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美丽愿望树
美丽愿望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587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上好友再相逢

(2011-06-23 18:29: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原创散文

网上好友再相逢

21世纪的今天,网络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通讯工具了。在网络上结识到真正的知心好友已不再是小说电视剧中才有的事了,甚至通过网络相识相知相爱并喜结良缘的情侣也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今天我要说的是我通过网络结识的一位朋友阳光凯勒与我重逢的事,以及他与他在网上结识的干妈的感人故事。

那是04年的金秋十月,树叶纷纷飘落的季节。中央十套《家庭》节目播出的我在北京接受宣武医院免费手术治疗的故事引起了丹东市的脑瘫男孩的注意。他,就是本文中的所要介绍的主人翁之一,阳光凯勒。据阳光凯勒后来在网上说,这期节目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很大的启迪,让他懂得了这世上还有很多和他一样不幸的残疾人,也让他知道了他患的这种病叫做脑瘫。

在这之后的某一天 ,他在网上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并加我为QQ好友。通过与他网上聊天,知道18岁的他是看了我的电视节目后才开始学习文化知识,并于同年在朋友的帮助下,走进了一所特殊学校学习后,一种成就感便如一股清香在我的体内弥漫开来,使我知道自己这个残疾人终于有了一丝用武之地,霎时,我觉得有一份沉重的担子压在我的肩上,我想我应该像对待我的弟弟那样,去关心他,鼓励他。

网络像一座空中桥梁,让我与他的交流变着畅通无阻;QQ聊天则好似鸿雁传书,准确而又迅速地传达着我们的友谊。我们在QQ上聊人生,聊文学,聊未来,聊希望。他把我当成一位知心大姐,无论有什么高兴事或不开心的事,总是第一时间向我诉说。而我则扮演一位见证者,准确地见证着他在文学创作中成长的点点滴滴。偶尔也帮他提提拙见,修改一些病句,这本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而他却时时把感谢的话放在嘴上,令我感觉十分惭愧。

早在08年我被《中国统一教育网》聘为励志教育专家,并把自传体小说《化蛹成蝶》授权与其出版时,阳光凯勒就承诺了将来一定要参加我的新书签售会。接下来的日子,他便和我一起等待这本书的诞生,等待这本书“化蛹成蝶”飞到读者们的手里。每过半个月,他就问我关于书的消息,似乎他比我还急,比我还关切这本书,因为他时时都记得他曾许下的承诺,也期待着他能早日兑现这个承诺。有他陪伴的日子,原本漫长的等待变得不再孤单,不再漫长,而是充满了温馨的友情。

20091121日,在沈阳北方图书城里,我终于迎来了《化蛹成蝶》新书签售仪式。清楚地记得签售会的前一天,纷纷扬扬的大雪把整个辽宁省都变成了洁白的童话世界。那一天,虽然晴空万里,但地面上却铺着厚厚的积雪。这样的天气,让我担心起了凯勒的出行。我想,即使凯勒爽了约,没有参加我的签售会,我也不会责怪他的,因为作为同是残疾的我,清楚地知道他在这样的天气出行有多么危险,因此我便不再期望阳光凯勒的到来。然而,意外的是父亲的车刚刚停在北方图书城门口,我还没有从车里走出来,身穿一件黄色羽绒服的凯勒便和赵兴华老师一起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他那蹒跚的步履和熟悉的面容,我便一下认出来他是凯勒,而他面对着我的认出,便兴奋得情绪高涨,原本含糊的话语变得更加令外人听不懂了,好在与他同样患有脑瘫的我能听懂他的意思。听说他是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时,我不得不感动他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而风尘仆仆地只身前往离自己居住的城市数百里远的省城,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敢还有他的自理和出行能力。霎时间,一股暖流涌遍了我的全身,使我在这个严寒的冬季感受到一丝春天般的温暖,我知道那是凯勒在用他的真诚浇灌着我们的友谊之花。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依然在网上谈天说地。只是凯勒变得更加谈吐自如,没有了任何拘束。

自从他做买卖以后,我们在网上聊天变得渐渐少了起来。曾有一段时间,凯勒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令我一再地为其担心。记得今年的4月份,我曾在QQ上询问他的消息,当时我并没有立即得到他的回答,而是在翌日才看到留言的。知道他正在忙于做生意,我便替他能自主创业、自食其力而高兴,并嘱咐他要保重身体,然后就很少打扰他了。

几日前的一个上午,我又收到他的消息。由于当时我正忙着和另一位网友聊天,便没顾得上与他深聊,只是和他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善解人意的凯勒似乎知道我在忙,便没有打扰我,他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姐姐,再见,等下次有机会见面我们再好好聊。”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只说了一句“好,88。”

那天下午,午睡过后,刚刚打开QQ,同城的尹悦胜阿姨(她以前曾到我娘家看过我)QQ上一连串的留言就像一连串的子弹向我发来:“听说你成了家,我今天要到你的小家看看。”知道有朋自“远方”来,我当然不亦悦乎地欢迎着。

半个小时后,我家的门铃响了起来。就在开门的一霎,眼前的一幕令我惊讶不已,居住在兴隆台区的尹悦胜带着她的女儿和居住在丹东的阳光凯勒居然同一时间出现在了我面前。“凯勒?尹阿姨?”那一刻的我就像一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人,当他正津津有味的陶醉其中时,另一个人过来突然换了频道,那突如其来的画面令他一时之间没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我正愣在那里,不知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世界中时,还是尹阿姨为我揭开了这个谜团:“于茗,你没想到吧,我会带着凯勒一起来看你。记不记得凯勒中午在网上说的,下次有机会见面好好聊,那时他在我班上上的网。”哦,原来如此。此时我才回想起凯勒在网上说的话,原来他早就提醒过我要来看我,可我却丝毫没有预料到他说的话原来大有玄机。

我想,看到这些,读者们一定会问:“住在丹东的凯勒怎么会和住在盘锦的尹阿姨一起来看你?”别急,请让我慢慢地为你讲述尹阿姨和凯勒这对非亲母子之间的感人的故事。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尹阿姨非常重视对女儿的教育。为了鞭策和鼓励女儿努力学习,她就经常在网上搜索着有关残疾人自强不息的故事。凯勒便是她在残疾人作家袁存泉大哥的个人网站上认识的。她很喜欢凯勒的文章里那朴实的话语和真挚的情感。知道凯勒从小就被母亲抛弃,一直向往着母亲的关怀,一种母性的关怀从她心里萌生。从此以后,她就在网络上对凯勒虚寒问暖,给予他母亲般的关怀。凯勒原本就是一位懂得感恩的人,聪明的他感受到了网络那端的尹阿姨给予自己的这份特殊关怀后,便在QQ上称尹阿姨为妈妈。凯勒的这一声“妈”打动了尹阿姨慈母般的心,无私的母爱便像开了闸门的洪水,驱使着尹阿姨对凯勒有了视若己出一般的疼爱。从此以后,他们便在网络上编织着他们感人的母子情。尹阿姨不仅时不时地给凯勒邮寄一些文学书籍和营养品,还利用闲暇时间亲自为凯勒织毛衣。这对于网络中结识的非亲母子总想在现实中见上一面,无奈,尹阿姨怕耽误女儿的高考,一直不得已地把他们相见的日期向后推迟。这回女儿高考结束后,她第一时间就邀请了凯勒来盘做客。尹阿姨犹如凯勒的生母一般,一一满足凯勒这位与其初次相见的干儿子的心愿,她不仅陪凯勒去了盘锦著名的旅游胜地红海滩游玩一番,还专门请了一天的假陪凯勒去营口见了脑瘫女孩李雅楠,他们的最后一站便是来到寒舍看我。听了他们的诉说,我更加钦佩这位尹阿姨的善良与博爱,也更加感动于他们的母子情深,感动于这份来自网络中的真情。谁说网络无真情?难道凯勒与尹阿姨之间的母子情、与我之间的友谊是假的吗?时代在进步,人们的观念也需要改进,网络中也可以有真情在,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次与凯勒相见,就像与亲人重逢一般。虽然我们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准备,对他们招待不周,但凯勒一点也没有初次光临寒舍的拘谨,他无拘无束地和我聊着天,谈吐中不乏风趣幽默,时不时地逗着我们哈哈大笑。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我们还没有聊多少,眨眼间,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间从指缝中偷偷溜走了。尹阿姨和凯勒婉拒了我们的好意,没有吃晚饭就离开了这里。目送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在感叹着科技的发达,网络的神奇,就这么便捷地让几个从未谋面的人相识,又使我(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甚至母子。

有网络的生活真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