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266
  • 关注人气:26,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欣航:老疙瘩的小学校

(2015-12-23 22:51:02)
标签:

何欣航

豆蔻作家

散文

分类: 欣航作文及读书笔记

这是厦门双十中学的一篇以“疙瘩”为主题的作文。何欣航的这篇作文入选了年段的范文,好长时间没有发博文了,更新一篇。并对一直以来关爱有加的读者们表示心中诚挚的感谢!(航爸代发)

 

老疙瘩的小学校

何欣航

老疙瘩心里一直有个疙瘩。

他说,活了大半辈子了,这小山坳坳愣是没走出去过。

他是对着围满整个礼堂的山娃娃蛋子说的,粉笔头激动得能在黑板上戳出几个洞洞。他还说,都三十年了。他送走过无数的山孩子,就是为了解自己心上的疙瘩。

你听,他又要开讲了,唾沫横飞地讲述自己鲜衣怒马的当年。

三十年前,他正在田埂上浇菜。忽然,邻居家的小孩子土生兴冲冲地跑来,兴高采烈地举着手中的烟盒纸。他放下粪桶,来不及揩手便抢过纸来。朗声诵读:

“雨后的天空‖有好长好长的七彩桥呀‖那是‖通往山外的路吗……”

这首童真的歌谣,却让他刹时热泪盈眶。他抛下手中的农具,跑回村东头自己的老屋,而后又跑到村西头,敲敲打打了几个月……

几个月后的他却没能闲下来。

随着他挨家挨户宣讲“仪式”的进行,村民们才得知那新冒出来的红砖房,竟是一座叫“七彩桥”的学校。他不厌其烦,絮絮叨叨地陈述:“我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就是咱娃儿都没出过咱这小村落……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啊,种一辈子地对咱们乖仔仔有啥出息?让他们来上学吧!”他拍拍胸脯,重重地。眼底泪光闪了又闪。

来上学的人还是寥寥无几。有的村民竟反感于他的狂热,索性以他的口头禅给他取了个不雅的名号“老疙瘩”。他却是不管的。望着挤满小教室的一众山娃娃,他如窥见新生的稻苗般喜悦。他搬来家里库存的藏书,捡起几块炭块便当成了粉笔,扯来几张八仙桌当了课桌,便开始将平生所学(虽只是夜校的几节课)倾囊相授。他上课时是极随性的,撸一撸裤管就坐到讲台桌上去了,而后又涨红了脸讲他的梦想,他的“解不开”的疙瘩:“北京是个好地方嘞!年历上的招贴画大家都看过吧,我常常做梦,梦见我在颐和园的湖面上泛舟……风很轻柔,雨后的天空上有一座七彩的桥,是从我们的家乡架起来的……”

他的表情是极憧憬的。这样沉醉的表情,十年后村民们才又一次见到。那时村里张灯结彩,共庆第一个大学生的诞生。老疙瘩手捧来自北京的录取通知书,嗫嚅半天才挤出一句话:“好!好!替我去……去颐和园看看!”

转瞬三十年,白驹过隙。他的“七彩桥”送走了一批批志在山外的学生。原来的小教室也已变成了一排排敞亮的大教室,授课的老师也添了不少。他仍是这所学校的老校长,方寸讲台上挥洒着自己对孩子们未来的殷殷期许。他老了,他更走不动了。他离自己的梦想,更远了。

一日夜晚,当他那大学毕业又填了师范志愿,毅然决定返乡教书的孙子“小疙瘩”坐到他床前时,他突然心满意足地长吁了一口气。

“娃,我这一辈子的疙瘩、我这最放不下的挂牵,似乎是减了。我读了一本书,里头这样写道,也许你做不了华盛顿,但你可以做马丁路德金;你做不了马丁路德金,但你可以做一个为他们鼓掌的人……能为你们鼓掌,也是真好……”他闭了闭眼,又长吁了一口气。

昏黄的灯光,晃得一老一小有些失神。

那天晚上,他梦见了,梦见了家乡的那座七彩桥,一路  翻越田埂,翻越高山,架到了北京去,在颐和园的湖面上悠悠晃荡……(1194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