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龙崽
龙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3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索纳的故事chapter4-7

(2007-11-07 17:18:23)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4

离天辰的生日会开始只剩下短短的几十分钟,趁着最后一个空档Ci带着祁羽把Sona大楼逛了个遍,自然祁羽是很兴奋地接受了这个免费Sona游,游完了手上也多了一堆签名照。

会场已经向媒体和歌迷开放了,暖暖的灯光,缤纷的气球,满墙的海报和照片,再加上歌迷们送来的红心和纸鹤所组成的“天辰”字样的两个大字。整个会场就是个“天辰世界”!天辰和Dodu就在一墙之隔的化妆间里,化妆师和造型师正在作最后的修饰。天辰先一步整装完毕,看着还在对着镜子抓头发的Dodu调侃着说:“哎哟喂……我们的优质偶像今天怎么没去签售啊?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准备抢我风头啊?”

“这还不是因为某人生日!你还真的以为我蛮想来么?”Dodu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说完这句阴阳怪气的话,在化妆间的两人不由都大笑起来,互损,抬杠是他们一直表示友好的方式。

“说真的”,天辰收起了玩笑语气,认真地说:“好感谢你能来,还有韩帅,小然,老板,每个人都对我特别好!”

Dodu推了他一把,“喂!不用那么感动啦,还真不习惯你这么感性,不如你别唱歌了,出散文集去算了!省得抢我人气!”

“你是我对手么……”

“………………………………”

很快,生日会正式开始,韩帅特地来主持,为兄弟站台,在他的带领下,所有人尖叫着高喊着天辰的名字,在寿星登台后,底下的Fans更是尖叫着,推挤着想靠偶像更近一点。同时每位歌迷的嘴里还此起彼伏地喊着:“天辰,生日快乐!”

林天辰将食指轻放在唇边,示意大家安静。空气中开始飘荡出清雅的钢琴声,是生日快乐歌!大厅的灯逐渐变暗,最后仅留下一个强力的光束射向门口,Dodu推着一个五层高的大蛋糕缓缓的随着光束移动,在场的所有人十分默契的和Dodu一起轻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台上的天辰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不断地感谢着所有人为他做的一切,止不住的微笑感染了每一个人。

Sona经纪公司不惜花重金打造了一只镶钻的纯金麦克风作为礼物赠送给一哥林天辰。闪耀的麦克风上还有用英文花体写的“Only one”以彰显出他的地位。

“呃……今天我也特地准备了份礼物带过来,当然和公司的比起来没有那么贵重,不过我觉得应该还会满感动的!”Dodu说,然后示意了下现场控制人员。Dodu精心制作了个短片,其中收集了从天辰出道至今的许多相片,录像数据等等,用幻灯片的形式播放了出来,无论是天辰那个阶段的哪一张照片都引来Fans的阵阵尖叫。当天辰看到自己最初带着牙套青涩的模样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短片中还录制了各地的歌迷对天辰最真挚的祝福,更是让天辰热泪盈眶,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谢谢”并向全场鞠躬表示感动和感谢。

感谢这么多年大家一直相亲相爱地相守在一起!

“各位,我刚收到消息说有位元神秘嘉宾也来了。”韩帅兴致勃勃地主导着整个生日会。

歌迷们原本就十分高涨的热情又被吊高了许多,台上的天辰和Dodu刚合作完一首歌,完全不知所以然的面面相觑。

“不会是老板来庆贺吧?”Dodu开玩笑的说。

“也许咯……”天辰一脸得意。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谁。

“不可能!做梦!”两人在台上压低了声音猜测着。

“你…………”

很快韩帅激动的音调打断在场所有人的猜测“大家欢迎何石!”

何石,索纳旗下众多艺员之一。虽然不及天辰、韩帅、Dodu这么红,却也有一批相对固定的粉丝群,最近何石因为与索纳经纪约纠纷问题曝光率有明显提高。他一出场。媒体们就好似看到猎物般蠢蠢欲动,想进一步问出合约问题最新进展。

 何石以来首先就给了天辰一个结实的拥抱,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有点吓到还处在“他怎么来了”的惊愕之中的天辰和Dodu。“天辰,生日快乐!”

“谢谢!”

“对不起我来晚了”何石一边说着一边和媒体打着招呼,挥手致意。说着就准备唱起来了,“下面我送上我的新歌为天辰庆贺,祝他顺利!”

于是何石俨然一副主角的姿态在台上蹦跳着,第二天的报纸也刊登了他陶醉的模样,媒体纷纷大胆猜测何石面临被雪藏危机,只能用这种方式博得公众注意,维持自己岌岌可危的地位。

“他就是来抢风头的啊!”天辰一脸不快,明明是他的生日会好不好?为什么自己的照片比他小!报社的记者一个个都是瞎了眼吗?谁比较好看都分不出!

“有你不就行了么?还计较那么多。你难道对你自己没信心觉得自己快过气了?”释然手中也拿着份和天辰相同的报纸扬了扬笑问。“Ci呢?我们约好了一起吃饭的。”

“不久前被老板叫去了。”

“噢……”

翻过报纸的另一面,正中间是天辰很久之前的一张剧照,表情很艰难,他的左边是个女人相片的轮廓,但是却在她脸上打了一个问号;而天辰右边的照片则是沈家瑜最新发布的宣传照。很明显,媒体在猜测年度大碟中最值得期待的新声音到底是谁。

“小然,你来啦,我快饿死了!走吧走吧,天辰一块吧。”Ci突然闯入见到释然已经到了,已经饿到不行的她拉起释然就往公司餐厅走。

“又和我哥大战三百回合?”

“嗯!”方溪骄傲的仰起脸,用鼻子发出一个音宣示自己很强。

天辰觉得很好笑的说:“Ci,不用在我们面前装吧,我知道世扬不是省油的灯,没那么容易的。”说完就和释然默契地交换了下眼色,心照不宣的相视而笑。

方溪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脸挫败的用下巴抵住桌面,样子很是无奈。“我也不想老找他吵啊,但是我就是觉得沈家瑜不适合天辰嘛。”

“但是他是老板看中的新声音啊”Dodu拉开释然旁边的凳子直接坐下,“你们聚餐也不通知我一声。”

“不是聚餐!”三人异口同声。

“啊……”Dodu吓了一大跳。“这么激动……”

“新声音?哼,反正他和天辰不打搭调。”Ci很是坚持。

释然若有所思地说:“世扬要的是声音,Ci要的是和天辰契合的感觉……哈哈”她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你干嘛呀?疯啦?”离释然最近的

Dodu推了她一把,很是不解小然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另外的两个人也是莫名其妙的望着释然。

“我突然觉得我们很笨嘢,当时我们打算用新声音和天辰合作来作为宣传手段和推出方式,没说一定要这么做啊,天辰的搭档和新声音应该不冲突吧?”释然忍住笑解释。“哈哈哈哈,这样似乎就不是个大问题了”。

“没错!我们以前居然都没想到!”Dodu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天辰点了点头接着开口:“就是钻老板的空子咯?”

“不算钻空子啦,顶多就是各让一步。”Ci觉得这个提议可行性很高,不由得心情大好。午餐也随着心情变得好吃了百倍。

世扬大发雷霆的将娱乐杂志重重地摔在桌上,这是什么意思?还想来场‘寻找女主角的活动吗?想到昨天方溪在对记者的回答就来气,她凭什么可以信誓旦旦的说沈家瑜不是最适合的哪一个?上次来找他吵就算了,这次居然向媒体参与矛盾!她是不想在公司呆下去了吗!

最近全公司都笼罩于世扬的低气压下,从他回公司起就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暴躁得见人就咬,这种风暴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员工们一个个见到老板都抱头鼠窜,生怕引火烧身丢了饭碗。

“老板”有人敲门。“释然小姐来了。”秘书阿Cat尽职地通报。

易世扬抬起头,迎上妹妹的笑脸。“你不会也是来找我吵架的吧?”思索到这种可能性他的眉头便不自觉地收紧。

“我从来都不和你吵的!”释然笑得更灿烂了。“你知道吗,你现在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拉了保险栓的手榴弹了”。

“我有那么易爆么?”

“最近的确是。”释然拿起桌面上的相框,微笑地看着。那是上次大家一起去烧烤拍的留念照。相片里所有人都很开心地笑着,“旭还没回吗?”释然随口问。

“不知道。”世扬僵硬的答。

“哥哥,你以前从来不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的。”

“我是那样的人么?”世扬不答反问。“你今天来不是和我来说些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吧?”如果是在家多的是时间说,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是么。世扬打算把话 题转回到小妹最初的方向。

“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新生声音的事。”

“你也想向我宣战吗?”世扬声音一沉,惊诧的挑眉。

“不是,我只是来说一下我的想法而已。”释然说得很无辜。对于她来说在这件事上谁都不能偏,于情,一个是手足一个是至交;于理,两个人都不同凡响的偏执。“当初我们只是把和天辰合作作为新声音推出手段之一,有了一个坚强的助力她的被关注度会高很多。不过我知道哥哥你要的新声音一定是个不需要别人帮助也能在风雨里自由翱翔的家伙”。说到这里释然停顿了下,偷偷打量着世扬的表情,看到他只是锁着眉头而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就知道先拍马屁是准没错的,于是她接着开口:“Ci也是个很固执的人,她要求的就是百分百契合的感觉,虽然显得很无厘头没道理但却还是会有一点潜在的价值不是吗?就好像黑白配一样,有了对方才能将彼此衬托得更完美。”

世扬仍旧没有说话。

“计划是死的人是活的,Dodu也不差啊,和天辰不相上下,不如就让沈家瑜和Dodu合作吧!”趁机释然说出了自己对想法。

Dodu啊,易世扬思索着,实际上还是换汤不换药的计划。但似乎是个一举三得的方法。但这样岂不是对Ci臣服了么。

“哥哥,你不会这么死要面子吧。”释然从小就深知世扬的个性。

“董事会已经认定沈家瑜了。”世扬低声开口说。

“我知道啊,所以她就是新声音啊。”

“………………………………”

“………………………………”

办公室内两兄妹对望着,释然先忍不住“扑哧”一声先笑了出来。“好啦,我该说的也说完啦,你好好考虑我先工作去了。”

 

世扬点了点头。

“对了”,刚走出门的释然从门边探回头说:“差点忘了,齐旭有打电话回来说要我向你问好噢。”

世扬听到之后瞪大了眼睛望着,该死,怎么不早说!心中暗自咒骂。眼神中透露出指责。

“是你说这是鸡毛蒜皮的事的哦,我先走了。”一逞口舌之快的释然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一溜烟的跑了。

偌大的办公室又只剩下世扬一个人,他的心情被小妹的那句话高高挑起,不得不承认自己该死的因为得到了齐旭一点点消息而高兴。但很快他又转念一想,“只是问好”意思是她还不想回?妈的,他的心情又瞬间底下去很多度。

5

             工作日子总是很忙碌,明星们一个接一个的通告无疑加快了一切运作的节奏.好在制定的计划内完成任务。韩帅最近忙着宣传他的新电影,正在两岸三地间当空中飞人,出席各个首映仪式。每到一处,地方电视台就纷纷邀请他做嘉宾访谈。其中问得最老套、出现频率最高的莫过于他的理想对象标准和如何走上演艺之路这两个问题。艺人的感情一直都是媒体和歌迷们最关心地问题,也是最好做文章的问题。韩帅每次谈到理想对象标准时都会咧嘴一笑说:“聪明、协调、对自己和父母好。”这种公式化的答案他早就能脱口而出了。

              而在正式出道之前韩帅只是一个对音乐怀抱着莫大热情的普通人,经常将自己新创作的歌放到一些人气很旺的网站上,很幸运的能够被大多数人喜欢,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路歌手。

              *********************************************************

              诅咒之血:“风灵,我最近录了首新歌,发你邮箱了,要不要先听?”

              风灵:“当然!”

              一股清澈无丝毫杂质的乐声如清泉般泻出,轻拂过人的脸颊。随着音乐吟唱的是诅咒之血那种低沉得让人沉醉如葡萄酒般的嗓音。风灵跟随着节奏敲打着桌面,几个急速的升调,让人撕裂原本沉闷的混沌,击碎伪装的阻碍,破茧而出。可刚还站在重生的阳光下,沪的一转又让人听见风帆被撕裂的声音…………简直太棒了!

              “嘀嘀嘀嘀嘀……”诅咒之血的头像闪动了起来,风灵打开对话框,使对方在  问他听后感。

               风灵:“一如既往的好!”

               诅咒之血:“多谢夸奖。”

               风灵:“你有打算做完全音乐的人吗?比如说歌手?”

               诅咒之血:“有想过啊,曾经还寄过Demo带给唱片公司,不过没回音。其实现在这样也挺享受的,可以很自由的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还有很多人欣赏,我很知足的。呵呵~~~~~”

               风灵:“那你可以再去尝试第二次,索纳最近有个新人计划,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

               诅咒之血:“这种专业公司不是都一般有专业培训的艺员么?恐怕我的音乐又会石沉大海。”

               就是公司里没有一个比得上你,更适合的才找你啊。

               风灵:“明天在Sona大楼下见吧!”

               对话框出现长时间空白,对方很久没回话,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要求惊住了。风灵的语气是那么自然,又带着几分不容拒绝坚定。风灵就是易世扬,当初注意到诅咒之血是因为他音乐在网站上超高的人气。在Sona旗下有个专门的音乐网站,可供自由音乐人将自己的音乐放到网路上推广出去,同时Sona也把它作为一个搜歌的渠道得到更多更好的音乐。

               话分两头,屏幕另一端的诅咒之血正是韩帅,他真的被风灵吓到了,怎么这么突然地说要见面?风灵是自己在网路上一个很聊得来的朋友,也是从事和音乐有关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懂自己要在音乐里表达的,掩盖在音符下的东西,自己和他算是兄弟了吧……

               韩帅深呼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发了出去。

               诅咒之血:“***********,我电话。”

               风灵:“好,明天下午Sona见!”

               关闭网路后的韩帅用力一蹬脚,带轮子的皮椅将他划送至床边,躺下。他刚刚做了什么?把自己的电话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还约好明天见面。Oh my god!自己是疯了还是中邪了不成!新闻里不常常有那种网友见面然后遇害的消息么?会不会会不会自己就事后几天的新闻头版头条?会不会会不会明年的明天就是自己的忌日?会不会会不会时光倒流,可不可以回到刚刚那一刻,那么他就不会答应风灵的邀约了……Damn it!

               结果他用一整晚的时间告诉自己也许会有一个很美好的结果也说不定,自己也是个男人有什么可以怕的?

               韩帅对碰面的地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是在清静舒适的餐厅而是在林立着很多商业大厦的马路边。用飞驰而过的汽车噪音作音乐,拿扬起的尘土当食物还真是特别!他的身后就是Sona大楼,而易世扬正在顶层透过玻璃向下俯视,刚好能看到伫立在楼前的韩帅,于是他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乘直达电梯见人去了。“易世扬”老板相当潇洒地向韩帅作了最简略又直接的自我介绍。

               “韩帅”,立刻他也以不卑不亢的语气自报家门,同时也感觉到面前这位易姓男子锐利的气息,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被猎枪瞄准的感觉。从外表气质来看易世扬应该是属于白领以上的职务吧,怎么可能有这种美国时间来见网友,不会真的这种倒霉的事发生在他的身上了吧。虽然说现在社会风气很Open,无论什么违背常理的事都可以得到理解,但是上帝啊,自己绝对不能对不起祖宗啊,他可是韩家不知道多少代的单传啊!

               易世扬看到完全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韩帅不禁微微勾起嘴角,这个人很有意思。但是他实在是神游得太久了,世扬不得不打断他“请问,你在想什么?”

             不知所措的韩帅冲口而出:“啊……我们不能对不起父母的!”

              “??………………”世扬莫名其妙的望着他,心中不由有些怀疑,那个全公司所欣赏的音乐天才怎么会是这么个脱线的人。

              意识到自己的胡言乱语,韩帅的脸上浮现出不自在的红潮,糟了,不打自招了。这下完蛋了。“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呃……很抱歉在你说话时走神了。”

              世扬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吧,在马路边似乎不太好。”

              韩帅心脏又是一紧。恶魔开始伸出毒爪了,饿虎开始露出獠牙了。

              世扬很自然的带着韩帅往Sona大楼走。用磁卡轻轻刷开电梯门。“我想我有必要再做一个详细一点的自我介绍。我叫易世扬,是Sona的总经理,之所以今天找你来是希望你成为我们公司的签约艺员。我们相当欣赏你的音乐,并且能够帮你发专辑。”

              韩帅木然的呆立在原地,努力消化世扬刚刚所说的话,“你们能让我当歌手?唱我自己的歌?”

              “是的。”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以为你是个坏人,是个有着怪癖的男人…………

               很久之后韩帅有问过易世扬,要是自己是个奇丑无比,完全上不了台面的人怎么办?毕竟他们从没见过,不是吗。

               易世扬:“那就去整容!”

               韩帅:“……………………”

              “哇,看来很多时候,幸运和机会是成功不可缺少的机会”女主持人说道。“最近你们公司最具话题和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年度大碟了,你能给我们说说你在里面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吗?”

              “我吗,很简单,就是唱歌啊。因为最近我忙着新电影的宣传,我的部分还没怎么开始。像天辰他们就已经开始了。”

              “说到这个,这几天报纸全是有关你们这次专辑的新闻,你能给我们透露下具体的内幕信息吗?”女主持问道,“韩帅的Fans你们想不想知道啊?”

               回应她的是一阵尖叫。

               “这个啊,好象这几天说得多的就是新声音的事了对吧?”韩帅思索了下,“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媒体和歌迷们太过关注了。新声音还是当初公布的那一个,其他的都是一些不实的报道。 ”

                “那在年度大碟中你们有什么大的计划变动吗?”

                “这个还是留个悬念比较有吸引力吧,我觉得。”韩帅笑答。

                每每回想起自己一年前被幸运之神眷顾的样子韩帅就感觉很庆幸,庆幸没有因为自己的庸人自扰和一时犹豫而错过一个这么好来实现自己所热爱的事业的舞台。庆幸遇上了一群能够共用一个灵魂的知己们。

 

6

          飞机乘着平稳的气流升上了天空,暂时的闲暇让一直忙得像个高速运转的机器的Sona艺员们有了种度假的心情。公司大方的包机让大家免于躲避一些无聊的骚扰,所以整个气氛就更轻松了。

            “太棒了!!!终于到大家一起出外景了!一般拍外景的地方风景肯定美得没话说,在工作之余还可以出国玩,我将近有连续大半年没有休息在持续不停的工作了。”韩帅显得兴奋异常。

            “别高兴得太早”,冷靖一盆冷水直接浇了下来 ,“你有很多工作。不会有时间给你玩的。”她一边说着还不忘一边摆弄笔记本。

             “Relax,Relax……”一旁也相当兴奋的释然用肘关节撞了撞冷靖。

             冷靖不语。

坐在角落的祈羽,不发一言的独自坐着,感觉有些不自然,跟自己唯一熟识一点Ci一上飞机就向空姐要了张毛毯子蒙头大睡。而天辰则是戴着耳机假寐休息。说实话,自己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进入天辰MV女主角这个新身份,有种踩在云端那种无法前行的无力感。怎么办……

短短的几天小麻雀一跃成了人人称羡的凤凰……

天辰的女主角……

             好矛盾,一团浆糊的感觉……

             “Hi”有人和祁羽打招呼。

             是沈家瑜!

             “Hi”祈羽向她点了下头,顺便往里挪了挪位子,邀请家瑜坐下。

             “谢谢。”

              祁羽偷偷打量着沈家瑜,举止得体,功底扎实……怎么看自己在她面前                                就怎么站不住脚。

              哎……祁羽只能在心里暗唱“尴尬的我……Hey……”突然之间她似乎忘该怎么说话,只感觉有种尴尬怪异的气息在她们之间流动。出于礼貌,祁羽不吝啬地给了家瑜一个微笑。

             “呼……”家瑜长出了口气,用一种如释重负的语气说,“感谢上帝,祁羽,你好友善!我好害怕你不理我。”

             “怎么会,很高兴认识你!”哇,祁羽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两个算是机缘巧合被同一件事拴在一起的女人没有用同性间敏锐的敌意排斥着彼此。于是年龄没什么距离的两人很快就熟捻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她们都刚进Sona,其它人对于自己来说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在这个大集体中也就只有对方和自己有些些相似,自然亲近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家瑜,我能这么叫你吗?”

              “当然”

              “嗯……那个……和天辰合作的事,我,是无心的。对不起。”祁羽一直觉得该解释一下,毕竟自己并不是计划内的角色,好像因为自己也热了不少麻烦,虽然后来问Ci的时候她总是笑着说没事,但在祁羽内心还是觉得不妥的。

              沈家瑜不由笑了,“为什么你们都觉得过意不去或者对我感到抱歉呢?真的真的我没有关系,我不是硬要用这一种方式出道的啊,当初和公司签约是当歌手,我不执着于借谁的名声,尽管那样会简单很多,不过我更相信我自己,所以你不用放不开咯,再说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听到家瑜这么开导自己,在祁羽心里沈家瑜的分数猛地往上增。“家瑜你好成熟哦。”祁羽不禁感叹。“你有男朋友没有?你男朋友肯定超幸福的!”

              “现在没有。”沈家瑜笑答。

              “啊……那曾经肯定有咯?”祁羽觉得像家瑜这种女人没有恋爱过是不太可能的,除非男人全死光了。“当然,你不想答就算了。”见到家瑜一副陷入思考的模样祁羽觉得自己可能问得有些突兀了。毕竟她们还不是特别熟…………

               “嗯,不是,只是那是很久前的事了,比起这个我对方溪怎么搞定老板放弃我和天辰的合作这件事更感兴趣。”

               “首先是释然提议咯,这样调换一下好像对老板也没什么损失…………”这么一来彻底打开了祁羽的话闸,她很详细地将Ci怎么邀请自己担任天辰MV女主角的一类事都说了出来,于是在一来一往的问答中两个生性开朗的人变成了好朋友,整个飞行的过程都成了她们姐妹私语的时间。

               能够认识你,我很开心!

               呼啸着,这飞翔于天际的“大鸟”缓缓地停了下来,眺望机场四周能够看到那绵延不绝的的雄壮山脉,白玉般的山峦屹立在云雾缭绕的远方。

               一下飞机,Sona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直往早先就预订好的酒店奔去,长时间的旅行让不少人累到一眯眼就能睡着,大部分人是直接拿了房卡就上楼休息。坐飞机坐到腰痛的释然,在向前台问清房号后也准备提着行李上楼睡觉休息。

               好沉,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整理了这么多东西带过来,简直是变相折磨自己。长时间坐立的姿势让腰部的肌肉有些酸痛,现在还要提这么重的东西无疑是慢性自杀!天啊。

               “女人,你是想参加奥运会举重项目吗?”欧阳诚在Sona抵达之前就在大厅等着,只是刚刚抽了根烟回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吃力地拖着那座行李山,不是他夸张,那堆在地上的大包小包摞起来绝对有半人高,她是来国外表演怎么拖行李的吗?男人都死哪里去了,留了她一个人拿东西。“这都是你的?”欧阳诚难以置信的指着地上的小山问。

               “你怎么会在这里?”释然很是诧异,怎么在欧洲还可以碰到他。

               “你先回答我问题。”欧阳诚显得很不耐烦了,这女人到底是自不量力的逞强还是天生神力?答案很显然是前者。

               “当然不是,有一部分是小Ci的,还有些是冷靖的”你当我搬家啊。

               你这么多东西和搬家有差别吗,“方溪和冷靖呢,他们怎么不自己提?”

               “Ci一下车就直奔房间睡觉了,行李忘了拿,靖就是出去探路了,也没拿东西,放车上总是不好的。”

                欧阳诚用一副没办法的语气说:“走吧,我来”,说着叫来了一个侍应,吩咐他弄来一个乘放行李的手推车并将那一座行李山移到车上,欧阳诚的一只手很自然的放在释然腰上,另一只按下了电梯按钮。

                释然极不自然的,瞪视着那个长在自己腰上的手,喂,可不可以把它拿开!

                凭什么听你的。

                男女授受不亲!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不觉得我们是普通的男女关系。

                “叮”一声清脆的提示音,电梯来了,一打开电梯门天辰和方溪看到的就是欧阳诚和释然相互用眼神较劲的模样。
                “啊,我的行李。”方溪惊呼。

                “你还记得你行李啊。”欧阳诚语带嘲讽。

                方溪不理会欧阳诚阴阳怪气的语调说:“小然谢咯。既然你已经帮我拿了,就好人做到底吧,我房间就在你隔壁,我赶时间,要带天辰赶着边一个通告,麻烦你咯!”说着就带着天辰又雷厉风行的走了。

                “哦”,释然点点头应了声。喂!喂!方溪你们刚刚那是种什么暧昧眼神啊,为什么自己居然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欧阳诚轻笑着,靠近她的耳朵轻声说:“你有没有注意林天辰他们刚刚看我们的眼神,你觉得我们像不像……”

                “像你个头!”释然没等对方说完就抢下话头,带上行李冲进电梯,还好,那家伙没有跟进来,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自从上次的晚餐邀请后,似乎易家和欧阳家有联成姻亲的意向,她才不要沦为金钱和利润的筹码!绝对不要!

                天色渐渐黯淡了,巨大的黑幕正慢慢地将所有景物吞噬收纳入它的浓郁之中,欧阳诚指尖上的香烟闪着微弱的光,忽明忽暗,但是阿Cat就是凭着这点点的火光找到了他。

               “我还以为你会再晚点出现”欧阳诚显然对阿Cat出现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我没有那个耐性了。”

               “……………………”

                夜似乎越来越浓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一起走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一起走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