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0,746
  • 关注人气:26,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同桌“虎妞”(最后定稿)

(2015-03-10 22:21:35)
标签:

虎妞

作文

欣欣

林枫

小屁孩

分类: 欣航的小说

同桌“虎妞”(最后定稿)

        

何欣航

 

唉,林大班主任怎么能让我和她坐一个桌呢?她可是我班最凶的女生了!但鬼使神差的,作文确实出奇地好,好得让我们谁也不愿提起,可谓“羡慕嫉妒恨”啊!因为这,我们都叫她“虎妞”。

“虎妞”简介:虎妞,90后女生,大名林枫,芳龄十三,海拔一米五四。头发奇短,眉毛稀疏,眼睛超大……

 “嘿!欣欣!”这不,“虎妞”过来了,咧开嘴一笑时,两颗小虎牙亮闪闪的,真像可爱的小老虎。光凭她那名字和外貌,人家还以为她是个文静女孩。错错错!“虎妞”同学一声吼,地球都要抖三抖啊!

你瞧!我身边的“虎妞”正热情洋溢,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欣欣,咱们从今天开始是同桌了,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我虽有些小毛病,但你得学会忍受!近朱者赤嘛,我能跟你坐在一起是你的荣幸!”

小毛病?绝对是大毛病啊?“虎妞”有个火爆的性子,这可是家喻户晓!我叹了口气:“是荣幸,容易不幸!”

“什么?”虎妞探过头,目光犀利如剑,寒光闪闪。

我忙摇头,小心翼翼地做了个揖:“没什么事!”

虎妞“嘿嘿”几声:“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就这一句,已经把我吓得魂飞魄散了!

上课了。虎妞同学虽有个火爆脾气,但她的学习不错,在课堂上频频举手。到了做练习题的时候,我心无旁骛,屏息凝神,不一会儿,便扫清障碍一蹴而就了。再看看旁边的虎妞蹙着眉毛、冥思苦想的样子,有些想笑,又有些解气。虎妞,你这“学霸妞”也有今天啊!我暗自高兴着。

“欣欣,这道题怎么做?”她实在熬不住,低声问我,“老师说可以向同学请教!”

我探过头去看虎妞的作业本:“喏,这个简单,画画图不就行了!”我懒得再瞧她一眼,抓过一张纸和一支红笔,三下两下,眨眼间就画好了一幅草图。

“好了!”我递给虎妞。想不到虎妞脸色铁青,指着那张纸,脸上瞬间由阴转晴,眼珠子瞪得老大老大的,手颤抖着,指着我的脸庞,我料想到事情不妙,还来不及堵住耳朵,就听到她集全身力量大吼一声,全班同学都能听见:“欣欣,这是我的作文稿纸!”

原来,虎妞不小心将参赛的作文放在了桌上,这下,虎妞得重抄了!

“这个,这个……”我支支吾吾,望着虎妞那凝固在脸上的气愤的表情,刚才的得意劲儿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压低声音,嗫嗫嚅嚅地说:“我,我帮你抄正!”

“不仅要抄正,你也要陪我一起去参赛!我不想总是独自一个人奋战,不然,我还要报你‘一画之仇’!”虎妞说道,表情变得特别严厉,脸拉得老长,简直变成“马妞”了。要知道,作文并不是我擅长的领域,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陪你一起”,有这样拉郎配的吗?有理也不能这样“任性”啊!我默念着:“虎妞,真是名不虚传虎虎生威!”可是看她得理不饶人的样儿,我无奈地接受了。

想不到,下课时,我又一次遭到了“虎妞”的痛斥——

我自由地在操场上奔跑着,弹跳着,脚步轻盈,姿势优美,正自我陶醉中。突然,一个低年级的小屁孩跑过来:“姐姐好,我能不能跟你学弹跳呢!”

“可以可以,当然,必须有条件,要你手腕上的那个小熊!”我看他手上带着小熊饰物,乳臭未干的样子,就想捉弄捉弄他。

“好好好。”小屁孩马上摘下小熊递给我,接着便跟着我在操场上跑起来,我没有教他的意思,只是让他傻乎乎地跟在我后边奔跑着。他踉踉跄跄地跳着,脸涨得通红,气喘吁吁大叫着:“等等我,等等我!”

上课的铃声快响了,我看看手腕上的表,便向教室飞奔而去,忘了把小熊还给小屁孩了。路上,我兴奋至极,一个不慎,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绊着了,转眼间便摔倒了。还来不及看看绊我的是什么,抬头一看,虎妞那张阴森森的脸竟突兀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好哇,林枫同学,欺骗小朋友!你给他什么啦?”她大吼一声,“真是丢——脸!”她锐利的眼睛扫视着我的脸庞,落到我手心的小熊上边,轻轻地“哼”了一声,神情冷峻,凛然生威。“我怎么开一个小小玩笑也会惹上这老虎!”

“坏了!”我暗自叫苦,急忙转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小同学身边,将小熊塞回他手里,“还你!”大姐姐,这小熊你喜欢真的送给你!今后你带着我玩就行!”我头也不回,不耐地甩下一句:“小屁孩,姐没空逗小孩!”便扭过头去迎向虎妞。虎妞摇摇手,“什么也不说了,你就反思反思,写一篇文章吧,要和这校园风景有关!”

“哪跟哪呀!这虎妞一点也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还什么莫名其妙的 校园风景?有“风景”吗?只有“煞风景”!我哭丧着脸,慢慢踱回座位。

“虎妞——”上课时,我有意无意偏头。

“干什么?”她依旧凶巴巴的神色。

“能不能……”我还没说完,她便冷冰冰地说:“不行!”哼,比包公还铁面无私!我还没说出口的话就被迫咽回去。无奈,我只有哀叹着自己的命蹇运乖,前路坎坷……

晚上,我只得“恶补”。我将自己深深埋在图书里,脑袋里的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庞,催着我不懈地奋斗。我提起笔,特意夸张我白天耍小屁孩的举动,然后特写虎妞那一张阴森恐怖的脸,给我心灵带来的重重一击,然后我又是如何痛心疾首地反思,最后归结出虎妞心中跳动的那一颗滚烫的心就是校园里的一道风景云云。总之,我“恶狠狠”地记录着白天的一切……不管她看了文章之后又会掀起怎样一场“腥风血雨”,我也豁出去了!

“没想到,欣欣,你挺有才华的哇!”她翻阅着我刚完稿的文章,“把我写得个性鲜明的吗。”她笑道。

这个反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骄傲自得地仰头:“是,是呢,你还有些眼光嘛!”

“欣欣!”她突然大吼一声,“一个错别字!虽说你的字清清秀秀方方正正,错别字却一箩筐!”

“不就一个……”我声音瞬间就低了下来。

虎妞喝道:“一个也是错,一百个也是错!五十步笑一百步啊!快改!”依旧是老虎一般的神情。

“母老虎,凶巴巴……”我继续在心底嘀咕着,却认认真真地改了那个错字。

虎妞真的是“大老虎”啊!不过几个星期,我早已写了二十几篇作文。厚厚的一沓纸上,都是她的圈圈画画,耳边她交织那虎虎生气的吼声:“快改!”“真是的,笨啊!”各种声音杂糅在一起,汇成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

慢慢地,不知怎么,她的吼声也少了,看见我的文章,有时眼睛还会发出亮闪闪的光芒:“真是名师出高徒啊!”嘴虽倔强,眼睛里却溢满亮亮的光芒……

周末的时候,她还会“犒劳”我一下,带我到附近的几个新奇的小地方去转转。想不到,她认识的街巷还不少呢!她拉着我,东串串西兜兜,到卖肉包的小店里坐一坐,又冲街边卖花生浆的老婆婆打打招呼,又和我一起看了一段皮影戏。暖融融的路灯下,我们坐在一大群老人和小孩们中间,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台上精彩纷呈的表演,听着熟稔而温暖的闽南话。“虎妞”平常没有笑意的脸上,也似乎有奇异的东西在流淌。“怎么样?”她转过来,冲我挤挤眼睛,“有没有什么感触?”

“回去写一篇文章!”我也笑笑,应答道。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竟然让我和虎妞培养起了一份“默契”!

“作文就是来自于生活的。走,再到我家去体验体验生活。”她也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一脸灿烂。刚到家,虎妞就从书房里抱了一大摞的书籍杂志出来,我翻了一下,有《少年文艺》《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作文与考试》等等。“一个月内读完!”我正高兴着,虎妞又本色尽显了。“写好作文也是需要广博阅读的!当然,我也正读着呢。”她举起手中的一本《风会记住一朵花的香》。“我们比赛比赛!还要准备好稿子参加今年的冰心作文奖大赛!”

就在这样的彼此竞赛、打打闹闹中,我们也度过了很多充斥着笑声与斗嘴声的日子。那篇引发这种种事端的竞赛作文一事,也被我们暂时搁浅。直到有一天,林大班主任笑容满面地走进教室——

“林枫,冰心作文奖一等奖!何欣欣,冰心作文奖三等奖!”成绩出来啦!我抱着那烫金的奖状,还有一张稿费单,写着45元(这可是有生以来我赚下的第一桶金啊);以及一本《第八届冰心作文奖获奖作品集》。我一下子在讲台上蹦跳起来,这可是史无前例,史无前例哪!我激动地看着虎妞,真想当场拥抱她一下:“哈哈,老虎,谢谢你,不,枫姐!你真是我的守护神啊!”虎妞挥着手中的奖状跟我说:“革命还未完全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明年你也拿个一等奖!”她点头,长长的睫毛下,亮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好像还藏着几颗泪滴……我觉得,虎妞怎么那么温柔可爱……

后来,我的文章经常拿到满分。虎妞仍旧凶巴巴的,但我已形成每天必写作的习惯。她嘴上仍旧喜欢较劲,时不时地对自己竖起大拇指:“我真是一代名师啊!你说是吧?”我总是摇头,想要听到她那不服气的轻吼,然后爆发出快乐的笑声……

笑声过后,我给“虎妞”简介重新修订了一下:“虎妞,90后女生,大名林枫,芳龄十三,海拔一米五四。是本校乃至本县本市的一根笔杆,至今在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四百多篇,在全国各种作文比赛中获奖五十多次……某日因林大班主任委派下山拯救积贫积弱一作文困难户……(3409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