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丽愿望树
美丽愿望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587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不言弃(小说)

(2015-04-01 11:47:03)
标签:

情感

分类: 原创小说 
 
征文的结果就要出来了。她早就知道这一天。可以说,这一天是她期待以久的。因为她又一次参加了某残疾人网站举办的征文活动。
昨天晚上,她兴奋得几乎一夜没有合眼,因为她知道,等太阳再次升起时,征文结果就会揭晓,她在猜想着她的征文能获得几等奖,用这笔奖金做些什么?对,老爸的电动剃刀坏了,她要给老爸买一个电动剃刀。如果老爸用着他那患有脑瘫的女儿用左手的一根手指所敲出的文章换来的稿费买的剃须刀,不知会怎样高兴呢。对,如果她的征文获得了一等奖,就能得到500元的奖金,她还可以用剩下的钱给老妈买一件羊绒衫。老妈一定会把此视为珍宝,逢人便会拿出来炫耀一番……她就这样自我陶醉地幻想着,激动的心就像一只顽皮的兔子在她的胸腔里按捺不住地一跳就是老高,将她的困意驱赶到了九霄之外,使她情不自禁地大笑了起来。她的笑声爽朗,清脆,几乎要震落了那根吊在天花板上的灯管。虽然她清楚地知道,在这寂静无声的夜,她的笑声会惊醒熟睡的爸妈,但是她就是抑制不住这发自内心的笑。是的,脑瘫疾病不仅没收了她行走、自理的能力,也剥夺了她控制自己情绪的权力,使她高兴时就止不住地哈哈大笑个不停;伤心时就会情不自禁地流泪大哭,以致爸妈总说她是个总也长不大的小孩。其实她也不想这样,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可是现在,她越想停止大笑,笑声反而变得越响亮,就像有人点了她的笑穴,如果不再点一下这个穴位,她就会一直笑下去。没办法,她只好用被子把脸盖上,再用左手把嘴捂住,让笑声变得小一些。
就在这时,她在被窝里听见外面汽车的喇叭声,她掀开被子,将头露了出来,借着外面的车灯看墙上的钟表。“哦,已经3.25了。”这时,她的笑声已在她不知不觉间停止了。但是,汽车的鸣笛声还在响着,且一声高过一声,似乎在非常焦急地催促着某人。不一会,楼上传来了“呯”的关门声。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能分辨出来,这一定是一位穿着高跟鞋的女士走路发出的声音,因为只有高跟鞋踏地才能发出这么有力的响声。又是一阵开门关门声。司机是位男的,他和那女的说着什么,住在二楼的她没有听清。她只隐约地听见那男的一直在陪笑,说了许多好话在哄他女友(她猜测他们是一对情侣。),而那女的却在娇嗔埋怨中上了车。“呯”的一声,车门被关上了。不一会,汽车的发动声越来越小,夜又恢复了先前的漆黑和宁静。
她平躺在床上,紧闭双眼,依然毫无困意。她想,既然睡不着,索性就不睡了。于是,她非常吃力地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用颤抖的左手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用食指按动了开机键。在一段熟悉的音乐的伴随下,手机的屏幕渐渐地亮起。微弱的光亮将她投在墙上的影子拉得很长。她点击桌面上的电子书城,读起书来。
时间于失眠者,犹如蜗牛般缓慢前行;而对于阅读者而言,则仿佛坐火箭般迅速。眨眼间,天边就发了白,微弱的晨光在一点点吞噬着屋内的黑暗,拉开了新的一天的序幕。爸妈卧室的门响了,老妈起来去了卫生间。等老妈出来后,她就叫老妈帮她穿衣服。
此时,老妈的脸上挂着幸福地微笑。这是老妈的招牌笑,每天都以愉快的笑容来迎接全新的一天。
而她,脸上的黑眼圈已经很明显了,外人一看,便知道这一夜她没有睡好。看到她那有些憔悴的面容,老妈立即像川剧中的变脸大师一样,脸上掠过了一丝担忧的神情。老妈走到她的床前,拿起毛衣,掀开被子,扶她坐起,将她的一只胳膊伸进毛衣袖里,“怎么了?又有了创作灵感?昨天又写了一宿,而没有睡觉?”
她知道,无论何时失眠,都瞒不过父母。因为她长了一张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脸,掩藏不住任何的秘密。”嗯……是的.”她支支唔唔地回答,因为她不想让父母在此时就知道她的孝心计划,那样会破坏礼物的神秘性的;同时,她也怕让父母空欢喜了一场。
“小梅,不是我说你,你把写作当成业余爱好就行了,用不着总这样废寝忘食地写作,那样你又要头晕了。当初我和你爸给你买电脑,是想让你玩游戏,听音乐打发时间的。没想到你会用来写作。我们自然大力支持了。但是你这样迷写作,影响到正常的睡眠,可就不对了。你想想,有的写手大学毕业,爬格子爬了十几年,写的文章都无处发表呢,想出版书籍也得自费出版。而你,完全是自学,你能写出什么名堂?”
“妈,张海迪不是也没上过学吗?,她都可以写出很多优秀的文学作品,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人家张海迪是残联主席,全中国就一个张海迪,你怎么能和她比?“
"可是还有那么多没有上过学的残疾人也是自学写作的,很多也发表文章得到稿费了,还有的免费出书了。既然他们都可以,那我为什么就不能?“
”那是因为他们不像你这个夜猫子,总是因为写作而颠倒黑白,不写完一篇文章就不睡觉休息,搞得自己头晕眼花;即使他们熬夜写作,也不会像你这样一口气写完才去睡觉啊。有谁像你这么傻,明知道自己不能缺觉,还这样玩命地写作。幸亏你不会写长篇,你要写几十万几百万字的长篇,也像这样一口气写完,那不是找死吗?你这样即使成为真正的著名作家,身体却垮了,值得吗?不是我给你沷冷水,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老妈把挡在她眼前的一缕头发向后理了理,又帮她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
“妈,我小时候,您就给我讲,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它的长度,而在于它的宽度。除了写作,我这样的身体还能干些什么?难道您希望女儿的生命在碌碌无为中浪费掉吗?妈,求求您就让我写下去吧。我只是想用文字把自己的思想记录下来而已,这样我才没有白来人间活一回。“是的,老妈说得对,她确实有这个毛病,一旦某一灵感光顾她这个性子急的姑娘,即便是在半夜,她也要打开手机,把头脑中的思绪化作文字,否则这创作的灵感就像一条长长的藤,缠绕着她的思绪,让她在脑海里一遍遍地打着腹稿,干不下去任何事情,也无法入睡。她也说不清,自己对文学创作为何会这 样痴迷,几乎到了无法自拔的程度,
“好好好,我不管了。这都快30了,可你还这样像个小孩似的,总是一根筋,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劝说。”老妈搀扶她下了床,双手架在她的双腋下,搀扶她向卫生间走去。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一抹温和的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却并没给这 一斗室带来任何的暖意。窗台上的那盆腊梅开了。在这寒冬腊月时节,其他的鲜花早已凋零枯萎,唯有腊梅在 严寒中独自怒放,展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 。
她望了望墙上的钟表,已经到9点了。此时,网站上将会发出这次征文赛的结果。
她转动着轮椅,走向电脑桌。她低下头,去按电脑主机开关,然后又直起身,背靠在轮椅上。她左手握着鼠标,登陆论坛,点击“某某征文结果公告”的帖子,认真地阅读着帖子内容。此时,她 的目光像一只小 小的蚂蚁,从 帖子的第 一个字开始爬行,她缓慢地爬过每 一行、每一个字,甚至在每一个标点符号上, 都留下她那小小的足迹。可是从一等奖到三等奖,再从优秀奖到鼓励奖,却始终不见她的网名和她作品的名字。她以为自己眼花,落下了一些文字,于是 ,她揉揉眼睛,从头到尾地又看了几遍,还是不见它们的踪迹。此时,她才真正相信 她真的落选了。
她落选了,昨晚那一夜美好的畅想又成为了泡影。幸亏早上 没和老妈说实话,要不然又要让爸妈空欢喜一场了 。她不 知道,自己想向父母行孝的愿望为什么这么难以实现。她的双手形同虚设,想为父母做任何一件小事,都比登天还难。那么也只有给父母买礼物表达她的孝心了。可是 ,她不能外出工作,又哪来的钱买礼物呢?还好,她有正常的思维,可以通过键盘把它们化作文字发表到报刊上,换取稿费。可是,一次次的投稿,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杳无音讯;一次次的参加征文活动,得到的却是一次次的落选失败。她乞求上天,可怜可怜她这个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踽踽独行的行路者吧,就算是一个小小的鼓励奖,也会像久旱的甘露滋润着她心里那棵快要枯萎的文学小苗的。可是,命运对她就是这样残酷,根本不给她继续生长的机会,似乎非要看到她真正的枯萎死掉,它才能善罢甘休。
想想自己为写作所付出的心血与汗水,换来的却是今天这样结果,她觉得命运对她真是有些不公。在没有灵感的时候,除了正常的生理需要,她就把一切时间都交给了书籍。她有个习惯,就是遇到了精彩的章节,她就会用笔摘抄下来。每当她用颤抖的左手握笔艰难地摘抄佳句时,要是被老爸看见,肯定会不被理解地问到:“不是有电脑吗?为什么还用手写?费那个劲干嘛?”她不去理会,仍然在一笔一画地认真抄写着。因为她的记忆力不怎么好,想背个篇章需要很长的时间,有时甚至一天也背诵不下来,只有动笔抄写一遍才能牢记在脑子里。这样,在以后的写作中才能用得上。她转动轮椅,走到写字台前,拉开中间那个抽屉,里面整整齐齐地摞放着五本笔记。这是她近三年来所写下的读书笔记。 她翻开最上面的一本四周的边角已经严重起皱的笔记本, 在那歪扭的字迹上轻轻地魔挲着。她单纯地以为,只要把这些牢记在心并在写作时用上,她的文章就能达到报刊发表的要求。
不知是哪位名人说的“书看多了,写的欲望会变得非常强烈。”这句话在她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一旦有了灵感,她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一整天一整天地坐在电脑前,或是一整夜一整夜地在被窝里玩着手机,她就像一台 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写完最后一个字就停不下来。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疯狂。可是,她这样玩命的写作,换来的不是一笔笔珍贵的稿费,而是一阵阵剧烈的头晕。
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阳光,也让这间屋子顿时暗了下来。
想到这,一阵强烈的失落感犹如一阵龙卷风袭卷了她的整个身心,让她的双眼盈满了泪水。不知不觉间,这种无声的流泪变成了小声地抽泣。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虽然这间屋子里只有她自己,但是,她还是在极力地控制情绪。否则,再过一会,她就会大哭起来,将老妈引来的。那时,她该怎么解释?她安慰自己,失败是成功之母,爱迪生在经过1000次失败以后,第1001次的尝试才成功地发明了电灯。而她,失败才只有十几次,离1000次还差得远呢,怎么就敢奢望成功呢?可是,这样的自我安慰有些苍白无力,她感觉那失落的情绪就像弹簧,越是压抑,它反弹得就越高。此时,她终于哭出了声,眼泪像开了闸的水不可遏制地流了出来。
房门“吱——”的一声被推开,老妈真的闻声赶了过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老妈走了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老妈的脸上写满了焦急与担忧,关切地询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啊?”。
“唔…我的征文的落选了……没获奖……唔。”
老妈拿起电脑桌上的手纸,撕下一块,擦去她的眼泪,埋怨地说:“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呢,害得我没和你李姨通完电话就跑过来看你。原来是这点小事啊。没获奖就没获奖呗,有什么大不了的?用得着你这样哭吗?”
“可是这篇文章是我花了一天一夜时间写完的,又花了三天时间修改完的。我认为这篇文章是我写的最好的一篇,所以才参加征文赛。结果……唔。”
“我说你整天哭哭叽叽的样子,真像个小孩,烦不烦啊?这要是让邻居们看到,人家笑不笑话你?我劝你啊,以后还是不要写了,要是写作能给你带来乐趣,我会全力支持你。可是,你总是因为写作耽误休息,不获奖不发表还哭个没完没了,我可就反对了。我告诉你,你姥早就给你算过命了,人家算命的说你命里没才,不是写作的料,你费再大的劲也是没用的。”此时,老妈的双眉竖立起来,形成一个倒八字,脸上写满了不耐烦。
老妈的这番话,非旦没有让她止住哭声,反而让她哭的更厉害了,“唔……我不信命,我就要写下去。”她双手攥成拳头,倔强得像头犟驴,仿佛一百个人也难以拉住她。
“好,你写吧写吧,以后你头晕时别再和我说。投稿被退回来了或是征文没有获奖也别哭哭叽叽的 ,烦死了!”那团手纸被老妈气得摔在地上,滚了几圈,被散开 了,像一条长长的白色绸带铺在地上。屋子里的房门也在此时被老妈“咣”的一声关上了。
屋子里又剩下了她自己,她仍然在没完没了的哭泣,眼泪和鼻涕早已混为一体,流向嘴角边。她刚用手纸擦干,新一轮的眼泪和鼻涕又袭卷而来。她手里的纸早已被浸透了,她只好扔到垃圾筒里,她够不着老妈扔在地上的手纸,只好从笔记本里撕下一页空白的纸张来擦眼泪和鼻涕。
“ 你姥早就给你算过命,人家算命的说你命里没才,不是写作的料,你费再大的劲也是没用的…… ”这句话像个魔咒,一直在她耳边响个不停。她觉得十分可笑,一直不相信算命的老妈此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安慰她,或者说,用这一冠冕堂皇的理由来阻止她写作。可是,她根本就不信命,她相信的是人定胜天,她认为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可是,没过一会,她又否定了人定胜天的想法。她想,也许算命的说的没错,她真的就不是写作的那块料。否则,她与文学相伴五年了,没有一天不看书不练笔的,可是却没有挣来一分钱的稿费。作为一名文学路上的朝圣者,难道她还不够虔诚吗?
“人家算命的说你命里没才,不是写作的料,你费再大的劲也是没用的。”此时,它就像一块巨石,从遥远的天外飞来,重重地砸在她的头上,砸得她眼冒金星,头晕欲裂。使她看什么都是双影。她闭上双眼,双手抱头,还是无法減轻头痛的感觉。她知道,周公终于来找她了。她要躺在床上,才能舒服地去赴周公之约。可是,她现在可不好意思再叫正在气头上的老妈来抱她上床了。于是,她只好仰靠在轮椅上,闭上了双眼。
当她再次睁眼的时候,面对的是黑夜那漫无边际的包围。此时,外面的路灯早已亮起,灯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把屋里的地面分成了若干份,仿佛是小女孩们玩的跳房子游戏,在地面上画的格子。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正躺在床上,也不知老妈是何时进来把自己抱上了床的,还给她盖上了被子。老妈就是老妈,无论自己怎么惹她生气,她都是无微不至地关心着自己。想想上午那一场大哭,不就是征文没有获奖吗?这点小事,值得这么大哭吗?这么大了,还像 小孩一样在老妈面前哭闹,真是太不懂事了。
此时,门被推开,老妈从外面进来,按动了墙上的电灯开关,“啪”的一声,天花板上的那支白炽灯管闪了几下后,终于把雪白的灯光射向整个屋子,刺得她一时睁不开眼睛。
“你醒了?还以为你一半会醒不了了,我把饭都给你单独盛出来放在锅里热着呢。正好你醒来了,就一起吃吧。”老妈走了过来,先叠好了被子,又抱她上了轮椅,推她到餐厅去吃饭。
此时,她的心里更加矛盾不堪,一时有许多话想对老妈说,但一股热流涌了上来,将她的喉咙完全淹没了,使她说不出来一句话。她只能默默地看着老妈那张布满岁月痕迹的脸,她知道,老妈能读懂她脸上的歉意与感激。
晚饭后,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和爸妈在客厅看完7点钟的《新闻联播》,就让老爸推她回屋阅读。她从不看电视剧,因为她总是觉得看电视剧不如看原著小说精彩。此时,她来到书柜前,左手在那一排整整齐齐的书籍上迅速地划过,当掠过那本书脊上印有“活着,余华著”的字迹的书籍时,便停了下来,把它抽出,放在双腿上。然后,她转动轮椅,来到书桌前,把书放在书桌上,翻到昨天她夹有书签那页,抽出书签,认真地读了起来。
9.40,电视剧演完了,老妈在帮她洗完脚后,将她抱上床,帮她脱下衣服,又帮她盖好被子,“早点睡吧。昨天你都没睡好,今晚一定要好好睡,有了灵感也要等到白天写。不然,你明天头又疼了。”老妈用命令的口吻和她说,就像一位将军在命令士兵执行某一任务,丝毫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嗯,好的。”此时的她就像一位接受了命令的 士兵。
“嗯,这才乖嘛。”老妈在闭完灯后,就走出屋子,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今晚的月亮并不是很高,它一直都挂在树枝上,仿佛树上结的一枚巨大的果子。月亮透过树枝的缝隙,将斑驳的月光穿过窗子洒了进来,映照在床上,也映照在她的额头上。这月光就像一缕火苗,又一次擦亮了她灵感的火花。就在她去拿放在枕边的手机想把这一灵感用文字记录下来时,“人家算命的说你命里没才,不是写作的料,你费再大的劲也是没用的”这句话像一阵清风又一次吹到她的耳边。她的手像触电似的立即缩进了被窝。这时,她闭上双眼,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手又从被窝钻了了出来,拿起手机,并开了机,她翻了个身,把手机放在枕头上,又一次码起了字。因为,她想起了汪国真的那句诗: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江山文学网编者按】小说描写了一个患有脑瘫的女孩,希望用写作的方式来与命运抗争的故事。想以写作来挣稿费然后用稿费买礼物送給为自己操劳的你爸妈,这对一个健全的文学爱好者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对于一个只靠左手的一根手指所敲出的文章的小梅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可对于小梅来说她只有这一条途径来回报爸妈,所以,当面对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面对着爸妈的反对,她虽然动摇过,可她却不会放弃。从中让读者感受到了一个坚强的女孩发自心底的感恩之心。小说从头至尾,情由景出,景由情生。调动感觉、联想、象征、梦幻等多样的写作手段,使主题含意远,发人深思。欣赏阅读。问好作者!【编辑:蓝心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