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群0303
张立群03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2,27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诗重提,《秋水诗刊》2017年总第170期

(2017-02-10 13:41:48)
分类: 诗歌研究

白马

 

白马奔过来的时候,
或许只是为了这里的青草,
春天的青草,矮小而鲜嫩
白马,没有声音
没有激荡的烟尘
只是不断飘动的尾毛
摇落四月的杨花

 

去年的冬虫已经腐烂成一抹芳香
白马,微微撑起黑色的鼻孔
映满绿色的眼眸
白马,没有其他夹杂的颜色
 

白马奔过去的时候
一个新鲜的孩子正用手指着
从哪个方向上看去都是白色的,
白马,也许就是
一个绝色女子的容颜,或是
一次偶然的幻象

 

于是,在白马匆匆而过后
我抚摸着透明的镜子
感叹说:白马非马

 

从海水的底部浏览月光

 

从海水的底部浏览月光

悬浮的躯体,在低处

在玻璃的另外一端

 

鱼群已经开始升向水面

顾盼流连的一尾尾,晶莹剃透

他们可以在手指间自由的穿梭

而我,只是担心月光

会在轻微的动作里

化成碎片

 

从海水的底部浏览月光

我知道灼热的灯火不在另一端

月亮,星空,也许还要包括太阳

此刻,海水的温度与感觉都是温柔的

就象纯蓝色的笔在洁白的纸上书写文字

就象水晶体发出的光芒

淡淡的蓝色,我在体验异样的幻境

默不作声

 

从海水的底部浏览月光

我在月光缓缓穿越海水的瞬间

忽然发现

海水正缓缓地进入我的肉身   

 

最后的限度

 

几张磁卡非常肆意地放在书桌上

几本书零乱地堆在宿舍的单人床铺上

桔黄色的灯光下  或许

我正力图看清,它们的阴影 

还有阴影刻度中,渐渐

伸展的意象与内容

 

所有都是必要的,即使

一个小小的语气助词

作为一件曾经震颤心灵的艺术品

作为  令人心动的刺痛

被水浸泡后的纯蓝墨迹

是一片片重新泛起的海水

 

最后的限度是否要借助一种力量?

最后的限度到底是诗的限度   还是

历史的限度,诗比历史更永久?

每首诗都将首尾敞开

每个死者都将留下灵魂的副本

一个广袤世界中无形的紫色容器

连接的景象

即使站在此刻凌乱的氛围里

依然可以感受到,如树叶般蠕动的气息

 

疾病是说明不了什么的,包括一息尚存

磁卡和书本影阴中的刻度   还在

被一点点的勘察,惊喜和奇迹会在

一个特定的时间里降临,

  磁卡    笔的力量

荷马曾经在这里将眼睛化成悬挂的太阳

 

最后的限度究竟在哪里?

在燕子穿越后遗留的空气

在春天  我们错过的事物

譬如   绿色栅栏里的一首诗

譬如   雨夜里的一封书信

和一个电话

最后的界限

历史曾那样无动于衷地行色匆匆 

我们在清凉的夜空下独自行走

你说   最后的限度

是不是就等于此刻纯净的呼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