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373
  • 关注人气:26,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旧作之十五:阿山伯的老屋(乡情系列,拟发)

(2014-05-19 23:57:35)
标签:

风景

何欣航

中国成语大会

成语大会选手

中国成语大会贴吧

分类: 温一壶乡情系列

 

  

创作谈:老屋,一个美丽的词汇。它,是似水流年中最美丽的一笔财富!

镇上有废弃的老屋。或许,老屋里,蕴藏着许许多多温婉动人的故事吧?一切,都留我们去想象,去揣摩。

踏进老屋,依旧有心痛的感觉;它那么静,那么静地伫立着,屋内的摆设完好如初,仿佛在等待着那个远去的主人,那个到大城市养老的主人。

不知,那个主人与老屋分别时,目光里带着多少的忧伤,多少的眷恋呢?

当我们第一次踏进老屋时,他虽是那样的安详、静谧,但其间还是有忧伤的回忆的味道。四果汤的外婆说,孩子能把心贴近每一件事物。正是在老屋里,我感受到了本真、纯净与暖融融的爱。

我把它写下来。把它,永久地保存下来。

 

阿山伯的老屋 

       

何欣航

                 

老街那个喜怒哀乐常现在脸上的男孩四果汤,总爱“走南闯北”,跑东跑西,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清澈小溪。

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只听见四果汤的脚步声在老街上回荡,还“咚咚咚”地连叩街坊四邻的门。“阿航,阿葵,你们两个跟着我跑一跑吧!”“烧仙草,水晶粿走了你就闷闷不乐的,咱们出来散散心嘛!”

“咚咚咚”,四果汤来敲我家的门了。还没等他叫唤,我便从门口探出头去——“四果汤,有啥事啊?”

“我发现了一座老屋,废弃的老屋!去看看吧?我在老地方等你。”他冲着我扮了扮鬼脸。所谓的“老地方”,就是烧仙草家门口那棵芒果树下。

说到“老屋”这个词语,一下子拨动了我心中那根柔软的弦。它仿佛充满魔力,时时勾起我们这一帮人的寻根情绪。那些犄角旮旯里,那些斑驳墙壁上,总蕴蓄着我们的点滴情意。

芒果树下集合。四果汤在前边悠悠地带路,我和阿葵、娟子肩并肩的,笑声此起彼伏。拐过了卖指头饼大爷的店铺;又从卖花生轮子的大嫂身边越过;还抛下了“孩子们,吃‘疯新娘’吧”的问候……我们在小巷中七拐八折,就好像是行走在神秘莫测的迷宫中,又好像是跃入了一个漩涡,无法找到导航灯。

到了。烧仙草特别轻柔地说。

跨上古老的三级石头阶梯,目光轻轻拂过暗哑的门环。绿色的藤蔓把它轻柔地包裹,几朵紫色的牵牛微笑地释放着早晨的温度。是呀,门就像一个小小的花园,一个被自然密语所包围的花园——压根儿也不觉得,这座老屋被“遗弃”了。

阿葵轻轻地叩响了门环。

一片寂静。无声无语。

四果汤轻手轻脚地把门推开了。

依旧是一片寂静。无声,亦无语。我们便蹑手蹑脚地走进老屋。

岁月在小屋里留下斑斑痕迹,朱红色的门漆早已消退,墙上的门神壁纸也被锈蚀。

首先吸引人目光的,就是墙角的土灶。土灶上蒙了厚厚的一层灰,灰尘被风托起,在阳光中悠悠地起舞,但铁锅仍然立在灶台上,以一种平静的姿态向我们颔首微笑。阳光将周围的一切染上了金黄。

“好古老。”烧仙草低声说。

我不禁怀想起土灶里承载着的故事来——或许,几个孩子曾在老屋里躲猫猫。一个调皮的孩子啊,躲进了土灶内,带着一脸微笑睡着了。谁也找不着他,众孩子哭哭闹闹的时候,奶奶一下子就从土灶里“揪”出了他。一边嗔怪着:瞧你,一身灰。叫你皮,叫你皮,皮得奶奶都不喜欢你了。一边心疼地,帮孩子掸去身上的灰。

墙角的摇椅哦,眼神里还是充满期待。四果汤轻轻地坐了上去,小心地摇动起来。“吱嘎,吱嘎”,轻柔的声音在老屋里弥漫,荡开一圈圈记忆的漩涡——曾经,一位小男孩坐在他的爷爷的膝盖上,爷爷坐在摇椅上。爷孙俩在灿烂的阳光中摇啊摇,摇啊摇,轻柔地哼唱着摇篮曲,神态安详、目光温柔……摇着摇着,摇椅送走了男孩的童年。后来,男孩也老了。坐在摇椅上的他,在一片晚饭花香中安详地打着瞌睡。摇椅小心地屏住呼吸,仿佛害怕这“吱嘎”声吓走了那香甜的梦,时间走得也悠悠的、慢慢的……

踏上摇摇欲坠的木梯子。依旧是四果汤,率先踩了上去。

楼梯上,光线特别昏暗。唯有墙角的裂缝,微微透出光来。或许,这几条普通的裂缝在孩子的想象中会生出多少奇妙的故事——夜晚的时候,刚刚看完皮影戏的孩子,突然看到,墙角那儿推搡出了好几个黑影子。“哇,这是一匹马,在奔跑呢!”“这里有一只小老鼠,是要跟我一起看电影吗?咦,他怎么和小猫相依相偎呢?”“鲸鱼还戴了花帽子,真好玩儿!”孩子开心地点着,开心地念着,“哇,这个……这个是我自己呀!呀,这个不是爷爷奶奶吗?”想着,念着,我们一起跟着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一扇窗户,被阿葵打开。往窗外望去,是老屋外的小院。

恍惚中,仿佛看到一个老奶奶坐在树下,闭目养神,悠闲地纳着鞋底,花香四溢。一个小男孩趴在她身边:“奶奶,鞋子怎么会有股香味儿?”“有吗?”“有啊!就是有啊!”奶奶笑而不答。“小屁孩们,快过来,别打扰了你奶奶!奶奶忙活了一天了,累着呢!”妈妈焦急的声音传来。“没事,没事!”奶奶乐呵呵地看着男孩。“哦,对了,我答应小芹帮她摘芒果的,妈,奶奶,我先出去啦!”男孩急忙跑出小巷,身影轻盈得像一只燕子。夕阳西下了,妈妈还倚在窗户那儿焦急地张望。突然,男孩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肩膀上挑着水桶,水桶里的一个月亮在快乐地跳跃……

“瞧,这里的衣柜,这么多衣服!”烧仙草啧啧惊叹道。一件件衣服整齐地挂在柜子里,尽管落满灰尘,但也能看出,这是这间屋子主人的珍藏。或许以前,他也曾兴致勃勃地穿上新衣,和闯进屋里的那一缕阳光相视一笑。

“这间屋子的主人,是叫阿山伯吗?”阿葵的话,把我带出了纷繁的想象中。

“是呀。听说,被他的儿子接到大城市里去了。”

临走,我们再次驻足。

宁静的老屋中,流年如酿了好久的桂花酒,尘封已久后,被轻轻打开,馨香四处漫溢,迷蒙了我们这一群孩子的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