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476
  • 关注人气:26,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旧作之十七:风走过(乡情系列)

(2014-05-21 17:55:02)
标签:

何欣航

中国成语大会

中国成语大会贴吧

成语大会选手

分类: 温一壶乡情系列

创作谈:喜欢在安静的清晨,听一首柔肠寸断的曲子——《风居住的街道》。仿佛有直立行走的风从你的心上轻飘飘地走过,二胡和钢琴的相互倾诉,相互聆听,凄美交织。温婉与低沉,潮湿了谛听者的前尘往事。

常去丁立梅老师的博客,有一段文字一直让我难以忘怀老先生八十岁了,在他生日那天,他执意要去一个小镇看看。孩提时,他曾从家里坐船,越过宽阔的水域,到达那个小镇去上学……”。也让我想起了老街老镇的许多老人,他们那么固执地守着自己的记忆,守着一份千年不改的情谊。

想起我和阿葵曾遇见过的一个老人。

风走过我的故事,走过老人和阿秃的故事——

风走过

 

       何欣航

 

阿秃,阿秃!我们就是在这里画了一只母鸡呀,还傻傻地期待它能给我们下个双黄蛋呢,你忘了吗。走出门,意外地瞥见一个老人坐在一棵榕树下喃喃念叨,神情恍惚,头发蓬乱,银白似雪。

我好奇地走近,看见他,一个人,静静地,不动。在咻咻的风声里,他的背微微驮着,目光中只有面前的一堵高墙,像个专心听讲的孩子。

阿秃,还记得吗?你说要和我一起爬到树上掏鸟窝的……”老人满脸微笑,他扳起手指头,一副幸福的样子,然后我们就逃课一起去了,一起傻乎乎地挨老师的训,哈哈哈……”

老人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倏地发现了我。老了,眼花了,还以为是阿秃的孙女儿呢……”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阿公,你在说什么呀?我凑过去。

他转过脸,指着前边这条路:五六十年了,县城都变了。以前,这里是个卖糕饼的店,里头做的每一个糕点都特漂亮,我和阿秃总是把脸贴着玻璃,看里头的乌龟。那时候最时兴吃头上有点个小红点的乌龟,逢年过节的,家里人就买来,就是舍不得吃……那么好看的乌龟,那么好吃的糕点,现在想着就馋嘴……”

老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唠嗑,让我生出几分好奇。

阿秃是谁呀?

老人的眼睛突然暗淡下来,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气:阿秃,是我那时最好的朋友呀。五六十年前,每天走路去学堂来,每次都是他在这儿等我。我们说着要永远陪伴着对方的,可他,却早走了三十年。

我们家是隔壁,不用串门,喊点话都很方便。那时候喜欢爬墙说话儿,两个人把脑袋凑到一块儿,身旁是长长的牵牛花,一边说话一边闻花香,多美的事情呀!老人突然笑起来,我们每天都会爬上墙,脑袋贴脑袋地说话,不管在哪一个季节都是如此。冬天的时候,我们照旧爬得高高的,风呼呼的吹,耳朵都被吹得通红通红的,我们就往对方的脸上呵气,还以为这样就能暖和起来,其实身子都冻僵了呢……”

那时候,阿秃家是村子里最富裕的,他们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把幕布拉上,摆在门口宽敞处,仿若在放映一部电影,暖暖的月光,精彩的打斗情节……有时,轮到杀猪宰鸭等日子,阿秃会热情地请我到他们家里去吃顿晚饭,边吃饭边看电视。阿秃见到我总说什么时候来家看电视呀?今晚又有好看的节目呀!这一句话,是那个时候最想听的话……”

我闭上眼睛。眼前逐渐浮现出两个少年,他们坐在电视机前,不时转过头,会心地一笑。两个人都分了心,嘴角粘着饭粒,却还乐呵呵的。晚风轻吹,炊烟隐去,浓郁的饭香飘来,仿佛在编织一个童话。

那时候我们都一起去上学。地上铺着整齐的砖,道路旁有很高很高的树呢,很高很高。老人站起身,激动地比划着,眼睛里闪烁着亮亮的光芒,那时候的我们还很傻,总是傻乎乎地逃课,让大人们找都找不着我们。其实,我们就偷偷躲在树上,吃着紫色的果子,抚摸绿色的叶子,编织一个个不找边际故事。我们的脚丫,晃荡,晃荡……树叶密密层层,藏匿着我们的身影,风却总是把我们的秘密掀开……”

老人的话很有滋味,平淡中带着岁月走过的痕迹。我想,他一定是个很有文化的人吧?

我好奇地问:阿公,你是住在这条街上的么?怎么从来就没有看见过你呢?

我们的学校就在这里,就在这里……”老人站起来,手颤颤巍巍地指向一个地方。我沿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讶异地发现老人所说的学校,现在已经是一座大型面包坊。阿公,你是说那里吗?”“可不是嘛,一切,一切都变了……”老人长叹一声,浑浊的眸子里闪过忧伤,如流星般转瞬即逝,那些树都没了,路也没以前那么好走了,走着走着,我就会迷路。

他摇摇头,自嘲地说:是我老了,还是县城变年轻了?

孩子,要不要给我做个向导,一起走走呢,我想再去看看我住过的地方。老人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埃,脸上的皱纹里突然漾出笑意来——或许,去走一走当年的路,看看熟悉的风景,是令他感到最快乐的事情。

不好拒绝他的心意。我跟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熟稔地绕过一道道巷子,绕过光线阴暗的胡同,朝着一条街道走去。这里,我从未踏入。

一幢幢老房子安详宁静地立在道旁,贴在窗口上的窗花摇摇欲坠,门前堆着许多砖头。一只母鸡摇摇晃晃地冲着我们跑过来,欢快地啄着阳光和米粒。老人热情洋溢地冲着身边走过的人挥手,一点都没有近乡情更怯的感觉。不管认不认识,反正都是他的乡亲。

紫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有个老婆婆热情地问。

今天刚好是我七十岁生日,儿子本来说要给我办一桌酒席的,我还是想回到这儿来。唉,还是这儿好呀!老人摇头叹气,我也想回来看看老家。

老婆婆笑着:也看阿秃的吧,以前你们俩在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也对,俩人都念过书,是我们这条街最有文化的人。

今天竟是老人的七十岁寿辰?想起我们老街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只要生日一到,就团团圆圆围坐一桌,吃一顿温馨的饭,可老人却从千里之外的大城市赶到这里,而且没有儿子陪同,仅仅是为了看看自己住过的地方,这老人太有意思了!

跟着我。老人的声音微微颤抖。他牵住我的手,向右边拐了一个弯,进入一个围满篱笆的世界。

整个县城唯一没变的就是这个地方。还是以前的篱笆,还是以前种的菜。瞧,那只蝴蝶,和我以前看到一模一样……”老人兴奋地指了指道路两旁的事物,纯真得像个孩子。我们以前就喜欢猫在这里,看着那些叔叔阿姨从我们身边走过,那些鞋子上都粘着泥巴,因为是从田地里回来的嘛。我们总能准确无误地认出父母的脚,然后乐颠颠地跑上去吓他们。张牙舞爪的……”他笑眯眯地说着,一直说个不停。

一路向前。

到了老人的家门口了。爷爷!有人隔着篱笆甜甜地叫。是一个扎着麻花辫子的小女孩。是阿秃的孙女儿。去年在省城见过我。老人低声解释道,随即大声地回应,囡囡!我回来了!

爷爷,今天是你七十岁寿辰呢,你一定得多吃点!女孩抬起头,小小的脸上充满庄重。

老人走过去,轻轻地摸摸她的脑袋:难得囡囡还记得,懂事懂事!你也得多吃点,爷爷也盼你长得高高的。

小女孩站在凳子上,满足地笑起来,大眼睛里充盈着骄傲:我就知道爷爷今天会回来看我的!我们做了很多好吃的,等你到家吃饭!

老人的眼睛里地放出光芒来,眼角眉梢都溢满了惊喜,刹那间,一种温暖也在我的心上浮动——五十年前的一句话,如今也被这位小女孩重复。那是一句怎样美好的话啊,承载着沉甸甸的友情,沉甸甸的幸福,在此定格,恒久不变。

谢谢你,囡囡。老人声音沙哑,他摩挲着小女孩的发丝。爷爷……”

晚风轻吹,夕晖斜照。老人的脸上,女孩的脸上,都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侧影。

老人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阿秃,你听见了么?你听见了么?

风走过,一段真诚的友谊,一段美丽的往昔,走过,却不曾走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