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丽愿望树
美丽愿望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587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坚强的母亲,勤劳的一生

(2014-07-19 15:43:17)
分类: 原创散文


  我的母亲是一位普通而又伟大的家庭妇女。说她普通,是因为她是中国千千万万个女性中的一员;说她伟大,是因为她不仅把我这个从一出生就被医生诊断为要终生卧床的瘫痪女子培养成能走路,会写作的有为青年,并在她的帮助下,我收获了自己的爱情,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孕育出了一个健康的小生命。同时,母亲还是一位勤俭持家的能手,年轻时,她在工作之余,不仅要照顾我和弟弟两个孩子,还把我们这个四口之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孝老爱亲方面,她也为我们儿女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她用多年的积蓄买来一套房子,将我那住在鞍山的爷爷奶奶接到身边,十年如一日的赡养他们。现在,母亲虽年近花甲,早已退休在家。但是,生活在城市中的她却没有一日清闲的时候,不但要帮我照看年幼的孩子,还要喂鸡种地。她就像一个旋转不止的陀螺,从来不知停下休息。
  母亲的人生,注定是吃苦受累的一生。因为她的童年也是在辛勤劳动中度过的。那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由于政治原因,外公被打成右派下放到了农村,全家也一起来到乡下。母亲虽然是个小姑娘,却被街坊邻居称为假小子。和同龄的女孩相比,母亲少了几分娇气和软弱,多了几分责任和刚强。当大姨和舅舅还在外婆的怀抱里撒娇的时候,只有十来岁的母亲还不如锄头高,却背起农具和外公到田里去干农活了。干起农活来,母亲丝毫不比那些已成年的汉子逊色,甚至个别的汉子要在母亲面前汗颜,因为母亲插秧的速度很快,别人插完一拢秧大约需要一袋烟的工夫,而母亲半袋烟的功夫用不上,一拢秧就插完了。每当完成自己手中的任务,母亲就去接外公手里的活,让外公坐在地头上休息。母亲从不娇气,当手指被镰刀割破出血时,她只是抓一把细土面涂在伤口处,又拿起镰刀继续割草,而从不声张叫疼。每天晚上,母亲和外公总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第一个回家。
  回到家里,母亲也不能休息片刻,因为她还要帮外婆劈柴烧火,洗衣做饭。直到把所有的家务活做完以后,她才能在煤油灯下看书学习。由于过度的劳累,再加上营养没有跟上,母亲的个头始终没有长起来,只有1.52米。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母亲才跟家人回城。在亲人的介绍下,她认识了我的父亲,并与之结为秦晋之好。初为人妻的母亲温柔贤惠,她单纯地以为只要回了城结了婚就能过上舒心安稳的日子,不再像以前那样劳累。于是,她就用她那双灵巧的手编织着幸福的生活,用满是期待的目光来迎接自己孕育的新生命的诞生。她计划着不管肚里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要用全部的爱来呵护他/她,把他/她培养成祖国的栋梁之材。
  可是,这个美丽的愿望仅仅是个色彩缤纷的肥皂泡泡,十个月之后,就在她分娩的时日,残酷的现实像一只恶魔的手,无情地撞碎了这个肥皂泡泡。母亲的第一个孩子——我患有小儿脑瘫,并被医生诊断为要终生卧床,不能自理。当消息传来之后,母亲的天空瞬间塌了下来。哭过怨过之后,她谢绝了亲人的好意,决定用自己坚强的意志和无私的母爱为她那残疾的女儿撑起一片天。
不会吸吮母乳,母亲就兑好奶粉一勺勺地喂我吃下;不能睡长觉,母亲就整天地抱着我在地上来回走动。我3岁时还不能坐,不能走,所有的幼儿园大门都不肯为我敞开,迎接我的入园。还好有单位的照顾,允许母亲带着我工作。母亲的工作比较清闲,在工作之余可以帮我进行康复训练。就是在那时,在母亲的工作单位里,我学会了坐,又迈出了人生中最初的步伐。晚上下班回家后,母亲要做饭做菜,还要洗被我那口水弄脏的衣服。直到很晚,才能上床休息。然而,在那寂静无声的夜里,母亲也不能安静地睡个囫囵觉,因为那时我的睡眠不好,几乎半个小时一醒,每次醒来后都要在母亲的哄拍下才能重新入睡。直到现在我也做了母亲,夜里睡觉被儿子的哭声吵醒时,才理解到母亲当年的辛劳与不易。而我的母亲的耐性又是何其大,每次睡着被我吵醒后,她都毫无怨言,依然耐心地轻拍我入睡。
  那时的母亲就像个清教徒,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她自从有了我以后,就戒掉了从前的一切爱好,不再花大量的时间去涂指抹粉,不再留恋商场店铺,也不再和同学同事聚会 ,甚至在生病时都不能安稳地卧床休息,她怕她那残疾的女儿没有人管,吃不上饭。
我能独立走路了,母亲似乎可以轻松一些了。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我的弟弟就出生了,这让母亲变得分身乏术了,襁褓中的弟弟需要母亲的呵护,不能自理的我也离不开母亲的照顾。现在回想起来,母亲总是说:”那时总是幻想着自己能长出三头六臂来,这样两个孩子都能照顾到,还可以做好家务。“
  母亲的心有些“狠”,因为弟弟出生只有56天,就被她送到了幼儿园。她用多出来的时间教我读书,教我写字,对我进行启蒙教育。是的,在我和弟弟之间,母亲特别偏爱我,而忽视了对弟弟的疼爱。以至有很多人不理解母亲,甚至有人认为母亲有些傻,因为一般人都是偏爱健康孩子、重视健康孩子的教育。母亲对此解释说:“健康孩子腿脚好使,无论干什么都能混到饭吃;而残疾孩子必须要学习知识,学会一技之长,将来才能有所出路。“
  正是缘于此,母亲才坚持不懈地接送我上下学,从没让我落下一堂课,酷暑奈何不了母亲送我上学的决心,风雨亦阻挡不了母亲送我上学的脚步。忘不了母亲在雪天背我去学校,不知在雪地里摔倒了多少次;更忘不了早上为了不让我上学迟到,她通常喂我吃完饭后就直接送我上学去了,而忘记了自己吃早饭……八年来,二千四百多个日子,母亲究竟少吃了多少顿早饭?谁也说不清楚。
  1999年,母亲便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赋闲在家。我也因为一场重感冒的侵袭而终止了求学的道路。母亲既不用每天朝九晚五地上下班 了,也不用一天四次往返于家和学校接送我上下学了,看起来轻松了不少。可是,世纪末的一场可怕的大雪,又一次埋藏了母亲原本清闲的生活。那一次,父亲在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造成腰十一、十二骨折,住进了医院。当消息传来之时,母亲就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时间蔫了下来。她不知道父亲这棵顶梁柱倒了,这个家还能维持多久?她不知道自己的臂膀有多么坚强,能不能撑起住进医院的父亲和不能自理的我,以及一个尚未成年的弟弟我们三人的天空?但她知道,无论肩上的担子有多么沉重,她自己都不能倒下,否则这个家就会立即垮掉。一时间,母亲好像变成了一棵经历了百年沧桑的老树,面对着风霜雨雪的洗礼,她依然屹立不倒地站在那里为我们遮风挡雨。待把我们姐弟俩安顿好了,母亲就到医院护理父亲。坚强的母亲不但要为父亲端屎端尿,还要为他按摩双腿,鼓励他不要被伤痛吓倒,要先从精神上站起来。尽管母亲在医院里忙碌不堪,但是在空闲期间,母亲还不忘往家里打电话,叮嘱在校念书的弟弟不要耽误功课;鼓励退学在家的我不要荒废了宝贵的时间和美好的人生,要自强不息地学习一技之长……
好在父亲的伤还不算严重,三个月后,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父亲又康复如常了。现在,每当回忆起那段往事,母亲都会感谢上天,让父亲没有真正残疾,还能站起来和她共同品味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为了感恩上天对我们一家的偏袒,父亲康复出院后,母亲就拿出多年的积蓄,在附近买下了一所房子,把我那远在鞍山的爷爷奶奶接到身边来亲自孝敬。二位老人牙口不好,母亲每次做菜时都要把菜剁得很碎,煮得很烂;老人爱吃饺子,母亲就每个星期包一次饺子。为了能带爷爷奶奶去游山玩水,母亲让父亲买来一辆轿车,每到节假日,她就和父亲开车带爷爷奶奶到附近的风景区去游玩。笔架山前,有父母搀扶爷爷奶奶的合影留念;锦州歪脖老母寺庙前,留下母亲搀扶有佛教信仰的奶奶虔诚的脚步……可以说,整个辽宁省的旅游景点几乎都留下了他们四人游山玩水的足迹。
  也许是受了母亲性格的影响,我生来骨子里就有股不服输的劲头,从不向疾病和困难屈服。正是通过这种劲头,我学会了用左手握笔写字,学会了用左手食指在键盘上独舞,写下了百万字的文学作品,出版了自传体小说《化蛹成蝶》,并收获了美丽的爱情,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
  我出嫁后,母亲本该安度晚年,不再像以前那么操劳了。但是,劳累了大半生的母亲就是闲不下来,家里没有活干了,她却给自己找份事做。为我操办完婚礼后,她第二天就下到了田地里,捡豆子抬稻子去了。母亲说,这是她童年时经常做的事。自从有了我,她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失去了自由,再也没有机会去与她那亲爱的土地进行亲密接触了。多少次,她在睡梦中又回到了那熟悉的庄稼地里,在那里挖野菜,采野果……可是醒来之后,仍被她那身有残疾的女儿牢牢地锁在家里,哪也去不了。是的,这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我就像一把沉重的铁锁,囚禁了母亲大半辈子。直到我的先生这把钥匙的到来,才打开了我这把锁,恢复了母亲的自由。看到我有人管了,母亲便不再为我的一日三餐而操心了。母亲常常是早上迎着朝阳骑车到田地里拾秋,晚上披星戴月地满载而归。中午也不回家休息,就在地里吃口面包,然后继续拣粮食。晚上回家后,糊弄地吃一口饭后,她顾不上喘息,又急着去扒豆粒了。直到那年冬天12月份,北方的气温已是零下,外面早已滴水成冰了,母亲依然在田地捡粮食。直到下大雪后,地上堆积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后,再也看不到粮食了,母亲才肯呆在家里休息。
  第二年的秋天,母亲本来还要去地里拾秋,由于我怀了孕,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母亲才打消此念,留在了在家里,一边帮我调养身体,一边为她那未出世的外孙缝做被褥、衣裤。为了让我吃上真正的家鸡蛋,她又买回了几只母鸡。从此以后,剁菜喂鸡,收拾鸡糞,母亲忙得不亦乐乎。
  十个月后,我的儿子出生了。当了姥姥的母亲变得更加忙碌起来了。给宝宝喂奶、换洗尿布、洗澡,抱宝宝去打预防针……这些原本我该做的一切,母亲都帮我做了,而且做得无怨无悔。
  带宝宝出去玩的时候,看到被小区的居民们种满了蔬菜的六零河岸边还有一块荒地没有被开垦,母亲就像发现了一块宝地似的欣喜不已,“这回鸡糞不用扔了,有用处了。”她买来菜种和秧苗,决定用这块地来种菜,用以前攒下的鸡糞来施肥,这样长出来的菜既能供上我们全家人吃,又能供上几只鸡吃。做好了打算,她就开始像农民那样劳作,播种、浇水、施肥、锄草,由种都收全是由母亲一人管理。
  看到这里,您或许要问:“你妈种地,那谁又帮你们带孩子?”这你不用担心,因为孩子仍然由我的母亲带。您或许又要问:“又带孩子又种地喂鸡,难道她有分身术?”她当然没有分身术,她是每天早上4点起来喂鸡种菜,等到早上七点回来匆忙吃口饭,再过来帮我们带孩子。等到下午孩子午睡时,母亲再出去莳弄菜地。
  做为儿女,我们总是会心疼地问母亲:“您有退休金,又有医疗保险,可以说是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不愁吃穿,又何苦让自己活得这么累呢?"母亲总是回答说:"可我就是闲不下来,一闲下来,呆在家里,我就浑身不自在。或许我生来就是这吃苦受累的命吧。”
  这就是我的母亲,她已经操劳辛苦了大半辈子。如今,她已到了晚年,却还不肯停下来休息。或许,真的就像母亲说的那样,她这一生,生来就是吃苦受累的命?否则,她为什么不肯停下来休息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