

等紫色的叶芽拱出土地

我已去了远方

在故乡,每当我遇见呆头呆脑的土豆

一眼就能认出哪些是我家土豆的后代

2016.2.18

 

 

在山中

 

几间草屋在山坡

山下溪泉有声

松树歪歪斜斜勾勒出山的模样

屋后有竹,挡风

梧桐洒下浓荫覆盖院落

野梅敲窗

石缝生香

亲戚是飞来飞去的麻雀

云朵静止,在树梢

看普庵画迷失荒野

如果我忘记了来路

你们也忘记我吧

2016.2.19

 

 

有时候芦苇是一把匕首

 

初春的芦苇是一把把匕首

更像犁铧,从地下向上划开僵硬的土地

和低矮的天空

 

有时候,它们是一支支箭镞

射得很远

天鹅、云彩、星辰纷纷降落

在不为人知的荒原

这些芦苇邀请闪电、神仙做客

天高地远。惊动另一个人间

 

一场春雨里,我们相遇

它在打磨刀刃

我却打不开一把陈旧的雨伞

2016.2.20

 

 

在山中

 

有时候登上一座山纯属偶然

在山上的一棵树下坐下也是偶然

走累了,就坐下来

树的浓荫落在身上

树叶哗哗响动

我先是看了看远处的另一些山峰

看到树叶的时候,一只小鸟在树叶里鸣叫

我常常回忆那个中午

坐在那棵树下,看一群鸟飞走

地上的野花开得正好

 

20年后,我正走在回山途中

盘山路像缠在山上的绷带

再过一会,我就坐在那棵树下

温习梦中的场景

重复自己,也重复别人

之后20年,又有了回忆的题材

就像一大堆干柴

不急,我们慢慢来

2016.2.20

 

 

在山中

 

在山顶,我们看风景

远处有许多我们去过和没去过的山峰

风吹乱每个人的头发

草木晃动

那些进山开矿、砍柴、挖药、打猎的人

是不是也看到了风景

 

看风景的人,走后很少回来

而那些劳动者在山上来来回回

踩出了路

另一些看风景的人,总是说

路的这边和那边的景色不同

2016.2.20

 

 

从洛阳到长安

 

在洛阳,醉死花下

你要允许我想起长安

想起它的锈迹斑斑

 

我喜欢暴风骤雨

它能涤荡我的昨天

丽日下,可以找到母亲的家园

 

罂粟,我看好你的另一面

每年四月麦浪翻卷

另一边,暗藏深渊

 

再过七天,罂粟进入黑暗

留下的誓语

挂满沟渠两岸

在故乡

苹果树伸展双臂面向蓝天

2016.2.21

 

 

想起那年三月天

 

那年三月,在蒙山

我遇见一片桃花开得正艳

从谷底,顺着山坡一直往上

染红了天

可是,再过几日

这场大火就要熄灭

就像你我没有相遇,也没有来过

 

桃花,这疯狂的生命比烟花慢

比人生短

2016.2.23

 

 

没有人不喜欢芦苇

 

这卑微的植物,总是连成一片

成为风景最主要的元素

适合远远的看,适合忧伤时对着它感叹

 

芦苇一无所有

连荒原和月光都是身外之物

 

芦苇在大风里折腰

但每一次都能做到站着不倒

 

没有人不喜欢芦苇

芦苇开花的时候

就像年迈的爱人

比少女温顺

比月亮近

2016.2.23

 

 

金农家的梅花开了

 

昨天听说金农家的梅花开了

我们不知道金农家在哪

只知道要越过一道河塘

水上有木桥

山坡有草堂

屋后翠竹绕篱笆

屋前有梅花。花枝高过墙

 

我们到达金农家的时候

梅花正艳

主人不在

他只是外出告诉人家

梅花已开

2016.2.28

 

 

去年的棉花地

 

刚刚下了一场雪

我从去年的棉花地走过

脚印里露出一些干枯的棉棵

去年我来过

 

六月淡黄的花朵像蝴蝶

秋天,棉桃绽开

就像一场雪

母亲牵着我的手,一朵一朵摘着棉花

天冷的时候我有了新棉衣

 

春天我走过去年的棉花地

今年种的是花生和西瓜

2016.2.28

 

 

哪朵野花最先绽放

 

一朵野花绽放在山坡

头顶遥远的云朵

 

春天大步走过

花的颜色染红山河

 

谁是最先绽放的那一朵

东风说:你来晚了

它刚刚凋谢

2016.2.28

 

 

山中生活

 

南山种竹

北山栽梅

溪泉养鱼

天空牧云

 

如果你来拜访

要走三天山路

越过9条谷

攀爬10座峰

白天野兔引路

晚上狐狸站岗

 

你来的时候我正在开荒

这边蔬菜

那边茶园

 

留一点空地

培植你路上采撷的野花

2016.2.28

 

 

有一只鹰一直飞在天空

 

有一只鹰一直飞在天空

10年了,只要我抬头

就能看见那个黑点

像一只眼睛

更像一个黑洞

也许它要告诉我什么

也许它要把我带走

 

其实它就是我

我们同名同姓

它替我生活在天上

我替它在人间谋生

2016.2.28

 

 

一粒种子靠什么活着

 

一粒大豆、玉米

离开大地,逐渐干枯

它靠什么活着

春天来了照常发芽

也许是几声鸟鸣

也许是几滴雨

也许是一阵微风里,它看见过绿叶翻动

……

大雪中

一粒种子紧紧抱着自己的爱情

2016.2.29

 

 

暮色中

 

暮色中,砧声高过河流

少年用目光搭好的桥

无人通行

四月的樱桃树挂满露珠

 

我骑马路过

白杨的掌声

加快了我的行程

2016.3.17

 

 

南京

 

时光这座造纸厂

一张张翻过

秦淮河的月亮碎了

梅花山上花正红

 

长江还在流淌

我走在桥上

震颤穿越灵魂

一条鱼游过,但它并不知道与南京告别

水温稍高,惊异中它有些留恋

 

我乘车离去的时候

下游开始变凉

可大海越来越近

 

那天,你只看见了长江和大桥

可我看见了一条鱼

它和长江一样长

一会游在水里

一会飞在天上

2016.2.17

 

 

李白

 

我们都知道李白是谁

他像月亮一样白

夜晚,破窗而入

喝光我们的酒瓶

他的朗诵,像风雨声

被路过的火车喜欢

并领走

2016.2.17

 

 

茨维塔耶娃

 

向北,一直向北

去和你约会

可你派来北风阻住我们的家门

 

你穿着雪花一样的裙子

在夜晚游览世界

在我故乡上空,你停留了一分钟

那年的野花

几乎把大地占领

 

姐姐,如果没有真理

也没有苦难

只有诗歌

你是否会一直活到今天

听我们在河边朗诵

篝火照亮你羞涩的目光

和挂满星辰的天空

2016.2.17

 

 

登蒙山遇李白

 

站在山顶正在数着周围的山峰

一片云彩飘来

都说李白来了,李白来了

多像李白

长发,白衫

天上落下几滴雨

抬头看,李白已经走远

2016.3.19

 

过沂河

——给诗人孙方杰

 

诗人孙方杰还像当年那样

胖墩墩的,结实

像是与早年在红红火火的钢铁厂锻打过有关

这些年他越来越喜欢木头这个笔名

钢铁和木头在一起就是一座钢铁厂啊

昨天,方杰还在济南

今天就穿行在临沂的大街小巷

仿佛他穿过了十年厚厚的沧桑

站在我的面前

酒杯碰响,叮叮当当的是一些旧时光

下午,接到瓦刀电话

我急急忙忙穿过沂河

夜晚,又过沂河

但并没有像往日一样

感受到河风的凉爽

去时没看见鹭鸟和波光

回来没留意水里的星星和月亮

仿佛脑子一片空白

暂时忘记一条大河的流淌

2016.4.13

 

 

我找到了你

 

确定无疑,龙是有的

但它总是飞在云里,没有人看清它的面目

 

多少年来,我一直在寻找

那些蜿蜒的河流是不是

还有那些逶迤的山脉

经过长久地端详,我还是不敢确认

 

其实,我看见过

暴风雨里,它把天空撕裂

只是那么一闪

相见太过短暂

来不及抚摸

来不及交谈

 

今天,我找到这里

看见真正的天龙已隐居人间

为了我们的相见,它身披鲜花

把整个春天都当成了节日

幸运的是,我没有来晚

      2016.4.13

 

 

露珠

——给s

 

一滴水,悬在半空

你没有秘密

一切都摆在那里

晶莹,透明

你看不见更高处的月亮

你说你就是月亮

你最完美

你胜过一切宝石

你认真地说着

别人也偶尔赞美几句

你分辨得出哪些是谎言

但你喜欢这些动听的夸赞

其实你那么易碎

陨落了,不留一丝痕迹

像遥远朝代里那些美人的泪

 

我看守着你附着在上面的叶子

看守属于你的那棵草或一棵树

甚至看守着一座山,一个县

一个国家

和你一样认真

命令周围的景物安静下来

一秒秒地计算

尽量延迟你散开和消失的时间

2016.5.5

 

 

下午

 

我坐在书房里,整个下午都在胡思乱想

一会是西藏,一会是美国

南京和北京都想了想

草原上的马向我扬起头颅

那都是过去的景象

 

微信里,你正在澳洲吃着海鲜

我马上就去了澳洲,站在海岸上

看见你们就在不远处喝着啤酒

相互追打,狂欢

似乎有一瞬,你抬头看了我一眼

 

这个下午,因为你不经意的一瞥

我的房间里响起大海的涛声

2016.5.14

 

 

沂河,不仅仅是一条河

 

有很长一段时间,每个下午快到黄昏的时候

我都要去探望沂河

先是沿着大街右边的人行道慢悠悠地走

然后穿过滨河大道

下到景观带

看见一片大水了,沿着水岸走

除了周末,人往往并不多。有一些水鸟很大胆

走近了,也不飞

很多次,我清晰地看见了它们各自不同的羽毛、花纹

 

就这样,一直到黄昏

有时,星星冒出来

映在水里

在夏天,水气很重

就像你走到了海边,走了一夜

海水用爱情俘获你

 

如果有那么两三天我去了外地

没见到沂河,晚上常做梦

在河里游泳、打鱼

 

在那些日子,其实沂河并不像一位恋人

而更像我的父亲

忙了一天,累了

我去看望他

哪怕不说一句话

陪着他走走路,或静默一会

然后再回到我生活的地方

第二天,忍不住还要去看他

这样周而复始

如果没有变故,我希望这样的日子

会一直持续下去

2016.5.15

 

 

522日遇吕宗军

 

建峰的大年禧开业

动静挺大

王兆军、马国栋、吕宗军都来了

黑压压的,五十余人

随礼的时候,我看见账簿上有的交三百、五百

我交了二百

在画廊里面

站着、坐着许多人

有的熟悉,有的陌生

也果脸色不好,见了面没笑

就没打招呼

今天是个阴天

宗军大哥只大我两岁

他点名让我去他那一桌

没说的,那就喝酒

全桌只我们俩喝

一杯一口,每人喝出了五六瓶

这样喝酒的时候已经不多

我知道这是在放纵

但我也知道今天我必须这么做

放心,我不会喝大

后来轩辕、也果过来

继续喝

痛快

也果说她心情不好

我说喝酒

一会她就话多了

也果笑了

也果向我和轩辕提议

过会要继续找地方喝

她说刚才没喝尽兴

我说那就去我那边的临沂饭店

轩辕说他在附近找地方现在喝

就我们三人

他说,晚上不喝

一会儿,我们又说好去临沂饭店

可散的时候

轩辕还是坚持着带也果跟理钊的车走

这个选择不错

我回去睡了一觉

傍晚起来,屋里光线暗淡

小雨还没有停

过会出去走走

如果高兴,要一直走到河边

2016.5.23

 

 

529日晚在涑河北岸

 

涑河是几百年前的一条人工河

这个大家都知道

走在涑河边,我突然想起当年那些挖土的民工

得没得到工钱

就是这样想想,不复杂,不简单

 

格式坐在牛阵靠南的一张桌子上

隔着玻璃我一眼就看见了

 

这是一张长条桌,不大

只能坐开5个人

轩辕坐在格式对面,和也果挨着

瓦刀坐北面,主持就应该这个位置

剩下一个空位是我的

和格式挨着。喝着酒他常常回过头来

我们聊上几句

 

感觉格式很强大。如果把他放到荒原

也许能和老虎交上朋友

十年前在济南,匆匆一见

那时他秃顶,今天他的头皮铮亮

我说:你比以前漂亮了,帅了

这话发自内心。他也认可

 

几个小时,谈了很多

一些人,一些诗歌

说的大都是实话

 

瓦刀去车站接女儿,先走了

我们喝完剩下的几瓶啤酒

格式要回南坊的蓝海酒店

和也果顺路。轩辕去送

轩辕迟迟没出来

打好的那辆车,我坐上去先走

 

睡前,又想了想格式喝酒的样子

感觉都还年轻

2016.5.30

 

 

201661日记事

 

在今天,逗逗路上遇见的每一个孩子

抱抱他们

抱抱自己的童年

 

熟透的西瓜在大地上滚动

苹果刚刚挂上枝头

 

玉米苗四处张望

麦楂是长辈的胡须

 

一群鸟飞过河流

流水想抓住它们的影子

 

沿着河流走

在上游能否找到消失的风景

2016.6.1

 

 

醉卧兰陵

 

兰陵只是途中的一个小站

拜访完荀子墓你喝得乱醉如泥

没有谁认识你

他们以为你只是个过路的疯子

衣衫不整,疯话连篇

 

千年之后,那么多人还知道你来过这里

每当念及,有些人会学你的样子

醉上一次

2016626

 

 

记莒县浮来山大银杏树

 

刘勰因为喜欢这棵树

就在树下住下了

后来他住到了树里

三万片树叶,绿了,黄了

一部石碑一样的大书

不断被风雨订正

日月朗照,万物捧读

2016.6.27

  

诗人

 

我们正在谈论他

一年之内,我们要提到他很多次

并经常阅读他的诗歌和散文

一位诗人,长得又矮又丑

秃头

目光缺少柔情

但有许多女人爱

活着的时候,有人模仿,研究

歌颂

有地位,有尊严

有时间写作

能独立思考

有舒服的生活

死后,仍有人再版他的书

有人阅读

有人想到他的好处

我们谈论他

说他有多牛

分享关于他的那些真真假假的传说

千里之外

他在一条陈旧的街道上走着

笨重的身影

像一头大象

越来越厚的暮色里

他一步一步走

很慢

却把这个世界追得慌慌张张

2016.6.27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鑺﹁媷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17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