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丽愿望树
美丽愿望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372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阳光照耀下的愿望树

(2016-03-09 10:35:52)
  一个一出生就被医生诊断为要终生卧床、活不过十岁的脑瘫女孩,在社会各界的关爱下,经过父母几十年的辛苦养育,成长为一名基层残疾人工作者,还自学写作,出版了一部自传体小说《化蛹成蝶》,到现在结婚生子,有了自己幸福的归宿,你信吗?
                                                灰色的童年
   1982年6月30日,在盘锦市第二人民医院产房,一名奇怪的女婴降临到了这个世界:她没有正常婴儿该有的啼哭,甚至连一点动静也没有。家人们原本因产妇产程过长而异常忐忑的心悬得更高了!一番抢救和检查之后,医生无奈的告诉他们,这名女婴患有脑瘫,估计一生都只能躺在床上。
    这个女孩就是我。虽然经抢救活了下来,但却既不会动,又不会哭着要吃要喝,只是睁着双眼一直不睡。见此情景,不少人都劝父母将我扔掉。出于血浓于水的亲情,父母没怎么犹豫就把我抱回了家,决定将我养大成人。
   养育一个脑瘫孩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难。我现在已到而立之年了,可是依然离不开家人的照顾。我能活到今天,完全是我父母的功劳,他们这三十年的艰辛,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听说,刚出生时,由于小脑支配神经有问题,导致我连吞咽吸吮等这些生存的基本功能都没有。由于没有吮吸的刺激,加上心情受
到打击,母亲产后一点母乳也没有,所以我一生都没尝过母乳的滋味。你根本想像不到父母是怎样喂我吃奶粉的。他们把我放在床上平躺着,在我脖上围上毛巾,等我哭时嘴一张,就用小勺把奶水灌下去。每灌一勺,我就被呛得大声啼哭。等我再次张嘴哭时,紧跟着第二勺奶水又灌了下来……把尚在襁褓中的我呛得紧闭小嘴,左右摇晃着脑袋躲闪母亲送来的小勺,用鼻腔哭出的声音,瞪大眼睛望着自己的亲生父母,仿佛是在向他们发出抗议,又好像是在向上天寻求保护。就这样,他们每天几次心如刀割地一勺一勺喂我,总算让我活了下来。
   岁月悠悠,时光却并没有因我们一家的苦难而调整它前进的步伐。到我3岁时,更多的毛病相继显现出来:不能翻身,不能坐,双手只能攥拳头,手指分不开,拿不住东西……去过全国各大医院,所有的专家一致认为,这种病目前的医学水平治不了,只能靠锻炼来改善。
   万般无奈之下,父母只能带领我走上康复锻炼的漫漫征程。父母首先帮我练习翻身,活动四肢,避免我的肌肉萎缩。最初父母抱起我,用被褥围在四周让我坐在床上,父母分坐我前后两面,用两双宽厚有力的手臂来保护我。每当我身体摇摇欲坠时,他们就立即把我搂住。随着训练的持续进行,我坐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终于能不用父母的支撑,自己独立地坐着了。
   学会了坐,父母又教我练习站着,这和坐的方法基本一样,只是场地由床上改到了地上。而为了使我学会走路,父母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我身上。他们把双手放在我的腋下,搀扶着像面条般松软的我一步一步向前挪动。就这样,在父母的搀扶下,我走过春夏,走过秋冬,走出了人生最初的步伐。
   虽然我可以独自迈步了,可是那是怎样的姿势呀?走起路来就像芭蕾舞演员在台上表演一样脚尖点地;且两脚相互交错,如时装模特在T型台上走的猫步;但身体前倾,左右摇摆又像一个杂技演员在走钢丝,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也有人形容我走路如鸡飞凤舞似的向前滑行;但我说自己更像一棵被狂风摧残过的细柳,头重脚轻跟底浅,随时都有被刮倒的可能。
   在帮我锻炼身体的同时,父母也没忘对我智力的开发。在扶我走路时,父亲会给我讲故事,唱儿歌;在我休息时,母亲有空也会教我认字,给我讲数学计算。
   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它为你关闭了一扇门,就会为你开启另一扇窗。虽然我身患残疾,可我的记忆力却很强,母亲教过的东西我都能牢牢的记住。就这样,母亲的辅导让我在上小学之前就学会了不少语文和数学知识。
   到我自己能读书看报后,睡梦中经常就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学校,教学楼,教室,还有老师的讲课声,学生们的朗朗书声,它们有如天籁一般扣动我的心弦,校园展开巨大的臂膀迎接我,仿佛只要一迈入那神圣的知识殿堂,寂寞和孤独就不会再纠缠我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一生都呆在这美丽的校园中,永远都不离开她。可是我一从梦中醒来,那美好的一切就像水中之月,一触即破。
   虽然那时学校就在我家后面,可是我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她,就是去不了。因为我连最起码的写字都不会。
   写字对普通孩子来说比较简单,一般学几天就能歪歪扭扭地写上几个字来,可这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难事。六七岁时,我的右手还形同虚设,连一个苹果都拿不住,更不用说握笔写字了。无奈,我只好用稍微灵活一些的左手写字。一开始,左手也握不好笔,右手更不能帮忙,我只能把笔尖扎向胸部,以此来调整手到笔尖的距离。因此那时我穿过的衣服胸前都会留下一团深深的铅笔印。等到终于能较好的握笔了,还有更大的困难横亘在我前进的道路上。每次写字时,我只能前胸紧贴在桌沿,用右手支撑着头部,然后左手的拇指和食指牢牢地攥住笔,双眼斜视着笔尖,牙齿紧咬嘴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用尽全身力量在纸上“刻”字,可小小的铅笔还是不听话地在拇指和食指之间上下不停地窜动着,我得花很长时间才能“刻”出一笔。
   很久以后,我的左手终于能控制铅笔写出歪歪扭扭的“1”字了,全家人都为我高兴。特别是母亲,竟激动得流出了幸福的眼泪。那情形,仿佛是接到了名牌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看着全家人激动的神情,我更下定了学会写字的决心。由于长时间地拿笔写字,我左手食指起了一个个血泡,磨破之后手就钻心地疼。让我几乎失去了信心,不想再写下去了。每当这时,妈妈就会给我讲张海迪和保尔的故事来激励我。就这样日复一日,字一遍一遍地写,泪一滴一滴地流,手上的老茧掉了一层又一层……渐渐地,我写的字终于能让人认出来了。
   这以后,经过几番波折,在我10岁那年,附近的学校终于接纳了我。于是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上下学得由母亲接送,不能自己在学校上厕所,还有一些同学有意无意的欺负……但和那神圣的知识相比,这一切困难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对我来说,文化知识有着无限的魅力,她能让我忘记痛苦和悲伤,带给我欢乐与微笑,在我眼前绘出了一个美丽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悲伤与忧愁,只有缤纷的色彩和无尽的遐想。
   不过,在学习的道路上,仍然有许多困难阻碍我前进的步伐。因为写字缓慢,跟不上老师的节奏,我只能把别人的笔记本借来,放学回家后再来“还清”在课堂上的“欠账”,同时各科作业也不能落下。更要命的是我嘴里肆意外淌的口水,常常将好不容易快写完的纸张浸湿,有时候半天的辛劳就此化为泡影,不得不撕掉重新写起。所以别人一个小时就能写完的作业,我用上三四个小时还不一定能完成。有时候父母和弟弟早已进入了梦乡,可我却还在那里做作业,唯有窗外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望着我。
   付出总有回报,我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除了体育之外,小学六年,每门功课我都能拿到八九十分的高分。不过,升入初中以后,由于课程的增加,日益沉重的学业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初二那年,一场重感冒的无情袭击,让我不得不含着眼泪告别心爱的校园,踏上自学的道路。就在自学的过程中,我对文学写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于是我就有了一个更大的理想,用我手中的笔描绘这美好的世界,用那朴实的语言歌颂这人世间最质朴的真情,把我对生命的热爱和感悟用文字写出来。
                                                       风雨之后见彩虹
   退学之后,父母为了方便我写作,节衣缩食买了一台电脑。不过,即便有了先进的电脑,我的写作也没方便到哪去,因为我双手十指中只有左手食指能较灵活地敲击键盘,其余的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一分钟最快也只能打十几个字,所以即使一篇千八百字的小文也要花上一两个小时才能完成。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2003年夏天,父母也给我申请了宽带网。可以说,网络如同一双隐形的翅膀,让我的写作如虎添翼。一方面,通过网络,我可以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发到网上,让更多网友知道一个残疾女子成长的心路历程。我还曾用自己的经历,成功劝导过几欲轻生的花季少女,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另一方面,我在网络上得到了更多作家和写手的指点和点评。证实吸取了他们为我提供的文学养分,我这棵幼小的愿望树才能长得更加茁壮、更加茂盛。经过十年的不懈耕耘,我这棵愿望树终于结出了许多美丽的果实:2008年,我成为了“江山文学网”首位签约作者、“中国统一教育网”特聘我为励志教育专家;2010年初,我加入了盘锦市作家协会。近年来,我的一些散文发表在《战士文艺》、《辽河晚报》、《盘锦日报》、《红海滩》、《福建省三明侨报》《潮州日报》、《阳江日报》等国内各大报刊上。2009年11月,我历时七年完成的14万字自传体小说《化蛹成蝶》在“中国统一教育网”和“江山文学网”的出资帮助下,由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几份耕耘几份收获,我在文学上所取得的小小成绩得到了外界的认可。社区的工作人员在知道我坚持自学的经历后,不仅多次到家里来看望我,免费为我提供报刊等学习资料,还联系报社记者,采访报道我们一家这些年的经历,引起全国各大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的关注和报道。北京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的李勇杰主任知道我的情况后还主动为我免费做了两次手术,改善了我的身体状况。
                                                                         千里姻缘E线牵
   德国诗人歌德曾在《少年维特的烦恼》中写到:“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十七八岁时,我很爱看琼瑶的小说,会把自己想像成她作品中的女主角。于是心中就有了白马王子的形象:他不一定帅气,不一定有钱,但他一定要懂得浪漫,更重要的是他一定要真心爱我,一生一世都要对我好,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但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许美满的爱情只是我生命中遥不可及的奢侈品。
   不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25岁以后,父母开始托亲戚朋友帮忙给我介绍对象。他们希望我有个实实在在的归宿——结婚生子,这样百年之后才能安心地离去。而我却仍然憧憬浪漫美好的爱情,对于他们的想法,我虽不以为然,但却也不敢违逆。
   在父母的安排下,我有过几次相亲的经历。对方有身体健全的农村大龄青年,也有轻度残疾的小伙子。结果可想而知,不是他们没看上我,就是我没相中对方,。如果是对方没看上我,父母就不说什么;反之,忧心不已的父母有时也会埋怨我:“你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连吃饭都需要别人喂,有人肯要你,就是你的福份,哪有资格挑挑拣拣?”事后,善解人意的母亲又会说:“我看他没有多少文化,也不懂得欣赏你,你要真的跟了他,我还真舍不得呢!”
   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当我都对自己的美好憧憬不再报希望时,我的真命天子却出现了!
   自从小说《化蛹成蝶》出版后,就陆续有人通过各种方式表示希望和我交往处对象,这其中就有我现在的爱人。
   我们是通过网络相识的。最初,我并没意识到他就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做完骨科大手术不久的他,在一个残疾人群里看到有人介绍我的书,就加了我QQ要邮购一本。之后他就常常找我聊天,说他也爱好写作,但没我那份执着和坚持,心中有许多故事和想法,却始终没能付诸文字,所以想向我请教。就这样,我们开始在QQ上频繁聊天。
   文学之外,我们也聊其他。一天,在得知我仍然单身后,他说如果可以,愿意照顾我一辈子——只是目前身体条件还不允许,说自己连一壶开水都不敢提。在他毫无保留的描述中,我对他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我相信他的真心,但却为我们俩能否独立生活而担心。无奈之下,我只能回绝了他,开始故意冷落他。但他却说可以只做朋友,不谈感情只聊其他。之后的每一天,只要我一上QQ,就能收到他的消息。我只好对他隐身,无论他发来什么消息,我都置之不理。他却依然如故。一段时间后,我心里那座小小的冰山终于被他执着的热情所融化,便与他继续交流起来。
   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更加肯定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有一颗善良的心。因此我对他的好感也越来越强烈,甚至都忘了最初的那份担忧。我把和他的交往的事对母亲说了,母亲也担心我们不能独立生活,让我与他断了联系。我于是一狠心把他从QQ好友里删除,拉倒。一整天没有他的消息,正没着没落的时候,突然觉得刚加的好友就是他的马甲!就这样,我们相互删了好几次,说好不联系了,却终究抵不过内心的牵挂。此时,我才深深体会到爱情并不只有甜蜜的美好,还会有思念的煎熬。
   我清楚地记得,那段时间,每天一吃完早饭,我就打开电脑上网,希望马上在QQ上看到他,与他聊天是我最开心的事;如果一天看不到他,我就感到浑身不自在,好像有一只顽皮的猴子在对我抓心抓肺。这期间,我又多次向母亲诉说他的好,让他来信表决心,请求母亲让我与他交往,但是母亲仍不同意。
   于是我们约定,等到他身体恢复到能够独立照顾好我之后再来找我。不然,就算等到我们都老了,他也要来和我一起老去。
   后来,我把我的烦恼跟网上一位残友大哥说了一下,那位大哥建议我让他亲自来我家一趟,见面了才能全面了解,是断是续,干脆利落,不能这样久拖不决。
   就这样,他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乘火车从千里之外的武汉来到盘锦。出于礼貌,我的父母热情地接待了他,留他在家里住下。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和沟通,对他的身体状况和恢复预期也有了全面的了解,发现他不多言不多语,也能做一些日常的家务。就这样,我的父母终于被他的真诚所打动,接受了他。
   2010年10月3日,在那秋雨濛濛的日子里,我披着洁白的婚纱在他的搀扶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成为了他的妻子,在父母的帮衬下开始过起了我们的小日子。两年后的2012年8月,经历了十月怀胎的艰辛,我们爱情的结晶——健康可爱的儿子来到了人间。
   我作为一个一出生就被医生断定只能终身躺在床上的脑瘫患者,在家人三十年如一日的呵护下,通过自身的努力,不仅掌握了一技之长,走上了工作岗位,还拥有了美满的爱情和健康可爱的儿子。这些经历,既是我本人自强自立的体现,更饱含了社会各界,包括各级政府和残联对残疾人的关爱。因此,在这篇小文的最后,我想借用张海迪主席的那句话来结尾——
   我觉得能在祖国的大地上感受阳光的照耀是多么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