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971
  • 关注人气:26,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风——到双十中学写的第一篇作文

(2016-01-07 23:31:18)
标签:

何欣航

散文

情感

生活

分类: 欣航的诗意美文

到双十中学写的第一篇作文,题目为改写古诗《西洲曲》——

南风  

                     何欣航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又是黄昏。

她倚靠在门边,微微眯着双眼,越过乌桕树苍老的枝头,划过伯劳鸟暗灰的羽翼。

南风起。吹刮得她,苍白如纸。

风中有低低的吟哦,似乎是那一首终朝采蓝。

敢问时光何时归返。敢问郎君何时再来。

 

彼时,她还是一个身着杏子红衫的小姑娘。恰逢祖父寿辰,便半哄骗半威胁地让自己的小丫鬟带自己出了门来。她从小便被养在深闺,豆蔻梢头的年纪,又淘气喝了点小酒,面带潮红,慵慵懒懒,骨子里却还带着几分执拗的神气。

“阿错,这是哪儿呀?”

“娘子,这个地方叫做西洲,阿错不敢带娘子到太远的地方,娘子第一次出门,切莫……”小丫鬟低着眉。

“够了够了,我全依你就是了!”她堵住阿错的嘴,笑吟吟到看着阿错蹦蹦跳跳,融进西洲的早春里。草长莺飞的时节,穿柳蛱蝶,山青花燃,她们就这样穿行在歌赋所描绘的光景之中。

坡上是一排排梅树,都开了花,白色的,星星点点,在眼前一摇一晃的,煞是好看。她满心欢愉,格格地笑起来,在梅树下跑来跳去,一不留神就把小丫鬟给甩在后了头。酒劲上来了,她瘫在一棵梅树下,朦朦胧胧间,便把地上的白色落梅看成了一只小白兔。“茕茕白兔,东走西顾……”她摇头晃脑地吟道。“阿错这个小丫头到哪儿去了?真把我给丢下啦,我都成‘茕茕白兔’了!”

眼前越来越迷蒙,她索性蜷缩在梅树底下,一边嘟哝着抱怨阿错,一边准备就此好好睡上一觉。

“在下段乔,敢问娘子从何处来?地上湿冷,娘子切莫染了寒气……”头顶有声音传来,字字都温润到极致。

她一个激灵坐起来,勉强辨认出面前站着一位大袖宽青衫,戴着漆纱笼冠的年轻男子。她感觉脸灼烧得厉害,加上酒后的两颊潮红,不知脸可有多红呢。急忙掩了面:“郎君见笑耳,妾乃李家七妹,今日寻梅而来……”

面前的郎君笑意微微。“娘子好雅兴,指梅为兔。”

她往落花间一看,羞惭得不知怎么办才好,恼得指着他,嗔道:“郎君怎可如此笑我!”

“静梅香底同斟,娘子不知,乔已在此等候多时。”

她的脸红了又红:“妾只为赏梅而来。”

“娘子只为赏梅而来,可乔却如尾生抱柱……”

“尾生抱柱”?她的心砰砰直跳,一不留神对上段公子的眸。她急忙遮掩了过去。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本以为郎君是位难求之人,何曾想如此轻佻!”她故意,粉面含威。

他亦笑道:“汉有游女,不可求思。娘子不也是一位难求之人?”

阿错跳上前去大声呵斥:“村野无礼汉!我娘子的芳名,怎是你能唤的?”

“请娘子恕罪,在下竟不知,误犯了娘子名讳。”他敛了笑意,慌忙谢罪。原来面前这个活泼泼的小娘子,叫做游女,汉水的女神。游女,乔木,在诗经里原来就相配。

面前的她明明不气,却十足要作了发怒的气势,指着自己,半天却只挤出一句话来:“你……你还我名字!”

他哈哈大笑起来。

那一天南风起,山上的梅花,灼灼其华。相思一夜与君发。

 

阿错是不明白的,那天之后,原来活泼泼的娘子就变了个模样。平时娘子在府里也最淘气,气跑过几个先生,夜里拔了老爷的胡子,什么女红也从来不学,连老太爷都得依着她。

而现在娘子却是安安静静的。每天都伏在案前,细细描画西洲的梅树。每天喃喃念叨的,都是什么“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又是什么“妾心依天末,思与浮云长。”

春去夏犹青,梅花已落。娘子提着小小的竹篮子,到南塘去采红莲。满池高大的莲花,映照着天光云影里娘子如红莲一般的裙裾,娘子用指尖轻触那红透了的莲子,在碧波中一来一回地翻动。娘子就像汉水边的神女,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轻云蔽月,流风回雪,说的就是采莲时的娘子吧。

直到浓重的秋凉袭来,南塘的天上掠过群群飞鸿。娘子坐在岸边,乌黑的长发没有绾起,散落在瘦削的肩旁,沉寂在暗香浮动的黄昏塘畔。她仰头,晚霞炫目入不了她的眼,只有落单的雁孤寥的剪影让她失神。

三生定许,只是孤鸿语。

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几番细思量,可愿相思苦。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南风起了又起,终究只是吹过她的身侧罢了。如果在当初的阵阵南风之中,她折一枝梅花,告诉他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告诉他,她想与他携手相将,那么现在的她和他又会是怎样呢?

                                           

几日前,她嗫嚅着抽动嘴唇,对着来报信的管家问道:“确是……二公子?”

“娘子,确是段家……段家二……二公子娶了王家……娘子……”

南风起,仿佛多年前,她是游女,他是南乔。

闲敲棋子,瘦尽灯花,梦过谢桥,人生总有一场宿醉,和酒无关。

 

 

附录:

西洲曲

朝代:南北朝

作者:佚名

原文: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
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
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
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