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民应志刚
人民应志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95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2016-06-24 11:43:23)
标签:

太湖

船娘

分类: 夜已深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文图/应志刚

  面朝太湖,推开船屋的栅门,清风徐来。

  午后的时光轻慢,太阳从头顶缓缓向下,画了一道弧线,直至在地平线的25度角,稍作停留。

  阳光炸裂了一般,密麻麻的碎金抛向湖面,这波光热烈地舞蹈着,似乎着了魔力,咻的将你一把吸了进去。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鱼儿跃出水面,水珠子飞溅,似那乐符,一阵铿锵。白鹭齐鸣,追逐在杜鹃泣血的残阳里,锦瑟了天地。

  是什么鬼?从天际踏浪而来?近了,近了,却是那欢欣的野鸭。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忽闻芦丛一曲船歌悠扬,青翠芦苇分两边,是那船娘轻摇一叶扁舟来。

  船桨打碎了波光。蓝衣布衫的阿姐,何事这般欢喜?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客人好惬意!”娇俏阿姐停了浆,轻笑道,“今朝打了几网虾,带回家去做夜饭!老公老婆吃上一杯酒,日脚快活似神仙!”

  摇橹船,左右摆,好似阿姐俏身段,“阿姐、阿姐,唱支歌子来听听撒!”

  太胡美呀太湖美,水上有白帆哪,水下有红菱,水边芦苇青,水底鱼虾肥……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门板敲得笃笃响,惊吓了辰光。太湖的夜,像一幅五彩的沙画,被一只大手抹去,混沌了天地。

  “伙房已经备好了酒菜,客人该用晚餐了”,青衣罗衫的管家小妹,糯糯的一声唤,像极好脾气的家中娘子,满眼绕指柔,牵了你的脚步,满心的踏实。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太湖白虾、白鱼、莼菜汤,一杯老酒已斟满。玻璃房子,天地静默,虽是初夏,何故竟会悲秋风?

  月牙儿悬挂天际,远山朦胧,渔火点点,把酒问青天,惟愿此时,年年岁岁可否?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踩着微醺的脚步,趟过那片芦苇滩,如风拂过麦浪,苇叶低垂令人娇怜。

  月色下的船屋,在太湖的澜波里起伏,如同初恋的少女,羞涩慌乱了脚步。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走过一座小桥,檐廊的马灯,晕黄的光线,蓑衣斗笠和鱼篓,静静等待归家的汉子。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沏一壶茶,垂钓一湖江南风月。

  朋友圈里,依旧是痴男怨女打情骂俏,无尽的热闹。

  人生匆乱,独坐冥想,这天地无遮拦,恍若站在水中央。往事稍有不堪,总有求索不到的东西。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恍惚间,夜太湖一阵颤抖,却是那鱼儿在咬钩,抬竿,一条鱼挣扎出水面,划过静谧的夜,匆乱一道白色弧线。

  “噗通”,鱼儿掉了钩,慌乱了水面的月光,层层涟漪开去,似那一声声地轻叹。

  来不及遗憾!随它去吧!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解衣衫,月影透进栅门,今夜独眠。

  蛙鸣不曾停歇,各自为将来拼着老命地鼓噪,突然的一阵静默,水蛇成功地伏击,水鸟惊乱成一团,暗夜的芦丛诡秘的像个江湖。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竟是成仙的节奏,一夜未眠。

  到底还是贪婪。是否,美好的东西太过奢侈,所以拼命想要抓住。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天光渐亮,当一切匍匐在阳光下的时候,黑暗中的那些欲望,终将被蒸发。

  这船屋,哎,终究只是泊在太湖相互慰籍的孤儿。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我,终于还是要走进茫茫人海,去这江湖,风风雨雨,仗剑高歌。

太湖深处,一条船、一间屋,还能勾搭船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