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0,055
  • 关注人气:26,2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糖果密语之一——“姜糖”张炀炀(六(8)班的系列故事)

(2015-03-06 21:14:38)
标签:

育儿

姜糖

小果冻

泡泡糖

班长

分类: 欣航的小说

糖果密语(修改稿)

      何欣航

“这个六年(8)班啊,学生性格变幻多端,有时特皮,有时嘴特甜,像那种能随意变换口味的糖果。唉,真拿他们没办法。”说这话的不是哪个老师,是我。说这话时,不单单是酸溜溜的,还有几分糖果的甜味儿。

可不是吗?

班上的每一个同学,都有自己独特的“糖果”名称,来瞧瞧看吧——

“姜糖”张炀炀

在班级里嗓子儿最大的人,除张炀炀外,我想我该数第一。我喜欢在读书时把声音放大,读得洪亮,就如我在班级里的性格——热情开朗,喜欢慷慨激昂地陈述。但有一些人却不会这么认为,他们拥护最最“泼辣”的“姜糖”——张炀炀。

六年级开学初重新分配同桌,老师让我们根据身高和性格找属于自己的朋友。我仍坚守第三桌的岗位耐心寻找属于自己的伙伴。容不得我挑选,一个女孩风风火火地冲撞过来,撞倒了第一张桌子,结果整组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向后接二连三地倒下去,而冷静而又有风度地扶起了我的桌子,“温柔” 地说了一句:“为了补偿你,我可以高抬贵‘脚’做你的同桌。”她,就是张炀炀。人如其名,她平常说话时,眉毛总是如剑般斜立着,双手也总是叉着腰际,活脱脱的一个小辣妹形象。

其实,我们从二年级刚分班时就相互认识,天天在教室里见面。那时,她的成绩与我不相上下,两人在暗地里较劲。水火不容。我们一见面没有几句话说,甚至避免碰面。在老师发下成绩单的时候,我们总是好奇地想得知对方的成绩,又死要面子不敢去问。我们也总能从一些特别的途径得知消息。如今,我与她坐在一起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姜糖”的含义。

她的声音也挺大的,特别喜欢训斥同学,不管男同学女同学,不管肥的、瘦的、壮的、弱的,大的,小的。不过,居然被训的人总是服服帖帖的。我总怀疑这些人的祖宗都是属羊的,不!不是属羊,总之是那种特别善于服从总是逆来顺受的一类人!于我,有时,我真想捂住耳朵逃出教室。在这一时刻,张炀炀见我的神色举动,马上用较小的声音与甜美的声调来使我不至于太过惊吓。哼哼,我在她心中地位有所不同吧!偶尔,她的热情又恍如千年的火山,踩着关键时刻苏醒并爆发。也特别像一颗让你迫不及待地想嚼,嚼了又辣,辣了又想嚼的姜糖,辣得够味。

有一回在课堂上。

“炀炀女士。”我略微别过头看一下她,她正双手托着腮思考着纸上的难题,但眼睛在望着窗外天空中一抹擦不去的艳红,或许是在为如何惩治某个调皮蛋而忧心吧。老师同意可以进行难题讨论与交流。我们可以在纸上先画草图,计算出A点到C点的距离,接下去,我们再作进一步的研究。”

张炀炀显得很冷静,遥望着阳光下一块块金黄色的光斑,望着落叶身上铺满了的金黄。半天她才回过头来又嚷嚷起来,一拍桌子,眉毛一抖:“何欣航快来讨论这道题!看人家他们配合得多么好,就你那么懒惰!我们的草图由你在纸上画,而我呢……对了,算出这些数字求出长度由你负责。你快点儿!”

“你干什么呀!”我有些不满,自己说了半天没听到,怎么就突然指责起我来了呢!愤然道:“姜糖呀,你没事干了么?”似乎她可以永远比别人清闲了。

“我干思考方面!”她有些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与不服,遭来的却是火山喷发般的斥责:“思考是最累人的!但我用自己的良好行为……”

我急忙翻动书页,开始演算。每当我们讨论成功的时候,张炀炀就把手举得高高的,想让老师发现,好说出我们的讨论成果。我怕她抢去功劳,就用胳膊肘捅她,可她每一次都幸运地被老师发现且夸奖了。我便加大力度,张炀炀有些支撑不住了,便用另一只手“咔咔”地挠我胳肢窝,往往在我笑倒在地上时她幸运回答了老师的问题。我只能愣在一旁,干瞪着双眼,无可奈何。

 “圆滚滚的泡泡糖,肉包子,真是臭死了,别在上课捣乱!”下课做眼保健操时,蔡大班长(外号“肉包子”也叫“圆滚滚的泡泡糖”)扭了扭屁股,刚咬了一口包子,就惨遭张炀炀这个巡视组长的一顿臭骂!

张炀炀叉着腰,一双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泡泡糖”右手一边按着眼睛的穴位,一边大口大口地嚼肉包,无动于衷,无视姜糖的存在。

“大事不好!”我暗暗为蔡大班长叫苦。

只见姜糖大步向“泡泡糖”走去,用力地踩上蔡大班长的脚板,接着便响起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老娘,饶了我吧!”“肉包子”抚摸脚板,一不小心,一些包子馅落到地上。张炀炀的眼睛里喷着火焰,语调铿锵:“谁叫你无视我‘姜糖’之辣!”周围的同学捂住鼻子喊:“蔡大班长‘呕吐’了!泡泡糖暴毙身亡了!”

姜糖依旧叉着腰训斥“蔡大包子”。很快的,老师走了过来,狼狈的蔡大班长哇哇叫着。很快,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但鹰爪又向后面的“菜包子”掐了下去。

这个“姜糖”也是一个爱发火的巫婆。一下课,我们的桌子前就聚集了无数的同学,甚至有一些外班的同学也来看张炀炀的巫婆表演。张炀炀拿出了一顶黑色的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用深沉而庄重的语音念道:“阿拉达索斯,乌咪乌咪乌。你是否被诅咒,你是否被保佑,你、我都不知道,只有上帝知晓。来吧,把你的手指,放到魔力尺子上吧!”

“小果冻”张人杰把手放在了张炀炀的尺子上,张炀炀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她一定想到了早上,自己惩罚“小果冻”的铁哥们儿“泡泡糖”之后,“小果冻”利用放学的慌乱时刻把她绊倒了。(张人杰用这方法绊倒了许多同学,都因为设计巧妙免受惩罚。)啊哈,这就是伟大的复仇的时刻!

于是,她扬起“魔力尺子”,伸出手,悲叹道:“你将被诅咒一个世纪,身上只剩下一个空壳。特别是明天早上,你会受到上帝的严厉惩罚,比所罗门把魔鬼关在黄铜胆瓶里的惩罚还要严厉一百倍!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果冻神情沮丧,往前迈步,正欲发火,张炀炀快速伸出了脚,小果冻一下子被绊倒在地,自称少爷的他哪受得了打击,想发作,最终捂着脸一言不发地走回去,啊哈!这个姜糖真是太“火冒”了!

小果冻神情沮丧,往前迈步,正欲发火,冷不防张炀炀快速伸出了脚,小果冻一下子被绊倒在地,“玉体横陈”,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啃泥”。自称少爷的他哪受得了这般打击?想发作,可看到“姜糖”横眉怒目的神色,立马吓回去了一半,僵了片刻,最终少爷只得捂着脸,一言不发地悻悻走回去,啊哈!这个姜糖真是太“火冒”了!

不过,“姜糖”把这一天的表现发上了班级微博,居然得到了许多点赞!也许大家的确受不了俗称泡泡的蔡大班长的肉包子的诱惑,也许是大家恼怒小个子张人杰的“为虎作伥”。总之,姜糖张炀炀超越了最善于演讲的何欣航,成为班级的第一偶像!

 

 

 

 

 

 

 

 

 

 

 

 

 

 

 

 

 

 

 

糖果密语(第一稿)

 

      何欣航

 

“这个六年(8)班啊,学生性格变幻多端,有时特皮,有时嘴特甜,像那种能随意变换口味的糖果。唉,真拿他们没办法。”说这话的不是哪个老师,是我。说这话时,不单单是酸溜溜的,还有几分糖果的甜味儿。

可不是吗?

班上的每一个同学,都有自己独特的“糖果”名称,来瞧瞧看吧——

“姜糖”张炀炀

在班级里嗓子儿最大的人,除张炀炀外,我想我该数第一。我喜欢在读书时把声音放大,读得洪亮,就如我在班级里的性格——热情开朗,喜欢慷慨激昂地陈述。但有一些人却不会这么认为,他们拥护最最“泼辣”的“姜糖”——张炀炀。

六年级开学初重新分配同桌,老师让我们根据身高和性格找属于自己的朋友。我仍坚守第三桌的岗位耐心寻找属于自己的伙伴。容不得我挑选,一个人风风火火地冲撞过来,撞倒了第一张桌子,结果整组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向后接二连三地倒下去,而这个女孩冷静而又有风度地扶起了我的桌子,“温柔” 地说了一句:“为了补偿你,我可以高抬贵‘脚’做你的同桌。”她,就是张炀炀。

其实,我们从二年级刚分班时就相互认识,天天在教室里见面。那时,她的成绩与我不相上下,两人在暗地里较劲。水火不容。我们一见面没有几句话说,甚至避免碰面。在老师发下成绩单的时候,我们总是好奇地想得知对方的成绩,又死要面子不敢去问。我们也总能从一些特别的途径得知消息。如今,我与她坐在一起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姜糖”的含义。

她的声音也挺大的,特别喜欢训斥同学,不管男同学女同学,不管肥的、瘦的、壮的、弱的,大的,小的。不过,居然被训的人总是服服帖帖的。我总怀疑这些人的祖宗肯定当过太监,不!不是太监,总之是那种特别善于服从总是逆来顺受的一类人!于我,有时,我真想捂住耳朵逃出教室。在这一时刻,张炀炀马上用较小的声音与甜美的声调来使我不至于太过悲哀。这足见我在她心中地位有所不同吧!偶尔,她的热情又恍如同千年的火山,要在关键时刻苏醒并爆发。也特别像一颗让你迫不及待地想嚼,嚼了又辣,辣了又想嚼的姜糖。

有一回在课堂上。

“炀炀女士。”我略微别过头看一下她,她正双手托着腮思考着纸上的难题,但眼睛在望着窗外天空中一抹擦不去的艳红,“老师同意可以进行难题讨论与交流。我们可以在纸上先画草图,计算出这点到那点的距离,接下去,我们再作进一步的研究。”

张炀炀显得很冷静,遥望着阳光下一块块金黄色的光斑,望着落叶身上铺满了的金黄。半天她才回过头来又嚷嚷起来:“何欣航快来讨论这道题!看人家他们配合得多么好,就你那么懒惰!我们的草图由你在纸上画,而我呢……对了,算出这些数字求出长度由你负责。你快点儿!”

“你干什么呀!”我有些不满,说半天没听到,突然指责起我来,“姜糖呀,你没事干了么?”似乎她可以永远比别人清闲了。

“我干思考方面!”她有些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与不服,遭来的却是火山喷发般的斥责:“思考是最累人的!但我用自己的良好行为……”

我急忙翻动书页,开始演算。每当我们讨论成功的时候,张炀炀就把手举得高高的,想让老师发现,好说出我们的讨论成果。我怕她抢去功劳,就用胳膊肘捅她,可她每一次都幸运地被老师发现且夸奖了。我便加大力度,张炀炀有些支撑不住了,便用另一只手“咔咔”地挠我胳肢窝,往往在我笑倒在地上时她幸运回答了老师的问题。我只能愣在一旁,干瞪着双眼,无可奈何。

 “圆滚滚的泡泡糖,肉包子,真是臭死了,别在上课捣乱!”下课做眼保健操时,蔡大班长(外号“肉包子”也叫“圆滚滚的泡泡糖”)扭了扭屁股,刚咬了一口包子,就惨遭张炀炀这个巡视组长的一顿臭骂!

张炀炀叉着腰,一双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泡泡糖”右手一边按着眼睛的穴位,一边大口大口地嚼肉包,无动于衷,无视姜糖的存在。

“大事不好!”我暗暗为蔡大班长叫苦。

只见姜糖大步向“泡泡糖”走去,用力地踩上蔡大班长的脚板,接着便响起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老娘,饶了我吧!”“肉包子”抚摸脚板,一不小心,一些包子馅落到地上。张炀炀的眼睛里喷着火焰,语调铿锵:“谁叫你无视我‘姜糖’之辣!”周围的同学捂住鼻子喊:“蔡大班长‘呕吐’了!泡泡糖暴毙身亡了!”

姜糖依旧叉着腰训斥“蔡大包子”。很快的,老师走了过来,狼狈的蔡大班长哇哇叫着。很快,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但鹰爪又向后面的“菜包子”掐了下去。

这个“姜糖”也是一个爱发火的巫婆。一下课,我们的桌子前就聚集了无数的同学,甚至有一些外班的同学也来看张炀炀的巫婆表演。张炀炀拿出了一顶黑色的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用深沉而庄重的语音念道:“阿拉达索斯,乌眯乌咪乌。你是否被诅咒,你是否被保佑,你、我都不知道,只有上帝知晓。来吧,把你的手指,放到魔力尺子上吧!”

“小果冻”张人杰把手放在了张炀炀的尺子上,张炀炀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她一定想到了早上,自己惩罚“小果冻”的铁哥们儿“泡泡糖”之后,“小果冻”利用放学的慌乱时刻把她绊倒了。(张人杰用这方法绊倒了许多同学,都因为设计巧妙免受惩罚。)啊哈,这就是伟大的复仇的时刻!

于是,她扬起“魔力尺子”,伸出手,悲叹道:“你将被诅咒一个世纪,身上只剩下一个空壳。特别是明天早上,你会受到上帝的严厉惩罚,比所罗门把魔鬼关在黄铜胆瓶里的惩罚还要严厉一百倍!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果冻神情沮丧,往前迈步,正欲发火,张炀炀快速伸出了脚,小果冻一下子被绊倒在地,自称少爷的他哪受得了打击,想发作,最终捂着脸一言不发地走回去,啊哈!这个姜糖真是太“火冒”了!

不过,“姜糖”把这一天的表现发上了班级微博,居然得到了许多点赞!也许是大家的确受不了俗称泡泡的蔡大班长的肉包子的诱惑,也许是大家恼怒小个子张人杰的“为虎作伥”。总之,姜糖张炀炀超越了最善于演讲的何欣航,成为班级的第一偶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