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群0303
张立群03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060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立群在作为诗学记忆与形式会议上的发言稿

(2019-03-26 10:26:31)
分类: 文坛消息

   非常感谢来参加这场活动,这种场合我很紧张,没想到是这样一种形式。以前我更多是从事诗歌研究,这些年有点转向史料研究和传记研究,由这次转向再反过来看诗歌以及文学创作,以前很多不能理解的问题突然间获得了一些启示,以前不能宽容的事物突然间发现可以宽容了。为了把我想表达的话说得更清楚一些,我想是否可以这样进入:假如说今天我们三位老师在台上所做的发言,以后某一天有人在回顾今天这个场景的时候,他描述他们的发言或这个场景时,他所说的内容,我觉得就涉及到一个记忆的问题。

比如说刚才朱朱的发言对我最深印象是他谈到一个画,新颖老师的发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关于瓶的比喻,新锐王彻之谈的问题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提到很多名家的名字、很多著名的诗人,还谈到了公共记忆。由此联系到上一场几位老师和几位回应者谈到的内容,我们今天谈的记忆可能会有这样几个层次。首先在时间的控制下,我们谈的记忆可能包含着怀旧,可能谈的是经验。我们在把记忆进行分类的同时,我们会发现你在怀旧的时候,它其实是记忆的一部分,但它不能等同于记忆,因为怀旧总会选择一些你想选择的,会给大家带来具体感受的东西。如果进一步研究我们会发现,记忆是有距离的,每个人的记忆都是有距离的,而且距离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问题。而把所有人的记忆整合在一起,则又产生了公共记忆和个体记忆。记忆的层次往往会在共同作用下影响到我们对某一事物的判断,以诗歌为例,大众读者的公共记忆在于诗就应该是唐诗宋词式的并常常所举的是其中优秀的篇章。拿这一公共记忆对应我们今天的新诗,新诗可能是一无是处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实大众读者在唤醒公共记忆时,往往因为记忆的距离忽略了唐诗宋词中也有质量平庸的篇章的现象,同样也忽视了新诗已有的优秀作品。我们对唐诗宋词优秀篇章的肯定,是因为它营造了公共记忆,且这种记忆具有稳定性,具有标准化。反之,我们常常非议新诗,是因为其时间短、非定型化,没有形成稳定的记忆。设想一下,如果再过几百年看今天已有的新诗,其中肯定会有今天看古典诗歌优秀之作的作品。

    再有一个我想说的是,在谈记忆的时候,我们常常忽略了想象。通过阅读很多传记,我发现没有想象传记叙述是连接不到一起的。我们在进行诗歌创作的时候,肯定也要想象,而且只有通过想象才能还原记忆。今天我们想象中的记忆和现实里某个时刻经历过的可能不完全一样。我们都有记忆的权利,我们都有想象的权利,我们都有表达的权利,但在表达过程中还有个人素质的问题。优秀的诗人会把记忆经验转化成非常好的文学作品,但另外一个人可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所以说想象是连接此时此刻的记忆和过去要浮现之记忆之间最好的润滑剂,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小说和诗歌是最能展现想象,或者说是承担文学审美想象的一种最有效的方式。

    最后,我想谈谈形式问题。我们常常指责新诗没有形式、不规范,但如果我们以一种更宽容的态度去看待,那么,没有形式是不是也可以作为形式的一种呢?或者说正走向一种形式呢?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会发现很多问题其实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复杂,并不是非要分出一个谁对谁错、谁高谁低。也许文学作品如前辈学人所说的那样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喜欢和不喜欢的,这样的鉴赏标准似乎更适合今天的语境,因为个人判断在今天已占有很大的比重。正是因为如此,世界才会赋予我们更多的个体经验与个体记忆,我们将其转化为文字,再反回来以特定的形式献给这个世界,这恰恰是今天包括诗歌在内的所有艺术门类要说的和要做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