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476
  • 关注人气:26,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旧作之九:木桥上的杂技表演(乡情系列)

(2014-05-16 23:44:42)
标签:

中国成语大会

小兔子的天空

文化

何欣航

成语大会选手

分类: 温一壶乡情系列

创作谈:看过国家大剧院的杂技表演,可总觉得没有明哥哥的杂技表演精彩好看。

明哥哥是个多么有趣的人,他闭着眼睛能分辨出色彩,他能发现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美。过一座独木桥,就好像在玩一个有趣的游戏,他在上边做着倒立,空翻……连山上的孩子们,也冲着他呼喊喝彩,而在桥这边的我们,也悬着一颗心。

当明哥哥跃过大窟窿,到了山谷那边,手里还稳稳地抓着饭盒的时候,我们都心生敬佩。正是这种敬佩,让我们也勇敢地过了这座独木桥,让我们也拥有无穷无尽的勇气。

谢谢你,明哥哥。

木桥上的杂技表演

       

 何欣航

 

明哥哥给他阿公(爷爷)送饭,是要过一座桥的。

说是一座独木桥。其实是几块厚木板拼接成的桥。

中午的时候,他的阿公就在田地里待着,吃完饭,又继续下地干活。明哥哥的爸爸妈妈总是劝阿公,不让他干那么多的活儿,可他还像以往一样倔,每天种田喂猪,下地耕作,没个停歇。

明哥哥也心疼他阿公,每天中午都会赶到田地里送饭,时常在旁边帮阿公忙上一会儿。这饭也是精心做好了的,明哥哥的奶奶是个喜欢做菜的老太太,她做出来的美食色味双美,又好吃又好看……

当阿葵把这一切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心里痒痒的,想跟着明哥哥一起去,看他怎样走过独木桥。四果汤呢,则是好奇那饭盒里的食物是怎么做的。

今天我要到明哥哥家里去,你们呢?阿葵问。

我们去,我们去!我们齐声呼应。于是,一人戴一顶遮阳帽,我们就出发了。

抄近路,我们步行就能到明哥哥家。我们踏上田埂,穿过几条蜿蜒的小路,就到了村口。不远处,几位大婶坐在摇椅上,絮絮叨叨:别看明子经常把我们这些大人耍得团团转的,但帮他老爸干活啊,那可真是一把好手……”有人啧啧了几下嘴巴。看过他给他阿公送饭吗?过独木桥像表演杂技!有人掩了掩嘴,笑出声来。说的正是明哥哥,现在十一点多了,明哥哥去送饭了吗?远远地,看他家的炊烟,都从灶膛里升起来啦。

快跑啊!四果汤叫了一声,我们就急匆匆地向前跑去。

明哥哥的家在村子中央,旁边有好几家店铺,都是卖杂货、卖小吃的,浓浓的水面、扁食味道从那头飘来,其间还夹杂着淡淡的香烛的味道。

明子,给你阿公送饭去!有个声音响起来,听起来特别慈祥,像是明哥哥奶奶的声音。

当明哥哥的脚步刚刚跨出门槛的时候,我们也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了。他疑惑地看着我们:葵妹?阿航?四果汤烧仙草,你们来干嘛?

…………看你……”烧仙草喘不过气来。

看你,你……”阿葵终于说出话来了,给阿公送饭!

明哥哥笑嘻嘻地看着我们:送饭有什么好看的?嘿嘿嘿……”

我们要看你过独木桥,可有意思了!我拍拍手掌。

明哥哥眼珠一转:好啊,欢迎你们观看我的杂技表演’”!不过有个条件,你们也得跟着一起过!” “明哥哥,你怎么这样?明知我们害怕!阿葵一跺脚。

好吧,那你们就别跟着了,如果我奶奶知道你们来了,一定会请你们到里间屋子吃一顿饭的,没吃完就不许走。奶——”

烧仙草急忙摆手:好吧好吧,就听明哥哥你说的好了,可别再喊了!

明哥哥呀明哥哥,他真的是贼精啊!我们都拿他没办法。

走在田埂上,明哥哥开心地哼起闽南语歌曲《欢喜就好》的旋律,问我到底腹内有啥法宝,其实无撇步,欢喜就好……”歌声悠扬地飘在天地间。

看!阿葵突然停住了脚步。

此刻,我们已到了一座山谷前。

这儿,有一弯清澈的河水,像是个微型的小瀑布,从山崖上、岩石上跳跃而下,在阳光中露出最灿烂的笑靥。我感觉身心都在跟着水流汩汩而动,竟让我这个不热爱舞蹈的人,也在心中舞动了一回。恨不得马上到田埂那边,伸出手,去接那流泻而下的水珠。那水珠映照着阳光,点点的光辉,闪闪烁烁,就像是漫天飞舞的蝴蝶,灵动地飘荡在我们心底。

过桥去吧!四果汤陶醉般地望着河对岸。

阿葵突然跳到我的身边,哆哆嗦嗦:我不敢过,我害怕!

我这才仔细地向前方一望。

几根绳索做护栏,几块木板,斜斜地拼在一起。空间极窄,是绝对不能让两个人一起通过的。它就那样站立在山谷之间,下边,就是深深的河水。

我也有些怕了。

怕什么!明哥哥一摆手,四果汤,烧仙草,你们随我一起过!

烧仙草沉稳地说:明哥哥,还是你先过吧,好给我们做一个示范。

明哥哥一手捧着饭盒,一手得意地冲我们挥了挥:来,看看我的杂技表演吧!

他向前做了几个空翻,稳稳地捧着饭盒,倒立在木桥之上。我似乎听到,他身下的木板在吱嘎吱嘎地响,不堪重负的声音。

明哥哥,加油啊!阿葵脸色铁青,却不忘拍起手掌来。

明哥哥转过脸来,冲着我们微微一笑,然后迅速地转身,伸长着臂膀,迈开双脚,轻灵地,向前挪动……两条腿看着都已经伸出独木桥外了,眼看着就要掉下桥了……我们屏住呼吸,看着明哥哥攀着绳索,再次向后一个空翻,又一次稳稳地立在了对岸上。我们吓得把欢呼声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定了定神。看,山谷那边!四果汤指了指前面。我们这才注意到:

山谷上,梯田旁,一栋栋红砖房子簇拥在一起。山并不高,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见孩子们的穿着。

许多孩子都跑了出来,有两三岁的、流着鼻涕的小孩子,被姐姐哥哥抱在手里;有四五岁的、一头乱发的小女孩小男孩,他们光着脚丫站在山坡上晃荡;还有一些约莫上了小学的男孩女孩,女孩扎着麻花辫子,绾着彩色的头筋,男孩穿着过长的裤子,那可能是他的哥哥留下的……

他们都好奇地聚在一起,靠在稻草垛旁,坐在自家屋顶上,或是站在山坡上,躺在树顶上……他们,都一齐盯着独木桥上明哥哥的表演,表情十分专注认真。

显然,明哥哥也看到了这一切。我看见他伸出手,冲着山上的孩子打了个响指,吹了声口哨。随即,山那边的孩子也都拍起手,大声喊起了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热情洋溢的。

突然,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把手向后一举,身体向后倾,连连翻了五回。山谷那边的孩子喝起彩来,他便保持着下腰的姿势,向前快速地跑,奔到一个窟窿前。这个是个很大的窟窿,我们都有些害怕明哥哥跳不过去。

他向前轻盈的一跳,跃过窟窿,降落在山的那边了。他转过脸来,快乐地冲着我们挥挥手,还跳到瀑布边,用手去接飘洒下来的流水,转过来,向我们打着招呼。烧仙草和四果汤看着面前的独木桥,紧咬着嘴唇,正在下定决心吧;而我和阿葵,相互对视的眼神里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山谷上的孩子们也充满期待地看着我们。明哥哥的杂技表演确实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他们似乎觉得,我们也能向他们展示充满活力的一面。

我终于下定决心向前迈了一步:我先过。

要小心啊!烧仙草在背后喊道。

我会跟在你后面的!阿葵焦急地喊。

我转过头,冲着她微微一笑。

在独木桥上保持平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几块木板曲曲折折,我想前进也举步维艰,真佩服明哥哥,还能在独木桥上做着搞怪表演,前空翻后空翻的……我慢慢前行,有时,手也轻扶旁边的绳索,总算走完了一段艰难的旅程。到了那个大窟窿前了。我闭上眼睛,向前轻盈地一跳,随即,睁开眼睛。我到了山的这边!我激动地看看四周,山谷上的孩子正微笑地看着我,明哥哥也顽皮地冲着我眨眨眼睛:来,到这边洗把脸,水特别清爽哦!

四果汤和烧仙草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他们用奔跑的速度,快速地过了独木桥,或许是我的行动,让他们也重振了信心吧。

阿葵则孤零零地待在桥的那边,试了几次,最终还是留在了岸那边,坐等我们回来。我们只好暂时丢下她,跟着明哥哥朝前走。

看见这里的山吗,山上有田地,我阿公就在这儿种地瓜,种各种各样的蔬菜。明哥哥指指面前的山,山不是很高,每每提到我拥有一座山,我就很自豪。这是我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山地,都是用来耕作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阿公种的地瓜是全村最好吃的,他有时也把地瓜担子挑到另一座山上去出售。喏,就是那座聚满孩子的山,那里有个‘圩’,也就是小集市,逢农历的二、五、八日,就是赶集日,那里有外乡人专门过来收购红薯。剩下的呢,都给我吃。以前阿公经常种白薯,现在种的都是红薯。红薯比较甜,吃下去香喷喷的,软软的,而白薯就有一股浓浓的栗子味儿,我喜欢吃红薯,他就依着我的性子来种。一大片山,种的东西都是我爱吃的!收的多了,我还帮着阿公成担成担地挑到集市上叫卖。明哥哥的话里充满了自豪之感。

他一口气说了好多,好多。

是啊,明哥哥平时都是一副不务正业的样子,处处都想耍弄我们,想不到,他竟也如此乖巧!他还帮他阿公干活,还到集市上去叫卖……对我们来说,特别是去市场叫卖,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想必喜欢缠着明哥哥的我和阿葵,真正地站在菜市场里,怕是也没有启齿的勇气了吧。明哥哥,真让我们佩服。

本来,我是想到你们上的学校去读书的。虽说我家住在乡下,但实际上离你们老街是很近的……可是,最近我奶奶生病了,她就我爸爸一个儿子,爸爸妈妈得好好照顾她,医药费什么的,特别高……再说了,我大哥也高三了,他要考大学,也得准备一笔钱。你们上的是私立学校,学费高……我就不凑热闹了。给你们猜猜,我在学校里能读第几名?他笑起来,一只脚跨上上山的台阶。是呀,我们已经在上山的路上了。

明哥哥特别聪明,画画特别好,学习成绩顶呱呱。真来我们学校,那肯定是超一流的学霸式人物。我们为明哥哥感到惋惜,又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这一刻,我们似乎长大了不少。

快到了!山不高,路不长,二十多分钟,我们快要登上山顶了。

我爷爷就在山顶那儿,最高处种了很多红薯。现在临近九月,上边都开满了红苕花,你们懂吧?就是红薯开的花。

当我走完最后一个向上的阶梯时,当我看到山顶的一切时,我突然觉得阿葵未攀登上这儿,是一个特别大的遗憾。漫山遍野的红苕花绽放着,大部分都是亮晶晶的红色,少部分是透明澄澈的紫色。它们簇拥在一起,包围着中间一个弯腰锄地的老人,这就是明哥哥的爷爷!阳光、山顶、土地、红苕花、耕作的老者,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风景!

阿公,阿公!明哥哥向前奔去。

阿公,阿公!我们齐刷刷地喊开了。

红苕花中间,一个笑吟吟的老人,他苍老的额头上遍布着皱纹,笑声爽朗,在山野间回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