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欣欣欣航何
欣欣欣航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373
  • 关注人气:26,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旧作之一:有只小猫叫毛团(乡情系列)

(2014-05-09 00:31:16)
标签:

文化

中国成语大会

何欣航

育儿

中国成语大会选手

分类: 温一壶乡情系列

创作谈:从我第一眼看到毛团开始,我就觉得它不是一只平凡的小猫,它的眼睛是那么的澄澈,瞳孔中映着蓝天,而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纯净。

在阿葵外婆离开人世的两年里,就是它,与蓝爷爷相依相偎。

我天真地把它想象成一个天使,化为一只小猫,陪着蓝爷爷做着一些幸福的事情,让他,把种田也当作美好的事,把整理房间也当作幸福的事,把与毛团相伴当作世间最最快乐的事。毛团,让他享受着幸福的生活。

阿葵很幸运,拥有一个爱讲故事、如老神仙一般的白胡子外公;蓝爷爷更幸运,拥有一只爱他的小猫,让他不再孤独。

有只小猫叫毛团(原稿)

 

           何欣航

 

“嘭嘭嘭,嘭嘭嘭!”有人在挨个儿敲门。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这才清晨六点半,今天可是星期六啊!是谁,搅碎了我的一地清梦?

我打开了门。

“阿航!”阿葵一下子扑上来,搂住了我,“早上好!”(这里可以刻画阿葵的打扮,简洁,清新,让人眼前一亮。以增加生活气息。)

我有些生气地把她推到一边:“早上好,早上好!我都被你给吵醒了!”

“春天嘛,应该多走动走动,这样才有活泼欢乐的气息嘛!”阿葵快乐地在我家小院里踢踢踏踏,那双白色的雪地靴在阳光下闪着特有的光芒。我也被感染了,情不自禁地拉起她的手,旋转着跳起兔子舞来。

很快,我们就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我的心情好了许多,连瞳孔中也映上了一方幸福的蓝天。

她突然诡秘地笑起来:“其实今天,我是要带你去看一个小东西的——”

“什么东西?”我的好奇心来了,“是珠子玉石之类的吗?”谁都知道阿葵爱美,令她喜欢的东西或许就是些小饰品。

她摇摇头。

“那就是花朵喽?”我知道,对于阿葵来说,花朵就是人间最美的生命,她的家里插满了各种花,有路边摘下的野花,也有花盆里栽种的盆景,还有她晾晒好的,做装饰的干花。她每一天都会精心地侍弄它们,走进她的家里,总能闻到缕缕芳香。

阿葵还是摇头:“你猜不到的!跟我一起走吧!”

“四果汤他们呢?”

“刚才敲了他们家的门,可是就是没回应,我就来叫你了。”

我们肩并肩地往阿葵家走去。还没到她们家门口,就有芬芳的花香飘来。“毛团,毛团!”阿葵低声地唤道。

从路边的花丛里突然跳出一只小猫,背上的毛是很浅的棕色,肚皮是洁净的纯白。它的眼睛闪烁着澄澈的光芒,如一位纯真的孩子。它快乐地凝视着我,一只爪子在地上轻轻地摩擦着。

“它叫做毛团,是我外公从老家带过来的。它原本只是一只流浪猫,却被我外公养得滚圆滚圆的,特别爱玩毛线团。”阿葵蹲下来,轻轻地拍了拍毛团的头。毛团乖巧地把脸贴在阿葵的掌心里,“喵呜”了一声。

我笑着看着它那翘起的胡须:“我们去过两次蓝爷爷家,怎么都没见着它?”

“它的小窝在阁楼里,我们是看不到它的。”阿葵回答道。她抱起小猫,我走在前边,向她们家的小院子走去。

蓝爷爷是个慈祥的老人,每当看我们在老街里奔跑,做游戏,就嘿嘿嘿乐起来,笑开一脸皱纹。他的胡子留得极长,像个童话中飘飘而下的老神仙。每一次来到我们身边,他都会用略略沙哑的嗓音讲述一个个关于他自己的陈年的往事,一边缓缓吐出烟圈。我很爱看他吐出烟圈的过程,跟其他人不一样——眼睛微微眯着,长长的白胡须如湖水般起伏着,烟圈在他的面前缓缓地变幻着形态,站在一旁的我们,仿佛就要被那胡须卷起来,飘到如蓝玻璃般的天空上去……

“外公!”阿葵甜甜地撒娇般地大喊起来。坐在台阶上的蓝爷爷连忙站起来,张开双臂,“阿葵,你回来了!”

毛团笑眯眯地“喵呜”了一声。

“刚刚给你倒上的温开水都凉了,快到里间屋子里去。阿航,也进去吧!”他总喜欢嘱咐我们什么。蓝爷爷真是个细心的老爷爷,像“提前准备好温开水”这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他疼爱孩子,疼爱动物,深得我们的喜欢。

可是,两年之前,阿葵的外婆就不幸去世了。从那以后,蓝爷爷就很少光临老街,我们也很少听他的故事,很少看见他飘扬的白胡须了。我想,当他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老房子里,一定会很孤独吧?

“来,喝水。”阿葵递过一杯水。毛团蜷缩在她的脚下,有些慵懒地伸了伸腰。我笑着摸摸它的小爪子,它也抬起头微笑地看我:“明天毛团还待在这儿吗?”

“它得跟着我爷爷回去,它总是黏着我爷爷。”

“你爷爷这么快就要回家了?”

“这几个星期啊,都是这样,住两天就走了,一个好听的故事都没留给我。”阿葵撇撇嘴,“那个《无骨姑娘》的小故事,至今还没讲完呢。以前爷爷还会给我哼几曲小调,至少是《天黑黑》我也心满意足,现在啊……他急匆匆地赶回去,还不是惦记着家里那几块田地吗?土地,还真成了他的宝贝!”

确实,蓝爷爷是个勤劳的人。阿葵的外婆还没去世之前,他们的田地还有个着落,而现在,他就得一个人管理那片田地了,闲暇时还要整理整理自己的家。每一次跟着阿葵到乡下去,我们都会惊叹于那些摆得整整齐齐、按日期分好类的报刊杂志,那些如安静地孩子般躺在墙角的簸箕扫帚,那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地板。但我们一到,那儿就遭殃了。书报被我们从橱柜里翻出来,在上边随便涂鸦;扫帚被四果汤和阿葵挥来挥去,还声称这只为了掸落天花板的灰尘;地板被印上了各式各样的脚印,因为我们刚刚到田埂上踩了泥巴……我是里面最安分守己的一个,顶多在地板上印下几个黑脚印罢了。阿葵和四果汤就疯得不得了,蓝爷爷看着我们,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跟在我们后面,乐呵呵地收拾那一片狼藉。一个小时后,屋子里,就又恢复到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样子……

我笑着把这个回忆跟阿葵讲了。她终于笑了:“是呀,那时候真是有趣。到了收拾狼藉的时候,我外公总会把我们赶出去,说是怕我们从中搅和。赶出去就赶出去,我们就在田野上漫步,能采好多野花的。我就仿造童话里的小孩子,把花朵兜在裙子里,还没采够呢,外公就喊我们进去吃饭。看看时钟,才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那时候啊,总以为我外公是个神仙。”

“如果他真是个神仙呢?”我打趣着。

“我才不是神仙,但我有助手哟!”蓝爷爷走进来,满脸慈祥的笑容。阿葵高兴地蹦起来:“外公,你都听到了啊!但你的助手是谁啊,莫不是那个阿牛哥哥?”

“那个助手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身边?我惊异地环顾着四周。阿葵突然叫起来:“毛团!”

“毛团?它会做事儿?”我很好奇。

“当初毛团还是只流浪猫,没有家,没有爸爸妈妈,它在街上遇见我的时候,还瘦里吧唧的。我看它可怜,就把它抱回家去了。它跟我也很投缘,喜欢趴在我的膝盖上,冲我嗷嗷叫。种田的时候,它会跟我一起去,跟在我的身后;整理房间的时候,它也会跟在我的身后,叼些书报,拨拉些灰尘……每一天,我都会奖励给它两三条小鱼干,它会美美地吃掉,小胡须一翘一翘的,看,它现在都这么胖了……”蓝爷爷的语气里满溢着自豪,“毛团很懂事,你们来访的时候,它从来不露面,怕惊扰了你们这些小客人。晚上,当我坐在摇椅上,静静地把腿泡在木桶里,在暗黄的灯光下剥着橘子,一边看着书里的内容的时候,它就会蜷缩在我的膝盖上,静静地一动也不动,好像怕吵到了我。”

老屋。老人。灯光。橘黄。猫。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美的画吧。而蓝爷爷,就活在这样的画面里。

外头有人叫:“蓝伯,蓝伯!”

“是隔壁的邻居有事叫我过去。”蓝爷爷起身,颤巍巍地走了出去。

阿葵轻轻地低下头:“阿航,你知道吗?我的外婆,生前最喜欢猫,也爱养猫。她喜欢在清晨的阳光里眯着眼睛,读书看报,膝盖上躺着一只慵懒的小猫……”

“她去世两年,毛团也在蓝爷爷身边待了两年……毛团,是不是天上的天使变成的一只小猫,来陪伴你的外公?”我的目光深邃。

或许,真的,毛团是一个天使。有了这只小猫的陪伴,蓝爷爷就不再孤独。

 

建议:

这个故事的动情点在哪儿?我觉得应该是小猫,可是没有什么特别动情的地方写猫。比如她挽救了蓝爷爷的性命。或者陪他度过最艰难的时光。

 

蓝爷爷讲故事,也应该有个简短的具体的故事内容,以突出乡村特色。

各位老师,您还有何建议呢?

 

 

 

老屋·老人·老猫(修改稿)

 

           何欣航

 

“嘭嘭嘭,嘭嘭嘭!”有人在挨个儿敲门。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这才清晨六点半,今天可是星期六啊!是谁,搅碎了我的一地清梦?

我打开了门。

“阿航!”阿葵一下子扑上来,搂住了我,“早上好!”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带着些许早晨绿豆汤的气息。

我有些恼怒地把她推到一边:“早上好,早上好!我都被你给吵醒了!”

“春天嘛,应该多走动走动,这样才有活泼欢乐的气息嘛!”阿葵快乐地在我家小院里踢踢踏踏,那双白色的雪地靴在阳光下闪着特有的光芒。我也被感染了,情不自禁地拉起她的手,旋转着跳起兔子舞来。

很快,我们就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我的心情好了许多,连瞳孔中也映上了一方幸福的蓝天。

她突然诡秘地笑起来:“其实今天,我是要带你去看一个小东西的——”

“什么东西?”我的好奇心来了,“是珠子玉石之类的吗?”谁都知道阿葵爱美,令她喜欢的东西或许就是些小饰品。

她摇摇头。

“那就是花朵喽?”我知道,对于阿葵来说,花朵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她的家里插满了各种花,有路边摘下的野花,也有花盆里栽种的盆景,还有她晾晒好的,做装饰的干花。她每一天都会精心地侍弄它们,走进她的家里,总能闻到缕缕芳香。

阿葵还是摇头:“你猜不到的!跟我一起走吧!”

“四果汤他们呢?”

“刚才敲了他们家的门,可是就是没回应,我就来叫你了。”

我们肩并肩地往阿葵家走去。还没到她们家门口,就有芬芳的花香飘来。“毛团,毛团!”阿葵低声地唤道。

从路边的花丛里突然跳出一只小猫,背上的毛是很浅的棕色,肚皮是洁净的纯白。它的眼睛闪烁着澄澈的光芒,如一位纯真的孩子。它快乐地凝视着我,一只爪子在地上轻轻地摩擦着。

“它叫做毛团,是我外公从老家带过来的。它原本只是一只流浪猫,却被我外公养得滚圆滚圆的,特别爱玩毛线团。”阿葵蹲下来,轻轻地拍了拍毛团的头。毛团乖巧地把脸贴在阿葵的掌心里,“喵呜”了一声。

我笑着看着它那翘起的胡须:“我们去过两次蓝爷爷家,怎么都没见着它?”

“它的小窝在阁楼里,我们是看不到它的。”阿葵回答道。她抱起小猫,我走在前边,向她们家的小院子走去。

蓝爷爷是个慈祥的老人,每当看我们在老街里奔跑,做游戏,就嘿嘿嘿乐起来,笑皱一池春水。他的胡子留得极长,像个童话中飘飘而下的老神仙。每一次来到我们身边,他都会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轻喃一件件陈年旧事,讲述一个个关于他自己的陈年往事,一边缓缓吐出烟圈。我很爱看他吐出烟圈的过程,跟其他人不一样——眼睛微微眯着,长长的白胡须如湖水般起伏着,烟圈在他的面前缓缓地变幻着形态,站在一旁的我们,仿佛就要被那胡须卷起来,飘到如蓝玻璃般的天空上去……

“外公!”阿葵甜甜地撒娇般地大喊起来。坐在台阶上的蓝爷爷连忙站起来,张开双臂,“阿葵,你回来了!”

毛团笑眯眯地“喵呜”了一声。

“刚刚给你倒上的温开水都凉了,快到里间屋子里去。阿航,也进去吧!”他总喜欢嘱咐我们什么。蓝爷爷真是个细心的老爷爷,像“提前准备好温开水”这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他疼爱孩子,疼爱动物,深得我们的喜欢。

据阿葵说,两年前,她的外婆就不幸去世了。从那以后,蓝爷爷就很少光临老街,我们也很少听他的故事,很少看见他飘扬的白胡须了。我想,当他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老房子里,一定会很孤独吧?

“来,喝水。”阿葵递过一杯水。毛团蜷缩在她的脚下,有些慵懒地伸了伸腰。我笑着摸摸它的小爪子,它也抬起头微笑地看我:“明天毛团还待在这儿吗?”

“它得跟着我爷爷回去,它总是黏着我爷爷。”

“你爷爷这么快就要回家了?”

“这几个星期啊,都是这样,住两天就走了,一个好听的故事都没留给我。”阿葵撇撇嘴,“那个《无骨姑娘》的小故事,至今还没讲完呢。以前爷爷还会给我哼几曲小调,至少唱一曲《天黑黑》,我也心满意足,现在啊……他急匆匆地赶回去,还不是惦记着家里那几块田地吗?土地,还真成了他的宝贝!”

确实,蓝爷爷是个勤劳的人。阿葵的外婆还没去世之前,他们的田地还有个着落,而现在,他就得一个人管理那片田地了,闲暇时还要整理整理自己的家。每一次跟着阿葵到乡下去,我们都会惊叹于那些摆得整整齐齐、按日期分好类的报刊杂志,那些如安静地孩子般躺在墙角的簸箕扫帚,那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地板。但我们一到,那儿就遭殃了。书报被我们从橱柜里翻出来,在上边随便涂鸦;扫帚被四果汤和阿葵挥来挥去,还声称这只为了掸落天花板的灰尘;地板被印上了各式各样的脚印,因为我们刚刚到田埂上踩了泥巴……我是里面最安分守己的一个,顶多在地板上印下几个黑脚印罢了。阿葵和四果汤就疯得不得了,可蓝爷爷从来都是乐呵呵的表情,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收拾。蓝爷爷看着我们,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跟在我们后面,乐呵呵地收拾那一片狼藉。一个小时后,屋子里,就又恢复到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样子……

我笑着把这个回忆跟阿葵讲了。她终于笑了:“是呀,收拾东西的时候,外公总把我们赶出去,没一会儿,一切光洁如新,我们去田野采野花,还没采几朵。外公就喊我们进去吃饭了。看看时钟,才过了半小时。我总以为外公是个神仙。”

“拂尘一扫,全部搞定!”我打趣着。

“我才不是神仙,但我有助手哟!”蓝爷爷走进来,满脸慈祥的笑容。阿葵高兴地蹦起来:“外公,你都听到了啊!但你的助手是谁啊,莫不是那个阿牛哥哥?”

“那个助手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身边?我惊异地环顾着四周。阿葵突然叫起来:“毛团!”

“毛团?它会做事儿?”我很好奇。

“当初毛团还是只流浪猫,没有家,没有爸爸妈妈,它在街上遇见我的时候,还瘦里吧唧的。我看它可怜,就把它抱回家去了。它跟我也很投缘,喜欢趴在我的膝盖上,冲我嗷嗷叫。种田的时候,它会跟我一起去,跟在我的身后;整理房间的时候,它也会跟在我的身后,叼些书报,拨拉些灰尘……每一天,我都会奖励给它两三条小鱼干,它会美美地吃掉,小胡须一翘一翘的,看,它现在都这么胖了……”蓝爷爷的语气里满溢着自豪,“毛团很懂事,你们来访的时候,它从来不露面,怕惊扰了你们这些小客人。晚上,当我坐在摇椅上,静静地把腿泡在木桶里,在暗黄的灯光下剥着橘子,一边看着书里的内容的时候,它就会蜷缩在我的膝盖上,静静地一动也不动,好像怕吵到了我。”

后来,我也听说,毛团真是蓝爷爷最忠实的伴侣。

老人独守空房的日子,是毛团的声音,毛团走动的脚步给屋子带来一股生气。

老人忘记锅上烧着的开水,是毛团的提醒才避免一场事故的发生;

夜里老人睡不着时,是毛团暖融融的毛发温暖抚慰了老人的心。

老屋。老人。灯光。橘黄。猫。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美的画面吧。而蓝爷爷,就活在这样的画面里。

外头有人叫:“蓝伯,蓝伯!”

“是隔壁的邻居有事叫我过去。”蓝爷爷起身,颤巍巍地走了出去。

阿葵轻轻地低下头:“阿航,你知道吗?我的外婆,生前最喜欢猫,也爱养猫。她喜欢在清晨的阳光里眯着眼睛,读书看报,膝盖上躺着一只慵懒的小猫……”

“她去世两年,毛团也在蓝爷爷身边待了两年……毛团,是不是天上的天使变成的一只小猫,来陪伴你的外公?”我的目光深邃。

 

 

有只小猫叫毛团(定稿)

 

                    何欣航

 

“嘭嘭嘭,嘭嘭嘭!”有人在挨个儿敲门。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这才清晨六点半,今天可是星期六啊!是谁,搅碎了我的一地清梦?

我打开了门。

“阿航!”阿葵一下子扑上来,搂住了我,“早上好!”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带着些许早晨绿豆汤的气息。

我有些恼怒地把她推到一边:“早上好,早上好!我都被你给吵醒了!”

“春天嘛,应该多走动走动,这样才有活泼欢乐的气息嘛!”阿葵凑在我耳旁诡秘地说:“其实今天,我是要带你去看一个小东西的——”

“什么东西?”我的好奇心来了,“是珠子玉石之类的吗?”谁都知道阿葵爱美,令她喜欢的东西或许就是些小饰品。

她摇摇头。

“那就是花朵喽?”我知道,就像书是我的最爱一样,花朵就是阿葵的命根子。她的家里插满了各种花,有路边摘下的野花,也有花盆里栽种的盆景,还有她晾晒好的,做装饰用的干花。她每一天都会精心地侍弄它们,走进她的家里,总能闻到缕缕芳香。

阿葵还是摇头:“你猜不到的!跟我一起走吧!”

“四果汤他们呢?”

“刚才敲了他们家的门,可是就是没回应,我就来叫你了。”

我们肩并肩地往阿葵家走去。还没到她们家门口,就有芬芳的花香飘来。“毛团,毛团!”阿葵低声地唤道。

从路边的花丛里突然跳出一只小猫,背上的毛是很浅的棕色,肚皮是洁净的纯白。它的眼睛闪烁着澄澈的光芒,如一位纯真的孩子。它快乐地凝视着我,一只爪子在地上轻轻地摩擦着。

“嗯,这就是今天我们要见的人。”“见它?还一大早?”我仔细地打量了这只猫,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胡子长一些,一翘一翘的,喜欢上下抖动,看不出,我们这么早到这儿来有什么意义。“它叫做毛团,是我外公从老家带过来的。它原本只是一只流浪猫,却被我外公养得滚圆滚圆的,特别爱玩毛线团。”阿葵蹲下来,轻轻地拍了拍毛团的头。毛团乖巧地把脸贴在阿葵的掌心里,“喵呜”了一声。

既来之,则安之。我看着它那翘起的胡须:“我们去过两次蓝爷爷家,怎么都没见着它?”

“它的小窝在阁楼里,我们是看不到它的。”阿葵回答道。她抱起小猫,我走在前边,向她们家的小院子走去。

蓝爷爷是个慈祥的老人,每当看我们在老街里奔跑,做游戏,就嘿嘿嘿乐起来,笑皱一池春水。他的胡子留得极长,像个童话中飘飘而下的老神仙。每一次来到我们身边,他都会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轻喃一件件陈年旧事,讲述一个个关于他自己的陈年往事,一边缓缓吐出烟圈。我很爱看他吐出烟圈的过程,跟其他人不一样——眼睛微微眯着,长长的白胡须如湖水般起伏着,烟圈在他的面前缓缓地变幻着形态,站在一旁的我们,仿佛就要被那胡须卷起来,飘到如蓝玻璃般的天空上去……

“外公!”阿葵甜甜地撒娇般地大喊起来。坐在台阶上的蓝爷爷连忙站起来,张开双臂,“阿葵,你回来了!”

毛团笑眯眯地“喵呜”了一声。

“刚刚给你倒上的温开水都凉了,快到里间屋子里去。阿航,也进去吧!”他总喜欢嘱咐我们什么。蓝爷爷真是个细心的老爷爷,像“提前准备好温开水”这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他疼爱孩子,疼爱动物,深得我们的喜欢。

据阿葵说,两年前,她的外婆就不幸去世了。从那以后,蓝爷爷就很少光临老街,我们也很少听他的故事,很少看见他飘扬的白胡须了。我想,当他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老房子里,一定会很孤独吧?

“来,喝水。”阿葵递过一杯水。毛团蜷缩在她的脚下,有些慵懒地伸了伸腰。我笑着摸摸它的小爪子,它也抬起头微笑地看我:“明天毛团还待在这儿吗?”

“它得跟着我爷爷回去,它总是黏着我爷爷。”

“你爷爷这么快就要回家了?”

“这几个星期啊,都是这样,住两天就走了,一个好听的故事都没留给我。”阿葵撇撇嘴,“那个《无骨姑娘》的小故事,至今还没讲完呢。以前爷爷还会给我哼几曲小调,至少唱一曲《天黑黑》,我也心满意足,现在啊……他急匆匆地赶回去,还不是惦记着家里那几块田地吗?土地,还真成了他的宝贝!”

确实,蓝爷爷是个勤劳的人。阿葵的外婆还没去世之前,他们的田地还有个着落,而现在,他就得一个人管理那片田地了,闲暇时还要整理整理自己的家。每一次跟着阿葵到乡下去,我们都会惊叹于那些摆得整整齐齐、按日期分好类的报刊杂志,那些如安静地孩子般躺在墙角的簸箕扫帚,那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地板。但我们一到,那儿就遭殃了。书报被我们从橱柜里翻出来,在上边随便涂鸦;扫帚被四果汤和阿葵挥来挥去,还声称这只为了掸落天花板的灰尘;地板被印上了各式各样的脚印,因为我们刚刚到田埂上踩了泥巴……我是里面最安分守己的一个,顶多在地板上印下几个黑脚印罢了。阿葵和四果汤就疯得不得了,可蓝爷爷从来都是乐呵呵的表情,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收拾。蓝爷爷看着我们,一点也不生气,只是跟在我们后面,乐呵呵地收拾那一片狼藉。一个小时后,屋子里,就又恢复到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样子……

我笑着把这个回忆跟阿葵讲了。她终于笑了:“是呀,收拾东西的时候,外公总把我们赶出去,没一会儿,一切光洁如新,我们去田野采野花,还没采几朵。外公就喊我们进去吃饭了。看看时钟,才过了半小时。我总以为外公是个神仙。”

“拂尘一扫,全部搞定!”我打趣着。

“我才不是神仙,但我有助手哟!”蓝爷爷走进来,满脸慈祥的笑容。阿葵高兴地蹦起来:“外公,你都听到了啊!但你的助手是谁啊,莫不是那个阿牛哥哥?”

“那个助手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身边?我惊异地环顾着四周。阿葵突然叫起来:“毛团!”

“毛团?它会做事儿?”我很好奇。

“当初毛团还是只流浪猫,没有家,没有爸爸妈妈,它在街上遇见我的时候,还瘦里吧唧的。我看它可怜,就把它抱回家去了。它跟我也很投缘,喜欢趴在我的膝盖上,冲我嗷嗷叫。种田的时候,它会跟我一起去,跟在我的身后;整理房间的时候,它也会跟在我的身后,叼些书报,拨拉些灰尘……每一天,我都会奖励给它两三条小鱼干,它会美美地吃掉,小胡须一翘一翘的,看,它现在都这么胖了……”蓝爷爷的语气里满溢着自豪,“毛团很懂事,你们来访的时候,它从来不露面,怕惊扰了你们这些小客人。晚上,当我坐在摇椅上,静静地把腿泡在木桶里,在暗黄的灯光下剥着橘子,一边看着书里的内容的时候,它就会蜷缩在我的膝盖上,静静地一动也不动,好像怕吵到了我。”

后来,我也听说,毛团真是蓝爷爷最忠实的伴侣。

老人独守空房的日子,是毛团的声音,毛团走动的脚步给屋子带来一股生气。

老人忘记锅上烧着的开水,是毛团的提醒才避免一场事故的发生;

夜里老人睡不着时,是毛团暖融融的毛发温暖抚慰了老人的心。

老屋。老人。灯光。橘黄。猫。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美的画面吧。而蓝爷爷,就活在这样的画面里守着一只猫,守着寂寞,守着黄昏。

外头有人叫:“蓝伯,蓝伯!”

“是隔壁的邻居有事叫我过去。”蓝爷爷起身,颤巍巍地走了出去。

阿葵轻轻地低下头:“阿航,你知道吗?我的外婆,生前最喜欢猫,也爱养猫。她喜欢在清晨的阳光里眯着眼睛,读书看报,膝盖上躺着一只慵懒的小猫……”

“她去世两年,毛团也在蓝爷爷身边待了两年……毛团,是不是天上的天使变成的一只小猫,来陪伴你的外公?”我的目光深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