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631
  • 关注人气:26,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鼠格格李在美国(九至十一节)

(2014-06-02 01:46:52)
标签:

中国成语大会贴吧

中国成语大会

文化

何欣航

成语大会选手

分类: 欣航的童话

静水小镇的森林唱游

 

“格格李!你怎么了?早上一起床就闷闷不乐的?吃块豆沙饼吧,听说这是中国进口的,嘿,……”格格李懒懒地看了一眼送到眼前的馅饼,摇了摇头。

每天清晨都是这样,他总会想起一些纷繁的往事。

今天,应该是他们的彩虹节了吧。

今天,大家都会围绕在石桌旁,吃起彩虹饼,赏起月亮。彩虹饼是什么呢?跟人类的月饼差不多,是用火焰草、绿绒蒿(hāo)、杨树口蘑、芍药花、彩虹蘑菇混在大锅里搅拌,做成一个超级大饼。

此时,他们应该早已经把火焰草,绿绒蒿啦,分成了18等份,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大锅里面吧……

“绿油油,绿幽幽,做成了一个小圆球。小圆圈,小圆球,磨成了一个彩虹大饼球。”大家爱唱的歌儿,当然是这首歌儿啦。

大家做完彩虹饼后,会进行一年一度的“梦幻森林游。”森林游就是到森林里寻找彩虹菇、绿绒蒿、杨树口蘑、芍药花还有火焰草。一边找,还要一边游唱。

唱歌毫无疑问是格格李的强项,虽然他跑得并不是最快的,但是他那活灵活现的表情和从心底自然涌现出的歌声,总能让他成为梦幻小王子,成为当之无愧“人气王”。

想着,想着,渐渐地,他的眼前变得雾气朦胧,他感觉自己正在森林里奔跑,梦境与现实缓缓重叠,他张开嘴巴——

“有谁能告诉我,山那边

火焰草有没有绽开笑脸

有谁能告诉我,天那头

晚饭花的笑脸多甜

吱吱,吱吱,吱……”

芍药花哗啦啦地笑起来,火焰草也探出脑袋。他欢快地小跑至它们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带离泥土。

“杨树口蘑,彩虹菇

一一二二三四五

快来快来数一数

一一二二四三五……”

他又哼唱起那些有韵脚的歌谣,那些什么彩虹菇啦,杨树口蘑啦,都纷纷招手招呼格格李把他们带走。

“森林唱游?这个主意不错!”身旁的声响再次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起脑袋,发现嘉莉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他。

老狗贝克也在一旁附和:“格格李,你可愿意和我们来一次森林唱游?”

格雷背着小包袱兴冲冲地向格格李跑来:“爸爸妈妈准备带咱们一起到‘墨尔红木森林’去!”

当格雷一家的长耳朵爸爸和大鼻子妈妈率领着背着包袱的格雷,站在格雷肩膀上的格格李,在他身旁不断蹦的小狗贝克还有嘉莉,及一大群动物们穿过喧嚣的大街时,每个人不由地对这个奇怪的队伍行注目礼。

这里和乡下山间那些普普通通、挨挨挤挤、熙熙攘攘的树们不一样,这片可以称得上是公园的森林显得规整多了。格格李把那些缠绕在他心中的思念暂时抛到脑后,用尽全力呼吸着这儿的新鲜空气。让他心旷神怡。

他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朝前走,轻巧地跃过一个个横跨在地面上的树桩。年轮深深浅浅,向游人倾吐着他们的故事。一种上个世纪的味道和风韵从每一个枝桠、每一片青苔、每一点足印里的阳光中偷偷地探出脑袋。有些小路则幽暗而隐蔽,格格李总是有些害怕地走进那一片深邃之中。但,有自己的伙伴还有格雷,旅途变得富有生趣。

“喏,这里就是红木溪了。春天是最潮湿的季节——雨水上涨,红木溪里会有很多铁头鳟鱼和银鲑鱼会游到小溪里来……”嘉莉无疑是最称职的解说员,她冲着格格李介绍道。

格格李咧开嘴,笑意微微。

林间能翻找的小东西并不多,格格李想象中的彩虹节的画面并不能实现。但当他脚掌踢踢踏踏地踩着林间的松针,刺溜刺溜地划过林间的落叶,他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不知不觉,展开喉咙,那美妙的音符自然流淌而出:

“阳光在微笑,

风儿在合奏。

独自守着一朵茉莉花儿盛开。

我的家乡在哪里?

在那蓝蓝的彼岸……”

他的声音逐渐高亢,让人心旌摇荡。优美的音乐,动人的旋律漫过黄昏的森林,漫过落满黄叶的草地,漫过人们的心间……

“接下来,该是贝克讲故事的时间了!”嘉莉在沸腾的掌声中宣布道。

老狗贝克颤颤巍巍地走到台上,清了清嗓子,用略带沙哑的声音慢条斯理地说:“一个男孩,叫圣博莱,是个盲人,没有爸爸与妈妈。他在路上落寞地走着,这时,他摸到了一棵树。”

“上帝是公正的,他赋予圣博莱以顺风耳,使他能听见树在说什么。树说:‘孩子,我也没有父母,看那些树们在父母的怀抱里长大,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孩子点了点头,用小嘴吮吸大拇指,在树上写道:‘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陪伴着你,好吗?’大树的心涌起一股暖流,它摇了摇身躯,欢乐也似乎沙沙沙地摇动着。小男孩就在大树的身边度过那一个个季节,当金黄色的秋天来到的时候,大树落尽了最后一片叶子。那戴着红色小帽子的精灵不再在树枝上快乐地跳动,他们背上装满红果子的行李,走了。这时,老树的根须散发出一种美妙的光束,男孩沐浴在了光束中。结果,男孩用老树的眼睛看见了光明,老树用爱永远陪伴着男孩。”

格格李一个劲地拍着手掌,脸上有微笑漾起。

 “好可爱的小老鼠呀!刚才是你在唱歌吗?”人群中有一个黑皮肤白牙齿的男人俯下身子来对着格格李说。格格李向后退了一步,也好奇地注视着眼前的他。

男人突然一拍手掌:“你就是格雷口中的那只小老鼠吧,他每天都向我提起你!对了,我是格雷的音乐老师……你唱得真好!格雷说你经常想家……嗯,其实我也是!我是南非来的……我也时常想家……”

最后黑人音乐家对格格李说:“我会时时关注你的!”

 

格雷家的烦心事

 

格格李索然无味地坐在小红木桌上,盘着腿,不声不响。他的耳朵却听到门口嘉莉和贝克的悄悄话。

“听说了吧?镇上新开了一家糖果店,推出了什么优惠打折政策,顾客都被吸引过去了……”嘉莉在门外压低嗓子轻声说道。

格格李急忙竖起耳朵,只听到老狗贝克应和道:“前段时间格雷的奶奶生病了,花了不少医疗费。格雷家是真的陷入危机了。”

“要不,咱们告诉格格李?一起为格雷一家想想办法?”

“算了算了,别把他急坏了,他一只小老鼠漂洋过海,总是闷闷不乐的,又加上这些事儿,也挺不容易的……”贝克拍了拍嘉莉的背,“咱们一起想办法就好了!”

“我那儿有几个银币,兴许有点儿用!”其实,嘉莉的积蓄不过那几个银币罢了,先前那个富有的小姐其实就只有这几个银币,以前嘴巴里曾经咬着的只不过是过期的纸币而已。

格格李有些惊讶地捂住嘴巴,他没有想到最近格雷一家脸上露出的愁容竟然是为了这些事!可是他们一直缄默着没有告诉自己,是怕自己担心吧……他们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也必须帮帮他们呀!

格雷的爸爸把冰淇淋车从糖果屋里推了出来,轮子发出辘辘的响声。他走上了街道,随即便有酸楚的歌声传来:

“生活落魄又贫穷,

糖果屋里空落落,

格雷父亲卖冰棍。

格雷母亲做家务

小格雷独守在家

纱窗里身影孤单……”

歌声随风飘来,格格李也跟着忧伤地哼唱着,喉头像是堵塞着什么,酸涩得很。

“小格格李,你愿意陪我一起到本利爷爷那儿吗?”转过头来,格雷亮亮的蓝眼睛里流淌着悲伤。

格格李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们,便这样走向了中国人本利的的小店。

推开玻璃门,只见本利躺在靠背椅上,把脚搁在地毯上,坐在一大堆精致物品的中间。他的脸看起来像是一张充满褶皱的纸片,嘴巴叼着烟斗,悠闲地抽着烟。

“本利·亚明克爷爷!”格雷气喘吁吁地呼喊道。

本利微微一笑,一些皱纹散开了,又合拢了起来。

“好久不见,过来喝杯茶吧!”

茶壶在周围扑地响着,茶壶把上刻着几只中国龙;小花瓶摆在一张棕色的桌子上,图案是一些天女散花什么的。

“小可爱。”格雷俯下身用手指弹了弹小老鼠的尾巴,“怎么没跟本利爷爷问声好?先前,我们在这儿买过笼子呢!”

本利笑眯眯地捏了捏他的鼻子。“臭小子,长大了不少啊。”

格格李觉得这老头总是别样的亲切。

四周散发着淡淡的香炉的清香味儿。格雷把手交叉放在胸前:“本利爷爷,让我诉说一下我的烦恼吧,你一定能帮我们渡过难关的。我们的家已陷入了困境,奶奶得了很严重的病,医药费还未付清。糖果店里的糖果和冰淇淋都卖不出去,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亚明克没有直接回答,思考了一会儿,转身低头问格格李:“小可爱,你愿意帮忙吗?”

格格李再次郑重地点了点头。

本利爷爷说:格格李不是会唱歌吗?可在附近几条街上打上广告:音乐家老鼠格格李精彩剧目上演,将在格雷糖果店隆重演出,欢迎光临。实施第一步骤是让格格李站在冰淇淋车上,唱一些快乐的歌谣,随着小车缓缓移动,人们会被吸引跟着到糖果店的。第二步骤是……”

格格李开心地挥舞起了自己的爪子,终于能为格雷家做点儿事了!

              

格格李的巡回演出

崭新的下午开始了!

格格李坐在小手推车上,垫着一块紫色的绒布,穿着黑色的小西装,宛如一位知名的音乐家。

小手推车不断地欢快地向前小跑着,格格李站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立在一颗糖果边上,开始一展他的歌喉了:

“金黄的糖,

散发着光亮

快快打开来尝尝。

芒果树向你微笑

白云与你握手。

在糖果屋中,

你将收获美好与吉祥!”

每到一家门口,他便诙谐地吹一声口哨,或是露出一番美美享受糖果的表情,逗得孩子们捧腹大笑,迫不及待地跑上前想要大饱口福。

“爸爸妈妈,天使太妃糖!”

“喔,还有奶油圣代还有牛奶糖!”

“玉米糖我要吃!”

“葫芦形糖看起来不错,妈妈!”

“孩子们,慢点,都有,都有!”长耳朵格雷爸爸笑得合不拢嘴。

直到车上的所有糖果都销售一空……

孩子们拉着爸爸妈妈的手,随着手推车,来到了糖果屋门前,手指放在了嘴里,兴奋地看着柜台里那漂亮的花糖果。

糖果屋门口响起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大家争着抢着付着钱,似乎糖果、冰淇淋就是音乐会的门票。当小老鼠歌唱开始,世界一片寂静,音乐拨动人心;当小老鼠暂停歌唱时,人们总会想着让音乐继续,于是又挥舞着钞票买糖果、冰淇淋表达对格格李的支持。孩子们一边听格格李精彩的演唱,一边舔着甜甜的糖果和品味着美味的冰淇淋。不禁小孩这样,连大人也仿佛回到了孩提时代,为了一块糖果你争我抢,又哈哈笑成一气……大家都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个下午是有生以来最美好的下午。

黑人老师也拨动着吉他,跟随着欢快的音符给格格李伴奏:

If you ever find yourself stuck in the middle of the sea,

I'll sail the world to find you

If you ever find yourself lost in the dark and you can't see,

I'll be the light to guide you.

(如果你发现自己被困在海的中央,

我会游过世界,去找你。

如果你发现自己迷失在黑暗中,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会变成光,指引你。)

大家挥动着手臂,跟随着欢快的音符count123,伴随着这活泼的音乐,穿过繁忙的静水小镇码头,穿过喧嚣的闹市,穿过每个人被各种繁忙事务所困扰的心房——原来一切都可以变得那么快活,就像彩虹棒棒糖的颜色一样。

格格李的歌声穿过人们的耳膜,拂过人们的心头,每一个站着、坐着、半蹲着、躺着的人都屏气凝神。透过歌声,他们来到了格格李描绘的那个世界。

这样动人的歌声也引来了镇上的记者,闪光灯“咔嚓咔嚓”记录下那些动人的画面。格格李却丝毫不受影响,而是继续歌唱,歌唱……不知疲倦,不知辛劳。渐渐的,渐渐的,他的眼睛盈满泪水。

他还是继续歌唱着,直到日薄西山,直到夜幕降临。直到嗓子沙哑。

“今天演出到此结束!谢谢大家!”格雷一家向喧闹的人群连连说再见。一阵议论纷纷吵吵嚷嚷之后,人们陆陆续续回家了。

格雷心疼地摩挲着格格李的毛发:“宝贝,今天,你辛苦了!记者说了,明天的晨报将会出现你的专栏……可爱的小老鼠呀,你就要出名啦!”

格格李伸了个懒腰,尔后跳到架子上又滑了下来,左扭扭,右摆摆。全身夸张地摇晃了好一阵子。不过,这一刻,开心的格格李那样子还是可爱得不可思议。

他们都没有想到,在第二天的清晨,静水小镇的一座大宅子中,一位华侨扶了扶黑框眼镜,若有所思地盯着晨报上的内容,同时也反复回忆着下船打开旅行箱时,从那里跑出来的那只老鼠……

是他吗?他就是格格李吗?他喃喃自语。是的,肯定是他!他肯定地告诉自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