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373
  • 关注人气:26,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欣航  老鼠格格李(一至八节)

(2014-05-30 20:37:55)
标签:

中国成语大会

何欣航

成语大会选手

中国成语大会贴吧

文化

分类: 欣航的童话

 

 

 

老鼠格格李在美国

                 

                                 何欣航

 

 

一、过来吧,小东西

 

一只老鼠坐在椅子上,看着格雷。

简单地介绍一下,这只老鼠叫格格李。中文名字叫李格格,格格李原本住在中国闽南的一个叫做“马铺”的小镇。

有一天格格李正在一个行李箱上寻觅面包渣,边唱歌,边跳舞的。突然闯进一个人。结果格格李一慌张,就掉进了行李箱里。

嘭嘭,嘭嘭……几声铁锤敲打木板的声音,那是行李箱外还额外加固了一个防护用的木板箱。改变格格李一生命运的时刻到了,就被关在昏暗的行李箱里,任怎样敲打、捶击,也无济于事。

他在一个行李箱里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已经在太平洋上的一艘大轮船上了。

十分凑巧的是,格格李躺着的箱子,装的是一个旅美华侨探亲后准备带回美国的行李,格格李也正在前往美国的路上。

而更凑巧的是,箱子里有几个盒装饼干,这成了饥不择食的格格李海上这几十个日日夜夜的美味佳肴。箱子也不是完全密封的,箱子的主人似乎是一位艺术家,他在箱子的最底下绣上了许多镂空的图案,格格李也得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这是美国西部的一个港口,这个港口是个小镇,叫静水小镇。

行李箱和人都要接受海关人员检查,在检查人员翻看护照的时候,格格李之前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他使劲爬呀爬,顺着拉链的缝隙,终于爬出了行李箱。行李箱的主人显然发现了自己,他大喊了一声,格格李连忙撒腿就跑。

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格格李有些慌张。

没有家乡道旁熟悉的龙眼树和芒果树,只有修剪得很好的绿色风景;几只不知名的飞禽扑打着翅膀从高空上掠过,留下几个高傲的剪影;这里的风景,像是小主人童话书里的建筑一样,亮亮的百叶窗闪烁在蓝色的天宇之下。路边都是一家家招牌耀眼的店铺,在暖阳之下熠熠闪着光。

没有人注意到这只小老鼠。

他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也许是在船上颠簸太久了,身体有些麻木了,穿过了戒备森严的检查大厅时,他走不动了,顺着公路往前爬,爬到了路边的一座糖果屋。这是静水小镇闻名的糖果屋,也就是格雷·威尔斯·本的家。

这时,格格李听到一声叫喊:“爸爸妈妈!一只奇怪的老鼠!”那是主人的儿子格雷的大惊小怪的声音。

格格李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听着这些陌生的话,这样会使他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伤感情绪。于是,他唱起了自己编写的一首歌,叫做《悲》:

从家乡别离

伤感好似坚硬的冰

在心中

无法融解

哼几句歌词

让愁云随风飘去……

音符飘荡,悦耳动听。

“儿子,一只老鼠就怎么啦?100只老鼠,我也不怕!”大鼻子格雷妈妈闻声赶来。

“咦,儿子,你在放音乐吗?”长耳朵的格雷爸爸也好奇。

格雷急忙说:“爸爸妈妈,是这只奇怪的老鼠在唱歌!”

一家人都俯身看着格格李,格格李又连续唱了好几首悲伤的曲子。

“多好的老鼠呀!这有点像中国电影里的卡通老鼠。那只叫做什么小卡卡的老鼠,中国的老鼠就是通人性,懂感情!”长耳朵的格雷爸爸老格雷赞叹不已。

“会说中国话吗?”格雷夫人,大鼻子的格雷妈妈好奇地问,“你们记得不记得去年卡尔(格雷的表弟)演唱会上摔下台的那一天?它的歌儿我听起来有一种流水漫过悲伤的感觉,叫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卡尔!”大鼻子妈妈擦了擦眼角。

听着格雷妈妈悲伤的话,格格李真要哭出来了,他哽咽了一会儿,停止了歌唱。

格雷爸爸说:“他累了。”

“孩子,让小老鼠休息一下吧。”大鼻子妈妈轻轻地说。

“过来吧,小东西!”格雷疼爱地轻声呼唤。

“傻孩子,你怎么不问一问,小老鼠叫什么名字呢?”大鼻子妈妈是一个经常把生活和幻想混在一起的善良的女人,她边忙活边对着格雷说。

格格李曾经在故乡,在一个特别疼爱小动物的小女孩的教导下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

于是,他跑到了桌子上,抱起了鹅毛笔,歪歪扭扭地画了几个方框。

“妈妈,这是中国字!”

“有几个方格,那就叫格格吧。中国人姓李的特别多,加一个‘李’字,就叫格格李!”

格格李的名字就这样诞生了。

“妈妈!格格李住哪儿呢?”格雷乞求的眼光望着大鼻子妈妈。

“格雷·威尔斯·本——”大鼻子妈妈激动时总要叫格雷的全名,“妈妈知道你的意思,去买个笼子,我们好好珍惜他吧!”

格格李听着这一家人的对话,心想:这个地方真不错,除了有点饿以外……

 

二、宝贝,这是你美丽的家

 

格雷跑到一个中国商人的店里。

“你好!小伙子!”那个中国人叫赵本利,来美国以后叫本利·亚明克,还会说点英语。

格雷挺起鼻子,开心地笑了:“本利爷爷!我有一只会唱歌的老鼠,想买一个笼子。”

本利一眼就认出格格李:“你是一只中国老鼠吧!”

“是的,我的家在中国的闽南小镇马铺。”格格李有些忧伤,说话时,想哭泣。

格雷虽然不知道格格李在说什么,但也猜出了格格李的心思,他一下子就跑向了“中国式笼子”那边了。

格雷注视着一个笼子。那个笼子的上方挂着一个大大的皇冠,上面是一颗颗钻石与珍珠(当然是仿造的)。珍珠的下方像一个宫殿一样。尖尖的塔顶、圆圆的塔身、弧形的塔底。笼子里面有一座小风车和几个风铃。风一吹过,如清泉般泠泠作响。笼子的塔尖有着几个菠萝按钮,红色的按钮传送着音乐;蓝色的按钮是用来开门的;黄色的按钮最有特色了:只要把一只小动物放进笼子,黄色按钮就会送出大小适合的衣服给小动物穿。

“亚克明爷爷!”格雷问价时总会把卖主的名字叫错,“这个笼子多少钱?”

本利微微一笑,说:“孩子,是九美元,新货,从遥远的中国西安运过来的,那可是个好地方!”

格格李听着好高兴,他曾经跟着一个叫做何欣航的小女孩,偷偷到过西安。那儿留下的文物秦朝的兵马俑,可让他大开眼界啦!

“哇!”格雷想说太贵了。

“笼子是不错的,物美价廉,不然,我留给邻居丹尼尔吧!他昨天刚来问过。”本利看着格雷说。

格雷摸摸后脑勺:“还是买吧,能便宜一些吗?”

“不好意思,不能。”

格雷小声念叨着:“真贵!”不过,看着这么可爱的笼子,还是发狠心买下来了。

“这么精致的包装,这么可爱的造型!值了!”老爷爷边拿东西边夸奖自己的商品。

“不过。”老爷爷又补充了一句,“你愿意再破费三美元买这个能变大变小的巧克力吗?

“还是太贵了!我……”格雷难堪地盯着口袋。

本利把手放在格雷的肩膀上拍了拍:“孩子你看,这个巧克力有着精致的包装,味道甜美,有各种各样的味儿。它是高科技,能随意变大变小,一些小孩子、小动物都很喜欢。如果小老鼠不爱吃了,就来找本利爷爷哦!买回去,让你的小老鼠尝尝鲜,以后说不定啊,你们会常常来购买我们中国产的巧克力呢!”

格雷还是掏出了最后的一点儿钱,接过巧克力。又匆忙掰了一小块给格格李吃,把大部分巧克力留下来,自己也轻轻地抿了一小口。

“哦,对了,亲爱的本利爷爷,这三个字是什么字?”格雷这时才想起格格李的名字,递过了一张纸片。

“画了几个方格,格格李,这是你的小老鼠的名字是吗?”本利爷爷扶了扶眼镜。

“是的。您真是神通广大,什么都知道!”格雷的话发自内心,真诚极了。

他把格格李放进笼子里,轻轻地说:“宝贝,这是你美丽的家,像中国的家。”可格格李睡着了。

格雷出门时,本利爷爷突然冲出来:“孩子,找你六美元。”

“为什么?”格雷很惊异。

“没什么,你是今天的幸运客户,享受五折优惠。好好对待格格李吧!因为,他是一只很可爱的中国老鼠!”

格格李吃了巧克力后,才发觉好累,很快地沉沉睡去,梦里,他念叨着:“亲爱的马铺,我的马铺,马噗,噗……”

四周一片寂静。

三、蚂蚱嘉莉

 

忽然,格格李听到,笼子上方传来了音乐声。似乎是调皮的格雷在逗自己开心。

5 5 3 | 4 4 2 | 5 5 3 | 4 4 2 |……

格格李有些生气地掀开被子:“格雷,别吵了。”

“格雷?”黑暗中有一个人在说话,“不,是一只昆虫,我是蚂蚱嘉莉!静水镇最富有的蚂蚱小姐!我有很多个好朋友,但我好像从没有见到你。格雷是谁呀?我并不认识他呀!”

格格李揉了揉眼睛,一看:眼前确实蹲着一只蚂蚱小姐。她手里拿着一把钞票,头上系着蝴蝶结;腹部伸出的两把大刀银光闪闪,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情。

格格李抱歉地说:“对不起,嘉莉!很高兴认识你,是我看花了眼,我叫格格李。格雷就是糖果店的小主人,一个小小的小男孩。也许你见过他,只不过不知道他的名字罢了。”

“你好呀!嘉莉为你服务。看来,你不是本地的吧。看起来,你好像有些忧伤,没有排水道里的小老鼠们那么快乐。他们喜欢翻跟斗,躲到报纸下,喜欢冲水,一点都不在乎皮毛被淋湿。他们还会大声唱歌儿呢!”嘉莉的眼睛闪闪发光。

格格李叹了口气:“我是从中国的闽南小镇马铺来的,是一次失误把我辗转带到这里的。等我好不容易把自己救回来时,却再也见不到亲爱的伙伴们了!”

格格李悠悠的诉说,仿佛在咏唱一曲忧伤的小调。

蚂蚱嘉莉声音沉了下来:“我真为你痛心,不过我会竭尽全力帮助你,因为我是排水道最乐于助人的蚂蚱啊!我喜欢这儿,我就住在排水道里,你看,咱们的排水道多大呀,有一幢幢整齐的楼房,我的房间在荷叶公寓169802房。等一会儿,我帮你开门,好吗?”

原来,格雷一大早就把格格李带到离家几步远的排水道玩了。格格李听到蚂蚱说“咱们”,心底马上产生了一种亲切感,赶快走出笼子,认识新朋友。蚂蚱递过半张钞票。格格李使劲地嚼着,大声喊着:“好吃极了!”不过,紧接着他又低声嘀咕了一句,“吱吱,吱吱,我宁愿嚼的是家乡的绿树叶。”

他们一起在飞起的钞票上跳舞,嘴里快乐地叫喊着。格格李暂时忘却了忧伤,的确,蚂蚱小姐能给别人带来快乐。

于是,他哼起了歌曲《快乐是什么》(当然也是自己编的):

“呷呷呷,

这就是快乐!

哑哑哑,

快乐就是这儿!”

嘉莉高兴地直打饱嗝儿,这是她最兴奋时的表现。当嘉莉打完十二个半的饱嗝以后,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呷呷呷,这就是快乐……”

格格李害怕地转过身去,可是蚂蚱姑娘说:“格格李,贝克来了。”

 

四、老狗贝克

 

一只老狗边走边梳理着绒毛,他把爪子搭在格格李身上,叫了声:“汪汪,老鼠,汪汪……你叫什么名字,小老鼠?!”

“格格李!”小老鼠也习惯自己这个称呼了。

“你真可爱啊!”贝克赞叹道。

“别说了,格格李,我们一起去排水道的虫比超市吧!”蚂蚱姑娘建议。

“我们要买点什么作为给你的见面礼!”贝克说着,“虫比超市位于排水道的通风口,常常有阳光洒进来哦!排水道里还能看到大大的天幕呢!”

排水道口是一个大大的洞,在老狗贝克的带领下,他们到了一个类似狗洞的地方。嘉莉开心地大叫着,首先钻了进去。“别紧张!”贝克握住了格格李的手,他能感觉到格格李的手心在冒汗。“进了排水道,你会感觉眼前一亮。”贝克又添上了一句。

格格李好奇地东张西望着。只见排水道内太广阔了,而且排水道上方还能看到纯净的蓝天。

“怎么会有蓝天呢?”格格李好奇地问着。

“都是本利爷爷帮助我们建造的。人类中,除了本利爷爷,没有人知道排水道的秘密。本利爷爷是天下最慈祥的爷爷,他给了我们一个神奇的世界。”嘉莉动情地诉说着。

格格李有些不明白。

一只拉小提琴的小蟋蟀说:“在中国,一些科学家已经发明出了一种超物质薄膜。你看见这种蓝天了吗?其实是排水道的顶部,在规定的时间内,超物质薄膜变成了蓝天,而一些大块的棉花糖就成为了白云。在规定的时间内,天空会出太阳或者下起雨;在规定的时间内,会出现白昼黑夜,一切都是超物质薄膜造成的。本利爷爷想得多么周到啊!”

来来往往的小昆虫正快乐地大喊大叫着,格格李看见了几只小老鼠,触景生情,又难过起来。

“格格李,别难过啦!”老狗贝克讲了一个笑话,“有四个人喜欢吹牛。甲:我每天都拿鼠药当糖吃;乙:我一天不踩老鼠夹脚发痒;丙:我每天不过几次大街不踏实;丁:时间不早了,回家抱猫去咯。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这笑话逗得格格李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是谁呢?猜得着有奖励。”

“是老狗贝克。”老狗和蚂蚱齐声欢呼。格格李也笑了,知道老狗在拿自己开玩笑呢!

“猜得准确,奖励带你们去一次超市自由shoping,走,去超市!”老狗趁机说。

 

五、虫比超市的奇遇

 

他们三个好不容易挤进了虫比超市。格格李看见了一只蟋蟀,他应该是营业员吧,手里拿着一个项链,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叮叮咚,咚咚叮,叮叮咚咚叮,咚咚叮——咚。

嘉莉掏出一张一美元的钱币。

蟋蟀用低沉的声音问:“有没有贵宾卡?”

嘉莉一点头: “5 5 3 | 4 4 2 | 5 5 3 | 4 4 2 |……”

边哼着歌曲,边递给蟋蟀一张贵宾卡。

蟋蟀找给了蚂蚱姑娘210美分的硬币,贵宾卡享受八折优惠。

老狗贝克非常喜欢沙发,嘉莉把老狗带到沙发边说:“贝克,赶快试试!你们家的沙发太破旧了!”

老狗贝克仔细地看了看沙发:“要是有两张沙发就好了。一张待客用的,一张自己天天坐着的,多么舒服啊!”

热情的蚯蚓小姐用力一坐,“砰”的一声,沙发倒了,一下子裂成了两半。贝克刚想安慰蚯蚓小姐,“砰”的一声,沙发又变成两张完整的大沙发。

“太神奇了!”

蚯蚓小姐说:“像我们蚯蚓具有再生能力一样。我们制造的这张沙发也有这种功能,如果用力一压,沙发就会分裂开来,发生一系列反应,沙发也就自然变成两张了,这就是弹力神沙发。弹弹弹……弹力好神奇!”

“能告诉我们这其中的奥妙吗?”大家有些好奇,格格李也瞪大了双眼。

“这是商业机密,无可奉告!”热情的蚯蚓小姐一脸微笑。

三只动物耐心地听着。蚂蚱嘉莉递过一张十美元大钞。

老狗贝克赞叹不已:“真是慷慨的铁哥们,现在我得去为你买个手表了!”

老狗贝克风风火火地跑到蟑螂先生面前:“先生,我要一个饭粒手表。一个面包渣牙刷,一件青菜衣服。”

蟑螂身边的小儿子调皮地说:“我来告诉你们吧!我们这里——第一大骄傲的是,这些饭粒、青菜、面包渣是从人类那里来的;第二大骄傲是它们有几万年的历史(估计人类过几天等于虫子几万年);第三大骄傲呀,就是它们都被人啃过。不管你们用它们干什么,都会吉利!”

老狗贝克穿上了青菜裙子,跳起了舞;格格李用牙刷刷着头发,头发有节奏地咔咔响;蚂蚱小姐一边亲吻手表一边含混不清地唱起歌来:“我是最富有的蚂蚱小姐!我是最富有的蚂蚱小姐……”

蟑螂先生笑喷了,半立着,全身抖动起来,把满身的饭粒溅到了小儿子脸上。蟑螂儿子生气地打了一个喷嚏,青菜叶子飞到了蟑螂先生的鼻尖上。父子两人越战越勇,越斗越起劲,挥挥手,竟然不收一文钱就让他们三个走了。从超市出来时,老狗又在超市门口的小摊上买了的许多礼物。现在,三个人手上已经是大包小包的东西。

 “有些累了,我们去蜘蛛旅馆歇歇吧!”嘉莉提议,“那里有金色,银色,红色,白色,紫色的大网。水珠一来,更是好看。”

他们三个同时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股气流把他们冲到超市顶楼的蜘蛛旅馆。

他们看到许多网,有金色的,有紫色的,有粉红色的……哦,还有七彩的。

蚂蚱慷慨地说:“我们就在七彩网里休息休息吧。”

蜘蛛小弟连忙拿来七彩床热情地铺好,接着,用一根手指指天空,开始念咒语:

“乌拉拉,乌拉拉,

天空下起了七彩雨;

乌拉拉,乌拉拉,

天空下起了七彩雨……”

这时,网忽然猛地一摇,一滴滴七彩雨滴到了网上。大家拼命地喝水。格格李又唱了起来:

“七彩雨,七彩雨。

落到网上娇滴滴。

乌哩哩,乌哩哩,

落到地上娇滴滴。”

唱着唱着,格格李眼前出现了闽南小镇的画面,那里也是时常下雨。每天,格格李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着外面的雨声淅淅沥沥,饭就吃得特别香。想着,想着,格格李的眼睛有些酸涩的感觉。

“回去吧!”有一个声音在轻轻呼唤。回去吧,回去吧……

老狗贝克和嘉莉小姐帮助格格李把沙发和一堆用品搬回笼子。格格李沉默着。嘉莉抱着老狗给的礼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欢呼雀跃。

有一个很小很轻的声音在说:“他想家了。”

格格李没有做声,白日里,他在做着一个梦,梦里有着甜蜜的惆怅……

 

六、老狗贝克的倾听

 

格格李起床了。昨日的伤感还是不可抑制。

格雷走过来,鼓励格格李出去走走。“格格李,我知道你思念家乡了!不过,呼吸一下静水小镇的新鲜空气也不错啊,可以让每一个人快乐起来的!”

格格李呆滞的目光瞟了一眼四周,枯叶在空中无声地飞舞,阳光透过枝叶懒懒散散地躺在地上,他呆立着。

老狗贝克出现在格格李背后:“怎么了?老鼠,我的孩子,我知道你心中的苦闷。我的妈妈本来是纽约的一只好狗。在夜里被洪水冲到了静水小镇,然后生下了我。当时,我妈妈心情很郁闷,没几个月就去世了。我十分悲伤,但我告诉自己要努力活下去,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所以,你一定要坚强。”

“可我怎么也无法忘记我的故乡。”格格李停止了呜咽,“这是中国闽南小镇最快活的时刻。树叶绿意盎然,花朵开得正艳。在鼠洞里,我们跳舞。跳完了还有美食品尝。”

老狗慈爱地拍了拍这只小老鼠的肩膀,他在房间里使劲地寻找:叼起一片绿得不能再绿的绿叶,把一朵艳得不能再艳的花朵放到他的跟前,搬出一块香得不能再香的糖果推到小老鼠的眼前。“孩子,别难过。静水小镇有鲜花、有香喷喷的糖果!”老狗的话温柔到了极点。

可格格李自顾自地念叨起来:

“我不需要这些。我想念那片土地,田野里小麦高约一寸左右,我们在刚收割过后的田野上翻跟斗,成堆成堆的稻草蓬松松的,是玩捉迷藏最好的场所。我思念她,她在田野上唱着绿意殷殷的歌;荷花池里有她在轻歌曼舞;一望无际的稻田上,她像秧苗一样在抽芽和成长……”老狗听出格格李心中的思念,中国闽南故乡这个“她”在格格李的心中是多么重要!

“在小溪边,我与老鼠兄弟们说着话儿,大哥喊道,格格李,你人小,你只需要钓三条鱼。我便开始钓起鱼来。你知道吗,马铺这个地方的猫很多,却不咬人。我们和平共处。大家都喜欢这美妙的景色,这块土地上的农民淳朴极了,我们也不忍心偷他们的东西。于是,我们专心致志地钓起鱼来。哗啦——十八姐把一条鱼钓了起来。吱吱吱,吱吱吱……大家欢呼雀跃。那烟雨蒙蒙的闽南小镇里飘满了春天青草的气息,泥土的芬芳,令人久久陶醉……”格格李继续深情地回忆着往事。

“有一天,我爬到了一大块年糕上面。一个农民看见了我,没有拿起墙角的扫帚打我,却把我带到田野里,带到属于他的那一块田地里,我就在青草尖上奔跑。阳光灿烂,风儿轻吹,我用鼻子轻轻一吸一呼,那新鲜的空气,那甜甜的气息,立刻在心中荡漾。那种气息,想起来,真让我难忘!于是,我天天坐在田野里,望着天上的鸟儿飞来飞去,给干活的农民们唱歌儿,他们总用快乐的笑容和满意的眼神回报我。”

“吱吱,吱吱吱……”格格李边说又边唱起来,“‘小家伙,你唱的歌儿挺好听的!’我姐姐总是这么满怀喜悦地赞美我。我还被送进了老鼠竖琴演奏会里。”格格李继续回忆。

贝克怜爱地听着,边听边不住的点头。

贝克想问,竖琴演奏会?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懂啦。怕打断格格李的思路,没有问。

 “我们中国闽南的一草一木,是多么的美妙!当天空飘起蒙蒙细雨时,每一座山就仿佛戴上了姑娘的头巾。我们老鼠跑上山去,张开嘴巴迎接雨滴,享受着这幸福的甘露。老鼠竖琴协会的所有老鼠都一起演奏,那动听的雨声和歌声叮叮咚咚地弹拨着人们的心弦。人们走出门来,接受天空最纯正的洗礼。”格格李又继续回忆着,脸上溢满了甜糖一般幸福的神情。

“你有什么最好的朋友吗?”老狗赶紧转移话题。

“有啊!蚂蚁小布丁!我1岁时,就在摇篮里,认识了小布丁。小蚂蚁的爸爸妈妈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有一年,小布丁的爸爸去世了。我送给小布丁一串他最喜欢的花生壳项链。从那一刻起,我和小布丁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我们甚至还偷偷越过篱笆,一起跑到一个叫何欣航的小女孩的家里,小女孩非常喜欢我们。”

“真奇怪!这儿生活这么好,你却不喜欢,真奇怪。”老狗说道。

“要不要来排水道玩一玩,大家都很期待你的到来呢!嘉莉天天挂念着你,只是她暂时脱不了身,因为蟑螂先生邀请她参加演唱会。那可精彩了,有时间,我请你去哦!”贝克想让格格李高兴,邀请他到排水道来,一起去听嘉莉的演唱会,可格格李没有应答。

“可怜的孩子!要好好的呀!”老狗在心里叨念了一句,暂时离开了。剩下格格李呆呆地望着远方。过了一会儿,在他的耳畔响起了清脆的童音:“格格李,请你唱一首歌儿吧!”

 

七、下水道里的假面游戏

 

格格李并没有唱起了回乡的歌。这是他第一次拒绝格雷,格雷有些失望。格雷走到了桌子旁边,取下了一块饼干,将一块饼干放在他的在爪子旁。

格格李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他跑向了排水道。嘉莉笑了笑,老狗已经汇报了他的变化了,还出了个计策。

嘉莉假装平静和自然:“听说,我们这里有个游乐园,要不要去看看?”

“好吧。”格格李有些心不在焉。

嘉莉蹦蹦跳跳,用触角挠了一下地面,地板突然震动了一下,格格李掉了下去。

“嘉莉!”格格李喊。

“对不起,还是让你自己去探险吧。”嘉莉在格格李的上方大声地叫嚷道。

一片深邃的黑暗让格格李看不清自己的身形,而当他重获光明的时候,眼前竟然出现了毛毛虫奶奶!老天!这正是中国的闽南小镇马铺那个和蔼的毛毛虫奶奶。

她向上扶了扶眼镜,干咳了几声,拍了拍格格李的脑袋: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我与一个首饰的故事。我爱首饰爱得痴迷万分,听说一个人要来这里卖首饰,我马上跑过去,问一个银首饰几角银(闽南方言,多少钱)。他没好气地对我说:‘几角银?要150美元呢!’我想起了我年轻的姐姐,正愁着,没嫁人呢,如果嫁给了这个卖首饰的,我不就可以免费得到一些首饰了吗?于是,我狂奔回去,对姐姐说:‘妈妈替你找到了一个好新郎,在街头等你,快去!’结果,唉,姐姐气冲冲地回来之后,我已经开溜了。”

格格李捂着嘴偷笑。不过,毛毛虫奶奶说的“几角银”,是中国闽南地区的方言,而售货员怎么说美元呢!他感觉有点疑惑。

他转过身,意外地发现,故乡的小蚂蚁小布丁正在一片树叶上朝自己挥手。不过,这只蚂蚁是一只超大号的蚂蚁布丁。难道这些日子,小布丁长成了大布丁?脖子上还戴着一串花生壳项链,那是自己在不久之前送他的!

“格格李,静水小镇好玩吗?”蚂蚁小布丁关切地问道,“你想不想回来?”

“我还是怀念以前咱们在一起的日子!”格格李叹息着回答。说罢,他伸出爪子,拍了拍小布丁的肩膀,又紧紧地拥抱了小布丁,接着拍了拍小布丁的脑袋。探到小布丁的脑袋后时,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伙伴的脑袋怎么软软的?接着,令他目瞪口呆的事儿发生了——

“啪”的一声,厚厚的油漆面具从小布丁,不,是从蜘蛛小弟的脸上滑落,满脸沮丧的小蜘蛛抖掉身上的蚂蚁外套,冲大家一声叫喊:“得了,大伙儿都摘掉面具吧!”

斜靠在长椅上的毛毛虫奶奶也摘掉脸上的面具,满是皱褶的脸庞消失了,出现的是一张年轻的脸。天!竟然是虫比超市里的蚯蚓小姐!

蜘蛛小弟有些灰心丧气地说:“还是被你识破了,格格李。我们听见你在梦中絮絮叨叨地念,‘毛毛虫奶奶讲故事……蚂蚁小布丁,你戴着花生壳项链真漂亮……我走在田野上,遇见了妈妈’什么的。于是,我们都戴上了面具,想要表现出你梦中的场景……”

“那么,你们怎么能逼真地模仿毛毛虫奶奶的声音、小布丁的声音?”涌现在格格李心底的是无尽的好奇,暂时填补了他满心的遗憾。

“是因为你在睡觉的时候,一直发出不同的声音,我们就录下来了,并且试着模仿着。”嘉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她也满脸歉意。

“你们怎么有可能知道毛毛虫妈妈还有小布丁的长相?”格格李又是疑惑地问。

“这都是根据我们的想象做出来的面具……对不起格格李,我们只想让你快乐些……一切都是我们安排好的,包括让你坠入下水道的地板,都是几个按键操纵的……”嘉莉擦着眼角渗出的眼泪。

突然间,虫比超市的蟑螂父子也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原来,他们扮演的角色因为格格李的识破而宣告结束。

格格李这才发现,或许是因为自己太激动了吧,竟然没有发现这是面具做成的五官,和自己熟识的毛毛虫奶奶、小布丁明显有几处的不同……

不过,此刻,格格李已被这些伙伴们所安排的假面游戏深深感动。他走上前,拥抱了嘉莉,也与蚯蚓小姐、蜘蛛小弟、蟑螂父子一一拥抱,他噙着眼泪对大家说:“谢谢你们,这是最美好的礼物……我觉得,我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

老狗贝克带着小格雷也来了,小格雷浑身沾满了泥灰,他和老狗都被这眼前的情景感动了,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八、格雷家的百日晚宴

 

当格格李回到笼子里时,那一切,包括仲夏夜的美好月光,星光会缓缓打在格格李的身上,窗外,隐约有戴着帽子的人提着什么东西走来走去,角落里涌起暖暖的灯光。

小格雷想给格格李喂点食物,老鼠不理他,小格雷忧伤地上楼去了。

长耳朵格雷爸爸和大鼻子格雷妈妈注视着那位在漂亮金笼子里的音乐家。这个音乐家有时会张开嘴哼唱几句,不过仅仅是几句而已。

“这孩子真忧伤啊,他来多久了?一百天?还是多一些?”他们深深地叹了口气,也上楼去了。

格格李也在想着,他到静水小镇已经是第一百天了。他还要在这里待多久?两百天?三百天?还是两年,三年?

他想着,一脸忧心忡忡地,一阵风把窗外的尘土吹刮进来,格格李大声地叹了口气,以至于没有发现从他身后走来的嘉莉,她那诡秘的表情和掩饰不住的兴奋,都没能引起他一丝一毫的注意。

这时,嘉莉开始在地毯上左摇右晃起来。

“蝈,蝈蝈,蝈,蝈蝈,杂乱就是我!”她高唱着,报纸卷成漂亮的纸杯形,把纽扣一个一个地抛在地板上,还将叶子碎片撒在角落里。把一切都搞得乱七八糟的,还一个劲儿地发出叫声。

格格李终于抬起眼睛,从那散不开的忧伤云翳里探出了脑袋。

老狗贝克慌忙把嘉莉从地毯上拎起来:“嘉莉喝了太多鸡尾酒了,难免犯糊涂……”

 “咚咚咚……”格雷家的楼梯上突然传来拖鞋的响声。

三个人从楼梯上快速奔下来:一个是戴着睡帽有着可爱的头发的格雷,一个是手里拿着小雕饰的长耳朵格雷爸爸,一个是气喘吁吁披着披风的大鼻子格雷妈妈。

他们不约而同地向格格李的皇冠宝塔笼子望去,看见了一只蚂蚱和一只狼狈微笑着的老狗。大鼻子妈妈有些吃惊,她和长耳朵爸爸同时还看见地板上的锯木屑和银纽扣,一个个扔在桌子地板上的纸杯,角落里的盆景也东倒西歪了。

嘉莉慌忙躲起来,老狗贝克想要离开,却被格雷一家善意的微笑阻止了:“没事,没事,玩得开心就好……

格雷拍拍手:“好了好了,让我宣布,格格李光临静水小镇第一百天的庆祝晚宴,现在开始!”

“晚宴?”“对,晚宴!我们一起为格格李庆祝到静水小镇一百天的日子吧!”

格格李有些惊愕,脑子刹那间变得一片空白。在格雷爸爸妈妈真挚的微笑和噼里啪啦的鼓掌声,包括嘉莉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中,和老狗略显低沉的吼叫声中,他摇摇摆摆地站立起身子。与此同时,房间里的所有灯盏都一同亮起,彩色的光束伴随着骤然响起的乐曲缓缓流泻。

Im Yours》。

先是格雷在唱——

Well you done done me and you bet I felt it.

I tried to be chill but youre so hot that I melted.

I fell right through the cracks.

Now Im trying to get back……”

 

他听不懂歌曲在唱什么,但他开始用心地跟着节拍唱。伴随着西方国度神秘而轻灵的节拍,他的旋律逐渐高昂起来:

好吧,我想你一定知道我已经感受到你所做的一切

想要冷静的我奈何敌不过你的热情

而我现在开始尝试着回归现实 ……

吱吱,吱吱……”

大家也用心地听着。那个弱小的身躯,竟然能传出那样清亮的回响,余音绕梁……歌词与乐曲浑然天成,格格李如同一位技艺高超的裁缝,为这首乐曲量体裁衣,制作最动人的霓裳羽衣。

格格李不知道,他的听众越来越多,那些潜伏在小房子角落旮旯里的小动物都悄悄地溜了出来,甚至趴伏在格雷一家的肩头上。一只老猫也从邻居那儿溜出来,静静地蹲在格格李的面前,不时伸出肉乎乎的手掌拍几下。

但是,当一曲终了,格格李发现眼前的老猫的时候,还是吓了一大跳。但是看到挂在老猫胡须上的善意的微笑,他也就不担心了……

大鼻子格雷妈妈从柜台里抽出几个糖果盒,然后倒出各式各样的糖果……其实,她已经有些困倦了,镇上最近开张了一家新的糖果铺,大概是贴上“开张优惠跳楼让利”什么的广告夺人眼球吧,格雷家店里的生意日益萧条起来。她明天得和长耳朵格雷爸爸一同上街推销产品,可是看到这些可爱的小动物们,她便把那些烦心事儿全部抛到脑后了……

格格李微笑地看着自己的伙伴们凑到糖果盒旁,喜悦地分享这些美味的小甜糖,他就感到幸福而满足。

这大概是他来到静水小镇最幸福的日子了吧。当喧嚣声终于逝去,格格李躺在他的小枕头上,美滋滋地冲着黑夜打了个哈欠。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