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群0303
张立群03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97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叙述的延伸与拓展之后——读西川的《题画》八首

(2018-09-29 07:04:30)
分类: 诗歌研究

记忆中,西川的诗风是在2006年初集中呈现其变化的——是年1月,西川于中国和平出版社出版了诗文集《深浅》,其中收有《致敬》《景色》《厄运》《芳名》《现实感》以及诗剧《我的天》等。当时,西川在书前的“简要说明”中介绍到:“这是一本我期待已久的书……这是一个人在诸多方面的胡思乱想。但这依然不是一本完成的书。不过有了这本书,我便有了一种可能,去和现在、过去那些我敬重的人们展开一场谦虚的对话。”从1992年写作《致敬》起,西川就改变了以往的写作路数。他渴望寻找诗歌创作中那个新的自己,没想到却找到了“许多个自己”,这种寻找延续至今,可作为考察西川诗歌创作的必要的角度。

《题画》八首给人带来的“陌生化效果”首先在于其是关于赏画的八首诗,而后则是其中蕴含的历史、文化和艺术的主题。也许,谈及西川论画我们不必过于惊奇,因为多年工作于中央美术学院的他早已对绘画耳濡目染,何况在文学上已取得突出成就的他对于艺术从未存有什么明显的界线及至鸿沟。但西川谈画谈的是山水画且将诗歌的笔触指向成就最高的宋画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意外:李成的《晴峦萧寺图》、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和《雪景寒林图》、郭熙的《早春图》、赵伯驹的《江山秋色图》、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都是宋代山水画的代表性作品。它们或“卷云蟹爪”、或“青绿重彩”、或隐含着十八岁少年王希孟的千古绝唱,一经展出便吸引万千来客……就诗歌本身而言,作者西川肯定是亲历过这些画卷,并对其中的背景、师承关系、时代背景、传奇故事十分熟悉——否则他怎能在《题李成〈晴峦萧寺图〉》中写到“他把这山水给与中国。他再次发明中国,如渺寂的先贤”;“以八方之思构制小图,以万仞之心哦咏小诗。”怎能在《再题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中写出“也许水和水的不同全在水岸之不同。”并对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和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一题再题、意犹未尽。

《题画》八首在显示西川在诗歌和绘画上之造诣的同时,也显现了他对于艺术背后历史、文化的独特理解和领悟。概括地说,“宋尚意”、宋代绘画与书法崇理、讲究表现自身的个性,是与时代之风、文化之风的变化及其形成的当代主题是密不可分的。西川在《题李成〈晴峦萧寺图〉》中将李成笔下“勾摹得如此清刚,不可磨灭”的山水、“此时是业经改朝换代无人认领的山水——也即属于他的山水——同时也即塑造他的山水”,用“突然”二字加以形容,本身就揭示了由唐及宋的时代与文化的变迁。而他接下来所言的“山下客栈中打尖的客人哪一位是李成?或者山道上骑驴、挑柴的行人中哪一位是李成?或者李成是每个人、每棵树、每块石头”,更是建构了诗者、画者与画之间的有机联系。惟有心中有画、人画合一,才能绘制出杰作,西川深谙其中之义,并融入了自己的诗意想象,遂使这些千年之前的画卷得到了新的解读与注释。

《题画》八首第二个特出特征在于其复杂、混合、密集的表达。除《题范宽巨障山水〈雪景寒林图〉》之外,《题画》组诗皆使用了散文化的形式,而在散文形式之内,又运用了隔行的诗行排序,从而使余下几首具有零散化的视觉感受。由此回想西川在《深浅》之“简要介绍”中提到的“一些了解我过去作品的读者偶然读到我近期的作品时,倾向于认为我现在的东西写得混乱,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不难看出,经过了十余载的积累和沉淀,西川仍在诗歌实验的道路上前行,进而让人领略到更多的写作可能。叙述体、内在的跳跃、引用、反问与设问以及破折号的应用等等,通过多变的风格、表达过程中歧义迭出,填补诗歌阅读中固有的形式及一般意义上的跳跃性,诸如《题画》八首反映了西川对于诗歌写作的当下状态与独特的理解。西川的写法与传统意义上的写作和人们对于诗歌的理解形成了某种张力,此刻,诗、散文诗或是其他诗歌表述形式通过西川的个案可以重新进行思考。就实验性来看,网络化时代的汉语诗歌写作当然在很大程度上遭遇挑战并因此存在更多的可能,是以,西川诗歌的实验精神理当得到肯定。他的实验自由、随性,充分体现了诗歌自然的维度,同时,他的写作也会因为出自西川之手而引人瞩目,至于他的写作由此得到会得到怎样的评价,也自当是见仁见智的。

其三,《题画》八首还拥有广阔的时空跨度。《题画》八首在叙事上的独特性决定其可以自由穿行于古今。这种特点可以是《题郭熙巨障山水〈早春图〉》《题王希孟青绿山水长卷〈千里江山图〉》《再题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中的讲故事;可以是引用前人诗句入画如《题李成〈晴峦萧寺图〉》的结尾、《题范宽巨障山水〈雪景寒林图〉》中的与李白独坐敬亭山的比照;可以是《题郭熙巨障山水〈早春图〉》中的大段引用……面对着千年之前的名画,诗人恣意想象,并由此实现了古与今、人与画的“时空同构”。而他在《题佚名(传赵伯驹)青绿山水横卷〈江山秋色图〉》中,更是将东方绘画艺术的传播和西方绘画艺术的回应写进诗里,进而加大了诗歌的宽度和厚度。“那些来到欧洲的东方画工们画得还行是因为遥远家乡大宋朝的画家们画得好,而大宋朝的画家们一个比一个画得好是因为图画院里有人画出了超拔前人的《江山秋色图》”;“山水的创造者、造梦者不曾想过要加入远方又远方的文艺复兴。”通过“题画”,西川不仅写出了绘画艺术的长度,而且还写出了绘画艺术的广度与深度。阅读他的《题画》八首,可以想象到他在画前出神的样子,“人在画中游”,既是他想象宋代杰出画家艺术创作的过程,也是他作为今人身临其境、得意忘言的结果。

总而言之,西川《题画》八首既为人们提供了阅读的空间,也在很大程度上带来了解释的难度。究竟应当如何评价西川诗歌的“混合的美学”?它又会走多久、多远?在我看来,这不仅需要通过西川自我有效的实践加以回答,还取决于读者接受的限度,而检验的终极标准自是谁都无法逾越的时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