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年轻人申辩 7

(2008-12-30 23:58:17)
标签:

杂谈

被遗忘的世界与被世界遗忘

 

       在我写这篇文章时,被当作沉迷游戏典型人物的张潇艺,已经离开人世四年了。这四年间,高呼“沉迷网络游戏三年,智商将下降10%”的陶宏开教授,认为《魔兽争霸》是网络游戏的张春良老师,开班、写书,名利双收。在他们的舞台上,张潇艺成了渐渐被推远的背景。

    当忧心忡忡的人们以专家的身份对年轻一代的爱好品头论足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在这片被遗忘的世界里,默默注视着台上的表演者。

    2002年,北京蓝极速网吧失火,全国网吧停业整顿。

    2004年,喜欢玩《魔兽争霸》的中学生张潇艺跳楼身亡,同年,中央电视台《电子竞技世界》停播。

    2006年,一部声讨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的纪录片,赫然用单机游戏《流星·蝴蝶·剑》的画面证明其暴力,血腥。

    2007年,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因为一些画面“会给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带来不良影响”,而不得不修改了游戏模型。

    2008年,“网络上瘾属于精神病”的诊断标准正式出台。

    ……

    这个省略号,等待着台上的表演者用更多令人匪夷所思的行为去填充——虽然我希望它能够成为一个句号。

    这世界上有一些人,一些事,凌驾在人类正常的逻辑之上,让我无法理解。

    我不明白,为什么无数家饭店、宾馆、洗浴中心失火,可以被当作个例,而一家网吧失火就要对全行业进行打击。

    我不明白,为什么无数因为炒股、做生意、高考、失恋的人自杀,就可以被当作个例,而一个爱玩游戏——注意,仅仅是爱玩游戏——的孩子自杀,就要对那些同样爱玩这款游戏的人,甚至是整个电子竞技领域进行封杀。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款明文规定了禁止未成年人玩的游戏,要以未成年人的标准去规范游戏内容。

    我不明白,为什么专家们放着无数被学习压力折磨得心理失常的孩子不管,而单单把眼光放到了网络游戏上。

    ……

    这个省略号,同样等着在角落里观看他们表演的我,用不解去填充。

    我相信,与此同时,那些在台下年轻人的眼睛里,同样充满了不解。这一切直接关乎他们利益的决定,在执行时,从没有人问过他们是怎么想的。

   

游戏并不只是人的本性,而是一切高等动物的本性。

动物在游戏的过程中,学会了生存技巧,强化了本能。

而人类,在远离动物性之后,依然把游戏这一本能继承下来,我想,也是出于追求幸福快乐天性。

偏偏我们这个民族,容不下快乐。所以,不单市井百姓被人骂成玩物丧志,就连不少倒霉的皇帝——譬如明武宗朱厚照,也留下了千古骂名。别人的快乐,在一些人眼中,一文不值,打着为他好的旗号,就可以他否定一切非功利的行为。学习,赚钱,往高爬,就算为之心灵扭曲,杀人自杀,也不过是一首壮美的交响乐中,几个不和谐的音符而已。

但即便是这样,人们也没有停止寻找快乐——再苦口婆心的说教,再生色俱厉的训斥,也敌不过人性本身的力量。每个时代都有自己不同的游戏方式。古代的不说,就说近百年来,京剧、遛鸟儿、围棋、象棋、扑克、麻将、乒乓球等等,再往多了说,所谓的文艺,体育,其实也不过是娱乐的一种形式罢了。

但从思想到肉体都已经完全僵化了的人们,早已失去了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所在成人世界那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娱乐形式都已经见怪不怪的今天,孩子们和年轻人的新游戏形式,注定要受到打压。

所以,在压制新事物的方面,我们又一次走到了世界的前面。

但愿这种走在前面不会导致我们在其他领域永远落在后面。”

                     ——郑渊洁

但愿这个被遗忘的世界,不会让我们被世界遗忘。

 

 

 

为年轻人申辩

       当我打出“为年轻人申辩”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却有些迟疑了。

       究竟有多少年轻人想过为自己申辩?

       我相信,每个曾经年轻过的人,都曾有过被长辈误解和压制的切肤之痛,但当鞭子不再抽在自己身上时,又有多少人能回忆起那时的无助和屈辱?

       当我的同龄人毫不留情的把最恶毒的词汇砸向90后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当年那堆抛向我们的石头。

       一代又一代,世界改变了,人改变了,但这令人绝望的轮回却从没改变。

      

       我必须承认,对于一些比我小上很多的年轻人(注4)的行为,我也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但每当这时,我总会想,自己当年就真的无可挑剔么?我穿过开裆裤,但我并未因此成为暴露狂;我肢解过昆虫,但并未因此成为变态杀人犯。年轻人们让长辈看不惯的行为,也许只是出于幼稚或无知,也有可能是长辈们跟不上时代了。

李大钊先生曾说:“一要相信青年,而要相信时间。”幼稚终将走向成熟,而我们今天引以为豪的成熟,也终将走向衰老。他们或许有着暂时的无知和浮躁,但生活将教会他们一切,不需要我们为他们操心,就像我们不需要我们的长辈为我们操心一样。每一只蝴蝶,都曾是丑陋的毛毛虫。当我们毫不犹豫的踩下去时,是否曾想过,你踩下去的也许就是曾经的自己?当一些人把他们的天真当作不可救药时,真正不可救药的恰恰这些人自己。

       尽管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世界依然不断的向更好的方向发展着。而这种发展,就是建立在后辈对前辈不断超越的基础上的。

       他们终将超越我们,终将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那时,我们也将被历史抛弃。

我期待这天的来临。

 

1:这个词,会经常出现在这本书中,原因我先不说,看后面就知道了。

2:如果你去百度搜索“本草纲目”的话,相信你的感受应该和我差不多。

3:他还有个笔名叫兰陵笑笑生。

4:严格意义上说,我还不太有资格叫别人年轻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