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丽愿望树
美丽愿望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587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双温柔明亮的眼睛‍‍

(2014-11-26 14:59:37)
标签:

育儿

分类: 原创小说 


小引

王慧娟老师,很久没有来看您了,长眠于地下的您还好吗?今天,您生前最关爱的残疾学生带着她的新书《像 云一样快乐地畅游于天地间》看您来了。她没有辜负您的关爱和希望,她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开辟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文学天地。如果您泉下有知,一定会为她高兴吧。

坐在轮椅上的我手拿着我的新书眼含泪水地呆在王老师的墓前,眼前又浮现出了王老师的那双温柔明亮的眼睛,以及那久违的一幕一幕……

 

那一年,我七岁。

那是一个九月的傍晚。夕阳正沿着它那亘古不变的轨迹缓缓地向西沉落,为蔚蓝的天空涂上一层绯红。此时,不远处的小 河,在太阳余辉的照射下,泛起一片波光鳞鳞的景象,就像有无数块碎玻璃散落在河面上。近处的村庄,一缕缕炊烟袅袅地升起。村子里的主妇们都开始准备自家的晚餐了。听,锅碗瓢盆经过她们的演奏,“叮叮当当”地汇成了一支和谐的黄昏交响曲。

此时,我也结束了一天在斗室里看书学习的生活。妈妈从地里耕种回来后,又像往常一样,将瘫在炕上的我抱到屋外的那棵大树下纳凉。我躺在爸爸为我特制的那架藤椅上,听树上的知了动听的歌唱,看村子里的小伙伴们一个个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往回走。

那天,与以往不同的是,与我要好的方霞和张丹带回一位年轻美丽的阿姨。方霞和张丹在与我打完招呼后,便向我介绍了那位站在她们身旁的阿姨。哦,原来是她们的班主任王慧娟老师。今天,王老师是到她们家来进行家访的。

在她们向王老师介绍完我后,我本能地低下了头,不敢望向这位陌生的王老师,我的嘴边又控制不住地落下一串口水。多年来 ,残疾给我带来的自卑已经令我不敢见陌生人了。我怕他们用观看马戏团里动物表演的眼神来“欣赏”我,也怕他们用谈论奇闻怪事的语气来议论有关我的病情。

“你好啊,李媛。早就听方霞和张丹说起过你非常好学。虽不能进学校上学,但天天都在家里自学文化,你的这种精神非常可嘉。我今天来家访的同时,也想来看看你。一阵犹如天籁般的声音从对面的王老师的口中传出,带着优美的弧线传入我的耳朵里,使我不得不抬起头来。

啊,王老师,您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您时,就感觉您非常亲切,非常慈爱,就像我的一位亲人。因为我长这么大,除了亲人会和我说话,很少有外人肯和我这个说话含糊不清的女孩这么亲切地交流。我目不转睛地望着您,要把您这位肯和我这个常年卧床的女子说话的人儿永远记在心间。哦,您那修长纤细的腰身包裹在浅蓝色的工作服里。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像一条黑色的绸缎一直缠绕到腰际。弯弯的 眉毛下面镶嵌着一对明亮的眸子。眸子很清,犹如山间泉水,外人只要望您一眼,便能从这双眼眸中看到您那颗善良而又美丽的心。高高的鼻梁左右两侧各深陷一个好看的酒窝。下面的皓齿朱唇犹如贴上去的一般,很多温暖人心的话语都是出自您的这张嘴里。

 

此时的我,心情非常兴奋。我感觉我的面部肌肉已经变得扭曲了,一串口水从嘴角边流了下来。原本就攥成拳头的双手此时攥得更紧了,甚至都能听到咔叭咔叭的握拳声。我本想说:王老师,您好。 可是,由于过于激动,原本就口齿不清的我此时说得更加含混了。

李媛,你想说什么,别着急,慢慢说。王老师用她那清澈的眸子慈爱地注视我,仿佛母亲用她那温柔的双手在抚摸我。她从衣兜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绢擦去我嘴角边的口水 ,我感觉到,那块带着她的体温和身体的芳香的手绢如一个滚烫的火炉温暖着我这颗冰封以久的心,使外面那层自卑的冰层慢慢地融化了。

我又放慢语速,重新向王老师问好。

这一回,王老师终于听清了,“李媛,你想上学吗?”

“想,可是……我爸妈忙着种庄稼,他们没有时间送我上学。”

王老师俯下身子,用她那纤纤玉手来扶摸着我的头。“别着急,我去和你爸妈说,一定会让你上学的。”

“真的?”王老师的话像一只小小的火种,点燃了我对校园生活的渴望。

王老师点了点头,眨了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老师怎么会骗你呢?”

太阳就要沉到山的那边去了,但它的余温洒在身上依然很暖。夕阳的余辉涂在王老师的头上,令她那张原本慈祥的面容更加白 里透红的可爱。

这时,站在旁边的方霞和张丹也说:“李媛,这是真的,王老师听说每天晚上我们都到你家和你一起学习,很是感动。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说服你爸妈,让你上学的。”

不知什么东西模糊了我的视线。此时,我又一次抬起头,充盈着泪光的眼睛正迎上她那充满慈爱而又温柔的双眸。我感觉,王老师仿佛从历史深处走出的一位天使,来拯救我的灵魂,我的人生。

“走,我现在就去和你爸妈说。”王老师从藤椅上抱起了我,走进我家屋里。

“大姐,李媛这孩子聪明好学,如果不上学,就太可惜了。”王老师蹲了下来,去帮妈妈拉风箱烧火。

“我也知道她爱学习,我早就想送她上学去了。只是我们家有十几亩地,眼下正是秋收季节,我和她爸一天到晚都在地里忙活,哪有时间去送她上学啊?"母亲往炉灶里添了把柴火,又拿起掿在她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继续说:“要是她能走路,能自己上学就好了。”

“大姐,如果您没有时间,我来接送李媛上下学怎么样?”

听了王老师的话,妈妈放下手里的活,用系在腰间的围裙擦了擦有些脏的手,去握王老师的手,感激地说:“王老师,谢谢您。我娃虽然残疾,但她心里明镜似的,什么都懂,她脑袋也不笨,平时就爱看书。要是她能上学,肯定能学会很多知识的。您能接送她上下学,真是太谢谢您了。此时,妈妈的双眼犹如一件容器,里面装满了感激和期望,她对坐在炕上的我说:媛啊,你命 好,遇到生命中的贵人,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决不能辜负王老师的这片情谊。

“嗯,我一定不会辜负王老师的。”我激动地点点头,既是对眼前这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恩师的感激,也是 对妈妈同意我上学的回应。

 

 

清晨,妈妈还没喂完我饭,王老师就已经来到我家了。

看到坐在身旁的王老师正在等着我,我有点着急了,几次都被噎着,“呃~"

王老师抚摸着我的头,慈爱地望着我,亲切地说:“不着急,时间还早着呢,慢点吃。放心吧,我们一定不会迟到的。”

十分钟后,我终于吃完了饭。母亲帮我梳洗完,为我穿上一件新买来的红衣服,王老师就背着我走l出了家门。

那时,我还没有轮椅,如果在农闲时外出,母亲就会借来邻居家的三轮车推着我出去。但是,那时正是九月收获的季节,邻居正用三轮车忙着运输丰收的庄稼呢,再说,我每天都要上学,也不能总借人家的三轮车呀。因此,我是趴在王老师的背上,由其背着上学的。

我家距离学校有一二里地,中间有一座不太宽的小木桥,在上坡时,王老师背着我一步一步吃力地向前走着。此时,太阳完全揭开了那层朦胧的雾纱,将全部的光亮和热度都毫无保留地献给这个世界。还没等下坡时,趴在王老师背上的我就已经感觉到她的脸上有汗珠往下滴落了。等走到学校教室后,王老师早已是大汗淋漓,仿佛被水洗过一般。看到这里,我的心被一种叫作感动的情素所笼罩,一阵阵暖流涌遍我的全身。我感激地说:“王老师,谢谢您,为了我,您受累了。”

“李媛,你不用客气,这是每个老师应尽的职责,如果换了别的老师,也会把你背到学校来的。”王老师用她那慈爱的眼神望着我,就像和煦的春风在亲吻着我的脸。

为了方便照顾我,王老师安排我坐在最前面,并嘱咐其他学生多多照顾我。

语文课上,王老师用她那洪亮的声音富有感情地朗读课文。那声音宛若百灵鸟的歌唱,清澈、宛转,带着动听的颤音;又似山间小溪,淙淙地流进每个学生的心田。王老师的课讲得太精彩了,就像一块磁场极大的磁铁,深深地吸引着我。我还没有听够,没有过足瘾,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这堂语文课就结束了。

下课了,其它的同学都迅速地离开了教室,他们有的去操场活动,有的去了卫生间。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我和王老师两个人。王老师整理完她的备课笔记和教具,就来到我的身边,询问我是否要去方便。

这时,大量的尿液正充盈了我的整个膀胱,使我的排泄欲望极为强烈。王老师的询问正解了我的燃眉之渴,让我的求助欲从原本的难为情变成现在自然的脱口而出,对王老师的感激之情自不必说。王老师将我背到卫生间后,便帮我脱下裤子,然后双手扶我蹲在便坑上。等我便完后,再将我扶起帮我提上裤子,又把我送回教室坐位上。以前,这种事情除了家母再无他人帮我做。没想到,现在在学校里,王老师也会背我去卫生间,让我能够及时而又自如地排便。冥冥中,我有了种错觉,觉得眼前的这位王老师就是我的生母。于是,我情不自禁地喊了声妈妈。

听了我这声妈妈后,王老师立即将我拥入怀中,满含热泪地说:“李媛,你不要激动。我是你的老师。但是,在学校里,我就是你们的妈妈,你们也就是我的孩子。所以,以后,你有了困难就来找老师吧,我会尽力帮你解决一切困难的。”我的泪和王老师的泪水汇聚在了一起,分不清哪里是我的泪,哪里是王老师的泪。

此后的每节课间,王老师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身边,询问我是否欲方便,并背着我去卫生间。

七八岁的孩子,正是调皮捣蛋的年龄。班里有几个顽皮的男生,总会在课间来到我的面前,他们有的叫我傻子,有的学我说话,还有的学我颤抖的左手艰难地翻书和写字的样子。总之,他们那些夸张的效仿像一把尖锐的小刀把我那脆弱不堪的心狠狠地扎出一个个伤口;他们那些略带挖苦的话语好似一把白盐,撤在我的伤口上,令我更加疼痛。每当这时,王老师总会及时赶到,制止他们的行为。同时,王老师总会向我投来一个安慰的眼神,用她那双温柔的眸子与我交流,询问我有没有受伤,疼不疼。王老师对他们的批评和那充满关切的目光就像一剂良药,熨贴着我那受伤的心灵;又像一把小扫把,清扫掉我心灵上的自卑。于是,我也会将一个感谢的目光投向王老师。王老师看到后,就会会意地点点头。

这种眼与眼的交流只有我与王老师懂得。在更多的时候,我们之间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胜过万语千言。

 

这天,王老师公布了期中考试的成绩。令全班同学都想不到的是,班级第一名的桂冠竟被我这个字写得最烂的残疾学生摘取。说实话,这样的结果既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又让我感到有些意外。虽然我在答卷时感到非常轻松,但我一直都在担心老师在阅卷时是否会耐心地辨认我那不 太灵活的左手写出的零乱潦草的字迹,继尔判出我应得的分数。在此之前,我曾做过最坏的猜测,老师根本不会耐心批判我的答卷,干脆就奖励我一个大大的鸭蛋;或者我的答卷在考试结束后上交给老师时是什么样子,在成绩出来后发下来,还是什么样子,试卷上犹如夜幕下的大海,空无一人,漆黑一片都是我用铅笔写下的答案,没有老师在批卷时用红笔所点燃的点点渔火。结果,试卷发 到我的手里 后,我才发现这样的顾虑是杞人忧天。因为我的答卷上完全是一派繁华的夜景,无数个霓红灯闪烁,几乎将我的答 卷照映成为一个 火树红花的不夜天了 。我发现,在 那些密密麻麻的 红 对钩所组成的森林中,突兀地站立着两个非常显眼的大红叉。哦,就是由于我一时的马虎,才让这  两 个讨厌的大红叉出现在红对钩的森林中,继尔又影响了我本该得到的满分。

“本次考试第一名李媛,数学100,语文98。同学们,李媛同学身体残疾,她有嘴说不清、有手写不好,有腿不能走,又在比一般同学晚来十天的情况下,能考出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确实出乎老师们的意料。同学们,我们应该以李媛同学为榜样,学习她自强不 息、顽强拼搏的精神。”这时,王老师把一个赞许与肯定的目光投向了我,那目光里包含了几许骄傲和自豪,仿佛在对大家说:“看,我当初的选择没错吧。李媛就是块学习的料,经过我的一番雕琢,她终于发光发亮,成为一 块美玉了。”那目光里也蕴含着几许期望和鼓励,好像在对我说:“李媛,继续努力吧。老师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霎时间,我一时成了班级的焦点,王老师的话音刚刚落下,全班同学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我,这其中有敬佩,有羡慕,还有几丝嫉妒和不以为然…… 我顿时有了一股飘飘然的感觉。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的求学生涯才刚刚开始,以后的道路还很漫长,还很艰难,我应该把这些鼓励与赞许化作前进的动力,才不辜负老师与同学们给予我的期许。

冬季来临了,妈妈在忙完了地里的 收割以后,每天往返四次地接送我上下学,不再继续麻烦王老师了。王老师虽然不再接送我了,但对我的照顾还是一如既往。我经常在日记里写到,我有两个妈妈,一个是我的生母,一个是我的恩师——王慧娟老师。

 

但是,我享受王老师关爱的日子却是如此短暂。

四年级的中秋节刚刚过完,王老师便再也没有到学校给我们上过课。

不几天,班级就换了班主任。

新的班主任来到班级后,嫌我是个麻烦,便三番五次地劝我退学。

我只好含着泪离开了我亲爱的校园,离开了 那些与我朝夕相处的同学。

不久,王老师得了绝症的消息就在整个村子不胫而走。

很快,王老师的家里就传来了哀乐,王老师病逝了。

这一噩耗的传来,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将坐在炕上的我震得魂飞魄散,一条瀑布从我的双眼流出,几乎将我的整个身体都淹没了。我歇斯底里地哀嚎,哭声几欲掀开家中的房顶。我的左手攥成拳头,狠狠地捶向炕沿,怎么也想不明白王老师为什么会过早地香消玉殒?上天为什么这样的不公平?竟让王老师这么心地善良的人得了绝症,痛苦地离开人世?

在我强烈地要求下,妈妈终于带我去参加王老师的葬礼了。

我跪在王老师的遗像前,放声大哭了起来,就像去世的那个人是我的生母,我仿佛变成了一个孤苦零仃的孤儿,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是的,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王老师就是我的另一个妈妈,学校就是我的另一个家。而失去了母亲的“家”,自然也就不能称之为家了。

王老师去世很久以后,我都沉浸在失去恩师的悲痛中,无法自拔。我每天都在对王老师的怀念和对学校生活的回忆中度过,而不做他事。

一天夜里,我在睡梦中见到了我那敬爱的王老师。梦中的王老师穿着一身白衣,她仍然是那么年轻,那么美丽,只是那双眼睛不再那么清澈明亮,而是含着几丝忧郁,仿佛在担心着什么。

看到王老师,我就像依恋母亲的幼童,急忙地跑过去,扑进她的怀里,喃喃地说:“王老师,我快想死您了,见到您真好。”

王老师也紧紧地拥抱着我。此时,她脸上昔日的慈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严肃的表情,“李媛,老师知道你很想我,但你我已隔阴阳两界。你要知道,人死了,就不能复生了。但你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你怎么能一天无所事事,沉湎在无尽的悲痛中呢?这么做,就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虽然你已经不上学了,但老师希望你能像张海迪、保尔·柯察金那样自学成材,做一个自强不息的残疾人,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张海迪,保尔,老师,我能吗?像他们那样成功?”

你当然可以。因为你在没上学之前就曾经自学过。我也是听到方霞和张丹说你自己在家看书学习的事,才决定去和你父母商量让你上学的。王老师点点头,眼里充满了希冀和鼓舞。那目光就像黑暗中点燃的一盏明灯,照亮了我前进的方向,让我看到我的人生前途一片辉煌。

话音刚落,王老师就变幻成一缕清烟,升入了蓝天。

王老师,王老师。此时,我已从梦中醒来,但仍然记得王老师在梦中的模样,记得她在梦中和我说的话。

是的,我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地下去,把宝贵的青春都挥霍在那些毫无意义的回忆里了。人生的道路是一路向前,无法倒退的。所以,我必须做命运的主人,主宰自己的人生,做出一番成绩来,才无愧于王老师对我的关爱与希望。

于是,我选择了文学创作。虽然这条道路上充满了艰难险阻,但王老师那充满鼓励的眼神时时都在给予我力量,王老师托梦给我的话又像一道平稳的云梯,只要我攀登上这道云梯,我就 可以安全地抵达文学殿堂。

经过四年的不懈努力,我创作的小说《像 云一样快乐地畅游于天地间》终于出版发行了。当我拿到样书的第一时间,我立即就让家人推我到王老师的墓前。我要用火苗将这本书烧掉寄给天堂里的王老师,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